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人李洋(中篇小说)--连载6

(2006-02-21 15:16:56)
分类: 小说故事
6 温馨的港湾

  恋恋爱爱,打打闹闹,李洋方雅兰二人在爱河里扑腾了一年多,都感到累了,好想有个温馨的港湾,可以栖身歇息,不再劳燕分飞,不再四处漂泊。
  于是,他俩经过深思熟虑,达成了共识,便将爱的小船悄悄地荡进了洞房,开始了前所未有的生活。
  礼拜天逛商店是夫妻二人的必修课,哪怕李洋被拖得脚酸手软,也得舍命陪君子,不得有丝毫怨言。
  “老婆,买包烟吧,你看这盒,HILTON,希尔顿。”李洋在烟酒柜台前站定,舍不得离开。
  “不是戒了么?再说,再说,”方雅兰瞅瞅营业员,便附在李洋耳边说,“我们就要要小宝宝了,不能抽的。”
  “就这一包,下不为例。你不知它的涵意有多好。”
  “啥?又有涵意啦?”
  “对,你看,H为HEART;I为IN;L为LOVE;T为TRUE;O为OUR;N为NEED。看出来是什么意思吗?”
  “哼,HEART IN LOVE TRUE OUR NEED,心在爱中真我们的需要,我们需要真爱,我们用心去爱,真诚的爱,永恒的爱情,……”方雅兰还在那里想象,被李洋打断了。
  “行了行了,有这些就足够了!怎么样老婆,买不买?”李洋眼巴巴地看着方雅兰。
  “好好好,就冲着这些涵意,破例一回。老公,下不为例啊!”
  后来,在方雅兰的手饰盒里,李洋看到了那“KENT(健牌)、Marlboro(万宝路)、HILTON(希尔顿)”三只烟盒,他很受感动。
  “女人就是女人,真细心啊!”李洋心想,“三种香烟,三种涵意,记载着我们爱情发展的三个历程,可谓爱情三部曲,还真值得珍藏呢!”
  婚后的第二年,开了花的爱情有了沉甸甸的果实。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时节,送子娘娘给他们送来了一个小男孩。
  “遗传啊遗传啊,真乃天助我也!否则,香火传到我这儿就没了,那就没有颜面去见列祖列宗罗。”李洋可高兴了。
  “看把你高兴的!都什么年代了,还守着那传宗接代的老思想。要我说呀,我倒希望是个女孩,看看你家上下三代多为和尚头,父母又享到多少福了?享到哪个儿子的福了?都六七十的人了,还不是自己在田地里忙乎。”方雅兰说。
  “这倒也是。我老娘一连生了我们五个男孩,为全家人的缝补浆洗、吃喝拉撒操尽了心,吃尽了苦,一直盼着能有个女孩,可以帮自己一把。后来,我们有了一个幺妹,老娘别提有多高兴了,乐得几天都合不拢嘴。哎,我妹妹还是我带大的呢,妹妹小我整整八岁,当时我还没有上学,除了放牛,我就是带妹妹了。记得有一次,我把妹妹放在一边,自己玩自己的去了,后来发现妹妹抹屎吃,什么屎?哦,是她自己拉的黄不拉叽的臭巴巴,小家伙竟然吃得津津有味。农村为孩子开脱时常说:算啦,还是个抹屎吃的孩子嘛,知道个啥?这抹屎吃的典故就是从这里来的。城市孩子是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的,他们受到太多的宠爱,受到太多人的呵护。这又说回来罗,还是计划生育好呢,不说城市人,就是如今的农民也不想生养那么多呢。……”
  “哎,罗嗦个啥,快拿尿布,他又尿啦!”方雅兰喊了起来。
  “这小家伙,屁大点就知道指使人,看见老子有了一点空闲就不失时机地要找点事给他老子干,长大了还得了?”李洋一边递上尿布,一边嘴不停地打趣,惹得在一旁的母亲也笑了起来。
  孩子还没出世前,李洋就把乡下的老母接来城里,以照料儿媳和将要出世的孙子。
  母亲把小家伙带到一岁的时候就要回到乡下去了,“手心手背都是肉,”母亲说,“家里还有一大堆孙子孙女需要我照看呢,还有田地和鸡鸭猪牛,你们的父亲他年纪大了,一个人搞不过来。对这个城里的孙子,我的心算是尽到了,我不能再带了,相信他长大后会理解他奶奶的。”
