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人李洋(中篇小说)--连载10

(2006-02-21 15:11:19)
分类: 小说故事
10 合作出书稿

  没费多大功夫,反映城西开发区建设的洋洋万言的报告文学脱稿了。经过一番交涉,文章在某大报图文并茂地登了出来。当然,署名中是找不到李洋的大名的,被取而代之的是市委宣传部某某某、某某某和某某某了。李洋要的不是这个虚名,他要的是实惠。
  按李洋的日程表安排,接下来便是搞陈伟的那个中篇了。陈伟的计划是,借用李洋十天半月或更长一段时间,由一位小姐作陪到北戴河写作,脱稿后直接到北京联系发表事宜。无奈,文联近来有些事务脱不开身,李洋没敢和上司提起此事,此事也就暂时被搁了下来。
  下午,市委、市政府在市府大礼堂召开了科级以上干部都参加的本市的一位全国劳动模范的事迹报告会。李洋也参加了会议。
  听完报告会,李洋取车准备回家时,被等在大礼堂门前的陈伟之妻张丽娟拦住。
  “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张丽娟不容置疑地拉起李洋就要走。
  “谁呀?看你神秘兮兮的!”李洋问道。
  “皇都精品城的夏斌,夏老板。”
  “和他有啥干系?”
  “你不是有部书稿等着出版么,他很有兴趣,他想和你谈谈。”
  “他想买我的书稿?那可是我几年的心血,我怎么也不会卖的。”
  “具体情况我不知道,见了面就清楚了。”
  李洋张丽娟二人来到了皇都精品城。李洋以前陪妻来过这地方,但和其主人没打过交道。张丽娟是这里的常客,店里新到了什么时髦而高档的时装,她几乎都要掏钱赶赶时髦。
  “这是夏老板,这是李先生,李大作家。你们聊,你们聊。”张丽娟作了一番介绍后,便到一边和柜台小姐闲聊去了。
  “噢,久仰,久仰。里面请,里面请。”夏老板笑容可掬地邀请道。
  李洋随夏老板来到里面布置考究的经理室。夏老板以主人应有的客气又是递烟,又是沏茶,动作不紧不慢,没有财大气粗的居高临下,也没有下里巴人的卑微和谦恭,一切都显得自信、大度、豪爽,不卑不亢。
  “听张丽娟说,你是一位很能吃苦且很高产的作家,文笔十分精彩。……”夏老板说。
  “别说什么作家不作家的,怪别扭的,不过一个小文人而已,混口饭吃。”李洋礼貌地打断了夏老板的话。
  “我以前也很迷文学,凡能得到的名著就都抱着啃,但只凭一时的热情,也许不是那块料,终究没成气候。”
  “条条大路通罗马,没必要都挤在一条路上。”
  “那倒也是。常言说,何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大概就是这么个理儿。不过,我很佩服搞文字的,都是那么些方块字,在他们手里就能变出那么多感人肺腑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东西来。”
  “瞎编而已,骗人的。就跟卖东西,只要你手段高明,什么假冒伪劣都会有人欣赏。噢,贵店除外,听说贵店声誉很高呢,顾客络绎不绝。”
  “托你的福,生意还马虎。要不,给贵夫人也挑一套试试。”
  “不了不了。对啦,张丽娟约我来大概不是来和你谈这些的吧?”
  李洋觉得扯远了,便急不可耐地捅向关键问题。
  “对对对,跑题了!”夏老板一边忙着给李洋添茶,一边说,“我们还是谈谈正事,谈谈正事!”
  “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只要我力所能及,愿效犬马之劳。”
  “你太客气了。是这样,听张丽娟说,你有部书稿要出版。”
  “是的,已有几家出版社在同我联系。校园言情小说嘛,销路不会差。”
  “是么?现已敲定了?”
