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人李洋(中篇小说)--连载12

(2006-02-21 15:08:55)
分类: 小说故事
12 北戴河之旅

  李洋康琪临行前,陈伟在一家三星级宾馆为他俩饯行。该宾馆为这座中等城市唯一的一家三星级宾馆。陈伟还将李洋的几位上司也请来,说是感谢文联的大力支持,略备薄酒,不成敬意,祈望赏光。几个大小头头面对陈伟的再三邀请,碍于情面,难以谢绝,也就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第二天,李洋向主席、副主席们辞行时,给他们每人带去了一条红塔山香烟,说是陈伟给的。陈伟说主席们常常熬夜阅文件、审作品,怪辛苦的,让李洋拿几包烟给主席们提提神,李洋高低不要,陈伟便硬塞给了李洋,要李洋转达他的心意。
  李洋送烟时,把陈伟的意思复述了一遍,谁知主席不领情,说这是什么意思,要他拿走。李洋就开玩笑,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又不是糖衣炮弹,谁不知道您是个大烟枪,一天一包两包的还过不到瘾?说笑间,李洋便把烟塞进主席的抽屉,转身就逃。李洋就这样如法泡制,把陈伟的心意转达给了其他几位副主席。
  告别妻子,李洋和康琪从山城机场乘机直飞北京。
  李洋对妻方雅兰说,他受命赴京搞一项文学创作,大概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回来。李洋没说同行的还有康琪小姐。
  飞机上升到既定高度后,飞行平稳,就象大船航行在平静的大海上,偶尔撞上一股小气浪,稍稍震动了几下便恢复了稳定。康琪便和李洋窃窃私语,和李洋调侃玩笑。
  “你这可是作家出租啊。”康琪说。
  “也可以这么说。”李洋对着康琪的耳朵说,示意她小声说话。
  “陈伟给了你七万,这可真是一字千金哟。”
  “可落实到我的头上就两万。我对张丽娟都说过,起码得这个数,如今捣弄文字的人多如牛毛,他想打入那家有影响的杂志社,不舍得投资谈何容易!再说,给我两万的稿费也恰如其分,给少了是他不尊重我的的劳动,给多了我便有嗟来之食之感,这样正好,各得其所。”
  “那是依的什么标准呢?”
  “啥标准?没标准,但有参考资料。我拿了几份杂志给陈伟,那上面有几篇文章谈到文字买卖。”
  “是这样。哎,你刚才说选定的是哪家杂志?”
  “噢,是《精英文学》杂志。这份杂志的历史虽不长,但却是后起之秀,作者大多是文学届的名家,再就是象陈伟这样的阔老板,他们正好可给杂志社提供一定的赞助费,从而搞活杂志社的经济。”
  “嗨,太巧了!我有位叫杜薇的女友正好在那家杂志社工作。”
  “噢,是吗?太好了,真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李洋听康琪这么一说,高兴得不得了,情不自禁地一把抓住康琪的手,“这下事情要好办多了。”
  “可以节省一笔经费是不是?”康琪微笑着抽出自己的手。
  “哦?我还没想到这一层呢,到底是做生意的。好,就看你和你女友的了,到时给那些编辑特别是主编好好公关公关,节余的费用就是你们的啦!”当康琪抽出手时,李洋方觉自己的失态,赶忙将手缩了回来。
  “我可不是来当枪炮使的,我也不稀罕那几个钱。”
  “好好好,权当来帮我的,因为我正稀罕那两万元呢。你虽是因公而来,而我可说是因私而来,从某个角度讲你是因我而来,无论如何我得好好地感谢你。”
  正说着,空姐们开始给乘客送茶送咖啡。后来,又给每人发一包袋装食品。有的乘客把食品放进了自己的提包,有的乘客则开包而食。
  “你知道发这食品的用途么?”李洋向康琪卖弄。
  “吃呗,难道还有别的什么用途?”康琪把玩着食品袋说。
  “你说的也对。不过,吃有吃的讲究。”
  “什么讲究?”
  “这食品呀,是让你在飞机下落时吃的,飞机下降,舱内气压发生变化,这时嘴里咀嚼点东西可平衡耳压,以免损伤耳朵的听力。”
  “原来如此,你以前坐过飞机?”
