加载中…
个人资料
XMUSICK
XMUSICK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618
  • 关注人气: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没有爱情的恋情

(2006-09-06 17:27:01)
分类: 金属迷的爱情故事

 

--一阵风刮过几片树叶,虽还没有凉意,渐暗的天色,配合着低沉的云朵,没准夏末最后一场雨就要降临。一到这种日子,伤口就有些隐隐做痛,回忆也就无法抵挡的再次侵袭。
从小我就是一个观察者,或者自诩是一个思考者,世界的变幻都从我的眼前晃过,我会有所选择的将一些事物或人做为既定的目标,观察。

学校是个悠闲的地方,除了考试前有些慌张,我还是很容易安排自己的时间,读书已不简单用来消磨时间,逐渐变成我生活中必要的部分,所以进入高中对我个人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也许是上天对我平淡如水的生活有些不满,让安走进了我的生命中。

仿佛每一个转学生都有些来历,都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周围的人,安的到来,起码深深影响了我。

从安到我们班,就带来一股热浪,她有种吸引力,不知为何她偏偏盯上了十分安静的我,性格磁场吸引定律再次得到证明。她喜欢象小学生一样传纸条,那时候我坐在靠窗倒数第三排的位置,她则在我旁边一列的最后一排,传起纸条到也方便,第一次收到纸条,我甚至觉得有些滑稽,匆匆瞄了两眼没什么特别的字眼就丢进抽屉里。后来不断收到的纸条,到是给我平静的生活增添了一项阅读的乐趣。

一次课间,当我从外面走回教室,无意间瞟了安的座位一眼,我和她双目相对那刻,象是按下快门,眼睛盯住闪光灯亮起的瞬间,一片空白。

--有雨滴滴落的样子,确认了天气预报没有再次犯傻,我也该收拾收拾回家了。现在的我如果没有那天,恐怕就是人海中的一滴随波逐流的分子。

自此以后,传纸条变成我和安沟通的工具,偶而也会坐在一起聊上两句,但感觉上都不如纸条留言那么亲近。班上的同学也会时不时开两句玩笑,通常我们俩都一笑置之。慢慢地,我发现安很敏感,容易焦虑,但是又和其他女孩儿不太一样,她显然不热衷于倾诉,甚至在这方面有些冷淡,很外向的样子,却又会轻描淡写地略过那些引发牢骚的话题。我们走得很近,就传纸条这件事来看,很亲昵,我们又隔着一些屏障,很少单独在一起,即使有机会,相互也会保持距离。安说她喜欢这样,“距离产生美,不是吗?有一天我们俩,我是说只有我们俩,找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幽静而赋有生机,你和我住在河的两岸,隔着河可以看到对方的院子,可以一起欢笑,也可以独自思考。”也许真的是受了她的话的影响,我一直守护着这份情谊,没有想再跨过一步,或者现在想想是有些期待她能走过来。

半学期的时光因为有了安,转瞬即逝,热爱音乐的我,一直迷恋着那些自毁的哀歌,本来与年龄不相符的心态更显得颓废,但还没有意识过任何危机会到来。

高一下半学期开学没多久突然发现安和同班另一个男生出双入对,时常表现出近乎疯狂的状态,而自认为关系与她颇密切的我竟然一无所知。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自己十分冷静,甚至可以说是沉着,在那时根本地被瓦解了。性格就注定了一种命运,习惯沉陷思考的我的这种个性,加上音乐的催动,即使在十几岁这样青春悸动的时代,也依旧注定了我最终选择逃避与自我折磨的方式。安不再给我传纸条甚至不再和我说话,我也不想去把她从别人那里抢回来。

日子在隐忍中度过。一天,我得知安要去一所艺校学习声乐,这个消息依然被一张小纸条承载着送到我的桌子上,那是开学后我收到的第一张纸条。我发着愣,半是难过半是舒心,眼不见心不烦嘛,但唯一明确在我心中的是,我们还没有完,一切还会继续,牵在我们之间的那条神秘的链锁坚固依然。

高一升高二的暑假,我突然收到安的一封信,说实话我并不吃惊,我深深地感到我与她之间的联系完全注定于那奇妙的命运。我迫不及待地拆开信,但却是带着一种复苏的恐惧与痛苦读完它的。安在信中说她想重拾曾经的友谊。

我回信很快,她回信也很快,此后的日子里几乎每周我们都会收到对方的信,我没有问过她和她那个所谓的男朋友的事,但她主动告诉我他们已经没有联系了。安的字很漂亮,有时她还会在信纸上洒上香水,隐约的芳香不知诱起我多少思索的本能,于是我愈发喜爱读书:诗歌、哲学,我与自己探讨着人类的精神世界,并在写给安的信中近乎偏执地剖析着引起我感想的一切事物。我觉得,或者说我希望,安能够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完全对我敞开,我能够永远成为她心灵的依托。

我在上高中,她在上艺校,我们一直通信,那些半情书式的文字从心底涌出,我们著下了自己不朽的精神史书。

安虽然离开了我所在的学校,但关于她的一些风言风语仍然会从其他一些同学那里传进我的耳朵,从中我听到过这世界上最可耻的诽谤。现在说那是诽谤,但当时的我却半信半疑,我的容忍经受不起如此严格考验。于是我写了封信,用我所能做到的最委婉的方式试探安,她急了,让我别再给她写信,从此断绝一切往来。我顿悟自己的做法着实过分,这是我自己的失败,我这样的人怎么能胜任她对我心灵上的依托呢?那可是我梦想中的境界啊!我一连写了几封信认错,可是没有回音,但我知道我们还没有完,命运还有戏可演。

