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焱明:失我所爱(中篇)——连载10

(2006-02-20 18:26:20)
标签:

失我所爱

刘焱明

荞麦

三更有梦

三更论坛

分类: 小说故事

10

  接到家里的电报,我一阵心喜。算起来,离家差不多有半年时间了,彼此除在最初互通过一封书信外,后来就杳无音讯了。
  当我迫不及待地撕开电报的塑料套封,展开电报纸时,“母病危速归”几个字赫然入目,我一时惊呆了。
  母亲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每当心脏病复发,母亲就特别怕吵。我们还小的时候,我和妹妹少不更事,常常是吵吵闹闹的。母亲就咬牙切齿地恨恨地骂:“我的小祖宗,别吵了!别吵了!我的心在吊着摆呀!”母亲一辈子承受着心脏病的煎熬,又为一家人的吃喝拉撒操尽了心,不过50来岁的人却已是满头白发了。
  我带上所有的积蓄,又向同事借了些钱,昼夜兼程地回到了家里。
  母亲躺在医院里,似乎不像电报上所说的那样严重。
  原来,吴浩见我携李玫逃到了深圳,便常到我家里找麻烦。吴浩要和我妹妹搞对象,说我拐走了他的未婚妻。一次又到家里闹,并向妹妹动手动脚。父亲不在家,母亲气不过,拿着擀面杖把吴浩往外撵。这下惹怒了吴浩,上来就撕扯妹妹的衣服,吓得妹妹直哭。母亲奔过来狠狠地给了吴浩一擀面杖,就气得心脏病复发,昏倒在地上。吴浩也就住了手,但丢下话说,不叫你那王八蛋儿子回来,不把李玫送回来,就没你们的好日子过!李玫那里有老子的7000块钱哪!
  母亲住进了医院。母亲住院是常事。她不想让儿子回来惹麻烦。
  但吴浩不这么想。李玫到深圳后曾给吴浩写过一封信,他知道我们还在一起。吴浩便按信封上的地址给我发了那封电报。他妈的,吴浩狗日的真是用心良苦哇!
  我约吴浩出来了结恩怨,几个人在一家歌舞厅见了面。我这边有在某律师事务所工作的同学,吴浩那边有一瘦一胖两个人,估计是牌桌上的朋友。两军对垒,很有点黑社会的味道。
  “这里是10000元钱,李玫那7000元的债连本带息从此一笔勾销。 ”我对吴浩说,“请你在这份文书上签个字,以免以后再生枝节。”
  “好,果然爽快!”吴浩说,“还是南方好搞钱,什么时候咱们兄弟打过去,还望老兄多多关照!”
  我说:“我们之间的恩怨,你和李玫之间的恩怨与债务,都到此为止!如果你再找我们的麻烦,我将到法院控告你,请你好自为之!”
  吴浩阴阳怪气地说:“那当然,那当然。只要有了钱,什么事情就都好解决了。面包会有的,女人会有的。哈哈哈,哈哈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