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蓝边儿大碗
蓝边儿大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79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收音机

(2007-09-26 17:03:29)
标签:

感悟随笔

分类: 随笔

收音机

    估计是我五岁的时候.至少我确认当时还没上小学.老爹工作在另外一个县城,一两个月才回一次家.一天老爹让同事捎来一台新买的收音机,宝石花牌的,塑料外壳,面板绿色的,背板白色的.在此之前,我都忘了家里人是如何度过每个寂静的日夜的了.那个时候,好像家家墙上都有一个小喇叭,方方的中间有一个大大的圆孔蒙着布,旁边垂下一根拉线开关.不过在我的记忆中,那个喇叭向来就没响过.
  
    直到七十年代末期,电视还有些稀罕,只有收音机的家庭不少见。吃饱了饭的孩子们,根本就没有机会成天对着电视两眼发直。我学前的时光,大都是在村里或者村与村之间疯跑中度过的。当时儿童类的广播节目,好像也只有小喇叭和星星火炬。小喇叭是给学龄前儿童听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一直把这几个字听成“对鞋龄前儿童广播”。我当时那个愚钝的脑袋,无论如何也没搞明白,为啥我们这些没上学的非要被称为“鞋龄前”??。那一阵儿,不管在外面玩儿什么,估摸着到时间了,我都会跑回家准时听广播。当时也没有手表,别说孩子,很多大人都没有。其实就算有,也不一定认识。所以到底是凭什么准时判断时间的,现在还是个谜。主持人的名字如今还能脱口而出,如康英老师,“邮递员叔叔”,穿着辣椒裤子,橘子皮外衣,蚕豆皮鞋的“小叮当"等。讲故事的节目,当然首数孙敬修的西游记系列:那和蔼亲切的声音:“小朋友们,你们好。今天哪,我给你们讲一段......”

    多年后,无意间在老爹同事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一台与我那个一模一样的收音机。那个大叔独自一人住在办公室,那台收音机保护的和新的一样。由于搬了两次家,我那台已经不知去向。

    上学后的几年,更多的是迷恋于每天半小时左右的动画片,如铁臂阿童木,森林大帝。收音机还是在听,但是已经不是小喇叭了。现在想起来,那时的广播节目还是非常丰富的。午饭左右,大都有评书或者小说连播。听广播吃午饭好像是那个年代很多人的习惯。直到九六年左右的某个夏天的正午,我独自一人骑着租来的自行车在山西平遥古城墙上闲逛,城下民居中漂荡出的饭菜香气纠缠着评书的铿锵飘荡在空中,又让我想起小时农村午饭时的情形。

    评书,包括小说连播,是广播的一项重要内容。据说旧时评书只能在书场里听到。收音机无疑给评书带来了新的生命。单田芳的武侠类一大串,袁阔成的三国,刘兰芳的岳传,刘利福的聊斋,每个我都喜欢。配合着小人书,上学的小孩子经常要辩论一下三国里英雄的排位。之前在想,评书艺人一定要好记性,每天都要背半个小时的文章并且有生有色。当我看过三国演义和聊斋以后,发现远没有这么简单。比如,聊斋中云萝公主一段,已经算是书中相当长的故事了,不过小字版一页而已。刘老先生娓娓道来那么多天,底下不知要花费多少功夫。

    小说连播是文化普及的好方式。国外就有专门的朗读版小说,供人们乘坐公交车地铁等时候选用。现在想起来,多年前中国人就已经这么做了,遗憾那时随身听还不普及。夜幕下的哈尔滨,红岩,穆斯林的葬礼,平凡的世界。等等。我甚至觉得,那种朗诵版的小说,有时候比自己看书还要深得书中精髓。当然,就文学而言,收音机中的,远不止评书与小说。

    调频广播泛滥之前,经常听的大多数电台还都是中波的。中央台的节目,有几个至今念念不忘的。
    今晚八点半。主持人是雅坤和贾季,不过我不知道是不是这四个字。一个内容丰富的综艺类节目。
    午间半小时一个时政综合类的节目--不知道这个定义是否恰当。那时候电视里好像还没有东方时空。这个节目很是让人耳目一新。
    之前还有个青年类的节目,是张悦主持的,不过后来张悦调到电视台去了。
    相声类节目。侯宝林等人的相声,至今百听不厌。尤其难得的是那些如今新的相声里已经难得听到背景的爆发的哄堂大笑了。其实很好的相声,如果没了背景的观众笑声,至少逊色一半。糟糕的是现代相声录音里,那些生硬插入的哄笑声和堂彩(这个我就更不明白了,相声又不是京剧,喊个哪门子的好,喊完了您自己都笑不出来)搞得本来5分坏的段子彻底完蛋了。

