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鱼儿
木鱼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3,885
  • 关注人气:6,1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婚后才知······

(2016-08-17 18:55:40)
分类: 文学窗口
   婚后才知······
       这年头欺骗之事比比皆是,数不胜数,挖个坑诱你往里跳,卖了你还帮他数钱呢,骗术之高,与时俱进。这帮人骗钱骗财骗色,骗朋友骗同事骗亲人,骗得车载斗量,天方夜谭。 
    
      文涛第二个孩子出生后,大家见他就恭喜,唉哟,你太太真会生,一儿一女多好,你真有福气啊······文涛只是笑笑,很少搭话。
       那天下班后文涛没走,又泡了一杯茶不说,还半躺在沙发上一个劲抽烟,那样子根本不想走。
       咋啦,还不赶快回去抱儿子?
       他愁眉不展地看了我一眼,端起的茶杯又放下了,叹口气说,唉,黎姐,我那个家呀,真不想回了。
       怎么回事?我有点莫名奇妙。
       记得文涛前几年结婚,是在一家蛮高级酒店办的,单位很多人都被请去喝喜酒。文涛在男人中长相偏中上,一米八个头,浓眉大眼,一脸精明。父母都是搞医的,家境不错,本人也上进,工作没几年就提副科长了。
       婚礼第二天,大伙最多的话题就是文涛的夫人真漂亮。说实在的,那天也把我震了,他夫人有点像香港电影演员林青霞。大伙都说文涛眼力好,标准的郎才女貌!
       办公室其他人都走光了,我也准备收拾书包走了,文涛突然坐起来,冲我迟疑了一会儿问,黎姐,你能陪我呆会儿吗?
       一听声,就知他大概遇上了什么麻烦······我放下书包,顺手拉过一把椅子说,行啊——你先把烟掐了。
       他很听话的掐灭了烟,然后低着头又不断地搓揉那双大手···黎姐···我···我一直拿你当亲姐···有话就爱和你说,但有件事一直想说,可一直没敢说···你···你不会怪我吧。
       文涛前几年调到二处,我们挺说的来,关系处得不错,我也一直拿他当弟弟。但今天怎么了,还结吧上了。唉,有话你就直说呗,跟我还有什么难开口的呢?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又清了清嗓子说,行,黎姐····那你知道了可别笑话我呀。
       接着他说······那年女儿出生后,我发现她既不像我也不像她妈,我母亲直安慰我,说孩子还没长开呢,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后来两岁了,怎么越长越丑,谁见了都说不像我俩,背后还有说不是我的······我心里也嘀咕,人家都说女儿像爸,哪怕有一点也行啊,可我怎么也看不出来。曾和小秋说过,她说自己小时也不太好看,上小学后才慢慢有了模样。
       又过了一年多,孩子还那样。再后来,连我母亲也动摇了,私下和我商量,要不要做个DNA。
       DNA?我一下楞了,很严肃地说,文涛,你在怀疑小秋出轨吗?你们不是一直挺好吗?告诉你啊,无证据的怀疑,可要伤夫妻感情的。
       文涛低着头慢吞吞地说,是啊,黎姐,我们关系是不错,其实我也不希望走这步。说实在的,我也很害怕,万一孩子不是自己的,我该怎么办呀,唉,一想这事就纠结得不行,有时一宿一宿睡不着······后来我母亲劝我,说做了不就踏实了吗,何必自己总折磨自己呢。
       说到这儿,我突然想起公司成立20周年那天,文涛带夫人和女儿也来了。小秋还是那么漂亮,可女儿真的一点也不像他俩。大家当面说孩子好,可背后都说,这孩子咋有点像智障人的国际脸谱啊,男孩还凑合,可偏偏还是女孩。
       文涛说,这事在我心里憋闷很久了,最后还是下决心,通过母亲找人,做了DNA,结果这孩子还真是我的,我当然很高兴,心想即是自己的血脉,就好好养着吧,也许她真遗传了我俩的缺点,那也认了,好看不好看是次要的,健康就行吧。
       可黎姐,你知道吗,现在这个儿子越长越像女儿了,你说,一个孩子遗传不好基因还可理解,怎么两个全是啊?将来这姐弟俩出门,别人会怎么看?
       说实在的,这个结果也是我预料之中的,以他们的关系,文涛完全没必要怀疑,但也有一点搞不明白,既然女儿和儿子都是文涛的,那为什么一点都没遗传他的显性基因呢?
       文涛一脸茫然,无奈地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翻来履去就是想不明白。
       ······
       此刻,一个外国电影蓦地从我脑海闪过,那是几年前看的,其中有个情节,就是那孩子不像父也不像母,为此弄出许多“不解之迷”,有关人曾设想过种种可能,但面对眼前的事实又无法解释,始终百思不解······最后几经周折,再三明查暗访,终于确认女方婚前整过容······
       文涛听到这儿,突然意识了什么,猛地站起来,冲着我,使劲挥舞着那双大手,几乎是疯狂地喊——对呀,我为什么不问问小秋是不是整过容?如果真是这样,她就是欺骗——欺骗!
       几天后的周末,文涛约我在一家咖啡馆见面,他说和小秋认真谈了这事,开始她坚决不承认,甚至要发火,但后来面对种种解释不了的事,才不得不承认,还伤心地哭了,说她真的很爱我,怕我离开她等。黎姐,你说有这样的爱吗?用谎言去爱!
       小秋整过容,这事还真出乎我意料。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我很担心地问。
       文涛愤愤地说,她欺骗了我这么多年,虽说婚后关系还不错,但一想到她用这种卑微的手段欺骗我,欺骗我们全家,就让我难以忍受!黎姐,我蒙在鼓里整整六年呀!结婚这么大的事,从开始就骗,生了孩子还骗,而且一字不露,这次要不追这事,是不是要骗我一辈子呀?
       黎姐,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骗钱财说假话,我都能容忍,孩子也不是大事,惟独感情被欺骗,你说这还叫夫妻吗?夫妻一辈子,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说,而且还瞒了这么多年,搁谁也受不了啊······
       我很理解文涛那张痛不欲生的脸,夫妻一场,竟然是个骗局!此刻真不知该说什么来安慰他。
       我们沉默了好一会儿····文涛无奈地说,黎姐,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真的无法天天面对,面对一个欺骗我几年的人,现在只能选择离婚,她后悔也好,痛苦也罢,都是她自己酿的苦酒,咎由自取吧。
       几个月后,经法院调解,女方承认是自己的过错,同意协议离婚,一双儿女由女方抚养,文涛付抚养费,至于女方同意赔偿男方精神损失费40万元,文涛没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