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相爷雅居
相爷雅居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4,008
  • 关注人气:7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死劫(关佳女)

(2019-02-12 11:06:33)
标签:

生死

医患

生命

小说

分类: 网络评议

生死劫

关佳女

(一)

  在中国北方的一座小城的医院里,六楼重症监护室的门前有一片空地,人满为患。坐在水泥地上的,靠在沙发上的病号家属们,一个个垂头丧气,情绪极为低落,有的在暗暗哭泣。他们拿了大把大把的钞票把自己的亲人交给了重症室,关在了紧锁的铁门里面,不知道自己的亲人在1CU病房里是什么情形,死亡的阴影在笼笕罩着他们。

  女儿潇潇已被推入重症监护室十几个小时了,却没有一点音讯。我在等待着女儿重回病房。因为昨天下午值班医生张怀心向我保证说:重症室床位紧张得很,现在刚好有一张空床,赶快把病人推进去。我保证她明天一准能回咱病房。我原来就是重症室的医生,你们还不相信我?……病人家属被她欺骗了。

女儿两个月前被检查出患肺非小细胞癌晚期,病灶已多处转移,身体非常虚弱,服了五天靶向治疗药物克唑替尼,脸上和乳房上的像枣子大小的肿瘤已经消失,生命体征也正常,只是没有食欲。上午,管床大夫俎良医还悄悄告诉我,潇潇恐怕这一两天就不行了,你要有思想准备。我说:肿瘤不是消下去了,为什么这一两天就得死?俎良医耐心地给我讲了许多,又安慰我了许多。我做好了女儿即将逝去的思想准备。我们亲人和护工商量好,要轮流每人一个小时坐在她身后,扶她坐好,让她呼吸更畅快些,身体再舒服些。我决心要一直陪她到最后,让她得到家人的温暖,全身心地给她临终关怀。

谁知下午四点,那个丧尽天良的值班张怀心女大夫又说了:只要进重症室就可以好起来,第二天就能回病房,家属心里没有了主意,没有阻止这一过度治疗的错误决定。四十六岁的女儿潇潇坐在病床上,有说有笑,还要护工为她唱歌。就这样她被推进了重症室,进了鬼门关。

  病人一进重症室,病人便成了医生过度治疗的实验机器:没有了自由,没有了人权,生死大权便交给了医生。

  第二天下午两点,通知我进去看女儿。一下子把我吓坏了,只恨当时没有把病房的情况用手机拍下来。四五十人的大病房,一个个床位挤得紧紧的,距离没有一米远,只看见了一位医生在值班。我快步跑到女儿身边,看见她的右手腕被绳子捆绑在病床上,左手臂高高举起,抓住我女婿的左大臂,想要说什么。这时,一位凶神恶煞的男医生大声吼叫:出去,出去,不要影响我们治疗!生死存亡之际,家属哪敢耽误治疗呀!我便快步离开了重症室。谁知不过十分钟,叫我进去一看,女儿已穿好了寿衣,女儿就这样孤苦伶仃地痛苦地死去了。

  我哭昏倒在地上,我只想给医生辩论,哪有可能呀!想问他们女儿的手臂为什么被捆绑在病床上,她生前分明在挣扎,在反抗,她反对残无人道的过度治疗。嘴上套的呼吸机,响声大得很,像是给自行车打气的气筒,发出“嘶嘶”的叫声,好人也受不了这么大的气流往鼻孔里吹气呀!女儿明明还活着,她有人权,她有选择死亡方式的权利,她渴望临终关怀呀!她举起手握住亲人的手要说话,为什么医生把家属赶出去?太残暴了,大无人性了,如果是你的父母兄弟在这里,也会这样粗暴地对待病人吗?特别可恶的是,那位值班的张姓医生,你欺骗了女儿,欺骗了我们全家!这场悲剧你是罪魁祸首呀!谁来追究她呀?谁来惩罚她呀?

