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月24日赴荷兰访问朱晓平

(2014-03-27 17:17:44)
标签:

中国文学

朱晓平

中央戏剧学院

戏文系78班

当代作家

    324日天气晴朗,我乘火车去荷兰。那一天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荷兰的海牙做国事访问,而我则去埃因霍温(Eindhofen)去访问中国作家朱晓平。他和老伴儿齐女士来荷兰埃因霍温看望在那里工作的儿子。 

    朱晓平是小说《桑树坪纪事》、《好男好女》、《大栅栏》、话剧剧本《桑树坪》、电影剧本《黄河谣》、《血腥山谷》、电视连续剧《大栅栏》、《姊妹坡》等作品的作者,95版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的五编剧之一。朱晓平还曾将《好男好女》改编成电视连续剧剧本,并被拍摄完成,导演唐果,主演李保田和宋丹丹,但是赶上89年那场风波,播出计划被取消。朱晓平还写了许多短篇小说,出版的集子有《私刑》、《石女》、《说梦》、《西府山中》、《陕甘大道》等。朱晓平最新的作品是长篇小说三部曲《苍白》,已经完成和出版了第一部《粉川》(2010年),第二部《黑滩》已经完稿,第三部《苍白》开始写作。故事以陕西关中一个小县城为背景,从军阀混战的民国初年,到人人自危的文革时期,一家三代的悲欢离合。

    朱晓平亲自到埃因霍温中心火车站接我,在满是洋人的人群中,朱晓平的中国脸很显眼,相信我也是,我们俩立刻互相认出来,大笑着走到一起。朱大作家亲自来接我,并非我有多大面子,只因我们是大学同班老同学。那时班里传说朱晓平经常熬夜写什么一个丰满的女人正在浴缸洗澡,一只黑手从门缝里悄悄伸出来之类的惊险香艳传奇,谁知毕业之后他发表的一系列成名作品,都是思想深刻,文风严肃的传统现实主义文学作品。 

    这次见到朱晓平,还核实了文学史上的一桩公案。91年播出的轰动一时的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最初的剧本梗概和分集提纲是朱晓平写的,并立下项目,后来王朔、冯小刚、马未都等人加入进来参加修改,弄来弄去,朱晓平的名字从编剧人当中挪到策划人当中去了。我是在其他地方看到有人提起朱晓平是《编辑部的故事》编剧之一,所以这一次与他核实,他略略跟我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晓平性格开朗,处事宽厚,对此不太在乎。 

    324日是星期一,朱晓平让儿子朱墨请了一会儿假,开车把我们从火车站接到他家。然后朱公子再继续去上班。朱家客厅里有一个开放式厨房,显得很大。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四盘晶莹剔透的小凉菜,朱晓平说是他亲手做的,不知真假。晓平夫人正准备包饺子,我说要帮忙 ,被朱晓平拉回来跟他说话,于是我喝茶,朱晓平抽烟,晓平夫人一边听着我们说话,一边包饺子。 

    朱晓平是从西安考入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78级的,刚入学的时候他说话还带有一点儿西安口音,现在已经听不出来了。他父亲是河北威县人,1938年参加八路军,属于后来二野的系列,解放战争中进入大西南。195286日朱晓平生于四川泸州,8岁时随父亲来到西安。196812月到陕西麟游县插队。196911月入伍当兵。他现在承认,当时他入伍,走了一点后门。不过他在部队没有混出什么出息。1975年复员,分配到西安冶金部某厂当钳工。当时厂医院里有一位姓齐的漂亮小护士,就是现在的晓平夫人。 

    我们聊天的时候,晓平夫人默默地包饺子,不知不觉就包了半个桌面,排列得整整齐齐,仿佛一群可爱的玩具兵。俗话说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贤惠的女人,不敢说晓平夫人有多贤惠,但是朱晓平毕业留在北京,则是跟晓平夫人有关系。当时毕业分配的政策是哪来哪去,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朱晓平应该被分配回西安。偏巧不久前,晓平夫人的父母调到北京中央机关,晓平夫人也来到北京工作,朱晓平分配留京有了借口。 

    1982年秋,朱晓平毕业留校,分配到科研处,参加教材编写等工作,同时写了一些不太知名的短篇小说。因为经常熬夜上班迟到,所以经常受到领导批评。1985年,他在《钟山》文学杂志上发表的中篇小说《桑树坪纪事》引起轰动,同年他调到中国作家协会创联部工作。那位经常批评他的领导,再也批评不到他了。 