  “还没有。如今出版社的日子也不好过,要作者拿出一定的出版费用,我哪来这笔钱,只有等待罗,说不定有哪家出版社愿意全资出版呢。”
  “要我说呀,你这样消极等待也不是个事儿,情况在不断变化,读者的口味也在不断变化,说不定哪天你的书稿就不值钱了。”
  “是啊是啊,得赶快出版为好,如果让几年的心血付诸东流那多可惜。”张丽娟不知何时来到了经理室,抢着说道。
  “我何尝不想及早出版呢?如今没有钱,你奈它何?”李洋望着张丽娟说。
  “现在机会来了,有人愿意赞助出书,看你意下如何。”张丽娟说。
  “有这样的美事?有这样的菩萨?”
  “是啊,夏老板愿意帮助你。”
  “夏老板?!”
  “咋?不相信?”
  “相信相信,夏老板乃百万富翁,出版一本书的小钱还不是九牛一毛。不过……”
  “我虽是个生意人,但我向来崇赏文化。就说作生意吧,也从来与文化是分不开的。”夏老板插话说,“这座小城知名的文人并不多,靠做生意等富起来的人倒不少,我想以自己所能为文人做点事,往大里说是为小城的文化发展做点事。钱这东西,生不能带来,死不能带走,能用从人们身上赚来的钱为大家办点有意义的事,我觉得很值得。”夏老板站了起来,“哦,对不起,水喝多了,我得去方便一下,你们谈,你们谈。”说着,他出了经理室。
  “现在的人啦,钱玩腻了,没意思,又来玩文化,要格调,要品位。书出版时,你把他的名字也捎上,也就迎合了他这种人的心理。”
  “你是说他也是作者之一?”
  “他没这么说,是我这么认为。不然,他图个什么呢?”
  “图什么?图名声嘛。譬如做生意,光有货真价实的东西还不行,还要靠良好的信誉和声誉,做人也一样。”夏老板回到经理室后插话说,“当然啦,署不署名无所谓,关键是我参与了书稿的出版,为人作了一件好事,就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怎么样?这个机会可难得呀!”张丽娟问李洋。
  “好!我今天算是遇到菩萨啦,别说署个名,就是把书稿送给夏老板,只要能够出版,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李洋似乎很激动地说。
  “你也别菩萨不菩萨的,我也没有那么好,我也是有目的的。书印出来了,我把它往店里一搁,它也会为小店增辉不少。到时候我们多印一些,作为礼物馈赠给那些经常光顾本店的顾客,相信我们的生意会比现在更红火。”
  “倘真如此,我也会替夏老板替我自己高兴。书稿既能出版,又能发挥其他效应,何乐而不为呢?”
  “好,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书我给你出,稿费也由我给你发,出版社的印数、销售情况和稿费我不管,那是你和他们之间的事。书出来后,我要一千册,书钱当然也由我出。张丽娟说,你那书稿是二十五万字,出版社给的稿费顶多也不过每千字四十元,二十五万字也就一万元,我给你翻一番,两万元。两万也不多,据说你前后写了两三年,一年也就几千元。购买书号据说要五千多元,加上杂七杂八的,满打满算,一万元。书我们印两千册,你一千我一千,印刷费两万元。当然罗,我说过,出版社自己印多少我不管,但首先要保证我们的数量和质量。既然要搞,就要搞好,不能粗制滥造,封面封底要设计精美,纸张要用好纸张,东西印出来了,拿在手上要赏心悦目,象时装一样,要精品,要高品位。我给你五万元,由你全权负责出版事宜,李洋,你觉得怎么样,我这样的安排和要求还可以吧?”
