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杭之冯玥均建国后成精
杭之冯玥均建国后成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24,539
  • 关注人气:13,7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杯葛英超

(2015-01-09 17:21:49)
标签:

杂谈

这是英超历史上,第一次遭到非洲国家杯和亚洲杯的同时冲击:2015亚洲杯19日就要开幕,将一直鏖战到131日;而2015非洲杯则在一周后的117日开战,结束时间也比亚洲杯迟一周左右,在28日落幕。在历史上,亚洲杯和非洲杯在同一自然年举办的先例一共有10次,但从未有一次像2015年这样让英超密集恐惧。

非洲杯从1957年开始,直到1965年一直都是单数年举办(除了1962年)。而亚洲杯从1956年开始,一直是四年一届,在双数年举行。直到非洲杯1968年开始改双数年举行,两大洲的杯赛才有了重叠的可能:但由于两大洲的气候不一样,那一年的非洲杯在1月举行,而亚洲杯则是在5月举行,相距甚远;此后的重叠也基本遵循这个规律,非洲杯在1-3月之间举行,而地域辽阔的特点,让同期亚洲杯的日期比较飘忽,在56789101112等月份都举行过。

2004年,是两个洲际赛事上一次在自然年重叠。但那一年中国举办的亚洲杯是在7月到8月,而非洲杯则是在年初的1月到2月。此后亚洲杯突然改成单数年举行(从2007年卡塔尔亚洲杯开始),而非洲国家杯则是在2012年后又突然再改回单数年,这才为2015年两大杯赛再次齐聚创造了条件。

不出意外的话,2019年两大杯赛将再次在同一自然年举行。但此前两个杯赛最接近的一次是1972年:非洲杯是223日到35日,而亚洲杯则是57日至19日,相距仅两个月。无论如何,像今年这样几乎一起举行,还从来没有过。又由于非洲杯和亚洲杯都是国际足联规定可以征召球员的大型洲际赛会,英超也因此遭受重创。根据统计,不算各种“临阵脱逃”的球员,总共有19名英超球员将归国勤王,其中非洲杯14人,亚洲杯5人。

受到影响最大的有三支球队。其中南安普顿将被塞内加尔抽调走马内,被赞比亚抽调走马尤卡,又被日本抽调走吉田麻也。如果说马尤卡还是一个从未首发的小替补(联赛替补上场5次,联赛杯替补上场1次),那马内和吉田麻也可都是主力,前者联赛首发11次替补上场3次,进球5个,队内射手榜上仅次于佩莱,后者联赛首发8次替补3次。虽然南安普顿声称马内将因伤休息4-6周,但按照国际足联的规矩,他必须至少到塞内加尔报到接受国家队队医检查。

斯旺西损失两名大将,一个是来自科特迪瓦的博尼,另外一个则是来自韩国的寄诚庸。两人也都是绝对主力,前者联赛首发16次替补4场,没有缺阵一场联赛,进球9个是目前斯旺西的最佳射手,2014年更是全英超进球最多的球员,是斯旺西不可或缺的前锋主力,也是目前曼城正在收购的对象;后者联赛首发19场替补1场,也是全部20轮都有出阵的绝对主力。

纽卡斯尔损失的位置和斯旺西有些类似:锋线上他们缺少了塞内加尔人西塞,而中场则缺少了科特迪瓦的蒂奥特。尽管他们的阿贝德则因为受伤经阿尔及利亚国家队认可退出本届非洲杯,但这对正在经历换帅的纽卡依然损失不小:西塞首发6场替补7场,进球9个同样是队内联赛最佳射手;而蒂奥特也联赛首发10场替补1场,是中场重要屏障。这三支球队都是目前还在上半区的争上游球队,这些球员缺阵一个月,必然带来深远影响。

保级球队中,有几支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水晶宫将缺少边路快马博拉西(民主刚果)和中场大将耶迪纳克(澳大利亚),莱斯特将缺少马赫雷斯(阿尔及利亚),西布朗将缺少穆伦布(民主刚果)和戴维森(澳大利亚)。比起强队和中游球队来,他们恐怕更经受不起失去主力的痛苦。

如何逃过杯赛劫?

