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人李洋(中篇小说)--连载8

(2006-02-21 15:14:28)
分类: 小说故事
8 人约黄昏后

  方雅兰吃罢晚饭便去梳妆打扮,嘴里又闲不住地哼着曲子。
  “老婆,有约会呀?”李洋在一旁打趣说,也拿个梳子捣弄头发,往头上抹摩丝,抹完摩丝又用梳子捣弄头发。
  “是啊,”方雅兰说,很神秘的样子,“你也要出门?”
  “那当然罗,只许州官放火,就不许百姓点灯啦?”
  “是个大姑娘,还是个小少妇?”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可是我的隐私噢,不得侵犯。”
  “你就不怕你老婆也隐私隐私?”
  “男子汉大丈夫,哪能那么小气。”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方雅兰还在描眉,李洋已准备就绪。
  “老婆,你慢来,为夫先走一步啦。”李洋说着,便兴高采烈地出了门。
  走在武当路上,李洋脑子里便开始转起圈来:老婆真有约会?对方会是谁呢?以前,除了某些单位集体邀请到一些歌舞厅去消遣,再就是带着儿子到她那些同事家里去玩,老婆一般是不会出门的,更不用说赴男人的约会了,今儿个是怎么啦?李洋越想越蹊跷,不觉就来到了红玫瑰夜总会的门前。
  到夜总会,一个晚上就得花销几百块,李洋还没有这个经济能力。不过,夜总会他还进去过几次,要么因公事之便,要么受人邀请,他一个子儿也不用掏。今天即是如此,不是他请别人,而是别人请他,有这样的好事,李洋想,何乐而不为呢?
  李洋正在等人,不想老婆方雅兰也来到了这里。当他看见方雅兰款款而来时,想躲都来不及了,真是冤家路窄,李洋大感不妙。
  “老公,让你久等了吧?”方雅兰来到丈夫跟前。灯光下,她很是迷人,李洋瞪大了眼睛。“咋?不认识你老婆啦?”方雅兰用胳膊碰着李洋说。
  “老婆,你今天特别迷人,老夫老妻的,叫我都有些神魂颠倒。”李洋说。
  “是吗?还象个小情人吧?”
  “当然象,其实你就是个小情人嘛。”
  “还记得以前约会的情景吧?”
  “哪能忘呢?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别说得好听,你今天不是约了人啦?”
  “哪敢呢,老婆,我约的就是你呀,我知道今天又有人请你们,便来沾点光。”
  “我们科室今天没有被请,我是单刀赴会。”
  “是吗?赴谁的会?”
  “你呗,傻样!”
  “对对对,看我这记性。”
  李洋一边和老婆聊着,一边四处张望。“说说吧老公,今晚都有些啥节目?”方雅兰挎起李洋的胳膊,说。
  “啊……啊……”李洋吱唔着。这时,有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向他们走了过来。李洋对妻子说:“你等一下,这位小姐有事要和我商量。”他撇下方雅兰,把那女人叫到离方雅兰几十米远处的喷水池边,两人在那里比比划划,叽里咕噜。
  “五万,五万怎么样?”女人伸出五个指头,说。
  “五万?至少得这个数。人家三万字的一个中篇,还是一家省级刊物,你猜多少?六万!”李洋说。
  “是吗?我们还可以商量,具体情况陈伟说要和你详谈。”
  “这样就好。我的话好说,人家的话我不好说,那得人家说了算。”
  “总之,这事就拜托你了,其他一切都好说,关键是质量,是知名度。”
  “这你放心,只要你们舍得孩子,我就会打到象样的狼。”
  方雅兰被凉在了一边,心里既委屈又气愤。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方雅兰的美妙心绪都给搅乱了。
  “方小姐,你好,让你久等了!”方雅兰正闷闷不乐之际,夜总会经理王强来到了她的身边。
  “哦,是王经理呀,最近生意不错吧。”方雅兰应付着王强。
  “托你的福,生意还不错。最近你们不光临了,是不是家事国事都很忙啊?”
  “哦,是有些忙。不过,今天我不是来了吗?”
  “谢谢,谢谢你肯赏脸,我还担心你不会来呢。”
  方雅兰王强正聊着,李洋和那女人走了过来。
  “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张小姐,张丽娟小姐,市大理石开发总公司总经理陈伟的阔太太。”李洋对方雅兰王强介绍说。
  “你也太罗嗦啦,张小姐,张小姐就行啦。请问这位小姐是……”张丽娟说。
  “哦,方小姐,方雅兰小姐,在龙马集团公司财务处高就。”王强抢着介绍说。
  “那可是个好单位,让人羡慕的财神爷啊。喏,方小姐今天很迷人罗!”张丽娟说。
  “哪里哪里,出不得庭堂。”方雅兰谦恭地说,脸上荡起既自然又惬意的笑意。
  “方小姐常来夜总会?”
  “哪能呢?偶尔偶尔吧。”
  “今天难得,怕是有约吧?”
  “对对对,她是我的客人,是我约她来的。”王强很兴奋地插话说。
  “什么?是你约她来的,你是谁?你约她干什么?”李洋连珠炮似的质问王强。
  “我……我……”王强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
  李洋把方雅兰拉到了一边,说:“今天你果真有约会,与他约会,是不是?”
