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人李洋(中篇小说)--连载11

(2006-02-21 15:10:02)
分类: 小说故事
11 为人作嫁衣

  李洋在长篇报告文学脱稿后,本想好好轻松几天,不想张丽娟又找上门来,落实在那次夜总会里谈到的为陈伟写篇中篇小说的事情。
  这天,同事小余小颜在家轮休,轮到李洋在办公室值班守电话。
  这是主席的意思,说报告文学搞出来了,给他们放几天大假,但办公室不能没有人,于是就轮流休息。其实李洋没有休息,他一个人顶班顶到底,为的是使用办公室那台微机,因他的一个中篇写了三分之二,正好在这几天可以脱稿,他想拿这个作品以个人的名义去参加“楚天文艺奖”大赛。
  见张丽娟飘然而入,李洋眼睛一亮:“哟,这不竖给吹来啦?”
  “还说呢,来的时候门卫象对待小偷似的,问完了我的情况,又问我要找谁,有何事,末了还要签名登记。你说这是干啥呀,神秘兮兮的v娟头发一甩,嚷嚷说。
  “当然,偷是没啥偷的,清水衙门嘛。不过,有魅力的男人倒是很有几个。”李洋调侃着,起身为张丽娟泡茶。
  “没正经!”张丽娟笑说,“我说作家,我今天来是要租用你个把月呢。”
  “什么,你要包我?”李洋惊讶地说。
  “去你的,尽想美事!”张丽娟一只手接过茶杯,另一只手给了李洋一拳,“陈伟,我丈夫陈伟要借用你,以前谈过的,也就是写小说的事。”
  “我刚从一篇作品的创作中逃出来,脑袋还是昏沉沉的,立马又钻进去恐怕力不从心。”得知张丽娟的来意,李洋说。
  “这个问题我们事先就考虑到了,陈伟说他去找你们头头商量商量,说大理石开发公司要写一个长篇报告文学,请文联给予支持,借用你一个月,至于工资和奖金嘛,由我们给你开。”张丽娟说。
  “行得通么?”
  “估计没问题,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由我们来联系。陈伟说给你提供一个好的创作环境,让我们公司公关部的康琪小姐陪同你前往北戴河,在那里一边度假一边写作。小说写好后,直接到北京联系发表,要选择有影响的纯文学杂志。你的衣食住行,以及到北京后的活动由康琪小姐协助或全权代理。你看这样安排怎么样?”
  “这规格也太高了吧,到时若拿不出象样的东西来,叫我如何交待。再说,摊上一个妙龄女郎,那不是存心让我犯错误么?”
  “你别假正经,你骨头里就没做过妻子以外的黄粱美梦?不过我要警告你呵,人家康小姐可是个刚走出高等学府的大姑娘,你要是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那可真是不好交待哟。”
  张丽娟说着,两眼溢满多情的光,直向李洋眼窝里淌过来。两人默默对视了半天,李洋的功夫太浅,终于败下阵来,便低下头,拿起桌上的一支圆珠笔玩弄。张丽娟从桌对面绕到了李洋的身后,弯下腰将头搁在李洋的右肩上。
  一阵茉莉花的香味夹杂着女人淡淡的体味扑鼻而来,李洋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别别别,让人看见了要惹麻烦的。”李洋紧张地望着虚掩的门。
  “除了我们俩,还会有谁呢?”张丽娟过去关上了门,“人家都下班啦!”
  李洋抬头看墙上的挂钟,“噢,都六点半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急什么,我们还没谈完呢。”张丽娟来到李洋跟前,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慢慢地扬起脸,闭上了那双秀眼。
  “快松开,这样不好,这样不好。”李洋慌了手脚。
  “我太喜欢你了,吻我,吻我!”张丽娟醉眼朦胧,柔柔的身子一个劲地往李洋身上贴。
  望着张丽娟性感的朱唇,李洋的防线渐渐地松弛了。他鬼使神差地将目光向下滑动:张丽娟浅而宽松的衣领下,两只丰满的奶子冲破乳罩的禁锢向周围蔓延,随着呼吸的起伏上下颤动。李洋血往上涌,情不自禁地伸手抱住张丽娟的腰。张丽娟借机将极富弹性的酥胸又紧紧地贴在李洋胸脯上,嘴里一个劲地呻吟,两只手死死地抱住李洋的腰。李洋的防线彻底地崩溃了,两眼一闭,嘴巴就凑了过去,咬住了张丽娟的那两瓣薄唇。
  天在转,地在转,李洋和张丽娟也在旋转。时光好象停止了流动,又好象过了几个世纪。
  李洋从云里雾里走出来,一睁眼,瞥见妻子站在自家阳台上,正朝市府办公楼方向张望。李洋心里咯噔一下,冷汗便冒了出来。他轻轻推开张丽娟,底气不足地说:“该回家了。”
  “这就完了?人家还刚上道嘛。”张丽娟拉扯着李洋,娇嗔地说。
  “还刚上道呢,你可害死我了,这可是我第一次拈花惹草,这要让我自责一辈子的。”李洋在收拾提包准备出门。
  “哎哟哟,我的大作家,这点皮毛之事还值得自责,看来改革开放的春风还没吹到你面前罗。”
  “改革开放也不是这样个开放法呀。”
  “你真是个土冒,如今大街小巷到处是情人,情人现象已成为了一种文化,你死不开化如何跟得上时代的步伐,又如何写得出满足当今读者口味的东西来?你呀!”
  “走吧走吧,下不为例啊,你可别成了我们家的第三者。”
  “得了吧,谁稀罕,下次你给本小姐下跪也休想占老娘的便宜。”
  走出办公室,李洋恢复了常态。二人说说笑笑着下楼,张丽娟欲挽起李洋的胳膊,被李洋制止:“你可真想拉我下水啊,我还要在这个办公楼里找饭吃呢,我可不想搞得抬不起头来。”
  “哎呀呀,得,我的正人君子,我们还是谈谈正事吧。”
  李洋张丽娟出了办公楼,推上自行车边走边聊。日薄西山,红霞漫天,清风徐来,令人神清气爽。
  “陈伟说了,给你七万,其中稿费两万,小说计划写五万字,现在稿费标准大多在三四十元,五万字就是两千元,陈伟说依行情他给你按十倍发放,也就是两万,其余五万作活动经费。当然,这不包括差旅费等费用,只是联系发表事宜的活动经费。陈伟的意思是,小说写出来后,要马不停蹄地到北京联系发表,之所以给这么多的活动经费,就是要保证时效,最好能从北京带回刊有这篇小说的杂志,我们在山城趁热打铁地搞个作家签名赠阅活动。”张丽娟说。
  “是么?陈伟也够大方的。不过,也得这个数,如今行情就是这样。”李洋说。
  “钱是小事情,关键是小说要写得有份量,要有轰动效应。”
  “那当然啦,如果稿子不行,钱再多编辑也不会理睬,否则砸了牌子,你让编辑喝西北风去?轰动效应我不敢说,我想我的功夫还欠火候,但我一定能够拿出让编辑首肯的东西来。然后,由我们的康琪小姐大显其公关之神通,再附以赞助费和辛苦费,我们一定能够将一篇长达五万字的中篇小说署上陈伟的大名,在北京的一家有影响的纯文学杂志上发表出来。”
  “那就要看你的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