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没有人比我更懂杭之冯玥
没有人比我更懂杭之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24,696
  • 关注人气:13,7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安息吧,约翰·阿尔德

(2014-10-29 18:46:13)
标签:

杂谈

马航17航班7月17日坠毁在乌克兰,至今已100多天,坠机确切原因依然没有查明。本月早些时候,遇难者之一、最近40年来只因母亲病重而错过一场纽卡比赛的球迷约翰·阿尔德的遗骸,也终于从阿姆斯特丹运回纽卡斯尔。本周,家人将为他举行正式葬礼。百日追思之际,阿尔德的妹妹乔伊斯向媒体分享了他鲜为人知的故事。

说鲜为人知,并非说阿尔德无名,他早在1999年就以纽卡“超级球迷”的身份入选了英超名人堂。但阿尔德是个极为内向和害羞的人,甚至去看望自己的祖母时都会先让妹妹乔伊斯进去看看有没有不相干的人。乔伊斯说:“我怀疑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球迷伙伴,他有一个妹妹,有一个外甥女儿,还有几个外甥。”

人们只知道他在球场从不穿球衣,也不像一般球迷那样披着围巾,永远穿着他的黑色上衣、白衬衫和深色长裤,因此在球迷团体中得了一个“The Undertaker(殡仪业者)”的雅号。乔伊斯回忆说:“他憎恶购物,这套衣服是他穿着觉得舒服的。他的楼上有四件一模一样的衬衫,甚至都还没有拆去包装。”每两周,他会在周六或周日的上午11时半出发,步行前往圣詹姆斯公园。赛前从不喝酒,怕影响观赛,赛后才来两杯,或庆功或浇愁。

小时候(11-16岁间,阿尔德是个狂热的游泳迷,并不喜欢足球。乔伊斯说:“那时候他一天要游三次泳,非常投入,为盖茨黑德(当地)游泳队效力,我们至今仍保存着所有的游泳赛会观赛指南。但他立志要当邮局的技术员,为了准备为此所需的普通教育合格考试他最终停止了游泳,也如愿以偿加盟英国电信。他从此再未回过泳池,大概就在那个时候他开始喜欢足球,就好像需要一个别的东西来填补空白。”

阿尔德的爸爸对足球没有兴趣,但邻居有球迷,一切就此开始。阿尔德后来买过一块纽卡“限量版纪念砖”,上面刻着“The Undertaker 4-1-1964”,这不是他的生日,而是他看的第一场纽卡比赛:那一天,纽卡在足球杯比赛中被贝德福德队2比1击败。巧合的是,阿尔德看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纽卡的一场1比2,对手是奥德海姆。

乔伊斯的两个儿子理查德和彼得是利物浦球迷,虽然常年跟队让他们的约翰叔叔很少有机会参加家庭聚会,但每个周一上午11点,阿尔德一般会给乔伊斯发一份电子邮件,信件主题是“我一切都好”。乔伊斯和阿尔德最后一次相会是在1月底:乔伊斯和自己的丈夫伊安坐火车去赶飞机,他们的女儿在澳大利亚,而阿尔德则是去诺维奇看球。他们最后一次电话聊天则是在7月10日,乔伊斯的生日,阿尔德当时说:有那么三周,他没有办法发周一邮件了,因为他要看纽卡的季前热身赛,先随队去新西兰,然后再去德国。乔伊斯回忆:“他提到了那架消失的马航飞机,事后我觉得,他认为马航的票价会因此而比较便宜。”

7月17日那一天,乔伊斯和伊安一天都在外面。回到家中,他们得知了一架从阿姆斯特丹到吉隆坡的飞机坠毁的消息。这是阿尔德的路线,尽管他并没有告诉妹妹和妹夫他准备何时走。当时已经是晚上10点,乔伊斯拨了阿尔德家中的电话,每人接。这不寻常,因为阿尔德通常每天早睡早起(练游泳时养成的习惯)。打手机,也没有信号。

当晚11时,乔伊斯打电话给英国外交部,“我只是想,如果他们告诉我乘客名单里没他,那我就可以放松了。”外交部记下了阿尔德的信息,但一直没有回电。午夜时分乔伊斯再次致电,外交部只是说:“我们还没有得到信息。”乔伊斯一直熬到凌晨两点,最后在电话旁睡着了,“大约清晨5时半左右,有人敲门,两个女警,她们看着我,其中一个说:‘我想你已经知道我们要对你说什么。’我能说的是:‘我希望不是!我真的希望不是!’”

事发地敏感,乔伊斯没有办法去坠机地点寄托哀思。警察来过她家,搜集了她的DNA信息,最终凭着2011年阿尔德追随纽卡比赛,去美国入境时留下的指纹,警方找到了阿尔德的遗体,那已经是8月底的事情了。乔伊斯说:“头几天真的太超现实了,一下子你要在那么短时间内读到那么多的信息。”

乔伊斯写信给纽卡俱乐部,询问是否能去看看阿尔德的季票座位,得到了俱乐部的盛情邀请。乔伊斯说:“我此前从未去过球场。我看着四周想:‘真的有那么多人来这里?足球比赛真的有那么重大?’当我们去看纽卡首个主场时,他们给了我们一个私人包厢。当球迷们开始鼓掌时,我闭上了我的眼睛,我难以承受。这一切都是为了约翰(阿尔德)和利亚姆(斯文尼,遇难的另一个纽卡知名球迷),看到这么多人感觉自己也是悲剧的一部分,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更让人感动的则是纽卡死敌桑德兰球迷的捐献,他们共募捐了33618英镑。乔伊斯说:“捐款的数目都不大,可某种程度上这更让人感动。那么多的人寄来了5英镑、10英镑,他们不是那些随手写个3000英镑支票都不眨眼的人,他们只是在表达‘我也是球迷’,他们只想纪念两个和他们一样去看一场球赛的人。”

在阿尔德的家中,有一张每次出门前他都会检查的清单,上面写着“护照、裤子、衬衫……”。如今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乔伊斯决定把哥哥的一切纽卡纪念品都捐献给老罗布森慈善基金会义拍,“约翰拥有一切有关鲍比爵士的书,我们觉得这是正确的做法,我们希望他积攒了一辈子的东西能有一个好的归宿。”义拍会将于明年年初在圣詹姆斯公园举行。

对于乔伊斯来说,如今哥哥活在圣詹姆斯公园的掌声和歌声里:每个纽卡主场比赛打到第17分钟(MH17),球迷都会为阿尔德和斯文尼热烈鼓掌,并引吭高歌;而阿尔德,仿佛仍在这片看台上,看着自己钟爱的球队微笑。从未离去,永不放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