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焱明:失我所爱(中篇)——连载2

(2006-02-20 20:20:20)
标签:

失我所爱

刘焱明

荞麦

三更有梦

三更论坛

分类: 小说故事

2

  这个周末,是李玫的生日。这是李玫不经意间提起的。
  我说:“好哇,我去为你过生日,我正愁没地方打发那些闲暇时光呢。”
  李玫眼睛一亮,随后又黯淡了下来。“怎么好意思耽误你呢,还是别去吧,我已多年没过生日了。”
  “是么?那这个生日就一定要过了,不为别的,就为我俩在坝上的邂逅吧。”
  自从上次在坝上的水湾里游泳巧遇李玫后,我的脑子里总也抹不去她亮丽的身影。她已让我魂牵梦绕。上中学时活泼可爱的小姑娘,虽多年不见,如今却时刻浮现在我的眼前。
  一晃周末到了。但老天不作美,下起了小雨。
  我骑着单车,车篓里搁着一束鲜花,一手把着车龙头,一手提着生日蛋糕,晃晃悠悠地来到李玫居住的小区。这个小区可说是高楼大厦之外的贫民窟,都是一些低矮的旧平房。照着李玫写给我的条子,我一家一家地辨认,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她的家门。我支好车子,正准备举手敲门之际,忽听得屋里有人在吵吵骂骂,还隐约传出女人的哭泣声。
  “哭个球!你怠慢了老子的牌友,老子今后喝西北风去?”一个男人恶恶地说。
  “你就只知你那狗屁麻将,只知你那些狐朋狗友,你为我想过吗?你把我推入别人的怀抱,你把我当成什么啦?你还像个血性男人吗?”女人一边抽泣,一边愤愤地说。是李玫的声音,我心里打了个哆嗦。
  “像你妈的个×!你以为你是金枝玉叶呀!好,不和他们睡觉也可以,你把借老子的那7000块钱拿来,那些王八蛋也就不会追着老子的屁股要债了。”
  “我到哪儿去弄这笔钱。单位都要垮了,工资又发不出,我辛辛苦苦地又是卖冰棒,又是卖茶水,还不是为了贴补生活。你倒好,班也不上了,还成天打麻将,就是有个金山银山也会被你败个精光。”
  “老子的事情你少管!你算老几,充其量不过是老子的姘妇。再说啦,厂子垮了又怎样,厂长不照样吃香的喝辣的,不照样吃喝嫖赌。叫你去陪酒你不去,你有道德,你有人格,老子的钱你用狗鸡巴来还?”
  “那是人干的事码?要是你的妹妹,你让她去陪吗?”
  “妈的个×!”男人的脚步声,随即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妹妹咋的?老子要有这样个妹妹,何止是去陪酒,就是去当鸡,老子也愿意!生着个脸蛋有屁用,会搞钱才是本事!”
  我站在门外,一时不知是该敲门进去呢,还是知趣地离去。雨越下越大,雨水从我的头发上往下滴落。屋檐上滴下的雨水,敲得蛋糕盒叮咚乱想。
  正当我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所以的时候,那记响亮的耳光,和由这耳光伴随而来的嚎啕大哭,吓得我打了个趔趄,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前一栽,只听“哐”的一声门响,人便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内了。
  男人瞪大了牛眼,李玫的哭声也嘎然而止。
  “好哇,拖着老子的债还在偷人养汉!”男人从惊诧中回过神来,挥起手臂又欲抽打李玫。
  “你还有完没完!”我也醒过神来,丢下蛋糕冲了过去,“一个大男人,对一个女人张牙舞爪的,算什么!”
  “妈的,哪来的王八蛋!”男人收回那支举起的手臂,反手向我扇过来,“让老子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王八蛋!”
  我还没来得及招架,男人那一巴掌便实实在在地落在我的脸上。我只觉得眼冒金星,双耳嗡嗡鸣叫,鼻孔里有腥、热的液体淌了出来。
  就在男人抽手之际,我一脚向他的的裤裆踢去。没踢到要害,但踢在了他的大腿上。男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我正准备跨过去再给他一脚,不想他将脚一扫,我便应声倒地了。男人捧起地上的蛋糕,使劲砸在我的头上。我双眼模糊地爬了起来,还没站稳,男人便又向我拳打脚踢,再一次把我打倒在地上。男人一边踢我,一边骂骂咧咧。
  “别打了!再打会弄出人命的啦!”李玫哭喊着说。
  “心疼了不是?你个臭婊子,老子今天就是要他站着进来,爬着出去。”
  “好,你再打,老子也不想活了,老子也活够了!”李玫转身在条案上操起一把西瓜刀,要抹自己的脖子。
  “妈的个×!臭婊子,算你狠,老子以后再跟你们这对狗男女算帐!”
  男人骂着,把门重重地一甩,走了出去。
  “你不该来。”李玫扶起我,抖掉我身上的蛋糕泥。李玫扶我坐在她的单人床上,打来凉水,拿来她的洗脸毛巾,为我擦洗脸上、头上的污垢和血水。
  李玫细心地擦着,一言不发的样子,像一位慈母拾掇自己脏兮兮的孩子,像姐姐对待淘气的、受了委屈的小弟弟。
  我温顺地听凭李玫把我的头扳来扭去地拾掇,一只手不由自主地扶在她的肩上。我被包围在毛巾浓浓的香皂味之中,沐浴在李玫柔柔的明眸和淡淡的体味之中。我闭着眼睛,体味着很久都没有过的女性的关爱。我甚至有些陶醉,身上的暗伤隐隐地疼痛也全然不觉。就在李玫丰满的娇躯与我耳鬓厮磨之间,我甚至感谢有了这次的遭遇。
  “他是你男朋友?”我看着李玫的眼睛说。
  “嗯。”李玫淡淡地说,“已来往一两年了。”
  “他怎么那样对待你呢?你怎么借她那么多钱呢?”我有些愤愤不平,有些不解,并有些同情地说。
  “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李玫说,“厂里不景气了,他也就变了。唉,一言难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