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黑皮康传略》连载4:投奔部队 (中篇小说 作者/刘焱明)

(2006-02-21 16:05:33)
标签:

三更有梦

三更论坛

荞麦博客

文学

小说

刘焱明/荞麦

丹江口

红安

分类: 小说故事
4 投奔部队

  黑皮读初二那年的暑假,跟着一支队伍跑了。这一去就是几年。等他再回到村里时,爹娘早已不在人世了。
  那日下午,黑皮和伙伴们在村后山放牛。山脚下有部队通过,看得黑皮浮想联翩。黑皮知道那是解放军,那段日子山脚下总有解放军来来往往。
  大人说,解放军在行军打仗呢。有时候,老远老远的地方,隐隐约约地传来声响,象是过年放鞭炮的声音。大人说是抢声。黑皮听到这种响声就很兴奋。
  在最后一队解放军过去后,黑皮丢下牛跑下了山。黑皮边跑边回头对伙伴们说,你们把我的牛牵回去,告诉我娘,我当解放军去了。
  黑皮跑下山后,解放军已走得没了身影。黑皮就死命地追赶。
  终于追上解放军了,黑皮又不敢挨得太近,怕发现了赶他。
  黑皮就在部队后面,在山路和两边的茅草与庄稼地之间,走走停停,若隐若现。
  晚霞烧红了山间的天空,树林和庄稼变得一片金黄。
  走在后面的士兵发现了黑皮,就要撵他,不要他跟着部队。黑皮说他要参加部队,当解放军,也拿枪打仗。士兵说,你说参加就参加呀,你想当解放军就能当解放军呀,快回去吧,免得爹娘担心。但黑皮不听,非要赖在后面跟着。后来,天黑了,黑皮已跟了老远了,士兵也就不撵他了。黑皮就蹦蹦跳跳地插到队伍里,欢欢喜喜地走啊走,以为自己就是解放军了。
  黑皮就这样跟着队伍,从霞光万道的傍晚,一直走到曙光初露的黎明,走进了一个深山老林,走进了部队的驻扎地。
  黑皮脚穿的一双旧布鞋,已磨得露出了脚趾。脚板上的血泡,有的已磨破了,露出粉红色的嫩肉;没有破的,象水泡涨的蚕豆,撒在脚板的四周。
  一个女战士过来查看他的脚丫子,他却若无其事地冲着女兵傻呵呵地笑。还说女战士的齐耳短发好看,比他村里大娘、媳妇和姑娘们的都好看。黑皮说着,还拿手去摸女战士的头发。搞得女战士脸红红的,不好意思。
  黑皮说他要当解放军。人家说他还小,要他脚好后赶快回去,免得爹娘挂念。没等人家说完,黑皮就说他是孤儿,在他九岁的时候,爹娘就先后生病死了。人家不信,还是要他回去。黑皮就软磨硬泡,赖在部队不走。
  部队见黑皮死心塌地的样子,决心很大,就把他留了下来。这样,15岁的黑皮就成了部队里最小的兵了。
  黑皮刚入部队就接受了一次考验。
  班长说:“你今晚到后山的墓地,趁着夜色抢回一具尸体……”
  黑皮刚听到这里,身上就起了鸡皮疙瘩。
  黑皮插话说:“我背得动么?”话一出口,黑皮就后悔了,我咋能这么说呢?连一个死人都搞不回来,还当什么解放军呢?
  “那是我们的一个战友,惨遭敌人杀害。他的个头跟你差不多,说不定还被敌人残酷地剁成了八块……”
  黑皮眼前就浮现出血淋淋的几块肉。“剁八块”是对仇人的咒骂。黑皮心说,可别“剁八块”呀,“剁八块”就更加毛骨悚然了。
  “如果还是全尸,你背不动时还可以拖。要是被分尸了,你可以一趟趟地往回搬。总之,把他弄回来了就算完成了任务。”
  黑皮胸挺挺地说:“保证完成任务!”
  黑皮心里直打鼓。心想,我真的能完成任务么?一想到尸体,心里就很害怕。
  班长说:“完不成任务,你就只有回老家了。一个死人都对付不了,还怎么去对付活着的凶恶的敌人呢?!”
  听班长这么说,黑皮就给自己壮胆。我不能害怕,我一定要完成任务。不然,我就得回家了,就当不了解放军了。
  班长最后说:“墓地可能有野狗和狼群出现,你带上一把短刀,以防万一。”
  黑皮后来跟村里的半大孩子说起这段经历,总是绘声绘色。他把这次墓地之行说得活灵活现,我们这些小家伙常常是又怕又爱。
  掌灯时分,天上已是繁星点点。翻过山梁,黑皮就来到了后山。山脚上,果然堆着不少土坟。有的坟前,还立有石碑。
  墓地阴森森的,慑人魂魄。不知名的鸟儿、虫儿,藏在看不见的地方,高一声低一声地叫唤,让人毛骨悚然。
  黑皮壮着胆子在坟堆间穿行,寻找着班长所说的那具尸体。一只兔子突然从脚边的荆棘丛中惊跑,吓得黑皮出了一身冷汗。
  黑皮就慌慌张张地在坟堆间奔跑起来,一不小心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就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躺在草地上的黑皮,忽觉有些不对头,刚才好象踩着的是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莫不是……一想到这里,黑皮一骨碌爬了起来,四下里张望。
  果然是一具尸体,四仰八叉地躺在一堆坟前。
