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明月
明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3,877
  • 关注人气:4,6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57@365他们的国.郑昭公回来了

(2013-09-14 22:10:35)
标签:

365

阎罗

也就是

大儿子

姬突

文化

分类: 心情故事
                              他们的国.郑昭公回来了
  
一.

  杀了逆谋的女婿,让女儿就此成为寡妇,这在郑国老大夫祭足看来不算什么事儿,什么都没有他的地位和身份重要,敢于算计他,他会毫不留情。

  不管是翁婿关系,还是君臣关系,他都能撕破那张老脸,无所不用其极。

  倒霉的郑厉公,本想找一个帮手,来修理一下权倾朝野的祭足,哪里知道被这老头先下手为强把盟友和帮手先喀嚓了,无奈之中,也实在没法子了,跑吧,不跑估计祭足是不能杀他,但是,可以让他生不如死,这事儿祭足做的出来。

  所以,逃命才是硬道理。

  朝宋国逃不难,也算轻车熟路,嗖嗖的就跑到了宋国,找宋庄公诉衷肠去了。

  祭足这个老头不是个简单的人,他当然知道,国君郑厉公这一跑,未免要给国人留下它谋反犯上的嫌疑,他有他的法子,不是还有一个流落在外的郑昭公吗?我把他弄回来,一来堵了大家的嘴,二来,这郑昭公姬忽也是一个有勇无谋的人,会比较好控制,这样说来,郑国的大权其实还在祭足老头手里。

  这如意算盘打得精啊。

  公元前696年,祭足老头安排浩大的声势,迎接郑昭公回国。

  身在卫国政治避难的郑昭公闻听这个消息,泪流满面,不敢相信这一切啊。可是,不相信也不行,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姬突郑厉王跑了,郑国需要他来坐第一把椅子,这一切都是真的。

  没人的时候,郑昭公会不会掐一把自己大腿:“艾玛,挺疼,看来不是梦。”

  卫国君主老得意了:“你看看,你看看,让我说对了吧,我就知道你有东山再起的这一天。”

  啥也不说了,起驾回国吧。

  当然要拜谢卫国国君,什么是朋友,朋友就是你在落寞倒霉的时候,伸给你的那双手,可能那双手不那么漂亮,但是,它真实,让你有依靠感。别说春秋充斥着狗血,其实也不乏忠义和温情。

  在自己倒霉的日子里,借住在卫国,人家能容留你,这是一份多大的情谊啊?!
  

二.

  郑卫边境线上,登上去往郑国首府的接驾马车,郑昭公姬忽同学依旧是百感交集,他真不愧是名为姬忽啊,他几乎就是高喊着:

  “苍天啊,大地啊,姬忽我回来啦。”

  和狼狈去国的时候比起来,显然要风光的多。祭足老头可以把场面安排的轰轰烈烈沿途郑国的百姓都出来夹道迎接,当然这一路是不是彩旗飘飘,锣鼓喧天这个不知道,不能乱说,但是,君王回国复位,这显然是件很大的事情。

  当年和姬忽一起逃跑的他的新婚夫人陈国公主幸福的依偎在夫君身边,享受着郑地百姓的朝拜和欢迎,这才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最早的蓝本呢。

  如此惊动朝野的事情,千万甭忘了郑国的上一级主管,周朝,它们派出了庞大的新闻记者和采编,全方位的报道这一盛况。这属于有益于周朝和谐的事情,当然要大肆报道,下一步就差周天子接见了。

  祭足这老头真的是有足够的手腕啊,其实,这一切的总导演都是他老先生。

  他堵住了所有质疑者的嘴巴:“你们大家都看清楚了,我这都是为了郑国,我这么一个一心一意为郑操劳的人,前任国君郑厉公居然伙同我的女婿要杀了我,这样的昏君还要他做什么?咱郑国不缺国君,瞧见没,郑昭公来了。”

