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71.回纥求亲,宪宗缘何拒绝

(2019-05-08 13:03:09)
标签:

和亲

历史

杂谈

分类: 平说汉唐和亲

      咸安公主于808年去世。咸安公主去世后不久,回鹘就要求唐王朝再送一个公主过来和亲,延续前好。但唐朝当时的皇帝唐宪宗的态度是不予理睬。(唐宪宗,公元805年820年在位,名李淳,唐德宗李适之孙、唐顺宗李诵长子,唐代第十二位皇帝)。

公元813年,元和八年,回鹘可汗又派伊难珠出使朝见唐宪宗,再次提出和亲要求,为了表示诚恳,还携带了财物。唐宪宗李纯还是没有答应。又过了5年,公元817年,元和十二年,回鹘可汗再派8名摩尼教徒到长安,第三次请求和亲。从牟羽可汗开始,回鹘人改信摩尼教,让教徒代表来请求和亲,更有一番真诚,但唐宪宗又没有答应和亲。不过,宪宗这时感到不好强硬拒绝,便派宗正少卿李孝诚、太常博士殷侑到回鹘宽慰可汗。宽慰归宽慰,但就是不同意和亲。

那么,回鹘为什么三番五次提出和亲呢?

这里至少有二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经济方面的。无利不起早。回鹘之所以三番五次请求和亲,是因为与大唐和亲,大有好处。回鹘与匈奴、突厥、然等北方少数民族不同,匈奴、突厥都是通过武力抢夺,扰边,即通过霸王硬上墙、硬抢的方式从中原民族那里获得好处。而回鹘不同,回鹘是通过为大唐排忧解难,为大唐服务的方式,从大唐那里得到好处。实际上,这样即安全,收益又高。因此,虽然他们没有劫掠,但他们获得的好处,比劫掠大多了。比如,他们通过和亲,通过为大唐建立功勋,就能获得数以万计的奖励,就能用一头病马换五十匹绢——一匹好马也换不了这个价。他们还可以在大唐首都明目张胆的抢劫,甚至在攻克东都以后,直接抢夺国库和城中年轻的女子。可以享受治外法权。这那是突厥人匈奴人所能想象的。突厥人匈奴人费尽心机,前赴后继,牺牲了多少勇士没有做成的事,回鹘人轻易地获得了。当然这一切是因为他们为大唐做了贡献。大唐也从中得到了好处,这本是双赢的事件。但是,喜欢贸易的回鹘人得到的更多。而农耕的唐人付出的更多。大唐和亲主要是为了安边,而回鹘和亲则更注重经济效应。他们想方设法找理由、找机会和亲。和亲后,大唐皇帝就是自己的老丈人。老丈人的事自然就成了自己的事,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干预大唐的事情。像前面所说,“往日两国结为兄弟,如今可汗是皇上的女婿,是皇上的半个儿子了。如果吐蕃危害朝廷,儿子自当为父亲除去他们。”

回鹘人要求和亲的第二个原因,是政治方面的。回鹘于唐玄宗末年建国,此后二十年达到强盛时期,甚至替代唐朝皇帝,成为西域地区的天可汗。但是德宗以后,回鹘开始走下坡路,为了解决日益严重的政治方面的危机,他要寻求唐王朝政治方面的支持,唐的支持是控制其他少数民族政权的资本。与唐和亲就是一个符号或信号,这是一个事半功倍的做法。所以,不要想着回鹘可汗多么稀罕大唐公主,无利不起早,没有这么多的好处,他们是不会这样甚至有些不顾脸面的一二再,再二三地请求和亲。

那么,大唐为什么三番五次地拒绝回鹘可汗的和亲要求呢?

