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晓辉
许晓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21,445
  • 关注人气:1,5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像许知远那样的人zt

(2006-03-01 09:05:50)
分类: 胡引乱用
像许知远那样的人zt
发信人: zjsbird (面若桃花,心似深海*挺住意味一切), 信区: Collection
标  题: 像许知远那样的人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6年02月25日01:18:08 星期六) , 站内信件

十年前,也就是1995年的夏天,他以那个让我数年后心潮荡漾的方式踏入如今我倚身的学
园。我从未预料到十年后我会在这个园子里那个有些名不副实的装满了书本典籍的大房子
里,看到这样一个人的名字。

他或许无法苟同我这样有些模仿马尔克斯的腔调,来强调他有些被过分夸大的英雄光环。
而他,在我这一年呆在北方,晃悠在那个愈发让我模糊视线的园子里的时候,怎么能够被
无视呢。他或许无法想象,一个女孩子,是怎样因为他无比优雅的语调和那些被这个八零
后的女孩子视为无法与其年龄相匹配的智识所折服的,偶像已经离开我很多年,而他成为
一种类似于偶像的身份,在我刚刚陷入或许是称为迷失的世界里,令我看到光亮。这是一
种不同于以往那种细腻和柔软的情感力量,而是另一种充满理想却不乏理性的人生趣味。

我一直不知道该把他定义为怎样的人群里,他那样的人似乎也并无法找到几个,因为出身
于七零后的他与七零年代人的思维是有些脱节的,那些如今已成为这个社会里所谓中产的
支撑者的人们,对于理想始终是有些力不从心的,因为动荡的年代,消解掉所有的个人记
忆,而时代的记忆却成为始终想抹去的伤痛,集体走向的失忆或许成为最好的良方。他幸
运地降生在电光火石的骤变年代里,在蒙昧时光里就已经不期然地踏入另一个时代。在他
的气质里,我想更多的是来自于八十年代的熏染。一个类似于几个世纪前,激荡了一整个
欧洲大陆的文艺复兴的氛围悄然而起,那些热爱自由与文化的人们,在八十年代的狂欢里
都找到属于自己的灵魂。

他不止一次地在他的处女文集《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表示出对于那一整个时代和时代气
息笼罩下的风物的热爱,还有为自己的成长错过了亲历时代而叹惋。我想我们这些八十年
代的孩子从来不会意识到我们是在那样的一个盛宴中倏忽长大,而今除了他,也不再有人
提起。可当我看到那些如王朔、陈丹青那群怀旧的五零、六零年代的中年人们再次说起八
十年代的时候,突然想起他,那个有些奇怪、不合时宜的七十年代的青年人,曾经那么早
就开始用一种近乎膜拜的口吻,来怀念那个我们这一代陌生无比的八十年代。

不可以否认,他的文字是最先取悦我的,在新的媒体人群里,他是我见过的极少地如此追
求文字之美的人,对于句式和语气的雕琢使他的文字读起来明了而不肤浅,运用极为优雅
的语气来陈述,西化的符号式的用词和直接而恰到好处的修饰让一些枯燥的新闻事件生动
又深刻起来。而最令我惊讶的是他的那些涉猎宽广而遍布着深度思考的思维历程。最早的
他是有些文艺腔的,有些理想主义的小浪漫和小傲慢,那时刚刚开始写作的他,呆在我现
在在的这个园子里,为了所有可以激起他情怀的事物而兴奋不已。我始终没办法遗忘的是
他在书中给我描绘的一幅场景,在北京那个常年充盈的阳光中的他,在图书馆的大木桌子
旁,所度过的那段悠悠时光。这是我后来时常在重温的片段,在那个修葺一新的蜕变地有
些许华丽的大房子里,我爱上了那种与阳光和书页为伍的时光。而后来的他,在《书城》
《读书》中成为年轻的学生撰稿人,在身旁用绩点和名次来评定一切的九十年代草草结束
了并未完结的学生生活,当然这都是后来我才知晓的事情。当我所认识他的时刻,他正成
为了新兴的经济传媒《经济观察报》的主笔,似乎他已经成为了他想要成为的人,像他在
《新闻业的怀乡病》一书中所写到的那样,用智慧的历史眼光与人文关怀去超越“不够专
业”式的背景制约,为成为一个超然的公共知识分子而作着积淀。

和今天存在于我身旁的那些年轻人不一样的是,他是安静地走过了他的大学时光,没有急
噪的名利和声色的诱惑,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离开并仅仅在几年之后让自己用另一种载体
回来,回到这个曾让他失望不已却还是深深留恋的地方。他没有试图在学院里让自己的名
字跟其他那些急功近利的学生名人一般变得响亮起来,而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是在校园里处
处可见的那份特别的每周一次的黄色报纸上他赫然在目的名字还有那些带着他所景仰的一
切可能的公共知识分子的印记的漂亮文字,当然还有图书馆上几个类别的大木架子上署上
这个名字的书本。我并没办法知道,这是不是他最初所理解的理想所在。我只是看到,有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被许知远和他的优雅文字所深深吸引。

很显然,这篇文字并不是关乎许知远的一切,我也没能够了解他的一切,我看到的他只是
一个存活在公众视野下的年轻而有激情的媒体从业者,而事实上他那静默的野心也并不仅
于此。他或许不会喜欢我他那单纯的好奇心和趣味感称为野心,可在这样一个躁热的转折
年代中,他所做的一切都在同现实做着挑逗和抗争。他是带着乡愁的并身体力行在寻觅家
园的典范,在刚过去的一年里他所的事情已经足可以证明这一点。由他担当发行人的厚页
文化杂志《生活》在喧哗的各种声音中出版,而他参与创立的单向街“图书馆”也似乎在
圆明园旁形成了燕园附近的又一文化据点。他在做的一切,都显得那么丰富而一致,那是
像他那样的人才可以坚持这么多年的。而我也能无疑地相信这不会间断。

看到他曾经写过的《费孝通那一代人》的时候,我就已经嗅到他身上的不寻常,他借助费
孝通梳理了一个人与时代的互动脉络。甚至在一些角落和罅隙中,他不时地流露出一个年
轻人试图留名乃至影响一个时代的热情。而我正期待着这一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