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射覆
射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1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乌记(十八)

(2014-07-02 21:10:10)
标签:

杂谈

  于荣心中记挂朱青,欲待不理,耳中却听见那大乌怒喝之声渐渐小了下去,只得一咬牙,祭出五行逐字真经网,经文携网如飞而至,刹那间已将二乌身侧的箭妖悉数缚住。哪知此境中的箭妖之能,远非飞鱼之地那三只可比,身在网中犹能腾跃跳窜,渐有脱困之势,尤其是那合体箭妖,哧啦一声已挣开经网,风驰电掣般朝了大乌奔去。

 

  眼见下一刻便是穿膛破肚之祸,于荣暗道不妙,怒喝声中已连爆数枚经文真字,五行之效急速流转,这才将其余箭妖击落,只是那合体箭妖早已追风逐影而去,倏尔已将大乌手中流星锤洞穿,再番扭曲不定,以奇诡至极之势朝大乌脑门而去。

 

  值此危难之时,怀中昏昏沉沉的碧瞳尊者忽地睁开双目,咄喝声中碧光射出,已将箭妖笼入碧瞳境内,口中低念声愈快愈疾,不过片刻,随即低喝道,“痴儿,速速弃我远避!”那大乌心有所感,还不欲就走,却被小乌含悲带泪拖过,现了鸟身数翅飞开。不过须臾,只听得一声闷响,碧瞳尊者同了那箭妖急速变淡,又渐至透明,最后脆响一声,崩然碎为一地渣滓。

 

  大乌怒吼一声,忽地丢开双锤,大步凌虚朝了远处的一丛箭妖扑去,眼见相聚不过数尺,双手微张间已化为寒光铁爪,直欲把箭妖束拢折断,那箭妖岂肯坐以待毙,早已蓄势在即,箭簇微微颤动不已。忽地白驹过隙一刹那,天地之间骤然万籁俱静,满处箭妖瞬息之间齐都消逝不见,半空中前一刻还充斥着箭簇的破空声响,下一时只余高温,不见其踪,大乌双爪已然合拢,只不过掌中空空如也,哪还有半支箭妖踪迹?

 

  空中群鸦对手骤失,全都敛翅落下地来,自行清点伤势收敛鸦尸,小乌与大乌齐将那一地碎渣扫起,又装入随身囊袋,两人低语数句,小乌遂飞至于荣身侧,含悲拱手道,“多谢襄助。”

 

  于荣愕然道,“碧瞳尊者……”话未问完忽然看见小乌面上悲痛之色,忙改口道:“这漫天箭妖……怎地都没了?”

 

  小乌举目四顾道:“今日一战,原是富池鸦群和箭妖的五百年大劫,劫数一完,箭妖便被摄回其聚集之地,这湖山边境又可保得百年的平安,侥幸得活的,这天人之道所悟又深了一分。只不过……这一将功成,满眼却是白骨遍地。碧瞳尊者为救我兄弟先被箭妖攒射肩背,方才见大乌命垂一线,又凝聚毕生修为,和那箭妖同归于尽。这其间得失轻重,却也难说得紧了。”

 

  于荣随即默然不语,宁咸不知从何处飞来,身子仍在瑟瑟发抖,她凑至身侧,怯生生问道:“为何不见点化尊者踪迹?此处我都寻遍了,却没见着尊者身影?”

 

  那小乌却不作答,只掉头向于荣道:“有一句话,此时我仍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于荣见他神色凝重,心中忐忑之情又添了几分,口中却强说道:“此时此刻,还有什么不当讲?若是这场劫难未曾躲过,岂不是九泉之下,也是个糊涂鬼?”

 

  小乌细看他面上神情,踌躇片刻,仍开口道,“当日你鸦身初成,我和兄长多番为难,除了不忿朱青独独对你青眼有加,还有个缘由,却是昭勇公的一句点醒之语。”

 

  “我记得那日在庙中殿堂里,聆经已毕,朱青忽地心摇意动,不禁脱口问道,‘近些时只觉丹田欲坍,元婴欲脱,神魂欲飞,不知主何征兆?’。昭勇公先时不语,默算数刻后方答,‘据我算来,乃是喜忧参半之象,异日或有大劫将至,躲得过便能封神窥仙,若躲不过,便是弥天大祸,不仅自己道毁,富池群鸦,只怕都要受到牵连。’大乌却比她还要惶急,忙问应对之道,昭勇公只说是天机不可泄,问得急了,只说了句‘若有挡劫良人,或能幸免。’此后便再不开口。”

 

  小乌忆及当日情形,语声渐渐低慢,“我们私下里揣摩昭勇公偈语,争相向朱青自荐其勇,言道自身性命不顾,也定要助她成道封神,只是她自那时开始便与我们渐行渐远,不知在想些什么。至于求婚一事,她只摇头不允,却也不和我们详说缘由,再说得多了,反和我们起了争执。其后未久,富池群鸦屡遭箭妖侵袭,且愈来愈惨烈,我们几人心中都明白,只怕这便是劫难之始。”

 

  “那一日你以雀身突闯紫桑、争食澄谷,原本已然无幸,哪知她却从我们手中救下了你,这也罢了,居然又点化你为富池鸦身,我们揣度其意,心中渐生不忿,不明白她如何要舍近求远,枉费我们的一片心意。”

 

  于荣忍不住低哼道,“这挡劫之人,性命自然是捱不过去的,若是富池群鸦,想必她也舍不得,不如挑一个没干系的,用完就扔,倒少了许多麻烦。”

 

  小乌摇头道:“昨日你说这话,我自然没法辩驳,如今却不好说了,既要拿你挡劫,如何不叫你来同赴此劫?再者,你看看此处边境,哪有朱青的身影?”

 

  于荣一时愕然,举目四顾,空中仍有破碎鸦羽不住飘落,只是冷冷清清,并未有半只黑乌飞过,地上鸦属,个个数遍,哪有伊人身影?

 

  宁咸心急,忙脱口道:“那尊者去哪儿了?”

 

  小乌沉声道:“昨日她托辞炼化界旗,实已去独挡大劫,若不是如此,今日众鸦历练的劫难只怕还要惨烈上几分。临行前只和我今日简单交代诸鸦历劫之事,再三相问,也不告知去往何处,我阻挡不住,只能瞧着她只身飞走。”他转头瞧见于荣懵懂神色,摇头低叹道,“她不说这历劫所在,自然是要一人承担,若要拿你抵挡,如何会不告知与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