  母亲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李洋也不知不觉地热泪盈眶。母亲临走前,请邻居家里的一个保姆给李洋介绍来了一个小保姆,并一五一十地对保姆作了交待,之后才放心地离去。回到乡下后,还经常让父亲来信询问小家伙的成长情况。“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李洋常在心里感慨。
  孩子大了以后,又有保姆照顾,李洋便有了一些自己的时间,就又埋头写自己的东西。
  李洋在中学时即显露出自己的文学天赋,他写的作文常被语文老师当着范文拿到课堂上宣讲。
  上师大中文系后,写作水平得到进一步提高,曾发表了不少小说、散文和诗歌,并着手创作一部反映大学校园生活的长篇小说,这部长达25万字的小说直到参加工作后的第二年才最后完成。他把书稿托咐给在省城某出版社工作的师大同学,请她联系出版事宜。稿子搁在那里好久都没有消息,李洋便去信询问究竟。同学告知说,本来是在计划出版之列的,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就被搁了下来。同学还说,如今连著名作家出书都很困难,不是要自己先掏钱出书,就是要自己在书出版后包销一部分。
  李洋一介书生,那点工资只能维持日常生计,连消费时髦都不敢赶,哪有余款出书呢?无奈,趁赴省城开会之机,他将那厚厚一摞书稿要了回来。
  “等我发了再出吧。”他对同学说。
  “恐怕那时就不稀罕出什么书罗!”同学说。
  “怎么会,如今不是有很多不通文字的阔佬在出书么?”
  “他们是为了装点门面。”
  “那我就不需要么?”
  “你需要的是钱。”
  “我有了钱以后呢?”
  “文人,象我等小文人注定不会有太多的钱。”
  “那就等着瞧吧,我就不相信命里注定我不会搞钱!”
  自此以后,李洋创作起来更加卖力。
  如今报刊多如牛毛,“东方不亮西方亮,”李洋心想,“我等小文人还顾什么声誉,一稿多投,多多益善。再说,如今的报刊经营也是实行的商品经济,文人也得搞商品经济,你觉得我的稿好,能拥有更多的读者,你就用,觉得不好就不用,互不强求,公平买卖。”
  得益于文联文学创作室的位置,李洋常被邀请给人写报告,写论文,写电视片解说词,每每可出入于酒楼与舞厅,还能得到对方馈赠的礼品或辛苦费。后来还发展到为人代写诉状,代拟合同,代写情书,份内份外都忙得不亦乐乎。
  代人写东西也不是件轻松的事情。为满足各位主顾的要求,李洋常常得绞尽脑汁,尽量使对方满意。这样,李洋便要活到老学到老,买来写作所需的有关门类的一大堆书籍,自己先圄囵吞枣地消化一番,待能派上用场时再温故知新,现打热卖。有些主指定要发表在哪一级报刊,李洋便不敢怠慢,须投入精力拿出象样的东西来。拿了人家的钱,就要替人家“消灾”,李洋象个买卖人似的,很讲信用。
  只要不影响工作,上司也没加干涉。李洋乖巧,如果是为某单位或某阔佬效劳,他总要让对方先同自己的上司交涉,名曰领导支持,实则为取悦领导。这样,报刊上便很少见到李洋的文章了,他的文章大多署上别人的姓名发表了。
  如今靠写稿能得几个稿费,顶破天也不过每千字三四十元吧,李洋心想,还不如卖稿来得实惠,买主能给十倍的价钱呢,如果再碰到大方些的主,还会让你吃喝玩乐地逍遥一番。照这样下去,要不了几年就可脱贫,就可实现小富,就可搬回自己梦寐以求的集文字处理、数据处理、通讯、音乐和影视欣赏等功能为一体的多媒体电脑,何苦还做那跟牛似的勤扒苦做而捞不到几个辛苦费的小文人呢?李洋对未来充满希望。
  办公室虽有台微机,可僧多粥少,微机总没空闲过。李洋就常先来后走,有时夜里与节假日也跑到办公室,为的是能充分利用微机赶写稿子。李洋变成了个大忙人,把家里的活儿都留给了妻子,妻子就有意见了。也不光为家务问题,她担心李洋那样没白天黑夜的,生活没有规律,再强壮的身体也会搞垮的。李洋本打算积累稿费自己买台微机,无奈那专立的稿费帐户上的数字还远远不够那个数目。
  李洋便成了写稿专业户,拼命地捞稿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