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俗工
小俗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4,319
  • 关注人气:1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违反常识的黄鼠狼和鸡寓言的清华伪竹简《程寤》

(2019-12-31 12:30:14)
标签:

经学

历史

文化

分类: 轉載

违反常识的黄鼠狼和鸡寓言的清华伪竹简《程寤》

 

在辨伪实务上,有一条百试不爽的辨伪原则:『违反常识』必为伪造之文献。先秦到西汉,有一所谓的《逸周书》出现,但其中有《程寤》一篇,虽有其录而今世原文已不传。但至迟到宋代类书里,尚有引用,故或迟至宋代以后始佚。

 

但是在2011年出版的《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里,赫然有已佚的《逸周书程寤》再现人间,于是李学勤等就大放卫星,说《逸周书程寤》终于出现了。

只可惜的,但细释其文义,是此为今人所伪造,即,系由专业于尚书及逸周书的教授专家及其亲信门生弟子所伪造。此种伪竹简,其形制或文法或书法都一概因为系出自于行家之手,故判断上显然需有更大的本领去揭其伪。

 

但是说来有困难,但若此造伪文本的善于文法及书法的学界不务善行的败德有学之士所伪,虽其善于古文字学或是书面上搞搞经学史而不究其精者,则犯下了一条自限于学术泥淖之路,即,务于推积一些典故,只凭惟心想象说故事,而不幸违反了常识,即使写的似乎煞有介事,但实际上却是造伪之迹大彰者之一例,就出自于《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壹)》里的《程寤》篇了。

 

为何如此说呢,因为任何伪文,在义理上来说,违反常识常是坐在象牙塔里的造伪古文字学者及经学研究者所常犯的毛病。因为一生在故纸堆里求名利,对于尘凡俗事及丁点常识都不晓。所以亦有报导某某退休教授被骗子骗到失去家当,就是对于骗子在社会上常犯下的诈术完全不晓,因为对于这种防骗的常识一无所知,或在学术上就已被学术骗子骗的团团转过了。但此又与此清华伪简《程寤》有何相关呢。

 

吾人就来讲一寓言故事吧,此一寓言故事完全就是此篇伪竹简《程寤》的缩影。有一家父母子三只黄鼠狼,住在鸡的隔壁。平常,三只黄鼠狼早想吃掉鸡了。有一夜,黄鼠狼太太夜有一梦,梦到鸡家的客厅长出了棘树来了。而她家儿子拿了家里的梓树种在两阙间的道路上,变成了松柏棫柞四种树。于是吓醒。告诉了公狼此梦。于是公狼因为晨思梦想吃掉鸡的事竟被梦到了,想到了这真是不吉的凶梦啊,于是叫来儿子,找了三个巫师祝忻、巫率、宗丁,祝忻来给公狼袚,巫率来给母狼袚,宗丁来给子狼袚,去除掉凶与不洁,不要再在梦出三只狼的朝思暮想了。此一寓言正是此一伪竹简之篇《程寤》违反常识而露伪馅之所在。

 

《程寤》逸篇之文,尚可见于唐宋类书,如唐初类书《艺文类聚•卷七十九》:『周书曰.大姒梦见商之庭产棘.太子发取周庭之梓树于阙.梓化为松柏棫柞.寐觉.以告文王.文王乃召太子发.占之于明堂.王及太子发.并拜吉梦.受商之大命于皇天上帝.』明明《程寤》内容,是讲大姒做梦,于是『文王乃召太子发.占之于明堂.王及太子发.并拜吉梦』,哪有什么凶梦,还要去行袚祭。真正的《程寤》是讲文王妻做了一梦,此梦到底属吉属凶,当然得占一下,结果文王及其子在明堂一占之下,占得是吉梦。此合情合理,虽或仍系东周人之臆造。

 