半年后高中毕业了,我上了大学。一天,我终于又收到安的来信,同样是激动与恐惧交织的感觉伴随着我读信回信。不出多久我发觉安变了,她不再重视我们的通信,还经常在外面玩到很晚才回家。后来我发现她交了新的男朋友,我替她担心,当然也为自己难过,但我还是不能学会去争取。她说她男朋友是她在艺校毕业后一所语言学校的同学,学习和人品都不错。我情绪激动得根本顾不得那些,但我又不愿去干扰她的选择,于是我决定离开她,我知道这种事迟早会发生,而且我曾经在信中写过当有一天她找到真正的意中人的时候我就主动离开她,所以我所做的其实完全是按照了自己的那排,我觉得我在为自己规定命运,就像一个人替代了自然执行了自己的死刑一样。我甚至有种可笑的成就感,我是自己的主人。安也想留我,但没能成功。

在大学里,我曾经没能经受住一个女孩的诱惑而做了她的男朋友,我也想借这个机会改变一下。这个女孩和自己的表哥关系暧昧,甚至曾经怀过她的表哥的孩子,我说过我是个观察者,我只对经历复杂的人感兴趣,自然这个女孩就成了我的研究对象,但这并不表明我是个冷酷的科学家,为了自己邪恶的试验而收养无家可归的孩子。我真正想收养的仍然是这个女孩的心灵,但这回要比以前实际得多,形式也正常得多。这个女孩曾强烈要求我给她看我和安写的那些信,我没多想后果就答应了,第二天的夜里我收到她的短信,她说自己与一个不认识的人发生了关系。谁还能在这样的夜里睡着觉?谁如果是我,不觉得自己应该为这件事负责?如果我还在睡觉,如果我不去负责,那我就是天底下最让人恶心的畜牲!终于,经过一番努力,我把她安抚了下来,但仿佛是出于一种报复,我给安发短信,告诉她说有人会因为我做这样的事,颇有些自豪的意味。而且这可以证明了我们以前写的那一百多封信,如果不是情书那还能是什么呢?

自此我以为自己可以过太平日子了,有一个可以为自己豁出去的女朋友也该自足了。但事实却没有我想的那么好。

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孩耍了我,她三番五次地提出和我分手,说最喜欢的还是自己那个表哥。我傻了眼。但安却在这时给我发来了短信,问我近况如何。我在深夜打电话给她,把事情对她说了,从此我们又有了联系,我总是征询她对这件事的看法,她告诉我这个女孩靠不住,我当时不信,后来又经历了一些事后也不得不承认安的看法是正确的。于是我主动和那个女孩断绝了关系,没有任何惋惜的感觉。

我和安又是朋友了。当时我们都已经度过了人生的第20个年头,也都有很大变化,特别是我,在经历了上面那件事后就没有以前那么喜欢思考了,我甚至觉得以前的自己有些造作。对于安,我没有了以前的感觉,但我们确实还牢固地连在一起。她和她的男朋友的关系依然很好,但她也可以和我称兄道弟。她经常在夜里给我打电话把我从睡梦中惊醒,让我给她念鬼故事,因为她总是失眠,而我念的故事既精彩又有很好的催眠效用,对于她的要求,我几乎是无条件地回应,每次都会讲至少半小时的故事,直到她那边困得挂断电话我才会结束。有时我们也见面,我去她家,她给我做饭吃,还一起喝酒,过生日的时候她会跟我要礼物。她的男朋友我也见过,确实是个不错的人,我很放心,现在我们大家都是朋友,安和她男朋友闹分手的时候我还会为她男朋友说好话。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对安还有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但唯一清晰的还是我们之间那条历经波折的神秘链锁,以及她对我一生的影响,这是我从一开始就感觉到的。

--鼻子湿湿的,不知不觉落雨了,可恶的伤口还有些痛,它是我心灵中一些珍贵而又可怕的东西的物化。而有个字,永远不会由我的口中吐出。它泛滥至极,在烂俗的流行歌曲中,在车站的广告牌上你都会见到这个字,它的销量早就超过了可口可乐与报纸,它是这世界上最廉价的妓女,我鄙视它,但我心中有种东西总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名字,而这种东西比这个世界还要广博。唉...今晚也许还会接到电话,还要用鬼故事哄一个人睡觉,但这段往事着实已经落幕了,这故事也就成了某种纪念。我和安还没有完,因为那完全是命运,但再也不使用曾经的方式了。

可以说我的故事和金属乐没有多少直接的联系,但我一直在寻求变化,当我遇到挫折,我就会想起金属,因为金属是阳刚的音乐,大无畏的狂野豪壮的音乐,我需要借助这种音乐来改变自己。在我的故事背后,在我所做的改变之中,一直伴随着金属的铿锵节奏,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寄托,自己的世外桃源,厚重的音墙可以把一切软弱排除在外。现在的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优柔寡断了,我要把胸膛挺起来,以通过聆听金属乐熏陶出来的气度去蔑视一切不够强硬的东西。我对自己施行霸权,我统治自己!而也只有我才会明白自己所做的选择背后的用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