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黑皮康传略》连载3:少年英雄 (中篇小说 作者/刘焱明)

(2006-02-21 16:06:27)
标签:

三更有梦

三更论坛

荞麦博客

文学

小说

刘焱明/荞麦

丹江口

红安

分类: 小说故事
3 少年英雄

  倒水河发大水那年,黑皮11岁。
  黑皮在倒水河边长大。4岁时,黑皮就敢在河里扑腾。5岁时,黑皮已能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游玩了。夏末初秋时节,河里的水浅,河水清澈见底。5岁的黑皮,便敢大着胆子横渡倒水河。
  多少年后,黑皮读到毛主席的“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的诗词,就感到格外亲切。日子久了,他记不全这首诗词了,但这开头的两句他总也忘记不了。尤其是“胜似闲庭信步”,“极目楚天舒”这类句子,他终生难忘。
  黑皮不知道,倒水河为什么就叫倒水河呢?
  他至今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倒水河发源于县北的深山老林,弯弯曲曲地流淌了几百里,最后流到了武汉下游的长江。
  黑皮坐在倒水河边看大水。
  大水中漂浮着的东西,应有尽有。有活的,也有死的。有人,也有牲口。
  一块门板淌了过来,上面有个哭着的孩子。河水的流速很快,眨眼工夫,那块门板就从人们的眼前消失了。
  有个少年,沿着河岸向下游死奔。奔到门板的前面老远以后,扑通一声跳下了河。
  那个少年是黑皮。是年仅11岁的黑皮。在河边看大水的村民,没有谁在意这个孩子的举动。洪水滔滔,谁会想到一个11岁的孩子会跳下河去救人呢?
  天黑时,黑皮娘端出饭菜。不见黑皮的影子落屋,就叫黑皮爹去找黑皮回来吃晚饭。
  “他自个儿不会回来?”黑皮爹说,“象个不落家的狗,又不知到哪里野去了。”黑皮爹喝着稀饭,头也懒得抬一抬。
  黑皮娘就生气。生气就骂黑皮爹。“你个老不死的,黑皮死了我看你也不会抬抬屁股眨眨眼!”
  黑皮娘边骂边出了大门,拿着碗挨家挨户去找黑皮。
  黑皮爹其实不老,不过四十多岁年纪。黑皮爹其实也很疼黑皮。老大老二都夭折了,老三就是个宝。谁知生了黑皮后,黑皮娘再也座不上胎,就让黑皮断了后。这样,黑皮也就更显得金贵了。
  找了好几户人家,黑皮娘也没找到黑皮。
  黑皮娘一时找不到黑皮,就在村口扯着嗓子喊黑皮。
  嘘溜嘘溜灌了三碗稀饭,还不见黑皮娘和黑皮回来,又听到黑皮娘在外面尖着嗓子叫喊,黑皮爹就丢下碗筷也出了门。
  还是见不到黑皮的影子。黑皮爹娘就有些吃紧,莫不是掉到河里去了?
  村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天空下着小雨。河水哗哗淌着,冲刷着堤岸。
  黑皮爹娘提着夜壶灯,沿着河岸朝下游寻找。
  一些热心的村民,也纷纷到河边帮忙寻找黑皮。
  河边灯火点点。就是没有黑皮的影子。
  寻到半夜,大家筋疲力尽,也就回村睡觉了。
  “黑皮娘,你们别太担心,黑皮说不定到哪儿去了呢?谁能肯定他就掉到河里去了呢?”村民安慰黑皮娘说。“再说,黑皮水性不错,就是掉到河里,也不会有事的,他会自个儿爬上岸寻回家的。”
  黑皮娘无声地摇摇头,就和黑皮爹无奈地回了家。
  回到家,黑皮娘一夜都没睡着。
  黑皮爹上床前,给黑皮留着门。黑皮爹认为黑皮不会有事。
  黑皮可从来没离开过爹娘啊。这回怕是凶多吉少呢。
  黑皮娘一想到这儿,眼泪便又哗哗地淌了出来。
  天刚蒙蒙亮,黑皮娘就起了床。黑皮娘在神龛前,又是磕头,又是烧香。
  冥冥之中,黑皮娘觉得黑皮还在某个地方,神仙会保佑他平安无事。就象那次老猫惹祸,黑皮也能闯过劫难。
  黑皮娘又磕头如捣蒜。
