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妙红
妙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8,997
  • 关注人气:16,9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2011-10-21 22:27:58)
标签:

米卢

沈阳

五里河体育场

中国足球

郝洪军

体育

分类: 比如体娱『球事』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郝洪军和孙长龙邀约我去沈阳,前者是福地沈阳的传媒老大,后者是在五里河体育场前竖起“V”字型出线雕塑的球迷领袖。他们邀请我去沈阳的日子是2011年10月7日,因为十年前的这一天,中国足球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打进了世界杯。

 

郝洪军们策划了这一次的出线十周年纪念活动,但无论怎么想,我都觉得这件事本身是有一点搞的。因为此前我们44年没出过线,此后10年照样没出过线,而率领过5支不同国家队打进世界杯的米卢蒂诺维奇也才有了这举世无双的待遇——参加一支国家队纪念自己十年前的出线。

 

刘建宏对我说,不要因为自己离开了足球传媒圈,就有一种道德优越感,而对10年前的那次血脉贲张妄自菲薄。但我的确想说的是,其实在5年前的10月7日,我就问过世界杯中国队的队长马明宇,对这个日子会做怎样的感怀。马队长承认10月7日对于中国足球来说是一个标志性的日子,“但这个标志的后面,并没有改变中国足球落后挨打的一切。”

 

据说米卢是想搞一次大团圆,但他这个想法是肯定不可能实现的,沈阳绿岛那个2001年国家队群雕里,至少有三人现在被关在沈阳的看守所的。某种程度上来看,这也似乎是一次团圆,一次咫尺天涯的团圆。而与此同时,新一届国家队正在温暖的南方备战,准备又一次的挣扎。

 

10月6日的酒会米卢姗姗来迟,撂下一屋子饥肠辘辘的官员、足坛名宿和记者,呆在房间里观看新一届中国队与阿联酋队的热身。这个老头绝顶聪明,他知道最重要的人物总是姗姗来迟,也知道他是这一屋子人需要回忆的主角,10年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缺了谁都可以,唯独不能缺了他。而他也极力做出对中国足球始终如一的关爱,包括对卡马乔的祝福。

 

是的,这个老头给我们带来过快乐。本来是很偶然地选择了一个米卢,因为从约瑟夫到施拉普纳,从霍顿到米卢,从米卢到阿里•哈恩,国家队的洋教练教导了我们什么?约瑟夫教导我们足球是脚来玩的,施拉普纳教导我们球门的方向,霍顿教导我们442平行站位,还有我们的土教练们教导我们的44年的苦大仇深。但米卢除了教导我们享受快乐,什么都没有教导我们,我们却出线了。当然,也有很偶然的张吉龙的那只红手,还有日韩超然于亚洲区的预选赛,我们有了10月7日这个标志性的日子。

 

我依然记得10年前10月7日的那个晚上,我并没有赶到沈阳去,而需要留在成都制作喜庆的版面。但我也随着人流涌进了市中心的天府广场,目睹了出线日的风情万种,曾经当一个经典场景陡然展现在我面前时,我有一种被电击的震撼——一对素不相识的男女相拥而吻,这种场面在我的记忆中,只有美国《生活》杂志记者艾森施塔特所拍摄的那张《胜利日》。

 

但这一切都远去了,就算我们这一拨人簇拥着米卢,在沈阳做这样一次纪念的时候,我们依然是少了许多激动的。5个60后男人被年轻记者们起哄着合影,央视名嘴刘建宏、辽沈名记郝洪军、凤凰诗人叶匡正、南粤报人卓越兄和在下站在一起的时候,都看得见了彼此的鬓发衰白,只好插科打诨道:“是不是5年来一次小庆,10年再来一次大庆?”因为我们都不敢对任何一支中国足球队的出线,抱着十足的把握,这其实就是中国足球的现状。

 

“那些辉煌已经暗淡,那些花儿已经凋谢。”5年前的10月7日我写了一篇“祭文”,用了这句话作为结尾。又是5年过去了,我还是不得不用这样一句话,来结束这样一篇文字。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时尚最体育》专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