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明月
明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4,123
  • 关注人气:4,6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28@365他们的国.郑幽公

(2013-11-24 21:43:34)
标签:

365

三更

之中

不需要

历史事件

文化

分类: 心情故事
他们的国.郑幽公
  
一.
  在位31年,为郑国穷尽一生的姬丑郑共公,最终输给了时间和命运。其实这就是法则,我们站在这个法则面前,感觉到残酷,却平等,它写着这样几个大字:
  谁都躲不过。
  这是公元前424年,姬丑死了,算是生老病死,正常死亡吧。
  我在前文说过,他这31年的君主生涯,应当是劳顿和苦累的,但他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能平衡住国内姬姓公族,能维持好和诸国的外交关系,虽然不图发展,起码能维持稳定,这对郑国来说已经实属不易了。
  因为进入战国之后,中国社会的一次转型和裂变已经开始。奴隶主,奴隶的时代,已经裂变成为封建的分封制雏形。这种社会结构的变化,带来的是社会的动荡和变革。当绝大多数诸侯国都在裂变的时候,一个区区的郑国何以幸免?
  其实在春秋末期以及战国前期中期,原来与“修齐治平”紧紧相连的“礼制”早已经被渐渐毁掉,要求政刑规范化的潮流,成为一种大趋势。尽管有大儒孔丘同学试图高举“礼乐”大旗,但是买账的实在不多。
  对所谓纲纪,礼乐的冲击,必然带来整个社会思想观念,乃至行事方式的彻底转型。
  郑共公姬丑没有回天的本事,虽然他比兄郑哀公姬易同学强了不止一个档次,但也无法阻挡社会历史前行的车轮。
  那玩意儿后人比喻的很形象: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三家分晋之后,最终裂变出的赵,魏,韩三国,毫不在意东周天子最后的那点面子,它们就差直接叫板天子了,谁还会把天子放在眼里。
  这时候,周天子只能不无悲哀的看着他东周天下,齐国还在,楚国还在,秦国还在,燕国还在,剩下的都是陌生的面孔了。
  姬丑倾其一生,为了郑国,也倾其一生依然没有改变郑国。他算是一个合格的“维持会长”,在风云叠嶂的战国初期,小心翼翼的维持着郑国,让它一次次的在历史的惊涛骇浪里,艰难的前行。
  但是,你再有能耐,也抵不住时间这把利刃的刮削,它无情的剔走了属于你的一切一切,然后再带走你最后的一丝气息,这就是生命的法则,冷到骨髓却必须面对。
  

二.
  自知时日无多的姬丑对自己的身后事是做了很周密安排的。他把权力给了儿子姬已,虽然很无奈,很不舍那个权力的拐杖,但是,他已经拿不起来了。
  宫闱深深,灯盏幽暗,姬丑吃力的看着儿子姬已,他真的不知道他的选择对否,但是,他知道只有把君王之位传承给自己的儿子,他内心才能有些许安稳。
  这不是一个太平的世界,或者说,这世界从来就没有太平过。姬丑甚至预感到,自己身后会有大事发生,但是,他已经无力阻挡这一切了。
  年轻的太子姬已那张略显稚嫩的脸,带着惶恐和不安,看着病榻之上奄奄一息的父亲。那是他曾经的山,是他遮风挡雨的伞,如今山要崩塌,伞被风扯散。
  这是一个乱世,而他将要从父王的手中接过郑国的江山衣钵,高大的郑国城墙之外,挨着曾经晋国的领土,在经历了晋六卿无耻的瓜分之后,早已经所剩无几,而三家分晋之后,日益强大的赵,魏,韩三国,更是直逼城下。
  尤其是韩国人,就差攻城开战了。
  在这样的一个是非之时,他姬已从病危的父王手中接过的是江山还是烫手的山药蛋啊?谁能告诉他呢?
  看着父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知道,人生就是这样,走了的回不来,活下来的要继续走下去。
  谁的眼泪在飞,为了江山和社稷?!
  谁的眼泪在飞,是不是流星的眼泪?!
  陨落了姬丑,他姬已必须上路。
  你永远不知道你走过的路,在你的脚下有多少累累的白骨,往昔的生灵。人生其实就是尘归尘,土归土,命归命,路归路。
  悲伤的眼泪已经唤不回姬丑,郑国还要继续走下去,姬已不得不面对姬姓公族的质疑和压力,更不得不面对,来自韩国的叫嚣。(鉴于我们的东亚邻居韩国人,动辄喜欢攀亲,在此严正声明,这个韩国和你们高丽韩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如果硬要说有,那对不起,算是你们的祖宗吧)。
  这是公元前423年的春天,这一年姬已郑幽公先生,正式登基了,谁都无法先想象的是,他算是郑国历史上最悲催的君王了,满打满算,在位也就一年,是老天注定要和他开一个残酷的玩笑,还是这一切都是定数,早已经在冥冥之中被安排如此呢?
  就在他的登基仪式上,郑国负责军务的大臣,告诉他一个他不得不听,听了很恼火和无奈的消息:韩国军队兴兵讨伐来了。
  

