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平说平论
平说平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8,481
  • 关注人气:3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平说春秋153.姑苏台勾践复仇

(2020-05-26 22:48:53)
标签:

春秋

历史

杂谈

分类: 平说春秋

听到越国起兵的消息,吴王夫差也起兵,驻扎在吴淞江北岸。越王勾践的军队驻扎在吴淞江南岸。两支擅长水战的军队隔岸对峙。

越国把军队分成左右两军,然后把亲近勾践又有志气的六千士兵组编成中军,形成三军。为了第二天打赢吴淞江上的船战,黄昏时,越王便命令左军士卒衔枚(口中衔着类似筷子一样的东西,以防士兵喧哗出声,惊动吴军)而进,逆江上行五里待命。又命令右军衔枚,沿江下行五里待命。夜半时,命令左右两军同时击鼓渡江,但这是虚张声势,大军在中流就待命不前了。

吴军听到鼓声大惊,以为越国人分为两路夹击,不等天明,也把军队分成两部分,准备抵抗越军,而中路空虚,这时,越王就命令中军街枚偷偷渡江,不击鼓,不喧哗,然后发起奇袭,吴军中路守军薄弱,被击溃。吴军的防线被突破,与此同时,越国的左军、右军乘机渡江掩杀,吴军大败。

越军在囿这个地方打败了吴军,又在没这个地方打败了吴军,然后越军追击到吴国首都姑苏郊外,最后,在吴国国都的郊外第三次打败了吴军。

吴军三战三负,越军便进入吴国都,包围了吴王藏身的姑苏台。

这一次,是吴王夫差被围困在姑苏山上。

与当年的情景一样,只是这一次被困的是夫差。到了这个时候,吴王夫差也只能学习勾践当年的做法,派公孙雄脱去上衣露出胳膊跪着向前走,请求与越王讲和。公孙雄代表吴王夫差说:“孤立无助的臣子夫差冒昧地表露自己的心愿,从前我曾在会稽得罪您,那时,我不敢违背您的命令,与您讲和,撤军回国了。越君愿将宫中男女送来供我驱使。我碍于我们两国先君的友好关系,害怕上天降下不祥,所以不敢灭绝越国宗庙的祭祀,答应了越君的求和,一直到现在。如今我不遵天道,得罪了君王,君王亲自来到敝国。投玉足前来惩罚孤臣,我对您将唯命是听,但我希望您也像会稽山我对您那样赦免我夫差的罪过吧!我冒昧地请求将宫中男女都交给君王驱使。”

越王有点不忍心,还是那句话,大家都是王,何必太过分,勾践不忍心,想答应吴王。

范蠡说:“会稽的事,是上天把越国赐给吴国,吴国不要。今天是上天把吴国赐给越国了,越国难道可以违背天命吗?再说您卧薪尝胆这二十二年,不就是为了有今天吗?上天赐予您却不要,那一定会受到处罚。圣人的成功,由于他能利用天时。得了天时还不成功,上天就转到相反的方面去了。天时的转变为期不很远,五年转化一次。小的灾难来得快,大的灾难来得慢。前人有一句话说:‘用斧头砍伐木材做斧柄,斧柄的样子就在身边。不必去远处寻找。’现在君王迟迟不能决断,难道忘记了在会稽蒙受的国耻吗?”

越王说:“好吧。”就不答应与吴国讲和。

吴国使者伤心地哭着走了。

与当年文种为越国求和一样,吴国的使者去了又回来,求和的措辞越发谦卑,礼节越发恭敬,越王又打算答应他。

范蠡再次提醒勾践:“谁使我们一早就上朝,很晚才罢朝为国事而忧劳?不是吴国吗?同我们争夺三江五湖利益的,不也是吴国吗?我们辛辛苦苦谋划了十年,却又一旦丢弃前功,怎么可以呢?君王暂且不要答应,事情很快就有希望了。”

越王说:“我想不答应,但磨不开面子,你去答复他吧。”

范蠡于是左手提着鼓,右手拿着鼓槌,答复吴国的使者。鼓是进攻的道具,拿着这样的道具就是告诉吴国使者,要求和,门都没有。范蠡说:“过去上天给越国降下灾祸,让越国落在吴国的手中,而吴国却不接受。现在上天一反此道,叫我们报复吴国。我们君王怎敢不听从上天的命令,而听从吴王的命令呢?”

王孙雒说:“尊敬的范大夫呀!古人有句话说:‘不要助天作恶。助天作恶的人不吉祥。’现在我们吴国的稻和蟹都吃得精光了,您还要助天作恶,不怕遭厄运吗?”

范蠡说:“尊敬的王孙大夫呀!从前我们的先君原是周朝不大够格的子爵,所以只能住在东海岸边,和鼋鼍鱼鳖相处,同水边的虾蟆共居。我们虽然面貌俨然像个人,实际上跟禽兽差不多,怎么懂得你说的这些巧辩的话呢?”这话彻底堵住了讲道理的路径,我那意思我们连流氓都算不上,我们就是禽兽,所以不懂得你说些什么,别跟我们讲道理。

但是王孙雒还是不死心,跟范蠡说不通,可以直接跟勾践说,人总是要讲感情的,当初夫差讲感情,放了你,今天你勾践不能一点情不讲吧,于是就借口向越王勾践告辞,请求再见勾践一面。

范蠡不会给他再见勾践的机会,说:“我们君王已经把全权委托给我了。你走吧,免得我得罪你。”

吴国使者只得告辞回去。范蠡不再报告越王,擂起战鼓,出兵跟在吴国使者的后面,一直追到姑苏的吴国王宫。吴国已经没有战斗的意志和能力,越国人没有什么伤亡,就灭掉了吴国。

勾践毕竟是欠了夫差的人情,因此,他还是怜悯夫差,就派人对吴王说:“上天把吴国赐给越国,我不敢不接受。人的生命并不长,希望吴王不要轻易去死。人活在世界上,不过是一个过客,能有多少时日?我将把吴王安排到甬东这个地方养老,让吴王挑选三百对夫妇,随同前去侍候终生。”也有文献说勾践的话是:“我安置您到甬东!统治一百家。”总之是劝吴王夫差好死不如赖活着。

堂堂的吴王,叱咤楚国,叱咤中原,如今却只能到海边做一个小地主,夫差当然无法接受。慨叹道:“上天给吴国降下的大祸,不在前不在后,正在我执政的时候,国家的宗庙社稷实际上是我失掉的。凡是吴国的土地和人民,越国已经全都占有了,我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于是推辞说:“我已经老了,不能侍奉您了!”说完便自杀了。

夫差临死前,想到了伍子胥,想到此去要见伍子胥,便让人去告祭伍子胥说:“假使死去的人什么也不知道,也就罢了;假使人死后还有知,我还有什么脸去见你啊!”

越王安葬了吴王,杀死了曾经帮他大忙而坏了吴国大事的太宰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