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射覆
射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1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乌记(十五)

(2014-06-24 21:04:46)
标签:

杂谈

  半空中月白星稀,于荣瞧见前头那大乌疾掠身影,心中暗暗做好盘算,若是不敌呢,便抽空脱身而逃,即便胜过大乌,也只给他个教训,教他今后不来难为自己便是。

 

  正暗自筹划间,忽然听见耳边轻笑,“不错不错,胆气足得很,没叫我掠阵,竟然也这般爽快就去了。”转头瞧时,原来那宁咸不知何时已暗暗跟来。

 

  于荣哭笑不得,“我怕大乌一翅扇来,你掠不住,自个身子倒先飞出去了,怎敢劳动你大驾?”

 

  宁咸瘪嘴道,“你既这般瞧我不起,不如先和我来切磋一场再说!”

 

  “不是我瞧你不起……只是……万一你把我打伤了,我如何去赴这大乌之约?不战而退,岂不是连尊者也没了面子?”于荣脑子转得甚快,违心之语不过打了个阻就脱口而出。

 

  宁咸点头道:“这话甚是,输给我不要紧,切莫输了尊者的面子。”

 

  见她再未为此事纠缠,于荣暗暗松了口气,瞧见前头大乌已奋翅飞远,心中一动,回头相询道:“你日日侍奉尊者左右,有些事却不知道你晓不晓得?”

 

  宁咸轻哼一声,“尊者身边的事,十停中我起码也晓得七八停,只不过不是事事都能说与你听。”

 

  眼见激将之法居然无功,于荣对她的忠心也自诧异,于是索性直问道:“我来之前,这大小二乌是不是对尊者有觊觎之心?”

 

  宁咸白他一眼,“怎么,旁人喜欢你心上之人就是觊觎?只你来才是正大光明?”

 

  于荣一时气结,细思自己语出仓促,确实有不妥之处,只得低头闷飞,不再和她搭讪。

 

  宁咸却又凑上来道:“吴王一脉修行并无禁忌,自行配成夫妻的也不少,双鸦同修,抵挡劫数时那指望便又大了几分。若说仰慕尊者的啊,这富池群鸦中,没有五十也有四十九,只不过此事须得你情我愿,偏偏尊者只对你青目。”

 

  听了这番言语,于荣心中得意,思及失意二乌,不由得生出些怜悯之念,眼见兵戈之地已近,于是招呼宁咸在一侧远远栖落,自个却往大乌身旁飞去。

 

  大乌早已现了彪形大汉之身,执了双锏在手,见他落地,沉喝一声道:“我劝你还是早早亡了这鸦命,复了人身才是正理。修行一途风谲云诡,你一劫外之人,如何非要来趟这趟浑水?”

 

  于荣见他语出无礼,心中微有不快,轻轻对答道:“缘有缘无,不可强求。若是我此处缘分已尽,我自会离开,若是未尽,哪个强要把我赶走,却也不能。”就地一滚间已化为人形。

 

  大乌躁道,“赶快幻化件趁手兵器,你若输了,我必定要把你打出富池湖。”

 

  于荣吐了吐舌,“你若输了,我却要让你三分,还让你在此湖中逍遥快活。”手下却未停,十数颗细小鸦骨已吸入掌心,翻覆之间已化为金光闪闪的菩提子,双脚滑行,已距离大乌数丈之遥。

 

  大乌怒喝一声,举锏疾奔而来,一时周遭地面都被震得起伏不定,刚跑出两步,忽觉劲风扑面,抬头望时,一粒菩提子渐飞渐大,直至拳头大小,径向自己额头处奔来,大乌挥锏一拦,满拟能把这暗器磕飞,哪知手中铜锏也随之飞了出去。

 

  大乌呆愣片刻,双手一伸,又有一件钉头步槊飞入手中,不过片刻,又被袭往胸口的一粒菩提子砸飞,那大乌发了蛮性,也不管双手虎口迸裂,钺、钩、叉、镋,各般兵器相继飞入,不过数合,却又锵然脱手飞出,那大乌双腕血流不止,到后来已无兵器入手,菩提子打在胸腿之间,步履渐至踉跄,却仍不停步,朝那于荣奔去。

 

  于荣摇头道:“你不是我对手。”身形倏尔后退,与大乌之间又已相距数丈,十指微招间,掌中又多了十数粒菩提子,只弹出两颗,分从他左右颊边掠过,其余数颗却不再发,要教那大乌知难而退。

 

  哪知大乌恍若未见,只挣命般向他奔来,只不过奔走之速渐缓,最后竟一腿跪地,半拖半行。

 

  于荣微微皱眉,值此时却听一声断喝,“痴儿!即便修的‘有成’之道,这也过了!别人的心意,也不会因你这一战回转!”

 

  听得这声音甚熟,于荣一回头,已对上碧瞳尊者双目,那和尚一手挥出,便有道乳色光芒遥遥将大乌控住,稍一摆手已将他悬空拉至身旁,头却纹丝未动,两眼中光泽流转,已将于荣罩定。

 

  于荣只觉眼前景物忽变,半空中万箭横飞,犹似流星飞矢,密密匝匝四处攒射,箭尾流光拖曳长空,或红或蓝、忽紫忽白,把个寂寥夜空照得透亮,数万只箭矢中,却有百数只黑鸦穿梭其间,极力奔往不远处的界眼,伏高窜低一刻未停。突然有一只黑鸦体力不济,扇翅稍慢,随即未曾躲开迎面而来的利箭,那白箭一入鸦羽,便好似点燃了一场绝大烟火,漫天绚丽火光中,方圆数丈内万物殆尽,全化为缕缕飞灰缓缓飘散。

 

  不知为何,于荣心中只砰砰乱跳,一双眼睛不住望众鸦头顶梭巡,不过瞬息之间,便听见那熟悉已极的粗哑嘶叫,于荣朝那发声处奋力飞去,却见朱青回转头来,双目中满是凄迷之色,“此番天劫将至,若无你襄助,我万万捱不过。”

 

  瞧见她悲怆无助神色,于荣脑中陡然放空,只余一张泫然欲泣的秀面,刹那间全身热血如沸,不由得大喝一声,忽地现了刚刚悟得的逐字经网法相,那经网不住扭曲翻转,五行之色变幻如飞,将空中利箭系数兜转叱灭,却没发出什么声响,只不过诸字色转暗赤红,于荣亦满面发赤,似是要滴出血来,不过数刻之间,半空中箭矢已被灭去小数,群鸦振翅疾奔,已到界眼面前,于荣只觉浑身似有万钧之重,双翅欲动不能,于是只死死盯住前方,忽然望见朱青回头一望,目光中不舍之意甚浓,似是有话未完,只不过界眼猛然一收,已将她卷入不见,那界眼微微吞吐数下,随即平复如常,好似这数百群鸦从没出现过一般。

 

  也不知何时,空中箭矢减少,眼中各色炫光逐渐消去,于荣空空落落回过神来,只见眼前只那灰衣僧甘嚣对过盘膝而坐,双目再无先时异光,四周景物依旧,鸦羽鸦骨遍地,哪来的什么万箭百鸦、流光飞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关于寻乌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关于寻乌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