  一个要死的癌症病人,为什么还要被骗入重症室?临死几个小时需要的是临终关怀,是家人的亲情,是医生的安慰,医院剥夺了我们全家给临终关怀的权力呀!我只希望她死在我怀里,我抱着她,看着她慢慢地走运……我求天无力,求地无门呀!

  我的女儿死于过度治疗,临死前的十来个小时,医院还不放过,欺骗性送入重症室过度治疗,也不让家属与病人见面,还捆绑病人手臂,十来个小时女儿再也就回不来了,女儿死得太凄惨了呀! 

(二)

2015910日中午,我从女婿那里得到了女儿潇潇患肺非小细胞癌晚期的恶讯。此时,我和先生都住在小城最高级的医院里,他做了前列腺手术,我患急性肠胃炎。亲人们为了保护刚做了手术的老萧,只能对他封闭此消息。

我一下子六神无主、没了主意,我通过微信给好友蓬梅商量怎么办?她说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给他说呢,一定要说。她有个朋友得了癌症,不服药到远方游玩,最后病好了。给我三姐维玲打电话,她寄来了四川红色的弥猴桃,让女儿吃,每天电话问我病情如何,关怀备至。我给好友诚敏发微信打电话商议怎么办,她要我把在北京协和医院确诊的片子和资料寄到她家,她携资料到省肿瘤医院内科挂了邹主任的号,医生提出了治疗方案。我通过亲戚小杰买到了印度出的靶向冶疗的药物。

我们出了医院。女婿开车和女儿一起到离家乡最近的画眉谷游玩,每天到山上水边散步,给女儿照了她生前最珍贵也是最后的一些照片。在农家院,给她做猴头菇吃,她已开始服药,食欲很不好,脸上的转移瘤也在慢慢长大。女儿说她想去深圳玩,哪敢去那么远呀!我们开车到了省会。

我找了最好的理发店给她烫了头髪,剪下的头髪辫成了辫子,我知道这就是女儿留给我唯一的纪念品。领女儿去了最好的商店,只到了一楼化妆品店,她坐在柜台前挑选粉饼和口红,她想上二楼已走不动了,回到了旅馆。坐在床上突然她呼吸困难,此时我的好友诚敏来看外甥女,给潇潇买了咖啡糖。女儿吃了糖马上缓解过来了,阿姨要走她睁开了大眼晴说:姨,你走路回去慢点呀!诚敏含着眼泪离开了女儿。

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到了饺子店,她很想吃一碗,可惜只吃了几个便没有食欲了。我让女儿和女婿住在了我家,给她们腾出了一间房子,床铺加宽,还新装了电视,我想无论如何我也能侍候她半年啊!谁知道十月一日,她非要回自己的家看一看,下起了小雨,女婿要打伞,潇潇却说雨下漫步更有诗意。她感冒发烧了,连夜住进了市里最高级的医院老年科,高烧四十度,管床大夫俎良医给治好了,烧退了。

我一直给省肿瘤邹医生微信联系,他医德非常好,有问必答,有求应应。女儿胸腔积水,要抽积液,我问他会不会有危险,他告诉我没有危险。抽出900毫升的积液,女儿告诉我:妈,咱抽八次!女儿求生欲望多强呀,可是不久胸腔又有积液了,输人血白蛋白给她支持治疗。

侄女桂花多次到医院看萧潇,她从北京306医院请来了王专家会诊,根据协和医院血样,验出了女儿是A1K19变异,让改服一盒五万元的克唑替尼,服了五天,脸上乳房上的枣子那样大的肿瘤消失了,王专家充满信心,说再停十来天到条件好点的北京或香港去治疗,有希望。

谁知,正在全家等待着奇迹出现时,那位值班张怀心女医生,却把女儿骗到了重症室,女儿被过度治疗痛苦地离开了人间。

 

(三)

  女儿潇潇正值中年,还有多少好日子在等待着她呀!她却孤零零地苍促地离开了人间。生死离别、愁断肝肠,再也看不见她,再也听不到她甜美的声音,她生前的音容笑貌时时在眼前闪现。