  黑皮围着尸体左看看,右瞄瞄,心里反而坦然了,不怕了。死者的脸上伤痕累累,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
  “兄弟,你死得好惨。”黑皮蹲在尸体边说。“兄弟,我们一定为你报仇,杀光那些王八蛋。”
  黑皮吃力地抱起尸体,把它弄到背上。“兄弟,你放心走吧,班里的兄弟会永远记住你的。”黑皮说。“家里的事情也不要担心,我们都是你娘你爹的儿子,我们会好好照顾两位老人的。”
  没走几步,尸体就从背上溜了下来。黑皮一转身,吓得“啊”的一声连退几步:尸体钉钉似的立在那里,眼睛睁得老大老大。
  “兄弟啊,你可别吓小弟呀!”黑皮拖着哭腔说,“你让小弟平平安安地把你背回去吧。不然,部队就要把我赶回去了,我也就当不成解放军了。”
  黑皮壮着胆子走向立着的尸体。忽然,尸体竟然向后倒退起来。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黑皮嗖地拔出短刀,自欺欺人地说。“我今晚既然敢来,早就置生死于度外了。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成全我,让我把你接回去,免得在这荒郊野地被野狗啃了,只留下一堆白骨。”
  尸体就不动了,一双白眼也闭上了。
  黑皮没有回头路,就又背上了尸体。黑皮已经麻木了,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了。
  “黑皮兄弟,快放下我,我自己会走。”尸体小声说。
  “你会走?你不是死了吗?”黑皮说。
  黑皮毫不思索地说完这句说,猛一激灵,就丢下了背上的尸体。“老子今天真的遇到鬼了!”说着,撒腿就跑。
  “哎哟,你小子摔痛我了。”尸体躺在地上说。
  黑皮跑了几步,就停了下来,他猛然想起了此行的目的。他拿着短刀,慢慢地走了回来。
  “你小子可别胡来!我是班里的小李呀!”尸体急急忙忙爬了起来。“我不是死人,我是大活人,我是小李,我们吃晚饭的时候还在一起呢。”
  黑皮糊涂了,愣愣地站在那里。
  “这是班长安排的演习,根本就没什么死人啊。”尸体说。尸体用袖子擦着脸。擦着擦着,就露出小李那张脸来。
  “真是小李!你可吓死我了。”黑皮兴奋地说。一颗悬着的心,慢慢落了下来。
  黑皮和小李说说笑笑着往回走。
  “新兵都要这样考验吗?”黑皮说。
  “也不都这样考验。”小李说。“班长考虑到你年纪小,让你磨练磨练。否则,真打起仗来,与敌人肉搏起来,只怕你没杀到敌人,反让敌人给杀了。”
  不久,黑皮第一次参加了战斗。黑皮与一个敌人短兵相接。黑皮的刺刀猛地刺向敌人。只听敌人“哎哟”一声惨叫,一股腥热的液体直喷黑皮的面门。
  “娘啊,儿不孝,永别了!”敌人有气无力地说完,就轰然倒了下去。
  黑皮一时傻愣愣地呆在那里。“这也是有爹有娘的人啊,这也是人家的儿呀!”
  直到后面的敌人又逼了过来,黑皮才醒悟过来。“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再往前走,他就是下场!”黑皮不想再杀人了。“你们回去吧,逃回老家吧,我放你们一马。”
  两个敌人愣了愣,仍端着枪刺慢慢向前移动。“来吧,战死也是死,逃跑也是死,不如我们拼个你死我活!”
  黑皮枪里还有子弹。“兄弟,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砰”、“砰”两枪,两个家伙就捂着肚子应声倒地。黑皮有意打了他们的肚子。这就看你们的造化了。黑皮心说。
  经过了这次战斗,黑皮得到了实战磨练。战场上是来不得犹豫的,是不能手软的。你不杀他,他就要杀你。
  后来,当地的形势发生了变化,敌强我弱。为保存战斗力,部队撤离本土,开拔到邻省去了。
  黑皮17岁那年,在一次围剿中,被敌人的弹片伤了左眼。眼伤痊愈以后,虽还能看见东西,但视力很差。左眼眨巴眨巴的,由此就留下了残疾。
  解放后,黑皮随部队来到了当地的县城。黑皮在县里参加了镇压反革命运动。
  抗美援朝的时候,黑皮所在部队全部转成了志愿军。别人都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了鸭绿江,黑皮却不能去。
  黑皮当时就一个劲地咒骂他的左眼,咒骂那狗日的的弹片伤哪儿不好,偏要伤他的眼睛。
  在城里呆了几年,黑皮就以战斗英雄和残废军人的双重身份光荣地退伍,回到了千里之外的家乡。
  回村前,当地民政部门要给他安排个位置,他说什么也不干。他说,不在部队干了,还不如回到村里好。再说,他也很想念家乡,想念爹娘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