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c/谁家春妮
*yc/谁家春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04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拿好你的那根“杖藜”

(2006-11-07 16:34:22)

“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雅致的志南和尚不畏路遥力衰,扶杖过桥,方得尽赏“杏花雨”、“杨柳风”。能成全他这一番浓兴的,那根殷勤助兴、“扶”主而行的“杖藜”怕是功不可没吧。

我们在很多时候都需要这样的“杖藜”,比如课文解读。

如果说课文的内蕴意境就是那无限春光的话,我们如何才能“过桥东”,真正领略其神韵,而不是误入歧途,遗失美好?

笔者想起近期听的一节课公开课《石壕吏》。课堂上有读有说有背有品,还有课件,甚是热闹。说实话,教师表现出的状态很不错,语言亲切,调度自然,学生的状态也不错。学生活动主要集中在发挥想象,揣摩老妪、老翁以及儿子的心理感受并有感情地读出相关诗句来。课堂最终在同情老妪遭遇氛围中结束。可是听到最后,我还是忍不住问了近旁的一个比较活跃的学生:这首诗如此突出来写老妪、老翁,可为什么题目却命之为“石壕吏”而不是“石壕妪”呢?学生想了一会,把头摇了摇。我提示他把诗的背景材料、作者写作意图以及诗内的几个关键句结合起来思考,他思忖着说:作者是不是想表达对那些恶吏的控诉呀?可是直到结束,课堂上的师生都没有探讨这个问题。

如果我们只读出了“妇啼一何苦”情味,而读不出“吏呼一何怒”情状,对作品的理解就不会完整;如果我们的教学只停留在一般意义的品词读诗的方法上,而不能深入探讨这个作品作为“诗史”的特质,对作者情感的把握就无法准确。所以评课时我跟授课老师说,只有把握了作品的实质,读懂了作品核心价值,课堂上的一切教学活动才会显得有实际的意义。

对于这堂课而言,如果说作品的深刻内涵、作者的沉郁情感就是那“桥东春色”的话,学生领略到的恐怕只是景色一隅,究其原因,教师递给他的“杖藜”不够用。

对于授课教师而言,只关注学生学习形式的进入而忽视学习实质的进入,你交给学生的那根“杖藜”也就徒有其表。

再说一节课。

上月听了一节新课程达标课《大道之行也》。课堂推进顺利。最 后老师引导学生讨论课本上的一道思考题:孔子笔下的“大同”社会与陶渊明描绘的那个“世外桃源”有没有相似的地方?师生在一番讨论后,得出的结论是:陶渊明“世外桃源”的境界显然是根据孔子“大同”社会的体制构想出来的,是艺术地再现“大同”社会的生活风貌。评课时,教研员李老师提出了质疑:与世隔绝、无争无息的“世外桃源”是陶渊明崇尚自然的集中体现,与孔子构想的选贤举能、人人为公的儒家大同社会是一回事儿么?他们之间有这样的因果关系么?授课老师解释道:我是按教材和教参上的内容讲的。

其实,只要定神思考,我们就知道李老师的质疑非常在理。问题出在哪里?我认为还是教者本身的思考与辨析不够。教师在解读课文时,目光只盯在教材与教参上,对“权威”之言深信不疑,放弃了独立思考与辨析的过程。在这样的情况下,教师只是充当一个搬运工的角色,将专家之言、教参之词原封不动地运输给学生。那学生怎么可能有独立思考甚至质疑的空间呢?尽信书不如无书,所以,当作为教师的我们放弃独立思考过程的时候,也就放弃了“扶我过桥东”的杖藜,那就更谈不上递给学生一根有用的杖了。

可见,对于教师而言,拿好独立思考、深入挖掘这根“杖藜”十分重要。

独立思考,需要我们作为独立的主体对作品进行真实的阅读,不囿于教参之言或权威之见,作一番结合实际的思辨,吸其精华,尊重事实;深入挖掘,需要我们尽可能多地占有材料,多层面多角度思考,历史地立体地看问题,才能不被浅表的解说所蒙蔽。

比如,人教版七年级上册的《世说新语》中的《陈太丘与友期》一课,教材的课前导读是这样写的:“自古以来,出现过许许多多聪颖机智的少年儿童,关于他们的美谈至今流传。这里有两位这样的儿童,读懂这两则故事,谈谈你的感想。”如果不认真揣摩原文,老师在备课中很容易受这段课前导读提示的影响,将这两篇文章都归结为表现少年的机智与聪慧上去。但是,如果我们能结合《世说新语》这本书的整体内容,同时对人物的挖掘能更深入一些的话,你会发现并非如此。此文选自于《世说新语》,《世说新语》用一个一个故事来客观描绘人物和事件,将当时独特的社会风貌和独特的人群特点作最真实的呈现,展现晋代文人卓尔不群的风骨。而课文中小元方身上所表现的最明显特征,就是他的个性风采,他的对“无礼”“无信”的大声斥责和“入门不顾”的决绝表现就是这个人物最传神、最真实,也是最可贵的个性所在,而这并不是用聪颖机智可以概括的。只有把这点挖掘出来了,我们才不会去纠缠什么元方“入门不顾”是不是不礼貌这样的“伪问题”了。

有了对作品正确的解读后,在此基础上,由教师导引和推动的课堂才会产生真正的效益,教师递给学生的那根杖才能发挥出神奇的力量。前年,人民电子音像出版社录过我的一节课《生命生命》。课文从三个小事中引发出对生命的思考,情真意切。而作者特殊生活经历,更为文章增添了动人心弦的魅力。教学中我以朗读为手段、以唤醒学生生命体验意识为核心,让学生不仅从小飞蛾小瓜苗感受到自然界的生命力,而且从杏林子以及更多的事物或人的身上看到生命的力量和人性的光辉。在此基础上,我再让学生结合自己的思考来揣摩课题“生命生命”的读法。学生的感受一下子被激发,各抒已见,出现了渐强呼唤式读法、渐沉思索式读法和深情并行式读法等等。而远远超出了教参上提供的一种渐强式读法。看来,只要递出一根有用的藜杖,触动学生内心的情感,思想就会两相砥砺,就会迸溅智慧火花,也才能真正挖掘出文中蕴含的深意,达到心领神会的效果。

所以,在每天走进课堂前,我们都应该思忖一下:我是否拿好了那根“杖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