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射覆
射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1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乌记(十九)

(2014-07-04 21:47:48)
标签:

杂谈

  群鸦出得湖山边境,商议一阵,又到近处边境中细查,均未瞧见朱青踪迹,时候愈长,于荣愈觉得心中焦躁欲狂,宁咸更是泫然欲泣,眼见将到聆经时分,群鸦戚戚,竟无一人邀约同去。于荣来回踱了几步,忽地急振双翼,身子拔地而起。

 

  飞出不过里许,已听见后头有扑翅之声,回头看时,宁咸已奋力跟上,不待发问,已先低声道:“我知你此行必和尊者有关,无论如何我也要跟上。”于荣并无二话,只点点头,又往前飞去。

 

  不过盏茶时分,于荣收势下落,宁咸奇道:“此时还有心思来吴王庙中听经么?”于荣不答,也不走庙门,只从院墙上一掠而过,疾穿入庙中殿堂。宁咸大惊失色,急忙落地,从庙外一路蹦入,此时只恨鸦身腿短步小,至殿门短短一截距离,却好似漫漫征途。

 

  好容易别进门来,只见于荣立在帷幔之前,面对吴王像不跪不拜,正戟指痛喝,“好一个昭勇公,既有这偈语,如何不敢成真?你已许了我们夫妻之分,如今群鸦劫数已完,唯独朱青不知还在何处受苦,是死是生也无从知晓。我既是挡劫之命,何不指点我朱青所在?也好显得你修行卓绝,言出必中!”

 

  宁咸倚在门边,只觉得腿都软了,平日里她极少进得殿内,即便进来,也都是低眉顺眼躬身禀报居多,哪见过这般恣意放诞情形,正欲矮身将他拉下,只见殿中神像忽地双目雪亮,直直笼在于荣身上。

 

  便似有千钧之力担压在身,于荣瞧见自己身子一寸寸嵌入殿中青砖之中,背上翎羽被那雪亮目光所灼,竟发出哧哧声响,不住逐根烧落,于荣仍自哈哈大笑,“即便是烧做飞灰,也难掩我心中不忿!纵然是盘中棋子,却也要拼个鱼死网破!”周身五行之象不住隐现,只是难挣目光所缚,只在其中跃动不止。

 

  忽然听得小小一个声音从旁响起,“吴王成圣,当年富池群鸦功不可没,还望看在忠心护主的情分上,指点我们一条明路。小婢宁咸斗胆求昭勇公成全!”

 

  白光渐渐消褪,忽然听得一声怆然叹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你们且去吧,若要回来,则非我所能了!”于荣只觉得身子拔地而起,一股沛然莫御之力早将自己拿住,强将自己现了人身,面前景物瞬息之间急速变换,各般色彩轮番从眼皮上刷过,不过片刻,二乌就到了一个不知名所在。

 

  此地寂静无声,然则有飞瀑自山中奔腾而下,有清泉自石间蜿蜒流出,蝶飞过肩,蝉伏于树,千花万树自绿草丛中蓬勃张致,如若有风,想必能嗅到花香草青滋味,如若耳灵,想必能耳聆鸟语虫鸣,然而,这些都没有!

 

  此中景物初看极为灵动活泼,只不过瀑未飞溅、泉未激荡,蝶不动翅、蝉不鸣声,花草树木半刻未动一分一毫,好似一个聋子站在此处,更可怖的是,是站在一幅灵动欲飞却又未动的画中。

 

  于荣只觉此境异常熟稔,却又想不起何时曾来过,随即抛开此念,只在境中四处奔走,找寻朱青踪迹,半日无果,那宁咸忽然奇道,“你瞧这里头的东西并非不未动,只不过动得极慢!”循了她所指细看,果然那蝴蝶半盏茶时分才扇一下翅,此刻泉水忽动又止,瀑水溅潭之处已有不同,花草枝叶也已变幻了一套姿容。

 

  二乌细研半日,不得要领,于荣呆坐在水边平石之上,不发一言。忽然极静之中,传来极细微的咔嚓轻响,声响若有若无,但声响过后,眼前景物又些许变化。于荣细听一阵,辨明这声响来自瀑布之下的绿潭中,不及招呼宁咸,口诵避水决,一矮身已投进潭中。

 

  入水方觉奇寒彻骨,于荣催动脑中离火,哪知此境中竟全然无用,哆哆嗦嗦摸到潭底,却见水草掩映之中,却有一个窄小方屋,方屋高处伸出数只软绵绵的触手,中途不住细分,密密麻麻钻入潭边土壁,伏高窜低转到西侧,方屋现一门户,于荣心中忐忑更甚,手脚并用钻进门来。

 

  只见屋当中一方敝旧石磨,石磨上密密麻麻接驳了许多铁齿,铁齿纵横交错彼此咬合,尽头处却连着那屋外所见触手,石磨带动那铁齿不住转动,只是动上半日,那触手才缓缓一颤。于荣目光梭转,却见石磨木轴转出,随之也转出一个人来,只见她眼长眉淡,秀面鸦鬓,不是朱青是谁?

 

  她双目紧闭,攥紧木轴勉力推动,面上汗水不住滚落,身上衣衫破损多处,也不知道此次推了多久。于荣颤声道:“这便是你的大劫?”

 

  朱青忽地睁眼,瞧见于荣,面上神色瞬息数变,终又摇头道:“你终究还是寻到了此处?”

 

  于荣却不答话,又重问道:“这便是你的大劫?”见她缓缓点头,续又颤声问道:“那叫我要如何挡劫?”

 

  朱青抱赧滚泪道:“此劫是我的命数,无人可挡,初时一念之差,点化你时确实存了私心,哪知你待我真心炽热若此,时日愈久,愈发不得心安,及至这大劫将至,早已弃了拿你挡劫的初衷,只身来赴这劫难,时至今日,你还不信么?”

 

  于荣忙拥住她道,“我若不信,也不会费尽心力来到此处。只是此处并无箭妖作祟,也无天雷地火成灾,劫在何处?”

 

  朱青拭得泪尽,抬头道,“你瞧出此境之异了么?”

 

  眼见于荣颔首,继又指了那石磨道,“此境欲破,须得境中潭水干涸、花草衰败之时方可,这花草也罢,不过得一百来日便可枯去,这潭水却得数百年才有望涓滴无存。”

 

  于荣心下伤痛,却还存了一线指望,“大不了我在此陪上你百年便罢!百年之后,若不嫌弃,就在水中做个游魂,总伴你左右便是。”

 

  朱青凄笑道:“只不过这境中日月,均得靠了这石磨之力才能催动,我推上一日,还抵不过俗世中的一个时辰。境中百年,尘世中已经千万之年,我早已不报渡此大劫的指望,若不是顾忌殃及富池群鸦,早死了渡劫之心。如今不过是捱一日算一日罢了。”

 

  于荣怒道,“从来没听说过这般磨死人的劫难?就算侥幸活到境破之时,这境中光阴怎生得过?我找昭勇公评理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寻乌记(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寻乌记(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