  “坐过两次。我这是从有关资料上知道的,空姐只作紧急自救示范,可从没说过这码子事情。”
  李洋康琪在首都机场下机后,“打的”直奔燕京宾馆。
  康琪说,先在京呆两天,会会朋友,也可以作作前期工作。李洋同意这样的安排,他也想会会自己的朋友,还想到某些报刊编辑部坐坐,他在那些报刊上发表过不少消息和文学作品。
  各自忙完自己的事情后,李洋带康琪到中关村电子一条街,一来浏览一下琳琅满目的电子产品,二来还要购买一台笔记本电脑用于写作,这是在离开山城前就计划好了的,李洋离开了电脑就干不成事情。
  看着那些高新科技产品,李洋和康琪都大开眼界。特别是看到多媒体电脑的演示,李洋流连忘返,他做梦都想着自己要有一台多媒体电脑。
  要说李洋现在倒有能力买一台这样的电脑了,但他又犹豫起来,因为电子产品更新换代极快,而多媒体电脑又正处于发展中的不成熟期,现在购买就显得不合算。
  第三天,二人又直飞秦皇岛,驱车北戴河。
  北戴河在河北省秦皇岛市西南,北依莲蓬山,西滨渤海。滩面平缓,海水清澈,为一天然海水浴场。风景佳丽,林木茂密,气候宜人,为著名游览、避暑胜地。风景区西起戴河口,东到鸽子窝。长若十公里,有通天洞、老虎石、观音寺、鹰角亭等二十四景。建有疗养院、海滨公园多处服务性建筑和游乐休闲景点,为全国重点风景名胜区。李洋离开山城前,曾翻阅过《辞海》等有关资料,对北戴河有个初步印象。
  李洋和康琪都是第一次来北戴河,二人一住下便到处走走看看,兴奋不已。
  当他们来到海水浴场时,那五颜六色的泳装,那一个个鲜活的人体,那罗曼谛克的情调,真是妙不可言。
  那碧水中人,有的胜似闲庭信步,有的好象出水芙蓉,有的击浪而赛,有的嬉水而欢。岸边,有雄健的体魄,有柔美的曲线,有缠绵的情绪,有豪放的笑声。
  置身此情此景,使人大受感染,这挡不住的诱惑,会驱使你即刻投入其中。
  “李洋,我们去游泳吧?”康琪提议说。
  “就这个样子,如何游得?”李洋意指没带游泳等衣物。
  “这还不简单,瞧,那边就有卖的!”
  康琪说着,拉起李洋的手就往不远处的商亭跑。
  “这条可以吧?”康琪指着一条游泳裤问李洋。
  “哼,差不多。”李洋说。
  “老板,给我看看那件泳装!”康琪看中了一件泳装。
  “人家都是‘三点式’,必基尼,你也来一套嘛。”李洋笑说。
  “你以为我不敢?老板,就拿那套必基尼吧。”康琪说。
  李洋和康琪换好泳装见面时,二人你看我、我看你地默默瞅了老半天。李洋还是第一次和一位着“三点式”的妙龄女郎站得这么近地欣赏造物主的杰作,他被眼前的景观惊呆了,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康琪保养完好而娇美的脸蛋上,恰到好处地嵌着两只晶莹剔透妩媚动人的眼睛;小巧绵薄的朱唇,微笑间两排雪白的牙齿时隐时现。
  李洋的目光瞬间扫过康琪的面部向下滑落,定格在她丰满的胸部,两片绿叶轻罩在两座高耸的乳峰之巅,成为一道诱人的风景。朦胧间,李洋只觉康琪的胸脯绽放着两朵亮丽的荷花。
  荷花清香扑面,驱走了海水淡淡的腥味。
  李洋不安份的目光越过康琪的胸脯又朝下面滑去。
  “嗨!发什么呆,走哇!”康琪见李洋还在呆头呆脑地打量自己,提高嗓门喊道。
  “哦哦,走,走。”李洋被康琪突如其来的叫喊吓得一跳,象从爪哇国刚逃出来似的,吱吱唔唔地说。
  康琪拉起李洋的手,飞奔着冲进了大海,溅起如雪的浪花。
  两人无拘无束地在水中嬉戏,俨然一对小情人似的,好不开心。
  李洋将身子平摊在水面,仰视万里长空,竟有了“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的感觉,有了“极目楚天舒”、“胜似闲庭信步”的心绪。
  常言道,天高皇帝远。李洋在此情此景之中将“家中皇帝”抛到了九霄云外,这倒不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而是他此刻压根儿就没意识到自己是个有妇之夫,而是把自己当做大海的一分子,尽情地在水中,在人海中碰撞、激荡和放松,不知不觉地把自己拉回到了与妻曾经有过的愉悦时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