  祭足对自己迎接郑昭公的行为说了一句话:“吾不失信于旧君也。”足够冠冕,更足够堂皇啊。

  是啊,郑昭公来了,挺着腰板,携着娇妻,扬眉吐气的来了,虽然对如何治理郑国,他依旧是莫衷一是,甚至是一头雾水,但是,他可以重坐那把龙椅了。

  现在我们看郑国这两次国君的更迭,都毫无疑问与老大夫祭足有直接关系,但是,他老先生能找出最合适的理由,最无可挑剔的借口,让自己的形象不受损,更让自己的性命无忧,不能不说,该人在春秋官场上,算是深谙厚黑之术,应用的得心应手,令人瞠目。古往今来,就有这样的人,无论处在什么时候,总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游刃有余的活在自己营造的那份属于自己的天空里,这真的要说也是一种本事。

  当然,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人,千万别盲目的自信,你做过些什么,就算你不说,别人的眼睛也不瞎,别人的嘴巴你也管不住。所以,祭足老先生这事儿,大家都心照不宣而已。

  当初你老先生被宋人扣为人质,为了保命你把姬突推举出来做郑厉公,撵跑了合法的君王郑昭公,如今你又把郑厉公赶跑了,把郑昭公迎了回来,这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到底背后是什么,就算地球其他地方的人不知道,郑国人肯定知道,还真以为世人傻呢?
  

三.

  剧情略微有些狗血,对不起诸位,没有任何编造,就是这么狗血。当然,更狗血的还在后面呢。

  是梦,不是梦
  屁股下的龙椅很硬
  是梦,不是梦
  眼跟前的宫闱很生……

  别以为郑昭公真就是个就知道打仗的武夫,难道没有自己的脑子吗?他难道会不去探索寻求,为何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郑厉公仅仅坐了不到四年的王位,怎么就扔下跑了?他知道了全部因由,他也看到了沉沉黑幕后面的那双手。

  想一想自己当年的际遇,郑昭公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祭足大夫啊,你到底是一个什么人?!

  所以,重新执掌了郑国的郑昭公暗自里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他不是郑厉公,郑厉公当初是借着祭足上位成功,郑厉公和祭足有过交易,而他郑昭公没有,虽然你祭足是一个老资格,对不起,你干你该干的事情,属于我的,你不要插手,也休想插手。

  因为郑昭公知道,如果不想重蹈覆辙,就必须控制好这个祭足老臣,这人是一柄双刃剑,更有着不可测的心机,如果给他过度的权利,迟早倒霉的还是自己,应当说,这一点他没看错,而且他对祭足的认识和定位也是准确的。

  我用我的方式钳制你,你做你该做的事情,我们之间不是平等的关系,你是臣,我是君,这个大家都要清楚。

  祭足也明白,自己的手不能再伸了,再越界,后面会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是,唯一可以知道的是,你在郑国到底起了一种什么样的作用,老百姓会给出自己的说法。

  写到这里,我必须要说一点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了,很多史学家,在谈及郑国话题的时候,总是把郑国的兴衰归咎于郑庄公儿子多,死的急,没有做好足够的人事安排等等理由,我不完全这么认为,我觉得,在郑国的动荡和折腾里,这个在位64年的老大夫祭足的作用显然是很重要的。如果没有他老先生的权倾朝野,大包大揽,谁敢保郑国的时局不会稳定呢?

  所以,在我看来,在郑国最需要稳定的时候,这个所谓躲在君王影子背后的人,用自己的计谋和厚黑操控了郑国的一切,才让后面郑国的历史充斥着更多狗血的情节,拥有了更多后人足够的谈资和故事。

  我真的很叹息祭足老先生人生的大智慧,以及他厚黑的小心眼。
  

四.

  我在郑昭公的第一篇里说过这老兄的性格以及行事做派,此人善战,尤其是在他爹庄公活着那会儿,他是他爹麾下一个很不错的战将。所谓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各自面对的东西完全不一样。

  你能领兵打仗,能领兵打胜仗,但是,你未必能治国理政。大凡坐在君王位子上的人,如果没有一种舍我其谁,睥睨天下的气势,如果没有一种震慑能力,如果手段不厚黑,你的位子的稳定度就一定会出问题。

  回溯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你会看到这样的现实,那就是,能立住自身的帝王,一定是要有极其的冷血和铁腕,在该用狠的时候,他绝不会脉脉含情,这样的冷血动物,才具备帝王的基因。

