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明月
明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4,123
  • 关注人气:4,6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79@365他们的国.郑悼公

(2013-10-06 22:17:59)
标签:

365

楚王

建树

也就是

重要性

文化

分类: 心情故事
                                                           他们的国.郑悼公
  
一 .
  历史有的时候像一个大号的走马灯,不停的轮换着画面,唯一不同的是,在历史这面走马灯上,你或许依稀熟悉,其实完全不同。
  在这种来来往往之中,任时空如何错落,岁月如何跌宕,能留下的毕竟留下的,留不住的,也必然被岁月埋葬。
  一部春秋郑国的大致历史,犹如一台令人开眼界的大戏,谁有什么样的戏份,谁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既是界定,也是注定。
  你方唱罢我登场,且不管这戏台上是不是还有着毛骨悚然的血腥,也不管这戏台上曾经让主人公如何千愁百转,新人不管旧人哭,我的戏份我做主。
  面对这样一部春秋大戏,你不瞠目都不行。
  郑襄公死在了君位上,算是为这个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人生就是这样,你做不了强者就没必要折磨自己。郑国的事情就是这样,先祖列宗的风光早已经不再,剩下的就是一个略感苍凉的话题:怎样活着。
  活在超级大国们觊觎的目光里。
  活在强势国家蔑视的白眼里。
  活在委曲求全尊严皆无之中。
  活在一种被挤压要挟的无奈之中……
  当郑襄公赤膊牵羊臣服在楚庄王面前的时候,那一刻一国的尊严沦为何物?可是,为了他的国,他的家,他只能如此。
  法则无情,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注定让春秋这出历史大戏,充斥着这样令人扼腕的情节,遍布着这些令人叹息的故事。
  说实话,这也是我分外钟情春秋历史的原因之一。因为它充满着不倦的话题感,以及无数可以挖掘的看点。
  当然,站在今人的立场和观点上,去妄论古人是注定会缺乏信服力的。所以,再试图所谓的客观,也肯定是一孔之见,未免挂一漏万,好在这不是什么学术的东西,更多是一种尽可能通俗的解读,相信读者诸君自会有自己的判断。
  从公元前806年郑桓公立国,到公元前604年郑襄公病逝,在短短202年的时间里,郑国的国君之位已经13次易主,令人瞠目。
  

二.
  这不,瞧,郑国的第十四任领导人走来了。
  这位叫姬费,是郑襄公的儿子。很简单,重复着一样的情节,老子死了,儿子上位。对这位姬费同学,历史典籍的介绍实在是少的可怜。
  十八年,襄公卒,子悼公晞立。
  这几个字就算交代了郑悼公接班的全过程。郑襄公在位第18个年头,他病死了,他的儿子在他爹逝世之后成为新的王,名为郑悼公。这个“晞”字在解读里有消失,逝去的意思。
  姬费郑悼公同学,从父王的手里接过郑国的江山,他有些心力交瘁,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位国君,身体不太好。
  正所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本钱不殷实,肯定有麻烦。
  更重要的问题,还是郑国将如何生存的问题,依旧是大国碊板之上的东西。依旧要去和大国平衡和处理各种纷纭的关系。
  得罪不了楚国,更得罪不了晋国,谁都不能得罪的结果就是谁都可能得罪。所以,在走向没落的这百十年的时间里,郑国摇摆生存在大国的白眼里,有许多无奈。
  当年,被楚国修理的,郑襄公亲自臣服认错于楚庄王,这样的屈辱怎么能抹平和忘记呢?可是,就算你不忘,你也不具备和人家掰腕子,算总账的本事,剩下的只有忍气吞声。
  望着父亲郑襄公留给自己的事业,一身病的姬费郑悼公高兴不起来,也没法高兴。因为左右的两个邻居,晋国和楚国都在看着他,等着他的态度。说什么,怎么说,做什么,怎么做看起来都是问题。
  本来身体就不好,又被这种环境和形势所左右,可以想象的出,郑悼公姬费同学该有怎样的郁闷无法排遣。
  那是在老子郑襄公百日的忌日里,皓月当空,四处寂寥,站在君王府之中六神无主的郑悼公百感交集,他不知道郑国将何处去,也不知道郑国的未来,因为他一直隐约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一天不如一天。
  似乎不知道从哪里传来老爹郑襄公的呼唤。
  穿越时空,我听到了一个今人的歌者郑迷茫而挣扎的用撕裂的声音在倾诉:


  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
  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
  多少人爱着却好似分离
  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
  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
  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
  

三.
  公元前586年,这也是郑悼公即位的第一年,他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
  楚国的盟友,许国的许灵公,也就是鄦(xu)公,到楚国告了郑国一状,那意思就是郑国对楚国有贰心,不忠诚。
  这件事儿从现象上分析,那会儿楚国确实有点春秋部分地区国际警察的意思。
  闻听许灵公告状,郑悼公有点急眼了。他深知,楚国这个国家,以目前郑国的军事政治实力,实在惹不起,若不起咋办?说小话服软啊。于是就派出了自己的亲兄弟姬睔(gun)出使楚国,一则表明态度,二则做必要的解释。
  那意思就是,楚王你不要偏听偏信,不要信许灵公的一面之词,我们要解释。
  解释什么?楚王会听你的解释吗?
  结果是,姬睔同学在楚国面见楚王口干舌燥的解释了半天,也没有打动楚王,反而楚王下了一道令,把姬睔同学给软禁了。
  从这件事儿上,看得出楚国的强势以及浑不戾的做派。
  郑悼公一看,完了,把使者人家都给你扣了,这已经表明了楚国对郑国的态度。没办法,转身吧,于是也来了一个不华丽的转身,奔着晋国就投怀送抱去了。写到这里,我自己都笑,在这百十年的时间里,郑国被楚晋两个国家夹在中间,虽未到生不如死,却也差不多。数任国君摇摆于这两个春秋霸主国之间,求安稳,求生存。
  因为历史的渊源,晋国其实和郑国是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的。尽管对郑国的一些国君们风派的行为很恼火,毕竟想起当年先祖的那些交往,晋国也还是要平衡一下心态,善待这个邻居。
  为什么?因为军事战略的需要。
  郑国夹在晋楚之间,事实上让这个两个超级霸主之间等于多了一个缓冲,以至于不需要直接的军事对抗,这对双方而言,都是希望看到的场面。一旦没有了郑国这个缓冲地带,两个霸王级别的国家直接面对,不打翻天才怪。
  所以,需要决定了存在。位置决定了存在。
  

