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苏独与足球:三个误区

(2014-09-17 15:47:46)
标签:

杂谈

目前,有关9月18日苏格兰独立公投的最新民调依然显示,选择Yes(支持独立)和No(支持和英国继续保持统一)的两派势力在伯仲之间,统派微弱领先:比如在《星期日泰晤士报》公平的数据中,支持No的选民达到50.6%,而Yes的选民在49.4%,完全在统计误差之内——通俗来说,就是任何结果都可能出现。

兹事体大,足球自然也无法摆脱这一公投的影响。不过,由于对英格兰、苏格兰文化背景的相对不熟悉,国内很多球迷在这个问题上存在不少错误信息。比如,苏格兰人对英格兰人到底是什么态度?我读到有一篇微博居然说(大意),“苏格兰和英格兰的球迷也会为彼此的球队加油”,不敢说个别球迷绝对没有,但如果论总体,苏格兰人在国际足坛是以嘲笑英格兰队为乐的,怎么可能会为三狮加油?

世界杯英格兰和乌拉圭生死大战时,就有一个苏格兰人举着苏格兰圣安德鲁十字旗(斜十字)支持乌拉圭。9月国际比赛日,当苏格兰国脚班南在被记者问到有没有看德国(苏格兰下一个对手)与阿根延的友谊赛时,也高级黑了一把,“没,我看的是英格兰(对挪威),然后我睡着了。”

当然,苏格兰人也并非个个都是华莱士。从上述民调就可以看出,支持和反对独立的人大概是一半对一半。足球界也并非个个都是班南,事实上大部分球员也仅限于吐槽,很少公开表示苏独倾向:毕竟饭碗要紧,就算现在没在英超踢球,未来也可能南下混口饭吃,支持苏独毕竟未来会被球迷当把柄攻击的。

10天前,莫耶斯、麦考伊斯特等16个苏格兰足球名宿还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支持投票选No。老爵爷弗格森虽然一直喜欢黑三狮军团,但在大节上还是不含糊,他说:“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外国,我们只是生活在英国大家庭的另外一个房间。”很多需要英国强大国力体育资金扶持的小众项目的运动员,也对独立后单飞的可能性忧心忡忡。

那么,英格兰人是不是都支持统一呢?其实这也是误解,因为很多英格兰人对苏格兰人也有敌意,觉得他们不识抬举,恨不得他们滚越远越好。在上周一瑞士对英格兰的欧预赛上,就有英格兰球迷在巴塞尔高唱:“滚tm的苏格兰,我们都投Yes票。”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的正确认识是:不是所有苏格兰人都支持独立,也不是所有英格兰人都支持统一。

实际上,很多英格兰人对爱尔兰共和国(这俩之间的战争可是比英格兰苏格兰的战争晚近多也惨烈多了)的球队和球迷倒并不反感,因为爱尔兰球迷是出了名的热情和多彩,英格兰人又最喜欢有不屈斗志的下狗。爱尔兰才是英格兰球迷的第二主队,而不是苏格兰,用英国人的话说:“爱尔兰确实是外国,但又不是真的外国,至少不像德国或乍得。爱尔兰人和我们是一样的,除了他们更怕晒之外!”

第二个误区,来自对凯尔特人和格拉斯哥流浪者这一对恩怨纠结的苏超“老字号”球迷属性的判定。很多人人云亦云地把这两队球迷分类:凯尔特人,独派;流浪者,统派。其实这么看问题,当然是过于简单化和绝对了。是的,相对于天主教的凯尔特人球迷来说,和英格兰同信国教的格拉斯哥流浪者球迷确实支持统一更多。

米字旗是流浪者的非官方旗帜,每年他们还有专门的英军纪念日(在华莱士们看来英军当然不是好东西)。在每个赛季的第一个主场,流浪者还会向女王致敬。Ibrox球场的更衣室里,甚至悬挂着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的肖像!本月早些时候的一场比赛中,一批流浪者球迷也展开写有“投票选No”的横幅。用《纽约时报》的话说就是“传统上来说,流浪者就像下午茶和《唐顿庄园》一样,都是有鲜明英国特性的东西”。

《生在米字旗下》一书的编者比塞特就说:“很多球迷是像氏族继承那样继承了英格兰性。目前初步看来,大部分流浪者球迷会投票选No。这些人的这种投票是一种保持、保护自己独特性的表达方式,他们觉得:如果联合王国垮了,那他们的身份识别也会遭遇一种危机。”然而,这只是一家之言。

