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鱼儿
木鱼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3,885
  • 关注人气:6,1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元旦絮叨

(2010-01-02 10:01:12)
标签:

二姐

絮语

撞拐

外甥女

奖状

北京

杂谈

分类: 闲说杂记

    ●元旦絮叨

 

元旦絮叨
    家里有个不成文规矩,逢年过节必大聚,平时我们这辈一两周小聚。父母走后,一般都去大姐家,那儿地大,周边饭店多,教授开车,去哪都行。
  国人辞旧迎新,无非团聚吃饭。今年元旦8口人,足足吃了两个多小时,当然吃饭不重要,重要是
听他们年轻人说笑侃,听教授说新闻趣闻......
  举杯自然先总结2009:一,祝贺教授被高教部评为全国优秀教师;二,姐自学油画之作获中国文联优秀奖;
三,W10年将有两本新书出炉(一本业务一本小说);四,J和小武子买了新车;五,JK混得不错,变成钟总,为此我们也能常享用贡品;六,二姐成功出访11国;七,我虽平平,但身体还算又熬过一年......
  J问教授评优秀教师,给多少钱?
    教授是在厦门出差接到通知的,回京后马上按时填
写了N份极细的表格,包括电子稿手稿,还有银行账号等一大堆。两天后顺便去人事部,还没张嘴,一位年轻人马上礼貌起立,抱歉地说,W教授,真对不起,钱还没打入帐户...
  教授惊愕:本想问问收到材料否,反倒成了专程登
门要钱了...他只能无奈地连连摇头...唉,真可想象,那样清高又不闻铜臭的博导,当时该多尴尬啊!

  两个外甥女及小武子都毕业于北京某重点大学,仨人滔滔不绝,不,主要是两个外甥女瞎白话,说他们的老师,这个面瓜啦,那个娘娘腔啦,这个呆头呆脑啦,那个结巴啦,上课睡觉啦,旷课买大菠萝啦,作弊啦,交友啦等等,眉飞色舞,忍俊不已......他们居然不能理解,当时没有手机电话,咋谈恋爱?


  真的,我们这代与他们的反差太大了,那时的人
学习努力,工作认真,哥科技大毕业,姐是北医的,我与二姐虽赶上插队,但后来也都拿到了大学文凭,教授那边也全是大学毕业,现仍很出色,而现在的年轻人呢,条件那么好,却不知珍惜......
  最终有一天他们也会成为父母的,到那时,也许会误
出点东西。
  教授始终不语,最后说了句--一代不如一代啰!


  一个话题接一个,转来转去,从钟南山又说到现在的甲流,居然还忆起我小时如何如何......

  二姐非常清楚地记得1956年北京爆发的大流感,学校不让学生回家,很多家长大老远跑来,挤在校门口争着要看自己的孩子,而我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六岁时与大一岁多的二姐同时入煤炭部子弟小学
,在北京定福庄住校,每周六班车送回家,周一再送回学校。那时我最不愿回家,因为几乎每次老师都告状,轻则挨骂,重则挨打。而那次真不让回家了,我却和二姐在楼道里抱头大哭。
  二姐说那时我还从家里偷出妈妈的口红,晚上熄灯后,
把宿舍几个同学都涂得像小鬼,然后每人披一条白床单,在屋里蹦来蹦去乱扭,生活老师发现后,一推门差点晕过去,我自然又是一顿挨呲。
  那时二姐娇小柔弱,大伙都叫她面条姐姐,而我却
身体好,性格倔犟任性,天不怕地不怕。妈妈给二姐买了一双雨鞋,我生气非要穿,大太阳天也不脱,脚都捂出了泡,也不脱,就要穿就要穿!
  那时我的作文常贴到黑板报上,有一次发脾气,上
去几把全扯了,老师贴我就扯,就是不让贴,把老师气得鼓鼓的,这事好像还有印象。
  反正小时的我,尽给家里惹事捅漏子,也是让母亲最
费心最头疼的一个。
  大姐说,有一次我得奖状了,母亲高兴得不得了。
好像是助人为乐,奖状上是一个人正在扶一个摔倒的人
  哇,太可笑啦,我咋一点印象也没有呢?
  J马上问,小姨,是不是你把人家推倒了,又假装
去扶人家?
  不记得了,全不记得了,但还不至于那么坏吧?
  现在想来,那时的我,整个一个糊涂蛋--不开窍
呀!蒙蒙懵懵,什么上学呀,老师呀,啥也不懂。后来到了中学,懂读书了,但还属捣乱分子,学校尽找家长,今儿赔玻璃吧,明儿补作业本吧,还爱在书本里画小人,常常涂得乱七八糟,父亲看见就骂就撕。

  有一次翻跟斗把脚扭伤,打上石膏,害得母亲一个多月推车送我上学后再去上班。还有一次玩撞拐,把同学摔成脑震荡,送宣武医院急诊,那次可把我吓坏了(这事已写到博文《九区一号院》了)。最后同学总算没傻,学校出一半医药费,我家出一半,分月付清,那时的80块,是供养六七口家庭的两个月生活费呀!

  那时语文赵老师尽表扬我,还没发作文本,我就能从一叠本里一眼知道自己是不是优秀,因为我把本子四边都涂上了墨水记号。
  再以后的我仍胆大无比,喜欢刺激,喜欢没完没
了的折腾。文革中母亲在四川邮电局留交给我的钱和粮票被屡屡退回,家里都以为我必死无疑了,但突然有一天,我带着一身虱子,皮包骨头的又回来了......
  
  大概天下没人治的人,老天就该出手了。真的,这些年他
让我不得不老实服贴了许多,从此乖乖地顺从他意。
  我永远感谢老天爷,他虽然为我关上了大门,但还
给我留下了一扇小窗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09吓岁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09吓岁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