四.
  这时候的晋国,也是一个中原诸国惹不起的狠角色。在位的晋厉公在治国理政方面颇有建树。
  面对郑悼公的示好,晋厉公更多看重的是,郑国在晋楚之间的军事战略作用不能放弃,所以,帮扶郑悼公一把,等于多了一个军事盟友,少了一个为难自己的邻居,这才是近厉公所希望看到的。
  所以,当郑悼公亲自出访晋国求两国疆界平安的时候,晋厉公亲自接待,规格不低。宾主相见甚欢,频频举杯,然后签署了一系列有关两国的军事,战略,经济,政治,乃至文化的合作项目。
  估计喝高了的晋厉公能拍着郑悼公的肩膀:“没关系,我,我大晋国罩着你,楚,楚国算个球啊。”
  那一刻,郑悼公同学会不会感激涕零呢?我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不能不承认,外交关系的双刃性,当你和一个国走近的时候,另外一个国必然要惴惴不安。
  楚王也不是石头脑袋,他当然清楚和明白,郑国这个国家位置的重要性,但是,面对咄咄逼人的晋国,楚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留住郑国。
  当然,他手里还握着一张要挟郑国的牌,那就是郑悼公的弟弟姬睔在他的手里扣着当人质呢,但是,楚王忽略了一个简单的现象,那就是,春秋是一个充斥着各种冷血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父子相煎,手足相残并不少见,郑悼公让弟弟出使,就算你楚国把人扣下了,他并不在意。你愿意扣着你就扣,不耽误我和晋国打得火热。
  楚王也没辙,更不愿意非要和郑国弄到不可开交,因为这期间,楚国和晋国已经不止一次的交战,双方都很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再弄一个郑国进来,事情将会彻底乱套,干脆,你爱谁谁吧。
  其实,楚国到这会儿,也进入了一个发展的瓶颈时期,当初楚国打通中原腹地的时候,确实有大的抱负和觊觎中原的野心,但是,在持续的和一些中原大大小小的国家抗衡之中,军力财力的支撑毕竟有限,虽然那会儿没有GDP的考核指标,但是,打仗就是烧钱,冷兵器时代是这样,热兵器时代更是这样。烧钱的结果是,烧不出成果,或者烧不出名堂,也就会有心灰意冷的感觉。
  公元前575年,晋国和楚国在鄢陵(今河南鄢陵西南)这个地方发生了一场战事,那一仗楚军大败,元气大伤,而晋国也没讨到什么便宜,此战几乎是一个分水岭,标志着一度称霸春秋的两个大国走向没落。
  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面对摇摆的郑国,楚国没奈何。
  

五.
  当然,被扣做人质的姬睔同学也不白给,我总不能老是留在你楚国吧,虽然吃喝不愁,但是,不自由毋宁死啊。不行,我得想个法子逃出去,所以逃出去的原因是,尽管出使不成,但是,家兄郑悼公的身子不行,说不定哪一天就该挂了,他要是万一了,我就是那个一万了。
  楚庄王的弟弟有一个叫子反的,这人和姬睔的私交不错,大概姬睔被软禁期间,两人没少喝酒扯淡聊大天,日子久了,这子反觉得,我们楚国不该扣着这个姬睔,意义不大,而且还得好酒好肉的伺候着。
  于是他跑去对家兄楚庄王说:“你看看,如今郑国已经投靠了晋国,你可以讨伐它,但是,你扣着姬睔没啥实在意义。我听姬睔说他哥哥郑悼公身体很差,看样子活不几年,你还不如送个人情,把姬睔放了,万一日后郑悼公死了,姬睔继位就冲着你这份不杀之恩,他也会让郑国和我们楚国走的很近的。”
  楚庄王听了这番话,一琢磨,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大手一挥:放人吧,让他回郑国去吧。
  就这样,人家姬睔同学靠着自己的能耐,毫发无损的从楚国全身而退了。
  但是,楚庄王不白给,放了姬睔还要给郑国制造点军事压力,所以,公元前585年,楚军出兵讨伐郑国,这时候的郑国不是和晋国火热嘛,当然晋国不会袖手旁观,所以,晋军前来支援,双方缠斗了一阵子,各自见好就收了。
  事情都不出所料,到了这一年的年底,郑悼公不行了,死掉了。他公元前586年从郑襄公手里接过郑国江山,干了两年国君,然后撒手人寰。
  至此,郑国的第十四任国君下课了,再也回不来了。


  世上难料岁月事,举步为艰春秋天;
  可叹悼公无时运,不知身后是经年。


                               2013年9月21日星期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