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人李洋(中篇小说)--连载7

(2006-02-21 15:15:44)
分类: 小说故事
7 双休日漫话

  方雅兰今天心情特别地好,整天都在有一句没一句地哼着那些或有头无尾,或有尾无头,或无头无尾的流行歌曲,使得丈夫李洋也大受感染,时不时地也扯着嗓子附和几句,妇唱夫随,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哎,我说作家,”妻方雅兰一边搓洗着儿子那脏兮兮的,令洗衣机也无能为力的衣服,一边看着电视,嘴里不闲地哼完“小妹妹我坐船头,哥哥你在岸上走”之后,冲着在卧室里爬格子的丈夫说:“现在每周实行五天工作制,受益最大的恐怕要数你们这类爬格子动物啦。”
  李洋扭过头,说:“哎呀呀,我说老婆,你也真是的,你把我的思路给打断了。”李洋索性车转身,反坐在春秋椅上,两腿叉成倒“八”字,双手交叉着搁在椅背上,笑眯眯的样子,显出一副又要与妻讨论问题的神情来。
  “首先,我要纠正一下,我已不是以往所谓的爬格子动物了,爬格子是对用笔写作者的俗称,我已经换笔了。”李洋说。
  “据说,不少作家都换笔了,还写了用电脑写作的体会在报刊上发表呢。”方雅兰说。
  “是啊,”李洋说:“他们是大手笔,我们可比不了。不过,我很感谢我们头儿给我们创作室配备了那台电脑,有了那位我亲爱的电脑小姐,使我激情大发,写作起来如虎添翼。面对小姐脉脉含情的眼睛,我思如泉涌,我云里雾里,我神魂颠倒。处在这种境界时,我飘飘然,物我两忘,潜意思就把自己当做大作家了,全然没了小家子气的感觉。”
  “是吗?看把你美的,都快成了电脑情人了。不过我想,大手笔与小手笔也许就隔着那么几步,小手笔如果能赶上那么几步也就成为大手笔了。”方雅兰说。
  “说得轻巧,如果真是那样,小手笔都成了大手笔,那大手笔就不称其为大手笔了,大手笔也就不值钱了。”李洋说。“哎,我们扯远了,你不是说双休日谁最受益吗?我看受益最大的要数‘搓麻’的同志们,他们可从星期五的晚上战斗到星期天的晚上,四十八小时连续作战,那才过瘾呢。”
  “也是,我们单位那几个年轻人,除了老婆,麻将就跟他们的小情人似的,一上牌桌便如胶似漆,甚至把家把老婆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方雅兰说。
  “谁比得了你们财务处那些财神爷,这个请那个邀的,打牌也是工作,我们文联就没这个福份。”李洋说。
  “你们可全国各地到处跑哇,名曰这学习班那研讨班,实则游山玩水。”方雅兰说。
  “也不能以偏概全,很多活动也是很有实效的。当然,吃点喝点玩点那是免不了的,但也是小巫见大巫而已,不足挂齿。”李洋说。
  “哎?你最近不是常被吃请吗,清水衙门怎么也香起来啦?”方雅兰说。
  “还不是替人写文章,为人作嫁衣。”
  “是吗?搞文字买卖?有篇文章把这种出卖文字的人叫做文妓呢,说既然出卖肉体的女人被称为妓女,那把出卖文字的文人称为文妓也就恰如其分了。”
  “别说得那么难听嘛。现在一切都搞商品经济,深圳还搞文稿竞价拍卖呢。文人凭自己的辛勤劳动换取一点报酬,就算是搞文字买卖嘛,也无可厚非。”
  “不扯这个啦,还是说说麻将吧。”方雅兰说。
  “对对对,跑题了,还是聊聊麻将。还有更邪乎的呢,有的把老婆都输掉了,而有的则扎上了小情人,逍遥得很呢。”李洋说。
  “咋?羡慕啦,流口水啦?”方雅兰嘻笑说。
  “哪敢呀,真那样你还不打断我的狗腿,弄得我上不了你的床?”李洋笑兮兮地说。
  “别说得好听,最近我看你在蠢蠢欲动,是不是又迷上了哪个爱好文学的小妞?要老实交待!”妻方雅兰柔中有刚,好象真的在兴师问罪。
  “妈妈,妈妈,我回来啦!”儿子人未到而声先到,他们的谈话也就暂且打住。方雅兰连忙在塑料盆中涮了涮手,起身为儿子开门,只见小保姆一手拉着儿子超超,一手提着一大塑料袋馒头还在五楼往上爬呢。
