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焱明:失我所爱(中篇)——连载3

(2006-02-20 20:18:08)
标签:

失我所爱

刘焱明

荞麦

三更有梦

三更论坛

分类: 小说故事

3

  李玫的男友叫吴浩,与李玫同在市钢厂工作。
  吴浩在销售科,由科员干到了副科长,因为脑袋好用,又会来事,很得厂长欣赏。厂长出差,总喜欢带着他。他鞍前马后地忙活,他在厂长与女人之间周旋,厂长便常常乘兴而去,满意而归。因了这层关系,同事们都要敬他三分,某些厂领导他也不放在眼里。他打牌,是工作需要,厂里不景气后,没啥事情可做,麻将就打得更凶。认识李玫的时候,他还是个科员,李玫也在车间工作。当上副科长之后,他便把李玫活动到了厂办打字室。
  李玫在车间时,被同车间的一个大学生张强缠着谈起了恋爱。后来,二人便坠入爱河,如胶似漆。再后来,张强便停薪留职去了海口。二人分别时,张强信誓旦旦,说等自己站住脚之后,回来再把她也给弄去。但张强一去就没了消息,并被厂里除了名。
  一时受不了这些打击,李玫在家里躺了几天。后因为年迈的母亲心脏病复发,李玫才强打精神起了床,把母亲送进了医院。
  李玫是个独女,父母到三四十岁了才有了她。在父母疼爱有加的呵扶中,她一天天地长大。在她上高二的那年,父亲在钢厂的扩建施工中,不幸被压在钢梁下,送到医院便断了气。母亲是个家属工,每月就拿极有限的几个钱,加之又患有心脏病,三天两头得跑医院。父亲这一去,厂子又不景气,母女二人的生活便成了问题。为对得起死者,为照顾她们母女俩的生活,厂里让李玫进厂当了工人。李玫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学校,小小年纪便开始为生活忙碌。
  吴浩是在医院认识李玫的。
  吴浩的母亲患上了严重肺炎,与李玫的母亲住同一个病房。吴浩以前虽然知道李玫是自己厂里的职工,但却从没和李玫说过话。在医院的几天里,他们才有了接触的机会。
  吴浩长得人高马大的,但却像女儿一样悉心照顾着病中的母亲。有时,还帮李玫照顾她的母亲,又是打开水,又是倒痰盂,宛如对待自己的母亲一样。李玫的母亲常常羡慕地对吴浩的母亲说,你养了个孝顺儿子,有福气啊。吴浩的母亲就说,你也一样,养了个又好看又孝顺的女儿,我要是有这么个女儿就好了,说到底,还是女儿靠得住啊。看着李玫和吴浩两个年轻人说说笑笑的样子,两位老人有时就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会心地微笑。
  吴浩母亲出院后,吴浩仍然三天两头地到医院看望李玫的母亲。就在这频繁的接触中,二人渐渐萌生了爱意,并开始花前月下地约会了。等李玫母亲出院时,他俩已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那个大学生张强已被吴浩所代替,李玫又沉浸在爱河之中。
  不幸的是,李玫的母亲不久又住进了医院,而且病情不断恶化。到母亲病故和料理完后事时,李玫已是债台高筑了。母亲是家属工,只能享受半费医疗。即使如此,厂里也一时负担不了那该负担的一半医药费。这债款之中,就有吴浩借给她的7000元钱。在这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在这巨大的债务压力之下,吴浩一直陪伴在她的身旁,给了她生活的勇气,使她不至于被这巨大的变故摧垮。

 

  厄运也降临到吴浩的头上。
  厂里出售的一批钢材,在一个水电工程工地出了严重的质量事故,砸死一人,砸伤三人。结果,主管销售的副厂长、销售科科长以及一名质检员等,受到了严重处理。当时老科长已退休,身为副科长的吴浩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处罚。本来要升正科长的,这下连副科长的乌纱帽也没了,还被罚了款。
  厂长本人只象征性地受到一点罚款的处理。那位生产副厂长则受到降职处理,并调离了钢厂。生产副厂长与厂长及其一帮人格格不入,一直都受到厂长的排挤,总想寻找机会拔除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如今,厂长一帮人也就弹冠相庆了。
  厂长安慰吴浩说:“没办法,上面要我们得有个交代。放心,有我在,就还会有你的出头之日。”
  “屁!”吴浩愤愤地说。“叫老子当替罪羊,你倒逍遥自在!多少年来,那些钢材不都是那么生产的吗?不都是那么销售的吗?如今弄出了人命,倒让我们这些小卒子成了殉葬品!”
  吴浩由此怨气冲天,三天两头地喝得不省人事。喝醉了,便到李玫那里去发酒疯,二人的关系也就闹得很僵了。
  李玫不得不躲着吴浩。这时,厂长也开始对她动手动脚了,弄得李玫非常反感,有几次还红了脸,暗骂厂长不是东西。
  厂长占不到便宜,便以工作需要为名,要李玫去接待和陪陪那些外来的采购员。李玫知道那“陪”的意义,她干不了那种事情,也就婉言拒绝了厂长的安排。厂长就很不高兴,遇到李玫就给她脸色看。
  厂长原本在市直机关工作,姓魏,为某处的一个副处长。因为嗜酒好色,不少人对他有看法。但他有才干,人员关系也不错,故也得到某些领导的赏识与器重,受到不少人的拥戴。尤其是,他还有位不远不近的亲戚,坐在副市长的位置上。当然,他也受到少数人的嫉妒与排挤,并与之明争暗斗。
  市钢厂算得上市里的国营大厂,但这几年却十分不景气。钢厂的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职工都有些麻木了,以致魏副处长来到厂里当厂长时,他们已记不清是第几任厂长了。
  钢厂原本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以前很红火,是市里的利税大户,年年都被市里评为先进单位。那时离开钢厂的厂长,不是撤职,也不是平调或降职调动,而是被市里提拔当了副局长或局长什么的。那时的市直机关干部都争着到钢厂挂职锻炼,把钢厂当成自己荣升的跳板。后来就不同了,没人愿意到钢厂来了,惟恐避之而不及。
  领导让魏厂长到钢厂来收拾和打理这堆烂摊子时,他开始也老大不高兴,不愿意到这个连工资都没保障的破厂。后来想想,与其坐在清水衙门、死气沉沉的机关里,还不如到下面去闯闯。再说,哪儿都是富了和尚穷了庙;当兵的再苦,不会苦了当官的。况且,这是组织上的决定,只能服从。如果我搞出了成绩,便有提拔的资本和可能;搞不出成绩,也没关系,本来都是一个烂摊子嘛。这样,魏厂长便走马上任了。魏厂长上任伊始,确也很有一番振兴钢厂的雄心。但折腾了几下之后,也就偃旗息鼓了。也就守着这堆烂摊子得过且过了。
  看来,厂里是呆不下去了,况且,这个破厂也没啥好呆的了,李玫于是便停薪留职,自谋职业去了。当然,许多企业都不景气,待业青年便有一大堆,李玫又能去干什么呢?无奈,便卖起了冰棍和茶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