    90年代中期,调频广播开始兴起。有了立体声,音乐类节目开始泛滥。北京音乐台开播的时候,大概节目还排不太满,或是对新节目的信心不足。当时每天傍晚好像是5点到6点都有一档节目叫佳人有约,沈时华主持。我周围的很多朋友懂喜欢听。在长达一个小时,连续一年的时间中,沈大姐每天都不厌其烦的,温柔的在电波那一端自言自语,连首歌都少见,却一点都不招人烦,颇见功力。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采访李宗盛,其中问到一首歌:

沈:听说这首歌是你写给你现在妻子之前的一个女孩子的?
李:(略一沉吟)是
沈: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们这个女孩子是谁?
李:。。。。
沈:我们听听这首歌吧。
李:好

(音乐声,响起了那首熟悉的歌。)(大概5分钟后)

沈: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了吧
李:不可以
沈:是怕你太太。。。?
李:(嘿嘿傻笑)

以上细节记不清了,大致场景

    这个节目终止后,在回答采访时,沈说,当时北京音乐台经验不足,为了吸引听众,特意请她来做这么一档节目。


    记不清具体哪个台了,90年代末期每周的每个晚10点或者是10点半,有个散文选读节目。那个节目我听到的第一片散文是余秋雨的《抱愧山西》。之前朋友推荐那个《文化苦旅》可以看看,但我一直持怀疑态度。第二天立刻买了一本。不过后来余秋雨的书买了三四本,觉得还只是那个《文化苦旅》不错,其他的比较没劲,包括《千年一叹》那本.我甚至怀疑当年凤凰卫视选错了人了。之后那个节目又听了许多优美的散文,虽然名字记不清了。

    已经好几年没听北京台的广播节目了。估计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了。对于北京音乐台主持人的印象,还停留在陆林涛怎么那么的贫,有袋那做作的酒吧味道的语调,的阶段上

    相当的一段时间,好像收音机要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了。多数人每天闲暇都是在沙发里当电视土豆的。据说,人类感知最佳方式是阅读,其次是听,最低档的才是视觉。读书与广播与电视,无疑读书的体会是无以替代的,所以才会有大把的人说金庸的小说拍成电视剧就没法看了。其实,在作对比的不是电视剧与书本身,而是人想象力与电视剧的画面。那无疑,电视剧永远也不会胜出。听广播的时候,随着主持人的话语,听众的思绪也会飞到千里之外,相比之下,电视是在培养人想象力的惰性,看着电视,傻笑就行了。

    汽车的进入家庭,又给了收音机新的生命。这个领域电视怕是无论如何也挑战不了的。

    音乐是广播的重要部分。听多了,现在倒觉得有些烦躁不堪了。我倒是更喜欢那些人声类的节目。现在每天做晚饭的时候,中央台都有一个晚报选读的节目,已经成了我烧饭的背景声。节目选读的,多是些散文随笔,文章不长,大多颇人味儿.其实对于报纸,本身我也只感兴趣副刊部分.但是时间的终究有限,举着报纸作别的事不太现实,听读,就大不一样了.如此两全其美,颇合我意.

如此两全其美的事,日渐稀少。如今的广播,好像“说”类的节目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没头没脑的音乐。现在的编辑,显然没有耐心制作好听的“说”的节目了。倒不如机器里插张光碟放放流行歌曲来的省心。

    当然更糟糕的还有,如那些无耻的“老中医老西医美容专家肝病专家不孕不育专家”。如今家里还真的有收音机,但是很多时候我却不敢让我的孩子听了,当然他也不感兴趣,幸亏他不感兴趣.其他例如热衷于短信骗钱的节目,与街头诈骗无异。


    如今个性化的时代,听广播不再是简单的信息获取方式了,已经成为爱好,广播发烧,收音机发烧。有收音机的人,大都不是一台。烧声音的,追求德国机的“嘭嘭”声,或是电子管的“甜美”的声音。某朋友发烧此道,应邀上门参观。粗略统计,小的不算,比砖头尺寸大的收音机,不下十台。床头两台,其中一台就是老式的电子管收音机。选台之后,需要抱着机器转几个圈找方向。

 

    某日携妻带子到公园闲做,怕看报纸眼睛疼就带了收音机过去,摆在石桌上。声音响起,引得一群小孩子围观,搞得我家小孩耿着个脖子给他们解释“这个叫收--音--机”。







去往论坛浏览此文章,参与讨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深圳印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深圳印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