  “好好好,我很赞成,只要有了这笔钱,我一定把我们的作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象嫁闺女一样,把它毫无挑剔地奉献给读者。”李洋兴奋地说,他想不到夏老板这样豪爽。同时,他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书稿不但能以这种方式顺利出版,还能获得高达两万元的稿费,还有一千册精装书。出版社那方面,如果联系得好,说不定还能争取到一定的订数,到时也能得到一点稿费。真乃天助我也,李洋心说。
  “好,皆大欢喜!我的使命完成了,二位该怎么感谢感谢我呢?”张丽娟说。
  “那就让李先生给你一个深情的吻吧,你说呢,李先生?”夏老板调侃地笑着说。
  “去你的,没正经!人家的吻恐怕比书稿还值钱呢,别说千金难买,恐怕万金都难买哟!”张丽娟望着李洋嘻笑说,含情脉脉的双眼里似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信息,直望得李洋心里好象奔腾着一只小兔。
  “张小姐也别说得那样玄乎,我想和你亲热亲热还不敢呢,不然,你那人高马大的陈伟一拳头还不让我下地狱呀。”李洋迎着张丽娟的笑脸说。
  三人正在嘻笑间,桌上的“大哥大”响了。“喂,噢,噢噢,我们马上就来。”夏老板放下电话,“我们别光打嘴巴官司,还是来点务实的吧,走,上我家灌点啤酒去!”
  “这就免了吧,等书出来后,我们搞个首发式,那时再聚一聚岂不是更好?”李洋说。
  “啊,首发式也是要搞的,而且还要搞得热热闹闹,搞得‘满城风雨’。但是,一码归一码,今天我高兴,你们就别推辞了。”
  “走吧走吧,这是夏老板的家常便饭,也就别扭扭咧咧的啦。”张丽娟说着站了起来。
  “好,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啊,我得给我老婆言语一声。”李洋也站了起来,说。
  “给,给贵夫人打个电话就行了。走,我们边走边聊。”夏老板说着,把“大哥大”递给了李洋。
  次日上班,李洋跟文联主席说,他出书的事有着落了,有个朋友愿意赞助出版,他想请两天假到省城落实这件事。主席说,好哇,这是大好事嘛。本来市文联应该支持你出书的,但我们没有这项费用,也拿不出这项费用,现在总算圆满解决了,我也为你高兴,这也是我们市特别是我们文联的荣耀嘛,请几天假没问题。李洋就说,谢谢主席的关心,谢谢主席的支持。
  李洋他们办公室的电话铃响个不停,没人接,大家都各忙各的去了。李洋向主席告辞,连忙跑回自己的办公室抓起电话,“喂,我是文联李洋,您找谁?”
  “就找你,我是张丽娟。”
  “噢噢,是张小姐,有什么事你说吧。”
  “是这样,如果把署名顺序倒换一下,夏老板说稿费再加五千。”
  “哼。”
  “如果只署夏老板的名,再加五千。”
  “那就是说,把书稿卖给他,三万,三万它把我给卖了?噢,三万我把它给卖了?”
  “三种方案由你选,你看哪个更好,你可先考虑考虑再说。”
  “哼,我是得考虑考虑。”
  李洋放下电话,陷入了沉思。署名先后调换一下,就是五千块!如果我放弃署名权,那又是五千块!一部二十五万字的小说,可卖得三万块。三万块,可不是个小数目,我这辈子还没见到过这么多钱呢,就是以前正式出版了,稿费怎么也拿不到这个数啊。他妈的,这种人,就凭着有几个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地来把玩我等小文人,叫你进退两难,叫你思想混乱,叫你寝食不安。李洋胸中如波涛翻滚,汹涌澎湃,搅得他象热锅上的蚂蚁,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
  李洋从抽屉里拿出烟,也不知多久没吸烟了,摸遍口袋找遍办公桌也找不到火,于是灵机一动投上了烧开水用的电炉,这才点着了香烟。香烟有些霉了,他也全然不觉,好象吸得津津有味。
  下班回到家,李洋把出书的前前后后和妻方雅兰说了一遍,问她有什么想法。
  “我觉得第一种方案比较好,你的书能出了,还能拿到夏老板两万元的稿费。夏老板挂个名,无非是想包装自己,明白人一看便知道。但夏老板有的是钱,他可不在乎这三万五万的。你呢?你那书稿可是花费了几年的心血和汗水搞出来的,我们不能因为那几个钱就放弃了著作权。世间还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你说是不是?”方雅兰说。
  “好,我听你的,还是要第一种方案。夏老板这种人有了利还要来要名,我们不能因为要利而不要名啊。”李洋模糊的思想,在妻子面前清晰了起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