  烧完的纸钱,还携带着火星,被从大门缝隙穿入的晨风吹得纷纷扬扬。乌烟瘴气的样子,阴森森的,使得这座破败的老屋象一座鬼魂的庙宅。
  冥冥之中,黑皮娘听到孩子的哭声。
  黑皮娘一回头,一股冷风扑了进来,就见一披头散发,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影子立在面前,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脸上头上淌着血水。
  黑皮娘一时神魂颠倒,又磕头如捣蒜。“谢谢神仙,谢谢神仙送来贵子。”
  “娘,你这是干啥呀?我是老三,我是黑皮呀!”
  影子说。摇摇欲坠的样子,就快支持不住了。
  “黑皮?我的黑皮?”黑皮娘一骨碌爬起来,奔到影子跟前。
  “真是我的黑皮!我的儿啊,你这是……”
  黑皮娘拦腰抱着黑皮和黑皮怀中的孩子。
  母子俩昏倒在地。
  只有那个孩子,在黑皮怀里哇哇地哭叫,吵醒了酣睡中的黑皮爹。
  黑皮跳下河后,拼命地游,终于游到了门板边。
  他一手抓着门板,一手护住孩子,试图把门板推向岸边。但河水太急,门板又宽又长,在惯性作用下,只管直着往下淌。黑皮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是枉然。黑皮只好跟着门板往下淌。
  黑皮随着门板顺流而下,一泻就是几十里地。
  孩子因为惊吓过度,反而不哭了。不但不哭,还伸出小手拍打窜过门板上的水。嘴里啊啊咿咿的,小家伙还很高兴呢。
  水面宽阔起来,流速也有所减慢。
  附近是一片沙滩地。地里的庄稼,这会儿都在水下呻吟了。
  不好,门板正向前面的一棵柳树冲去。
  黑皮使劲往一边推门板,但还是来不及了。眼看就要与树相撞,黑皮双手紧紧地抱住孩子。门板的前头撞在树上,门板就围着树转了半圈。
  门板又向前淌了。门板刚向前淌时,黑皮踩着了河里的泥沙。黑皮意思到附近是浅滩。黑皮就麻利地解开孩子身上的安全带,抱起孩子,将孩子举过头顶,深一脚浅一脚地淌着水,漫漫地到了岸边。
  黑皮抱着孩子,沿着河岸往回走。山高路险,饥肠辘辘,黑皮艰难地,胆颤心惊地走着。虽然从没看见过野兽出没,黑皮还是捏着一把汗。路边有个风吹草动,他也会惊得汗毛一竖。他担心孩子哭闹,孩子一哭,那洪亮的声音响彻山谷,在这阴森森的黑夜,简直要人的命。好在孩子还乖,躺在黑皮的怀里睡着了,一只指头还含在嘴里。他又怕踩着了蛇。实在支持不住了,黑皮就坐下歇歇。眼睛睁不开了,就打个盹。这样走走停停,从日落西山,一直走到第二天凌晨。
  黑皮回到家那天下午,有个女人跌跌撞撞地来到村里,打听孩子的下落。女人在沿岸四处找寻,已到过好几个村子了。
  大水淹没村子时,女人的丈夫带着两个大孩子,女人带着最小的孩子先后逃了出来。
  丈夫下下大门,女人在门板上绑上孩子坐的圆椅,再把孩子用布带绑在圆椅里。女人就推着门,淌着齐腰深的水,向岸边靠近。一不小心,踏进了深水。女人就两脚悬空,拔着门淌进了急流。一个浪头打来,吓得女人松了手,女人就掉进了河里。女人随着急流扑腾,眼看就要沉到河底了。也是她命不该绝,她抱住了一棵斜倒着的柳树。
  女人惊魂稍定,猛然想起了孩子。可门板早就没了影子,女人一时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
  女人见到安然无恙的孩子时,悲喜交加,连连给黑皮及黑皮的爹娘磕头。
  孩子的爹姓梅,女孩子叫梅芳。为感谢黑皮的救命之恩,女人当场就将女儿改名梅康,并让女儿认黑皮的爹娘为干爹干娘。
  就是这个有着象花一样美丽的名字的小女孩,后来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毕业后分到了北京。在文化大革命中,以及在黑皮的晚年,深居要职的梅康,在关键时刻关照和帮助过黑皮。两位老人至今健在,这都是后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