我以为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经济方面的原因——没钱了。

经过安史之乱,大唐已经受到严重的创伤,经济上再也没有恢复到开元盛世时的状态。不仅如此,这个时候,大唐的财政出了问题。这时大唐中央对地方的控制出现了很大的问题。蕃镇问题,节度使成为地方割据势力。他们的财政不上缴。而唐的收入又要分为三份,一份中央,一份蕃镇,一份地方。财政分割制度的出现,既造成财政状况的混乱,也影响了中央政府的财政实力。所以唐朝中期以后的皇帝总是玩税收的游戏想办法搞钱花。当然他们也会想办法省钱,比如,宪宗就是很有作为的,他减少宫女的数量,同时,拿藩镇开刀,加强中央集权,而这一切又都要花钱,尤其是对藩镇需要动武。打仗更加烧钱,这个时候,与回鹘和亲,就花不起那个钱了。其实他不是没有考虑与回鹘和亲,只是他让大臣做了预算,这一算,仅礼费就约需500万贯(《旧唐书》卷165《殷侑传》)。这对开元盛世的大唐是小菜一碟,但唐宪宗正在全力讨伐藩镇,一时难以抽出这么多的资金,是花不起这个钱的,因此,他派人拒绝了回鹘的要求。有人说了,嫁闺女不是收钱的,怎么要花这么多钱?这就不一样了,谁让他是皇帝呢?普通人生了女儿就是招商银行,生了儿子就是建设银行,而皇帝生女儿还是生闺女都是建设银行。更何况,和亲的对象又是相对不富裕、不大会过日子的回鹘人呢?

第二个是政治层面的原因,没用了。

有些事,有钱要干,没钱创造钱也要干,总之是有钱没钱都要干,前提是这件事情对大唐来说至关重要。而这时的情况是:这时与回鹘和亲,没用了,或者说没有多大用处了。宁国公主和亲,是因为回鹘人民立了新功,要维持、奖励、报答他们。咸安公主和亲是李泌提出的联合加给对付当时最危险的对手吐蕃。而到了公元9世纪初,一方面,大唐与吐蕃对抗的安西、北庭都护府已经失守了,大唐一下没有了与吐蕃对立的前沿,那个地方已经成为回鹘与吐蕃争夺的战场。另一方面,吐蕃在9世纪初也开始走下坡路,他们与大唐的边境矛盾有所缓和。第三,南方的南诏国原先是吐蕃的帮凶,在南方对大唐构成很大的威胁,由于大唐改善了与南诏国的关系,加之吐蕃人对南诏国的压迫,使南诏国这个时候占到了大唐这一边,双方签订了友好条约,可以说大唐的边境相对稳定。因此,这个时候虽然回鹘一直是睦邻友好,但与之和亲,建立同盟伙伴的关系,可以说,大年三十打个兔子,有它过年,没它一样过年。无所谓的事。

第三精力方面的原因,顾不上了。

  
 
唐宪宗继位后,开始对割据的藩镇开展了一系列战争,他继位的第二年就开始对西川节度副使刘朋开战并且取得了胜利。同年夏绥节度使韩全义因打了败仗,惧而入朝,唐廷迫令其“退休”,并任命官员接任。但韩全义的外甥杨惠琳根本就不理睬朝廷派来的官员,把他们放在一边,自己坐上了节度使的宝座,并上表皇帝,不是自己想当节度使,是自己手下的将士“逼臣为节度使”,自己不干是有生命危险的。以此造成既成事实,名正言顺称霸一方。这种自己任命自己的为节度使的做法在唐中后期并不是罕见的现象,但杨惠琳还嫩了点,节度使的外甥毕竟不是节度使,而唐宪宗也正想利用这个节点给节度使们一点组织纪律性的教育,因此,唐宪宗让杨惠琳交出兵权,杨惠琳不肯,唐宪宗就派兵讨伐,下诏天德、河东两军进讨。

河东节度使帐下有两员猛将:阿跌光进和阿跌光颜两兄弟,听名字就知道两人都不是汉人,但因战功被赐姓李,改名李光进、李光颜。李光进、李光颜比场惠琳会打仗,多次打败杨惠琳,不断战败的杨惠琳终于座不住节度使的宝座了,他的部下开始窝里反,杨惠琳被手下军将所杀,“传首京师”。

夏绥平定,是宪宗打击藩镇势力的首次告捷。

此后唐宪宗进行了一系列类似的讨伐活动。807年讨伐镇海节度使李锜813年魏博节度使田兴规伏唐朝;813年开始与对抗唐朝廷的成德节度使王承宗作战,虽然未能取胜,但唐朝廷的态度十分明确,不允许有藩镇立于唐朝廷的法外。然后,817年他平定了淮西吴元济的叛乱。这些成果被称为“元和中兴”。吴元济被平定后,全国所有的藩镇至少名义上全部听命于唐朝廷。

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主要矛盾,唐宪宗这个时候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藩镇问题,为此殚精竭虑,全力以赴,因此,其他的事顾不上太多。

这个时候提和亲,和亲?和亲是什么?对宪宗来说听上去好像很陌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