  “看把你急的,傻样呢,他是夜总会的经理,我们都是他的客人,全城的人他都想约会呢。”方雅兰笑着说。
  “不对,我看情况不对,你没看他那神情,那眼神,很特别呢!”李洋说。
  二人正说着,王强走了过来:“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吃着碗里霸着锅里。她是我约来的,你来插什么杠子?我看你就不顺眼,来的时候就和她套近乎,聊的没完没了,害得我在窗前傻等了半天。现在泡上那个了,又来泡这个,你也太不知足啦。”
  “啥?啥?这可邪门了,我泡我自己的老婆还泡不得,还要你来嚼舌头,真是混帐!”李洋很激动,“走,我们走,在这里扯什么咸淡!”李洋拉着方雅兰就要走,在王强面前丢下不屑一顾的眼光。
  方雅兰听着王强李洋二人的对白,先是莫名其妙,继而很不高兴:“这是怎么啦?我成了什么啦?让人泡来泡去的,这才是混帐!”方雅兰心里这样说,但没挂在嘴上,脸上的笑容早就消失了。
  这下轮到王强傻眼了,心里嘀咕:“原来她有丈夫,原来她结过婚了,混蛋,我真是个混蛋呀!”他用手拍着脑袋,自嘲地直摇头。“原来她不是来和我约会的,是和他丈夫一起来的。”王强恍然大悟。
  “对不起,对不起。二位,我做生意做昏头了,我并无恶意,请原谅我的不是,原谅我用词不当,词不达意,让二位误会了。走,今天我请客,算是小弟我负荆请罪,怎么样,二位给个面子吧?”王强脑袋转得很快,极力为自己寻找台阶,缓解尴尬局面,重新树立绅士形象。
  李洋方雅兰夫妇听完王强的一番解释,一番道歉,觉得他虽不能自圆其说,但也不好伸手挥向笑面人。
  “原来是这样。误会,真是误会。”李洋也就顺便给了王强一个台阶,让他沿阶而下。
  方雅兰则不一样,她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几天前她收到一封信,信封上没有写明地址,但写有“内详”二字。
  同事小于拿着那封信左看右看,笑着说:“哎,我们的方小姐又收到一封情书了喂,大家看嘞!”于是,几个姐妹嘻嘻哈哈地把信传来传去,看稀奇似的。“来,拆开,我们先睹为快!”
  “别,别,私拆信件,那可是要犯法的嘞!”方雅兰在办公室里追赶着,欲抢回书信,脸上泛起了红潮。
  姐妹们听她这么一说,也就不恶作剧了,把信还给了方雅兰。方雅兰怕再惹麻烦,信也不拆看了,把它塞进了裤兜里。
  回到家,方雅兰迫不及待地拆看那封书信。
  “这家伙,还浪漫起来了啊?都老夫老妻了,还来这一套!”方雅兰看着看着,脸上便绽开着一朵红云。
  原来,那信是丈夫李洋写给她的,那开头一句“亲爱的兰”,仿佛把她带到了初恋时分。再看那内容,直叫她肉麻,叫她脸红心跳。
  “好,是该重温旧梦了。约会,夫妻再次约会,这个主意不错。”方雅兰心里说,“文人就是文人,总喜欢搞出一些稀奇古怪、出其不意的东西来。”
  方雅兰虔心等了几天,跟初恋情人似的,终于盼来这神圣的时刻。临出门她还在想,“夜总会那地方开销可不小,李洋浪漫得起吗?”又想,“哼,那家伙说最近稿酬颇丰,大概是那两个钱在兜里烧得慌呢。”想归想,方雅兰还是自己带上几百元钱,以免丈夫到时出洋相,“那傻东西,只知道在家捣弄文字,哪知道外面的行情!”
  此时的方雅兰,心里百思不得其解:“丈夫是咋的啦?怎么压根儿不象来与我约会的样子,难道是他把这事给忘了?还有王强,王强是怎么回事呢?”
  正当李洋夫妇婉言谢绝王强的好意准备离开之际,张丽娟跑了过来,拉住了他们夫妻俩:“别走嘛,别走嘛,我们的事情还没商量好嘛。”张丽娟拉着方雅兰的手,“方小姐,给个面子,今天我请客,走,我们进去坐坐,我们还有要事要和你先生谈呢。”
  正说着,张丽娟的丈夫陈伟带着一帮人走了过来。陈伟给大家介绍说:“这位是城西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刘尚谦,这位是铝业集团公司的总经理戴学超,……。”陈伟不厌其烦地将来者一一做了介绍,最后说:“都是朋友,请,请各位赏光,今天可要玩个痛快!”
  “对对对,玩个痛快,玩个痛快,大家别站在这儿,快请进,请进!”夜总会老板王强一边说,一边伸出手邀请大家入内。
  李洋本来是来和陈伟与刘尚谦商量事情的,见陈伟这么一说,也就打消了要走的念头。方雅兰听说丈夫有事情要和他们商量,又觉得盛情难却,便随丈夫走进了夜总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