  一个优柔寡断,行事拿不定主意的君王,下属都瞧不起,日子久了,自己的危机也就出来了。

  按理说这郑昭公你这算是“二进宫”了,不该汲取点人生的教训,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龙床上想一想:当初怎么就被兄弟姬突给算计走了的,然后再想一想,下一步我该何去何从。

  他缺乏足够的政治智慧,首先表现在他拒绝齐僖王提亲,虽然可能是戴了一顶颜色很绿的帽子,但是,如果他娶了文姜,最起码的在大国齐国的照应之下,他可以坐稳江山,可以背靠大树好乘凉,甚至可以拉大旗作虎皮,偶尔出来耀武扬威一下。

  拒绝了齐王,实际上也是拒绝了政治,把本来就因为父亲之死而风雨飘摇的郑国,推向了一种混乱,从这个角度上说,他很有“个性”,却很没有政治“眼光”。

  当然,他其实是试图要改变这一切的,对老大夫祭足的态度和使用就足以看出这一切。但是,显然针对一个祭足是远远不够的。因为除了跑到宋国的郑厉公之外,还有十好几个兄弟也都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呢。

  你想想,这日子能好过吗?

  一想到自己躺在龙床上,周围有一群血亲兄弟都在围观,你怕不怕,你睡觉能踏实吗?这他娘的太吓人了,于是郑昭公同学肯定也就失眠了。

五.

  别以为光是自家兄弟在惦记着他,还有一个让他头疼的人也在惦记着他,这人不是别人,而是郑国的大臣,此人叫高渠弥。

  但此公在军事领域有亮点,就是他发明了“鱼丽阵”。这个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发明让文职人员的他在军界也混了个头衔——尽管并非著名,但已然是个“家”了。这也不奇怪,我们一个唱歌的都可以是将军,人家发明了一个步兵阵法难道不可以再军界有点名气吗?

  何况这个“鱼丽阵”当年郑庄公和周天子叫板的时候,用了之后大破周朝联军,以至于周天子都挨了一箭,这是“人才”啊,对于求贤若渴的郑庄公而言,人才就要重用,于是郑庄公对他格外器重,准备提拔为卿。

  可是庄公的这个“动议”遭到了自己大儿子姬忽的强烈反对,姬忽的理由是他认为高渠弥人品差、气量小,有才无德,老早就看他不顺眼。可郑庄公不愿埋没人才,还是提拔了高渠弥。高渠弥感激涕零,同时对太子姬忽阻挠自己“进步”产生了极大怨恨。

  昭公的即位让还在朝中悠然做官的高渠弥惶惶不安,他比谁都清楚昭公和自己不对眼,如今要做自己的顶头上司,一万个没有好果子吃。高渠弥越想越惊恐,于是决定铤而走险,先发制人。

  世界的事情就是这样,你不算计别人,但是保不齐别人不算计你。

  公元前695年,满打满算,郑昭公同学回国复位两年,这一年的十月辛卯这一天,也就是十月末吧,郑昭公同学觉得自己复位之后,一切都还不错,郑国看起来也不闹心了,于是他的心情比较好,那会儿也没有夜总会酒吧什么的,君王想玩什么呢?狩猎。

  也就是在事先圈好的地方,君王骑着一匹一定是温顺的马,然后弄一张君王能拉得动的弓箭,然后君王骑着马找乐子。撵个兔子,或者山鸡啦,追杀鹿或者傻狍子什么的。

  郑昭公同学想不到,他这次狩猎不是找乐子,而是找死。

  高渠弥就在等这样一个机会,机会来了,他当然不能放过。郑昭公玩的很嗨啊,没想到一支要命的箭悄然无声的射进了他的胸膛,多令人瞠目的结局,郑昭公死都该不瞑目,他想不清楚,为什么高渠弥要射杀他?

  这叫什么?史书上对这种行为就两个字:弑君。

  言简意赅,一目了然。

  可怜的郑昭公同学,信心满满的回到了郑国,却以这样的方式被干掉,春秋的历史该有多么阴冷和黑暗啊。

  掩卷而叹:

  可叹昭公说复国,血雨腥风春秋多;
  暗箭难防终殒命,新鬼冤魂问阎罗。

                                 2013年9月7日星期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