    《桑树坪纪事》的发表,使朱晓平的文学创作上了一个台阶。上这个台阶背后,还有一段故事。1985年新年一过,一个瘦高个眯缝眼,走路鬼鬼祟祟的男人,悄悄溜进了中央戏剧学院的校园。他就是戏文系78级毕业分配到南京《钟山》文学杂志当编辑的綦立吾。他此次来京是为编辑部组稿,他的目标是戏文系老同学,正在学校读研究生的刘书彰。书彰是哈尔滨人,毕业分配回哈尔滨,然后又考研究生回到中戏,书彰当时正埋头钻研戏剧理论,没工夫写小说,但是他想起了朱晓平。他读过晓平几个农村题材的短篇手稿,印象十分深刻,于是就跟綦立吾说,你去看看朱子写的东西,错不了。于是老綦才找到朱晓平。晓平把那几个短篇的手稿给老綦看,老綦当夜审读,读得心跳加速,第二天一早又找到朱晓平说,朱子,行,最好串成一个,份量重一些。朱晓平接连几天熬夜改稿,当时他挤住在岳父家里,自己的小房间里连写字桌都没有,于是就用床板当桌子,夫人抱着孩子睡里面,晓平把外面的床单褥子翻起来,在床板上,将八篇短篇小说合成为一篇中篇小说《桑树坪纪事》。 

    如果查阅陕西地图册,会在西安东北的韩城县发现一个名叫桑树坪的乡镇。我过去以为朱晓平在那里插队,这次见面核实,才知道他在西安西边的麟游县插队,与那个桑树坪没有关系。他只是喜欢这个地名,创作时用了这个地名。 

    《桑树坪纪事》稿子寄到南京之后,《钟山》编辑部内部出现争议,最后勉强通过,但是要晚一期或两期发表。这意味着有可能发表落空。主编刘坪先生害怕夜长梦多,力排众议,尽早推出,于是在1985年第三期《钟山》双月刊上发表了朱晓平的《桑树坪纪事》,结果是引起轰动。1988年该小说获得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后来还被翻译成法文和日文。 

    刘书彰生于1952927日,因心脏病逝世于2011512日。綦立吾,90年代移民加拿大,改行从事电脑编程,现已退休,正在进行他的周游世界的计划。顺便说一句,戏文系78级共有同学48名,女生11名,男生37名。年纪最大的1944年出生,今年70岁,年纪最小的1958年出生,今年56岁。已去世4人,活着的44人,其中尚有一名长相颇似国家某前领导人的男生未婚。 

    1989年朱晓平编剧的电影《黄河谣》上映,导演腾文骥,主演葛优,又起轰动。该片获得1990年加拿大蒙特利尔电影节大奖。1991年,朱晓平从中国作家协会调北京电影制片厂任职业编剧,这一时期创作的作品有电视剧本《三国演义》、《大栅栏》、《姊妹坡》、《桐籽花开》,电影剧本《血腥山谷》。2001年至2005年朱晓平还参与了中影公司策划部的工作,参与了多部影视作品的幕后策划。 

    晓平夫人把饺子煮好,招呼我们吃饭。晓平吃饭前要打一针胰岛素,他吃的饺子也是夫人给他特包的胡罗卜馅。我吃的饺子是猪肉虾仁香菇馅,还有碧绿浓香的腊八蒜。在一个陌生的荷兰小城,吃到正宗的中国风味,真是难得。在荷兰,朱晓平除了继续写他的长篇三部曲《苍白》,还四处闲逛,抓紧呼吸这里的新鲜空气。埃因霍温靠近荷兰比利时边界,他自己跑了一趟比利时,去凭吊第一次世界大战古战场,纪念一站爆发一百周年。此外,他说他还帮夫人做些家务。吃完饺子,晓平又招待我喝三文鱼鱼汤,他说是他熬的。可是自从我进门,他一直跟我坐在沙发上说话,根本没见他在灶台前做什么。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鱼汤真是鲜美,我喝完一碗,又要了一碗。 

    朱晓平2012年从北影厂退休,住了三次医院,他后悔年轻时太拼命,把身体透支了。24日那天,他一支接着一支抽着白万宝路跟我说,他现在已经很注意保养身体了。
3月24日赴荷兰访问朱晓平

附朱晓平博客文章《继良来访·三鲜水饺待贵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