三.
  古往今来,不能说这个世界没有公理,但是,公理更多的时候在强权面前注定是一个弱者。
  世界丛林法则历来如此,弱肉强食。
  他姬已想不明白,为何父王刚挂了,你韩国人就要兴兵来伐郑,我们郑国是抱了你家孩子下枯井了,还是做了别的什么不道义的事情?
  幼稚了吧姬已同学,讨伐你需要哪么多的理由吗?
  主导了三家分晋大戏之一的导演,是韩氏的韩康子,他和赵襄子,魏桓子联手,灭掉了智氏,瓜分了晋国。他是一个有着野心并践行野心的人,在他的野心膨胀里,韩国成为当时份晋的三家里,领土最大的大户。
  韩康子同学挂了之后,他的儿子韩武子在公元前425年接过老子的江山,继续着做大做强韩国的,韩国梦。
  韩武子是个聪明的家伙,他看得清楚,和赵国,魏国死磕,毕竟双方都太了解了,斗起来未必能讨得多少便宜,而且还有一个理由,毕竟是他们三家最后联手瓜分了晋国的,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正所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撕破脸皮。
  正所谓老太太吃柿子,咱可以拣软的捏把。谁软啊?
  郑国啊。这些年它外城的领地,早已经被晋卿族们瓜分的差不多了,也就剩了寥寥的外城领地,不欺负老实人,那就是罪过啊,所以,一想到这里,韩武子同学就有了一种“当仁不让”的“使命感”。
  强权是无理的代表,古往今来,无不如此。
  哪有那么多理由,需要那么多理由吗?
  这个,真不需要。
  所以,在他闻听姬丑郑共公挂了,姬已上位接班之后,这是他执政韩国的第二年,他觉得机会来了,可以修理郑国了,于是兴兵讨伐郑国。
  说白了,这就是欺负人,也叫做乘人之危。不过,在一个弱肉强食的时代,没有人会给你出来主持公道,周天子都泥菩萨过河了,那会儿也没有联合国,就是有估计也是一个超级摆设,谁能听你的?把你晾一边就算给你面子了。当然,韩武子也明白,再不济那也是周室,他犯不上和王室较劲。
  

四.
  这边父王刚刚入土为安,那边韩郑边界就起了狼烟,韩国人打过来了。
  你让姬已怎么办?
  莎翁悲剧《哈姆雷特》有句著名的台词:
  是生存还是死亡?这会儿我胡乱穿越,把它安在姬已同学的口中了。
  大敌当前,容不得考虑,唯有迎敌才是正道。
  姬已也是有血性,站着尿的爷们,哪能这样被韩国人不明不白的修理?
  他不明白,韩武子伐郑完全是韩国人的战略考虑,从地理位置上说,郑国在韩国的南面,是中原腹地,拿下了郑国,对韩国日后的发展与壮大,有着不可估量的战略影响。韩国人可以不直接挑战周王室,但是,可以修理像郑国这样的国家。
  历史对韩武子伐郑的记录是含糊的,简单到也是一句话的表述:
  武子二年,伐郑,杀死了郑幽公……
  这句简单的表述后面,却一定隐藏着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那就是,上任一年的郑国新君姬已同学,死于韩武子的讨伐,那么问题就来了,姬已同学是如何被韩国人干掉的呢?是韩国讨伐大军破城而杀死了郑幽公,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要了他的命?
  我一直在说,尽管在晋六卿时代就开始了对郑国领土的侵占,但是,对于郑国都城晋卿们一直望而却步,原因在于郑国都城的防范和硬件都是过硬的,高大厚实的城墙,在冷兵器时代,是最好的防御。
  可以肯定的是,姬已不是死于内城,也不是死于姬姓公族与韩武子的勾结,而是应当死于两军阵前。
  面对来犯的韩军,姬已同学怒了,他决定要出城迎敌,也要当面和韩武子问个明白,如果能以理服人,说服韩武子退兵那是最好的结局,实在不行,也要和韩武子掰一掰手腕,就算打不过你,也不能让你便宜。
  国内姬姓公族,也支持姬已和韩武子当面锣对面鼓的弄个明白。从姬姓公族的心态上说,这也是一个校验姬已能力的机会,看看他是否有能力应付这场危机,也看看他能否坐稳君王之位。
  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郑国的城门打开了,新君姬已同学坐着战车出来了。两军对垒,旌旗猎猎,一片肃杀。
  

五.
  这世界不需要善良,也不需要那么多非要给你的答案。
  我仿佛看到了这一幕,姬已很想弄明白,为何韩国要来征讨。但是,韩武子没这么想,他不需要和姬已解释什么。
  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
  说不拢咋办?
  那也只有打了。
  郑军败了,乱战之中,姬已同学身首异处,死于非命。
  城墙之上的郑国姬姓公族和大臣们,忙不迭的下令,郑人关闭了厚重的大门,防御住了韩武子的军队。
  其实我是相信姬已还是有几分骨气的,也可能会一点武功,问题是他遇到了一个本来就不是来讲理的强权无赖,也可能是在一种完全猝不及防的时候,被韩军所杀。
  可怜啊,姬已,在君王位子上坐了还未满一年,就以这样的方式,告别历史的舞台。这演出太悲催了,连一个亮相都不完整。

  一片江山,几许凄凉闻悲恸,看峰峦叠障处,几多愁恨交并。无边落木响秋声,长空孤雁添悲鸣。徒增君王恨,何处觅幽公?!

  叹息一声:

  漠漠黄尘葬君冢,离离岁月闻哭声;
  可叹帝君何短命,却看战国已三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