 

非洲杯和亚洲杯既然是国际足联规定球队必须交人的洲际赛事,每支英超球队当然不可能不知道。那么,如何最大限度地避免这些赛事带来的影响呢?策略无非是两条,一条是强队采用的,那就是从建队方针上就尽量少依赖亚非球员。尤其是赛事频密程度是亚洲一倍的非洲球员:非洲国家杯两年一届,而且现在每届都在1-2月间,尤其是从2012-20154年间居然举办了3届(因要从偶数年举办调整到奇数年举办),其扰民程度远胜于亚洲杯。

2015年的“亚非杯赛会聚”为例,曼联、阿森纳、切尔西就完全没有受到任何干扰,而曼城、利物浦、托特纳姆和埃弗顿也都各只有1名球员要勤王。也就是说,英超七姐妹总共贡献4名参加杯赛的球员,而其余13支球队倒贡献了15人。而这贡献的4人中,除了亚亚·图雷算得上是队中不可或缺的主力(最近117球)之外,阿楚和科洛·图雷都只能算替补,而本塔勒布也并非不可取代。所以,真正可以说受到此次非洲杯影响的强队,只有曼城一家。

这并非是偶然,而是各家主帅在经过深思熟虑后作出的抉择。早在2009年,曾经重用过科洛·图雷、亚历山大·宋、阿德巴约等非洲球员的温格就说过:“非洲国家杯两年一届,当你有太多球员1月份要去非洲杯报到时,那会是一个大问题。别忘了12月是英超最繁忙的一个月,你肯定会出现伤情,然后再加上非洲杯,那你就会有大麻烦。”

如果说这是消弭危机于无形的上策,那么下策就是各种“伤情”和“退役”。西汉姆就是本次“亚非杯赛会聚”期间耍这招最狠的球队。16日,先是27岁的宋在Instagram上发表个人声明,宣布从喀麦隆国家队退役,“因为世界杯(被罚下),因为我最开始被排除在喀麦隆阵容之外,我已经作出退役的决定。确实最近有讨论,说是否把我重新召回非洲杯阵容,但我在深思熟虑并与家人详细讨论后,最终觉得退役是个正确的决定。我对国家的热爱不会改变,但我从现在开始会集中注意力在联赛足球上,并争取在西汉姆重建我的职业生涯。”

几乎与此同时,塞内加尔也宣布,西汉姆球员迪亚夫拉·萨科因为伤情也将缺阵本届非洲杯。《镜报》透露,西汉姆是用18道金牌把他召出国家杯的:塞内加尔国家队主帅、法国名将吉雷瑟无奈地透露,西汉姆一连给塞内加尔足协写了18封警告信,警告说如果萨科目前因背部伤势连动都动不了,如果塞内加尔执意要召入该名球员,将可能面临巨额追偿。吉雷瑟说,他和西汉姆主帅阿勒代斯进行了漫长的电话交谈后,最终放弃了召入萨科的想法。倒霉的是,南安普顿的科曼也声称另一位塞内加尔进攻球员马内也有膝伤,但这一次吉雷瑟不准备让步了,“我们会看看他的情况,他会在23人名单里。”

从长远来看,要避免洲际赛事对联赛的冲击,就必须要统一国际足联的比赛日历。但这个难度实在太大,各大联赛利益不同。比较现实的方案则是欧洲各大联赛采取“赎买”的方式避免非洲国家杯两年举行一届:非足联之所以愿意两年一办(各大洲现在只有非洲两年一届,美洲杯都已改成四年一届了),主要不就是为了转播费、赞助费和上座分成吗?欧陆联赛如果能通过支付“团结基金”的方式每四年给非洲人送一次钱,让他们把非洲杯改成四年一届,那就是皆大欢喜了。别忘了,非洲杯如果不是这么频仍,非洲球员肯定在欧陆联赛更有市场,这对非洲足球的发展也有好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