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妙红
妙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5,185
  • 关注人气:16,9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也许,赵雷遇见了一座假的成都│ 妙红说

(2017-02-08 16:59:48)
标签:

杂谈

分类: 风花什么,还有雪月『心事』
也许,赵雷遇见了一座假的成都│ <wbr>妙红说

沿京昆-雅西高速一路向北,穿过泥巴山隧道,蓝天白云一下子就被抛在身后,黑压压的被叫做空气的气体扑面而来。横断山脉是一道屏障,将大自然留在了那一头,而就在我要跨入成都那一刻,收音机突然传来那首歌——就是这些日子被成都人或者总把异乡当故乡的非成都人刷屏的赵雷的《成都》——你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走到玉林路的尽头 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也许,赵雷遇见了一座假的成都│ 妙红说

就在几天前,数十万成都人蜂拥出城,大肆南侵。春节前后,成都人的朋友圈是被“川A大军”刷爆的。尽管雅西高速的交警们不厌其烦地告诫川A们收敛些疯狂,生活不止有诗和远方,倾巢出动的成都人还是依次攻陷了西昌、米易、攀枝花、大理、版纳、缅甸、老挝……,未曾想过要留“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披星戴月煎熬在拥堵之中,义无反顾艰难南行,去烤一烤山那边的太阳,嗅一嗅山那边的空气,诗和远方其实都一文不值。

也许是成都人记忆不好,《成都》才从天而降。也许是因为我老了,赶不上时尚的趟,据说这首歌去年了火遍了成都,我确实是第一次听到。因为才从攀西地区的阳光中归来,所以我躲在成都阴霾的天空之下特地去网上观看了最新一期《歌手》,我承认,那男孩的歌,唱得不错,何况我也喜欢听一点民谣,也曾经流连成都夜店。

《歌手》现场中那些被赵雷唱哭的男孩女孩,我并不感到讶异。那些年,我还在热衷于做一名“夜店大叔”的时候,就在音乐房子、空瓶子、小酒馆和白夜,见到过不少泪流满面的人。有些是被酒精灌嗨的,也肯定有许多人,是被歌词描绘的某种画面,击中了某根神经,进而触发了泪腺。如果唱成“你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走到太平北路的尽头 坐在1912的门口”,也可能会让许多男人女人泪流满面,比如像我的朋友、北漂的南京才子颜晓华。

我恍然大悟,《成都》可能是一剂春药,青春的荷尔蒙被它点燃,其实与成都没多大关系。或者,赵雷遇见的成都不是我所在的那座成都。

十多年前,因为风闻成都那位以拆城闻名的同志,要将成都一些古街名扔掉,我写了一篇帖子,鼓吹“留住成都的脉络”。拆城同志改名的理由是因为这些老街已经名不副实,比如草市街除了皮草,已经不长其他的草,肥猪市街也看不见肥猪,南大街居然只有区区数百米,洗面街没有桥,衣冠庙没有庙。而我认为,这些街名被丢掉的话,成都就不再是成都,可能是一座假的成都。

也许,赵雷遇见了一座假的成都│ 妙红说

扯远了。我并不是想要留住一座老旧的成都,我只是觉得丢掉一些东西之后,这座城市的灵魂就像被抽掉了一般。成都的风韵原本似乎并不只是荷尔蒙和酒精,尽管古来便有司马相如和卓文君。顺道插一嘴,那天从雅西高速转邛名高速,路过这俩当垆沽酒的地方,见到他们的雕塑,分立在高速公路两侧,忍不住嘟哝了一句:“这俩要是现在想要相会,那是要冒着生命的危险哦!”

其实在慕容雪村那部《成都今夜将我遗忘》之后,成都就有了“成姆斯特丹”这个有些邪恶的绰号。荷尔蒙、酒精和麻将,也许是荷尔蒙、串串和麻将,开始成为一些族群心目中的这座城市的三要素,“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成都那么嗨,我要留下来”。

可土著的成都人,正在沿着雅西高速们,外逃。

而《成都》正好与外逃的成都土著背道而驰,土著们背弃了这座城市,背弃的理由是这座城市已经不是原来那座“不想走”的城市,窗含西岭千秋雪的概率大约只有三百六十五分之一。是在成都走了一圈,在玉林撸了几把串串,在小酒馆听嗨了几首歌,在春熙路看见几个张曼玉的赵雷们,造就了新的门泊东吴万里船盛况。未必,他们生活的城市,连这些都没有?

当然,肯定有人喜欢听到说成都的万般好,我却想说那也许是从前,不是很遥远的从前。

也许,赵雷遇见了一座假的成都│ 妙红说

·目光所到之处,皆是思想源泉·

原创文章,转载必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