但另有一个加长版的剧情的版本出现在西晋皇甫谧《帝王世纪》内,即北宋类书《太平御览卷八十四》:『十年正月,文王自商至程。太姒梦见商庭生棘,太子发取周庭之梓,树之于阙间,梓化为松柏柞棫。觉而惊,以告文王。文王不敢占,召太子发,命祝以币告于宗庙群神,然后占之于明堂,及发并拜吉梦,遂作《程寤》。』此时,虽加剧情,仍合于常识,即文王听妻子之梦,不敢自己占,于是找祝先告币于宗庙群神,再占于明堂。而此段情节,似是西晋皇甫谧《帝王世纪》所加,摆入《帝王世纪》内,而被引于《太平御览·卷八十四》。

 

但今人伪造《程寤》,怕剧情不够精彩,卖点不够多,于是乱加编情节,十分不合常识及情理。因为,按常识即知,文王妻又非占梦者,她怎未占之前晓吉或凶,同时,文王或其子亦应是在未占之前不晓吉凶,于是在明堂去占,但是此伪简之剧情违反常识,何以文王不占知乃凶梦,而且其妻梦凶梦,还连同自己及儿子一齐因着妻子梦里梦到于是一并凶,需一并行袚祭呢。此不合常识之至。依常识,母狼做一梦,做到鸭子都死光了,此对母狼又凶何在,如鸭子真会死光,要找到所有鸭子行袚祭吗?当然梦有凶,则果真要什么袚祭,求除凶化洁,也是行之于母狼一身而已。故可以看出,那写此伪简剧情的古文字学及经学出身的教授专家及其亲信门生弟子,想出如此违背常识的剧情,而坐在象牙塔里的一批古文字学者其至搞经学或史学者,不先考证此伪简之可笑性,还去据以当真研究伪造文本或伪造出来的先秦楚古文字或文本里的什么西周的袚祭,不就令人捧腹不已了。

 

被今造伪的古文字学及经学出身的教授专家及其亲信门生弟子于清华伪简《程寤》内伪造不合理剧情的此伪文前段文字如下:

 

『惟王元祀,贞月既生魄,大姒梦,见商廷唯棘,乃小子发取周廷梓,树于厥间,化为松柏棫柞。寤惊,告王。王弗敢占,诏太子发,卑灵名鬯祓。祝忻祓王,巫率祓大姒,宗丁祓太子发。币告宗祊社稷,祈于六末山川,攻于商神,望、烝,占于明堂。王及太子发并拜吉梦,受商命于皇上帝。……』

按,此段文字里,另外像是造伪者自编的可笑剧情『祈于六末山川,攻于商神。望、烝』,也是不明礼及不明史之下的胡绉,此吾人另有专文驳揭其伪。

 

更要谈所谓的袚祭,诗经及尚书里都不言,金文亦无有。像西汉末刘歆伪造《周礼》里有谈到(《周礼·春官》『女巫掌岁时祓除衅浴』)。而真正的所谓袚祭文献,得到了东周秦秋战国时代了。像是《左传》里有提到『袚』,应为最早文献著录。故西周在建国之前的《程寤》时代,在商末的周此一诸侯有无袚祭之礼,史无文献可征。直到最可靠的西周史料的《诗经》都一言无及。而西汉司马迁《史记·周本纪》『天下未集,群公惧,穆卜,周公乃祓斋,自为质,欲代武王,武王有瘳』,亦是西周建国后有周公袚之事,但是不是取自东周文字,亦无可确定。

按,从以上论述,可知清华(一)伪简《程寤》是今人依照唐宋类书的片断语句,加油添醋,自认为天衣无缝,其实贻笑大方,系文章的『义理』程度绝差的电视剧编者的水平,添加内容连常识这一关都通不过,但果尔可以骗过绝大多数学术界中人,如此看来,学术象牙塔真是困煞人,不少人真成了被学术骗子骗的团团转的百无一用书生了。(刘有恒,2019,12,31于台北)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