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文人李洋(中篇小说)--连载17

(2006-02-21 15:02:01)
分类: 小说故事
17 险酿诬告罪

  李洋回山城后,分别到几个头头家里去了一趟,向领导详细汇报自己为大理石开发总公司创作报告文学——实为中篇小说《玉石恋歌》——及联系发表的有关情况,并顺便带去了一点土特产和小工艺品。
  上班后,李洋把自己的那个中篇小说《回归》结了尾,并请主席进行了斧正。这篇反映一个文人的创作历程,和在经济大潮中对待文学的心态与举措的中篇,可谓是李洋的自传体小说,将选送到省参加楚天文艺奖大赛。
  一天上午,李洋被叫到市纪委办公室。
  两位穿制服的市法院工作人员坐在那里,对走进来的李洋点头示意。
  李洋一时愣住了,不知出了什么事。
  “请进来,请坐。有件事情可能与你有关,法院的同志想找你了解一下。”纪委书记微笑着对李洋说,轻描淡写的样子,好象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李洋在“制服”的对面坐下,忐忑不安。
  “制服”拿出一封信,递给李洋,“看看,这信是你写的吧?”
  李洋接过信,自己的笔迹瞬间映入眼帘,“铝业集团公司总经理戴学超贪污受贿拉帮结派乱搞男女关系”,醒目的标题还没看完,李洋的手一颤抖,书信差点掉在了地上。
  “是你写的吧?我们这里也有一封呢,跟你手里的一模一样。”纪委书记指着桌上的另一封信说,“只不过你那是复印件,而我这是原件。说说吧,说说你写这信的根据和目的。不要紧张,没关系的,这是群众来信嘛,反映问题是很正常的事情,舆论监督嘛。当然,它也是检举信。”
  李洋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尽管室内有空调,他仍觉得燥热异常,汗流浃背。
  “他妈的,这个混蛋!叫他自己重新抄一下他没抄,这不是害老子吗?这不是要老子的好看吗?报纸上铝业集团公司的新闻经常有,还说总经理戴学超是个大能人,是个脚踏实地的开拓者,很得市领导的赞赏。这下让我背黑锅,恐怕还要落个诬告的罪名,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哇!”李洋心里骂着,想着,一时竟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书记见李洋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样子一言不发,又催促说,“说说吧,闷在那里可解决不了问题。”
  “书记,这信是我写的,可它并不代表我的任何意图。”李洋终于说话了,“我也没投寄过这种书信。”
  “它不代表你的意图,那代表谁的意图呢?是不是受谁的指使让你这样干的?……”书记打断了李洋的话,连珠炮似地问道。
  “没受谁指使,是受别人的委托代写的。那个人是铝业集团公司的职工,以前曾有过一面之交,是在我去他所在的车间采访的时候,我们聊过天的,名字好象叫潘伟达吧。他曾多次找我,让我替他写封揭发信,揭发他们的总经理。”
  “让你写你就写了?”
  “开始我死活不干,我知道这种信是不能随便写的。我对他说,戴学超现在红得很,都说他是实干家,市领导都很欣赏他,怎么会有那些乱七八糟见不得人的事情呢?潘伟达说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说我们看到的只是总经理的一面,但他还有见不得人的另一面。潘伟达软磨硬泡,非要我帮个忙不可。无奈,我答应了他,按他的意图代写了那封信。但为稳重起见,我们立了个协议,说明书信是由我代写的,今后由此信引出的一切责任和后果一概与我无关,双方还在上面签了字。”
  “是这样。要真是这样,那你也太糊涂了,叫我怎么说你才好呢。”书记说。
  “是不是把潘伟达叫来落实一下。另外,李洋说你们立有字据,请把字据拿来和潘伟达对证一下。”法院的同志建议说。
  潘伟达还算仗义,承认那信是自己投寄的,是自己托李洋代写的。因他懒得重抄,就把那信复印几份投寄给了市委、纪委和市法院。他说此事为自己一人所为,与李洋毫无关系。
  书记语重心长地教育了李洋一大通,最后说,“你身为宣传干部,要有宣传干部的样子,说话做事要注意影响,要考虑后果,不能因小失大。你回去吧,今后要好自为之。”
  李洋如释重负地出了门,心中百感交集,焉拉巴叽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真是自作自受哇!”李洋靠在椅背上,仰天长叹。
  市委收到潘伟达的揭发信后,将信转到纪委处理。这之前,纪委也收到了这种信,书记说要调查调查,但一直搁着没有动静。接到市委转来的信后,他们便不敢等闲视之,要给市委一个明白的交待。他们派人明查暗访,但没有查到戴学超的任何蛛丝马迹,信中揭发的东西纯属子虚乌有。而且,令人感动的是,戴学超在铝业集团公司有口皆碑,职工对他很是拥戴,许多鲜为人知的事情,都说明着他不但没有问题,反而证明他是一个德高望重的清官。
  正当纪委准备向市委郑重汇报调查结果的时候,市法院的两位同志找上门来也谈及此事,他们了解的情况和纪委差不多。本来,纪委的同志已了解到揭发信的笔迹出自市文联李洋之手,准备在向市委汇报完毕以后,再找李洋谈谈。法院的同志一来,纪委也就提前“传讯”了李洋。
  李洋抵不过潘伟达的软磨硬泡,且为潘的一点“小意思”所动,就稀里糊涂地替他代拟了“诉状”,结果把自己也给陷了进去。
  原来,潘伟达在竞争上岗中落了岗,便对戴学超的一系列改革措施恨之入骨。根据道听途说的一些事情,他萌发了由此检举总经理的念头,想让总经理吃不了兜着走,以发泄心头的怨气。
  潘伟达能说会道,拿起笔却狗屁不通。于是,他便想到了有一面之交的“笔杆子”李洋。
  纪委书记了解到潘伟达的所作所为,狠狠地批评了他,并责成铝业集团公司党委对他进行法制和道德的教育,从中吸取教训。
  对企业而言,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将职工推向社会,有问题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免影响企业的声誉。所以,“诬告者”潘伟达没被追究刑事责任,只是内部教育教育而已。
  令人欣慰的是,潘伟达的三封诬告信,竟告出了一个先进典型。不久,报告文学《铝业之鹰》在市报上登了出来,其主人公即是总经理戴学超。由李洋执笔的这篇报告文学,讴歌了以戴学超为代表的艰苦创业的铝业集团人,在山城引起不小的反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