  她被骗入重症室的前一天,她六十岁的舅父晓丹从广州音乐学院带着小提琴回来看她了。一下飞机直奔医院,舅父给她拉了许多中外名曲——《梁祝》、《天长地久》等,一曲曲悠扬的中外小提琴声使病房充满了阳光,充满了温暖,充满了亲情。晓丹一边拉琴一边给潇潇交谈,每支乐曲是哪个国家的,哪个时代的,作曲家是谁,女儿一一回答。问《梁祝》作者是谁?女儿马上回答是:上海的何占豪和陈钢,父女俩谈得兴奋而愉快。管床大夫俎良医、护士长还有其他护士们都来参加这个病房内特殊的临终关怀音乐会。

  当四弟拉起《月亮代表我的心》时,我不由自主地起身舞蹈起来,我含着热泪,用足尖步走在女儿身旁,与她亲吻,用手颤抖地爱抚着她的身躯,用360度平转走到七、八位医护人员身旁,向她们致意感谢,又回到女儿身旁与她用肢体语言交流,鼓励她与疾病抗争,表达一位母亲对女儿的挚爱。当我做一个身体后仰的动作时,女儿怕我失去平衡,马上用手扶住了我的手臂。观看音乐会的医护人员感动得流下了眼泪。这一难忘的临终关怀场景,我请录像专业人员给录制了下来。这是女儿生前唯一的录像啊,我每看到这一录像时,都泪流满面、痛断肝肠啊!

  白发人送黑发人,世上还有什么事比这更痛苦更悲伤呢?我吃不下饭,一无三顿几乎吃不了一两粮食,只好打些菜汁喝。睡不着觉,一闭眼就是女儿的音容笑貌。萧潇自小就漂亮得出色,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晴,我抱着她走在街上,会有一群大姑娘小媳妇围上来夸奖说:这小姑娘长淂多漂亮呀!她四五岁就开始练体操,曾多次获得省体操冠年。高考时,她的体操专业分在95分以上,三个大学都发了录取通知书,邀她上大学。

  在重病中,女儿没有掉一滴眼泪,没有呻吟一声,还对我说:妈,我的病若有啥好歹,你不要哭,不要生气,我会好好报答你、侍候你!你要把头发染染,显得年轻。我的女儿呀,好女儿,你在为妈考虑,从没想到过自己。如果不是1017日下午四点那个张姓医生骗你入重症室过度治疗,就在老年科临终关怀治疗的话,一定会做得非常好。

  女婿家是农村的,按习惯骨灰是要埋在婆母家的。坟地就在开发区马路边的绿化带里,总觉不安全,怕女儿害怕。我们老夫妻俩虽然都近八十岁了,每天早上都要去看她,给女儿说说话。有一天早上,发现坟地边上的豆子苗被拖拉机推倒了,我们立即决定迁坟。只用了三天时间办完一切手续,于七月十五日子夜,把骨灰迁移到了公墓。现在,每周去看望她一次,总觉得对不住女儿,让女儿在最后走的几个小时里,在重症室受虐待了,手被捆帮在病床上,被剥夺了人权,被剥夺了自由,没有看见亲人就闭上了眼晴。这一切,让我做母亲的痛断肝肠、不思茶饭呀!

