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人李洋(中篇小说)--连载5

(2006-02-21 15:17:55)
分类: 小说故事
5 幽会在夜半

  住集体宿舍,想要亲热一下,就得偷偷摸摸。李洋心说,这也蛮有意思,越是难得到的、不便得到的东西,对人越有吸引力。
  在宿舍里,李洋方雅兰一般情况下不敢太放肆,常常浅尝辄止。只有在一方宿舍的同伴出差等情况下,他们才可无拘无束地恩恩爱爱。如果哪晚有室友告知不归,他们则按约定的信号于深夜幽会。因为是隔壁到隔壁,故可用敲墙的方式发出信号。“约”的信号为:“咚咚,咚咚咚。”意思就是:“过来,快过来。”而“会”的信号则是:“咚咚咚。”翻译过来就是:“我来也。”
  有一晚,方雅兰的室友深夜被男友带走了。夜深人静之时,方雅兰便向隔壁发出了信号,她听见隔壁传来模糊的应答信号,接着便有脚步声,但不见人过来,大概是上厕所去了,她想。
  过了一会儿,有人推门而进。及至床前,方雅兰说:“怎么才来?”不想话音未落,来人竟逃也似的退了出去。方雅兰没听到反应,只有慌乱的脚步声离去,便睁开了眼睛,只见房门半开着,哪有人的影子?“糟糕!”她在心里大呼不好,“难道是冒名顶替?是隔壁那个该死的瘦麻杆?”这一惊,方雅兰就没了睡意,“是那家伙想来占便宜,事到临头又害怕了?还是他上完厕所走错了房间?”她翻来覆去地琢磨,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进入了梦乡。
  次日,方雅兰婉言问李洋晚上是否起来上过厕所,李洋说没有,她心里便有了底儿。
  这事她没有同李洋讲,见到瘦麻杆也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瘦麻杆也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见面打招呼一如往常。但方雅兰还是觉察到了,自此以后瘦麻杆不再和她开过分的玩笑了。二人心照不宣,但谁都没挑明,好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在心底永久地埋着这个秘密。
  这以后,方雅兰不敢再发什么信号了。
  一阵缠绵之后,李洋起身拿烟。
  “哎,又吸外烟啦,当心染上艾滋病罗。”方雅兰理着零乱的头发说。
  “我跟你那个都不怕,还怕这个吗?”
  “去去去。”
  “亲爱的,我们还是来一个那个吧?”
  “去去去,也不看看什么地方,让你尝尝本小姐的芳唇就很够意思啦。”
  “好好好,等待时机,以利再战!”
  “Marlboro,万宝路,”方雅兰拿着烟盒,“还有寓意么?”
  “让我想想,”李洋作沉思状,“唉,这回我看不出来了。”
  “M——Man;a——always;r——remember;l——love;b——because;o ——only;ro——romantic。合起来就是:Ma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nly romantic。有了!‘男人总是记得爱,只不过因为浪漫而已!’我说作家,我破译得还行吧?”方雅兰一边在纸上写写划划,一边在那里自言自语。
  “哎呀老婆,这简直绝了!可申请专利啊!”李洋将信将疑地将方雅兰凑出来的意思研究了一番,忘情地拍案叫好。
  “不过牵强附会而已,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原来老婆的英文水平很不错呢,我还以为老婆只擅长那些数字呢,想不到,想不到啊!”
  “别一口一个老婆的,叫人肉麻。这不是我的什么专利,仔细看看你们男人,难道它说错了么?”
  “男人总是记得爱,只不过因为浪漫而已,哼,不能这么说,这是对我们男同胞的极大诬蔑,它大大有损我们男子汉的光辉形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