5月份对1000名苏格兰球迷的一次民调就显示,流浪者和凯尔特人的球迷在统独问题上立场居然是一致的:48%的凯尔特球迷会投Yes,40%会投No(其余未定);而流浪者这边也有45%的球迷支持独立,41%的球迷会投No;倒是苏格兰足总杯的赢家圣约翰斯通是最坚定的统派,他们的球迷中有94%会投No。当然这份调查是倾向于独立的网站调查的,未必有科学性,但确实说明并非所有流浪者球迷都是统派。

至于他们的对手凯尔特人,情况就更加复杂了。一方面,出于和格拉斯哥、英国体制对着干(这是凯尔特人的身份标识)的天性,凯尔特有不少球迷是独派。在最近对邓迪联队的一场联赛中,有1000名左右的凯尔特球迷在比赛第18分钟(公投在9月18日举行)举起了写有“Yes”的标语牌。支持独立的极端激进组织领袖也表示,他们是特意利用凯尔特人公园球场的影响力来推动大家对苏独的认知。

但另一方面,凯尔特人其实还有一层中国球迷很少知道的特性:他们是爱尔兰后裔组成的球队,天主教信仰也是从爱尔兰来的——所以他们的队歌也是《你永远不会独行》,和同样爱尔兰后裔众多的利物浦一样——他们对爱尔兰共和军更同情,但对苏格兰独派的民族主义则持有一种警惕。对于苏格兰民族党及其领袖、目前的苏格兰首席部长萨蒙德,也心存疑惧:他力主通过的“冒犯行为法”,在很多凯尔特球迷看来,是妨碍了他们表达对爱尔兰根源的认同。

至于凯尔特人的高层,那就恐怕更支持统一了。凯尔特人和流浪者一样,多年来一直谋求像斯旺西、加的夫、纽波特、雷克萨姆这4支威尔士球队一样,进入英格兰联赛体系(目标当然是英超)。英格兰联赛体系也欢迎他们的加盟,因为他们能带来不少死忠球迷和赞助收入。但一旦独立,苏超球队就失去了加盟英格兰联赛体系的法理支持(威尔士四球会能参加,原因就是他们是英国的一部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也要正本清源:凯尔特人球迷未必像大家想像的那么支持独立,流浪者球迷大部分支持统一,但也不排除有不少独派的存在。

第三个误区则是认为,苏格兰和英格兰的足球交流是单向的,只有英格兰对苏格兰的“足球下乡送温暖”。这当然是因为现状导致的一种误解:由于目前苏格兰足球已经不复当年的辉煌,显得整体要比英格兰低一个档次,也已经远离了世界主要潮流,所以导致大家这么想。但在英格兰足球的发展历史上,苏格兰人曾经发挥过巨大的作用:从香克利到弗格森、莫耶斯,都曾深刻改变英格兰顶级联赛的版图;而球员方面,索内斯、达格利什等名字也是如雷贯耳。

可以说,如果不是苏格兰人,今天的足球可能完全不存在:英格兰人发明的足球,是更接近橄榄球的东西,是苏格兰人——更确切说是格拉斯哥的“女王公园”队——在19世纪晚期发展出了一种苏格兰流派,也就是讲究传球配合的流派。英格兰人自己也承认,在苏格兰流派出现之前,英格兰足球就是“像没头小鸡那样向前冲,大脚开向天空”。

正是因为苏格兰打法的先进性,英格兰联赛的早期曾经充斥苏格兰球员:当东北部的桑德兰第一次打联赛时,队内只有3名英格兰球员,其余全部是苏格兰人;到1895年该队夺取第二个联赛冠军时,队内只剩下一个英格兰人和一个爱尔兰人,俩人一共出场2次,其余全部是苏格兰人!1890年代,英格兰联赛70%的球员都是苏格兰人。

纵观整个历史,英格兰的引进球员中有超过1/4是来自苏格兰。苏格兰人也同样在向外界传播足球,比如阿根廷人就认为苏格兰人亚历山大·沃特森·赫顿是把足球带到阿根廷的第一人,当苏格兰人听说这个消息后开玩笑说:“太棒了!也就是说,从某个角度,苏格兰人对‘上帝之手’也有贡献。”

苏格兰人对英格兰足球的影响虽然到了晚近已经式微,但并未完全消失:统计最近25个赛季的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居然有18个落入苏格兰主帅之手,而本土主帅只有一次!所以千万别说苏格兰足球不行,千万别说都是英格兰人教他们踢球的:正是在过去漫长的联合岁月中,英格兰人和苏格兰人互相磨砺,才催生了如今我们如痴如醉的现代足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