  李洋参加工作十年,结婚四年,总算有了一套自己的房子。该楼房为“品”字形结构,共有九层,每层三家,每家两室一厅,使用面积三十多平方米,建筑面积六十多平方米。这样的房子一溜好几栋,放眼望去颇为壮观。分房时,工龄短的年轻人与工龄长的老职工一起打分排队,结果年轻人“惨”了,只有住“天上”与“地下”的福份。年轻人一时牢骚满腹,却也无可奈何,并自我安慰:有房总比无房好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呢。
  李洋住八楼。每当熟人问他住几楼时,他总是自嘲地说:“八楼,一人之下七人之上呢。”熟人就说:“八楼?好好好,要想发,不离八。”李洋便接着说:“八楼也没什么不好,居高可望远,心旷则神怡,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嘛。”李洋小文人的酸味又冒了出来。
  楼房座落在武当路上。李洋所在的单元每家都有前后两个阳台,阳台很宽很大,有的把它们改作了厨房,有的则布置为书房。李洋将两个阳台用钢窗封起来后,背阳的小阳台改为书房,面向武当路且朝阳的大阳台就作为观景台。在大阳台上打了个水池,洗衣机就搁在水池边,这样,大阳台也是洗衣晾衣台。
  李洋喜欢站在前面的大阳台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因为此处地势比较高,大半个山城可尽收眼底,李洋常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旷达而愉悦的感觉。站在阳台上,可观日出日落,可俯视街上的人来车往、车水马龙,可眺望那滔滔的的汉江,江上那壮观的斜拉式汉江大桥。
  作为书房的那个小阳台,则是另一番风景:推窗而立,可见高耸的市府办公大楼,李洋在那座大楼里有一张自己的办公桌。大楼前,有一块不大不小的花园,种有葱翠欲滴的花草树木,早上有人在那里练功和健美,晚上则有年轻人在那里谈情说爱,窃窃私语。
  大楼面前有个广场,逢年过节便很热闹。当然,平时也很热闹,这就是早上的香功和晚上的舞会。
  不少人还在睡梦中,广场上的两个喇叭就响了起来,人们纷纷来到这里,当然,大多是离退休职工和职工家属,大家随着那悠扬的音乐手舞足蹈,一个个很虔诚的样子,好象香功的气息香功的福荫笼罩着大家。
  晚上呢,则是露天舞会,也是中年人与老年人居多,年轻人要么到格调高雅的歌舞厅,要么都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这些交谊舞爱好者有个组织,也就是市舞蹈协会,入会者交纳十元的会费,用于音响器材的日常维护和磁带及唱蝶的购置。当然,来者不拒,无论是否舞协会员,均可来此活动筋骨。舞蹈协会起初是由几个舞蹈爱好者发起的,他们自己掏钱购置了一套音响,并得到了有关部门和领导的大力支持,不少领导也曾步入舞池,与民同乐。
  这一早一晚的两项活动,丰富了职工及其家属的业余文化生活,深得大家的喜爱。但也苦了住在大楼周围的居民,那高分贝的音乐日复一日地早晚喧闹,对他们而言也就不是什么悦耳的音乐了,而是恼人的噪音。尤其那些倒班的职工,那些家有为高考备战子女的职工,常常是怨声载道,却也无可奈何。
  李洋家虽距大楼有数百米的距离,但多少也受到一些影响,譬如李洋写作,譬如看电视,注意力就会受到干扰。尽管如此,李洋还是庆幸自己有这么一套房子,虽然自己掏了六七千块钱,而房子还是公家的,但毕竟有了这栖身的两室一厅,少了住集体宿舍的许多不便和麻烦。单位的住房并不紧张,年轻人结婚好歹都可申请到住房。不象大城市,有的几世同堂,有的几对老少夫妻挤在一个狭小的角落里。小城有小城的好处,李洋想,当初自己申请来到西北的这座山城,是慕全国特大型企业龙马集团公司之名,现在看来这个选择没有错。
  李洋的思绪还在天马行空时,儿子蹦蹦跳跳着回到了家里。李洋连忙把稿纸收了起来,不然又会被儿子拿去叠飞机、火箭什么的,有时他把你绞尽脑汁写的东西撕得粉碎你也只能瞪白眼,莫奈他何。
  “超儿回来罗!我们开晚饭罗!”李洋大大咧咧地叫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