 

(四)

为了表达我对逝去女儿的哀思,我在她的忌日主持召开了《永恒的爱音乐会》,主题除悼念女儿外,主要是反对过度治疗和呼吁全人类都来关心实施临终关怀。

  会场布置得庄严而肃穆,鲜花簇拥着放大了的女儿潇潇照片,大而醒目的《永恒的爱音乐会》字样在主席台的上方。参加的有亲人、朋友和学生约二百余人,节目有诗歌朗诵,独唱,电子琴了演奏《梁祝》。舞蹈节目较为丰富,有拉丁舞《葬心》、摩登舞《天长地久》、民舞《永恒的爱》和《妈妈的吻》、芭蕾舞《春天》。我自编自演了舞蹈《月满西楼》,用舞蹈语汇表演了女儿从幼年、童年、青年、直到中年患病去逝的一生。随着如泣如诉的二胡独奏曲,我含着热泪表演了女儿从幼年、少年、青年、中年因病过度治疗去世一生的喜怒哀乐。观众一边观看我的舞蹈,一边流着同情的眼泪。

  我请医院重症室主任杨宪先生参加了音乐会,他很热情,我们进行了交谈。之前,我曾到医院找到了一把手刘东院长,反映了潇潇在住院期间受到过度治疗而死亡的有关问题。院长态度非常谦和热情,他立即打电话让重症室杨宪主任到院长办公室,我们见了面。杨主任约我到重症室办公室交换了意见,他和护士长向我表示了谦意,并请我给重症室工作人员上一堂临终关怀课。我将事先在电脑上制作好的《萧潇的一生》、《病房临终关怀音乐会》和《永恒的爱音乐会》的实况制作成了U盘,给工作人员放映了全部内容。我含着眼泪讲述一位母亲对过度治疗给女儿和全家人带来的凄惨遭遇和悲痛,讲述临终关怀是每一位医务人员和家庭的共同责任。杨宪主任做了总结,决心要做好科室的医疗和临终关怀工作。

  我把一位受害者母亲的亲身感受,化为反对过度治疗和提倡临终关怀的动力和行动。可惜,老年科的张姓大夫,没有了去向,有人说她辞职不干了,她是为了摆脱责任和处罚而逃之夭夭吧!

 

(五)

在《永恒的爱音乐会》上,我的孙子涛朗诵了我写的诗歌——

我要为临终怀呐喊:

人定胜天,茫然…

多少年来为了生存

战胜了天花

战胜了伤寒

对癌症却束手无策

手术化疗靶向治疗

逃脱不了死神的折磨

多少家庭妻离子散

多少鲜活生命被摧残

多少人命惨归黄泉

一场场惊涛骇浪

生与死的博斗在继续

鲜血眼泪在漫延

人类天能,人类茫然

女儿冤魂在哭泣

在呼吁,在呻吟……

让我和亲人在一起

我不进重症监护室!

不要捆绑我的手和脚

我反抗过度治疗!

我要用最后的力气与

恶摩抗争!

我有呼吸有心跳有思维

我想见母亲最后一面

想见儿女一面

想和爱人说声再见

想见亲人最后一面

你没有能力把我救活

我有死亡方式的选择权

我要亲人的临终关怀

我要温馨地

要缓慢地

轻轻地离开人间

这,是我做人的权利!

我要亲人的临终关怀呀!

 

  女儿屈辱的死,让我痛断肝肠呀!

  我无处申诉,我是这样悲痛无助,我只有拿起笔来写诗词曲——

清明祭

清明花落雨纷,

祭扫故人断魂。

一丘黄土不堪,

哪得冷泪半寸。

 

    悼女子

  母女生死两茫茫,泪眼汪汪,谁体谅。黄土孤坟,怎能话凄凉。千呼万唤人不来,尘满面,鬃如霜。

  夜来幽梦正还乡,楼梯响,正梳妆。俏聊无言,憔悴泪千行。料得女儿思娘处,明月夜,哭断肠。

 

蝶恋花·离别西楼

    离别西楼醒不起。春梦秋雨,聚散无情义。十月十九你离去,千呼万唤娘不尽。

    月上西楼词不辍,字字句句,总是血泪涕。无颜薄命无运气,寒夜思女泪眼垂。

 

    水调歌头·明月何时有

  明月何时有,阴多少晴天。不知天上女儿,是苦还是甜?我欲乘风追去,又恐女儿怜,人间有温暖。起舞弄倩影,不如在人间。

  忆往昔,低头写,何无眠。怎能消恨?聚时容易别时难。人有悲欢离别,月有阴晴园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嫦娟。

 

     齐天乐·一声声更苦

  老妪先自吟愁赋,凄凄惨惨更苦。过度治疗,临终关怀,都是悲天怜人处。大雪骤冷,沉沉已无眠,哭声无数。词曲如山,怎挡得住思女情愫?

