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射覆
射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04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乌记(十一)

(2014-06-20 20:11:52)
标签:

杂谈

  这一日朱青忙着安抚伤者,分配饮食,未有片刻闲暇。于荣随了鸦群一道进退,二乌偶一对视,她面上总是淡淡的,也无它话。取食飞鱼之时,朱青身子已近痊愈,捉中鱼块后并未吞入,全都先行喂往行动不便的伤鸦,眼见得分配妥当,这才停在桅杆空处,抽空吃了两块,于荣已在空中盘旋良久,见她闲暇,这才停落在旁,凝声道:“湖山边境所在,可否告与我知晓?富池泱泱数百鸦群,只我不知,未免有失偏颇。”

 

  “宁咸不是也不知晓?你若想出力,日后自有你尽力之时,也不必急于一时。”说毕振翅腾空而起,招呼休憩群鸦前往聆经。

 

  于荣猜不透她心中所思,心中郁闷已极。自早开始,和朱青半日不见,这才发觉心中忧思全在她身上,时刻惦念其安危,担心其伤势。哪知关切过甚,将心底念头无心吐出,也不知有否唐突。又见今日几句对答,全都不咸不淡,不温不火,正是“无为”一脉真传,一时只觉心下焦躁,恨不得立即冲进那湖山边境,奋力砍杀一番才好。

 

  此日聆经已毕,群鸦散后,久未见朱青从殿堂中出来,于荣料得她有意避开自己,一赌气飞至兵戈之地,化身为人,凝神成兵,口吐咄破之音后大力刺扑。

 

  正挥洒神意间,偶然一滞,这才发现手中握的是一柄烂银点钢枪,空中枪影过处,历久不散,宛如实迹,某一刻钢枪戳在前一刻的枪影上,只听咔擦一声,手中钢枪已断成数截,叮当落地后又化作数段乱羽。

 

  忽然听得稀稀落落数下掌声,朱青从前头山角处转了出来,修长十指时分时并,斗篷被空中犹存的枪风刮得哧啦作响,面带浅笑,耳畔鬓发兀自急鼓不休。

 

  于荣心中甚是繁乱,只讪笑道,“有这么好?好得你见了我,非但不避,还现身出来?”

 

  朱青却也不恼,只笑道,“方才我与宁咸留在在殿中,向昭勇公细述今日湖山边境战事,那丫头多嘴,说了你存了钟乳救人之事,昭勇公颇为嘉许,我趁便进言,说你欲知晓湖山那边境所在,幸蒙恩准,特许我告知与你。”

 

  “是么?”听她说明缘由,于荣疑思渐去,不似先时那般空空荡荡。

 

  “未说湖山边境,先说箭妖。这箭妖原本就是富池群鸦修行道上的劫数,反之亦然,双方若要有所成就,都须得在边境之地你来我往,历练此劫。只不过我方鸦属修行越深,头顶心白绒越大,引来的箭妖便越难应对,这劫难也就越大,就算万分小心,若是劫数来了,却也难以躲过。我和大小二乌修行日久,所遇劫数已越发凶险。你化身黑乌不过数日,白绒尚未成形,若要去得此地,风险倒也不大,只不过你大可象宁咸这般,不去那湖山边境,不过是修行略慢上个数百年罢了。”

 

  眼见于荣沉思不语,朱青续道:“湖山边境出入之途共有四处,你皆已去过了,便是你食谷衔鱼、汲乳栖桑四处所在,若有箭妖来袭,四周必有异象,异象中必有入口,口诵法令,身化黑梭便可穿入湖山边境。与那箭妖对阵,若是得胜,便可将箭妖赶回边境中的荆棘之窟,我富池群鸦便能有两三年的安宁日子,若是不敌,那便象今日这般,箭妖乘势侵入富水之地,将富池水境切割了一块到湖山边境中。若不是合力闭上入口,那我富水之地,只怕要被他们蚕食殆尽。”

 

  于荣抬起头来,“入口既已封上,不就无后顾之忧了?”

 

  朱青摇头道:“如今我们式微,箭妖在入口处不住攻打,这入口清净不了数日,势必又要被其破境而来。长则十日,短则五天,我们必然要再入边境,将箭妖的攻势打退几分,否则便难有宁日了。”

 

  朱青伸指掠发,却见于荣紧盯自己抚弄头发的指尖,一时羞赧,“你怎么说?是将这无尽长生托付给漫日修行,还是要象我们一般,去那湖山边境杀伐历劫?”

 

  于荣这才将目光挪转至她秀面上,“我以为你够懂我了,哪知还是不够。”

 

  抵不住他炽热目光,朱青不禁低下头来,“这话奇了,我又不是你肚内的蛔虫,那晓得你想些什么!”话虽如此,心中却砰砰乱跳,一时却不敢抬起头来。

 

  “我只晓得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于荣上前捉住她双手,“我不管你是什么点化尊者,修的是‘无为’还是‘有成’,是人是鸦,我只要你莫在抛下我不理,也莫无缘无故冷落疏远就成了。”

 

  见他真情炽热,朱青也不禁动容,反握住他手道,“方才吴王庙中,昭勇公还有一句话,我还没说,不知你愿不愿意,如今听了你这话,我便要说了。”

 

  于荣见她握手回应,只觉自己如同置身云端,身子却微微发抖,喉咙干哑,却又说不出话来,只点了点头。

 

  朱青笑道:“昭勇公见你对我情谊深长,特许我们配成夫妇。”

 

  于荣呆立半日,忽然大喊一声,俯身拾起一根鸦骨,化作一柄逐风破月刀,朝了侧面虚空之处直劈而去,刀锋上外露出一层炽热红芒,正是他满腔喜悦束之不住,借由神意外露。

 

  朱青忽地惊噫一声,刹那间飞退数丈,于荣不知何故,忙跟来看时,却见她顺手执起一根翎羽化作的青釭剑比在身前,低喝道:“你待如何?”

 

  于荣奇道,“怎么了?”见她死死盯住自己手中刀刃,于是随手抛去,“方才这一刀莫非伤到了你?我……我没对着你啊?”

 

  他面上惶急之情溢于言表,朱青面色渐渐和缓,将掌中剑抖落,伸手握住原本垂落到胸前的一缕黑发,摊在手掌中与他细看。只见玉掌之上,托着一缕鸦发,发梢却已根根焦枯卷起,朱青恼道:“幸好我避得快,若再慢一点,这身上斗篷不都要给你烧了去?”

 

  于荣瞧瞧自己双手,咂舌道:“我只是心中欢喜无限,哪知怎生出这般火气?”

 

  朱青低头凝思一阵,忽然疑道:“我授你的神意化兵心法源自无为一脉,坎水为常见之象,艮山、巽风也是有的,但绝不会生出这般离火之象,莫非……是那甘嚣私下传授了你有成之术?”

 

  “你说的是那贼秃?嘿嘿,他不来害我便是好的了,怎会私相传授?我只是想着你先前说的那一句话,心中欢喜得要炸开一般,非如此不能直抒胸臆,哪知竟有如此威力。”于荣见她眼中戒备之情渐去,重又走至她身前,“你怎么连这也要疑心?对了,既有这般威势,若再去湖山边境,便不嫌多我一个吧?”

 

  朱青面色恢复如常,轻点螓首道,“自然去得,只不过对敌之道,不止于修为深浅,度势审时、进退有度、临阵机巧等等,都可一决对阵胜败。你可要学?”

 

  于荣只盼能多有一点时间和她独处,如何不愿,直至将一个脑袋点得如同捣蒜一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