  西窗又吹暗雨。我思女儿,离娘三年,痛有伤心无处。词曲何用?挡不住离苦,痛哭女子。写入笔头,一声声更苦。

 

思女曲

风萧萧兮怎是春,美人走远兮独沉吟。望潇潇兮何处?依青柏兮泪沾襟。

百花红兮草长,不见女兮泪流淌。夜夜不寐兮见面渺茫,松柏青青兮风露凉。

病之急兮医忽忙,过度治疗兮断肝肠。临终关怀兮被人抢,剥夺人权兮众人挡。

 

(六)

过度治疗的残酷,临终关怀的无知,已是社会问题。它关系到千千万万人的生命安全,关系到千千万万个家庭的幸福平安。政府有关领导部门和医疗机构以及全社会的人们都要对此关心、指导和监督。

  过度治疗是指医生给予病人的治疗超过患者疾病的治疗需要,给病人造成不必要的痛苦与经济上浪费的医疗行为。

  它严重地损害了整个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的形象,造成人力、物力、财力、医疗资源的极大浪费。医生为了个人收益增加而积极为医院创收,从而诱导了过度治疗。这就造成了医疗费用居高不下,给国家带来极大危害。

  过度治疗都是在医生引导下,贝有欺诈性质的违反法律的行为,给病人造成了不必要的死亡。看看现在各大医院1CU里躺着的病人,大部分属于这种情况。医生的过度治疗,都是是有欺诈性质的,是违反法律的。国家、社会、医院必须建立完整的细致的管理与监督机制。在治疗过程中不恰当、不规范其至不道德的治疗行为,是与道德相违背的,是被法律以及相关制度所被禁上的。

  临终关怀是指医院给患者提供生理、心理和社会等方面的一种全面支持和照料。其目的使患者生命质量得到提高。使患者无痛苦地、舒适地走完人生的最后旅途,并且使家属身心得到维护和增强,邦助家属度过悲伤期。

  女儿潇潇如果不进重症室,就在老年科住,不会有过度治疗,而目临终关怀也会做得很好。这是张怀心女医生违背良心的罪恶行径所造成的,完全打乱了老年科的支持治疗。她无情地吞没了科宝主任、俎良医和家属的临终关怀。她的欺骗行为要负法律责任的。

  对她绝不能手软,否则,这类事情还会发生。

 

(七)

我的朋支培心在朋友圈里看过小说后写道:佳月,看到你写的小说后,非常同情你女儿的遭遇。现在有些医院确实是“钱”字至上,“钱”字挂帅,不讲医德,更谈不上有“治病救人”的理念,“白求恩精神”已无影无踪,纯粹商业化了。为了多挣点钱味着良心做缺德事,实在是可恶至极,令人愤慨万分……受害的家属们可以向上一级领导反映。我们的国家强大了,但在有些行业仍存在不少问题。希望大家能坚持执行和发抇老革命前辈的为人民服务的革命传统,将各行各业那些坏人坏事清除干净。我们相信“邪不压正”、“恶有恶报”,终有一天那些恶人会有报应的。看远点,唯有以正义之声誏更多的人去了解、揭露、批判……也是对潇潇的深爱和慈心,她在天之灵也会得以宽慰。

以上是我的朋友培心在朋友圈里写的评论文章,她给予了声援。我希望这篇叙事性纪实小说,能对过度治疗给予打击,对临终关怀给予提倡和呼吁!

(作者系许昌市体育局原副局长,河南省体育舞蹈舞协原副主席,中共党员,文学爱好者,曾自费出书《萍踪忆语》。)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