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焱明:失我所爱(中篇)——连载12

(2006-02-20 18:21:47)
标签:

失我所爱

刘焱明

荞麦

三更有梦

三更论坛

分类: 小说故事

12

  李玫一去就没了消息。这让我有些寝食不安。不安稳的睡梦中,总有李玫的影子晃来晃去。
  我想,我是不是爱上李玫了?
  李玫是我所认识的第三个女友。当然,也许李玫还算不上是我的女朋友,只是我单方这么认为而已。
  我的第一个女友,是大学里的同学玛赛。玛赛是位藏族姑娘,长得很秀气。我第一眼看见玛赛,就被她浓厚的藏族气息所感染,就暗暗地喜欢上了她。
  后来我们真的相爱了,爱得有些神魂颠倒,死去活来。一个汉族小伙子,找个少数民族姑娘做老婆,这倒瞒有意思。我常痴痴地想。国家要搞民族团结,在我们未来的家庭里也担负着这项历史使命呢。
  梦终归就是梦。我的民族大团结的联姻梦想破灭了。毕业分配时,玛赛因是委培生,她只能回到她的家乡,回到拉萨。我和玛赛的命运一样,也只能回到自己父母所在的小城。
  据说,委培生如想自谋职业,就必须向委培单位和学校交纳一定的费用。我怀着一线希望去打听那笔费用,结果只能“望钱兴叹”了。
  分别时,我和玛赛在无人的寝室里抱头痛哭。哭过之后,便到小吃店去喝酒。两人直喝得天昏地暗,喝得烂醉如泥。
  参加工作之后,我和玛赛还经常书信来往,有时还打长途电话,互诉衷肠。后来,我们之间的联系就少了。再后来,我得到了玛赛结婚成家的消息。此时,齐莉也便闯进了我的生活。
  齐莉和我同在市文联工作。齐莉的父亲是市税务局局长。齐莉考上地区高等师范专科学校,以及毕业后能分到市文联而不去教书,也都与她的税务局长爸爸有关。
  齐莉和我一样,也学的中文,喜欢写点东西。文学成了我们友谊与爱情的桥梁。我们就沿着这座桥梁,走向爱的彼岸。
  但是,我和齐莉最终也分道扬镳了。原因也简单,就是一位杨副市长的儿子杨帆,在一次市府机关组织的舞会上,认识并喜欢上了齐莉。关心杨副市长儿子婚姻的热心人,便同税务局长谈起这件事。而齐莉的局长爸爸也极力撮合了这门婚事。
  齐莉不是那种敢爱敢恨的女孩,也不是那种置父母的意志不顾而我行我素的女孩,齐莉也就无奈地离开了我。齐莉的那位新朋友杨帆是一家企业的副厂长,人的外貌和为人处事倒也无可挑剔。
  我只有为齐莉祝福,我无话可说。我也不像和玛赛分手时那样痛苦。我只对齐莉的局长爸爸的势利眼嗤之以鼻。同时,我也感觉到我的人格受到了侮辱和践踏。不过,我对齐莉没有丝毫的怨恨。
  齐莉调到了市政府办公室,提升为副主任。有时我们碰到一起,曾经无拘无束无话不谈的两个年轻人,如今只有了礼节性的招呼,而更多的是无言的眼光交流。齐莉的眼光告诉我,她心的深处有一种隐痛,有一种愧疚。
  有一个巨大的变故,又影响到齐莉的婚姻,使她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齐莉男朋友的爸爸,也就是那位杨副市长,因为索贿受贿,被撤职查办。齐莉的爸爸,也就是税务局长,由此对女儿的婚姻产生了动摇。女儿的男朋友再到家里来时,税务局长便不冷不热,有时甚至拉下脸,给人脸色看。堕入爱河的两个年轻人,心中便有了莫名的惆怅,不知如何驾驭这只爱的小船。
  那次我回来看望病中的母亲,到单位办理辞职手续时,见到了精神萎靡不振的齐莉。几个月不见,齐莉与我离开单位时相比简直判若两人,憔悴的面容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叫人见了心痛。
  齐莉约我晚上去跳舞,我没有勇气拒绝。
  一曲梁祝的悠扬而伤感的弦乐声起,齐莉示意我步入舞池。
  我说:“我们坐着消息一会儿吧,说说话。”我不想让齐莉沉浸和飘荡在这种伤感的氛围之中,我想转移她的心绪。
  齐莉说:“我特喜欢这首曲子,我常常如醉如痴地陶醉在它美妙而哀怨的旋律之中。”
  我便搂着齐莉又走进了舞池。我了解齐莉此刻的心情。
  齐莉搂着我,越搂越紧。她抬起泪眼,默默地望着我。
  齐莉说:“我太软弱,太依赖父亲,我失去了本不该失去的东西。就像草帽歌中唱的,失去了,再也找不到。”
  我说:“你现在明白了也不晚。你现在的男朋友不错,你该好好珍惜才是。你自己的命运还是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不要为世俗功利所左右。”
  齐莉两行晶莹的泪珠扑簌扑簌滴落,在娇好可人的脸庞上淌出两条汨汨的小溪。
  我低下头来,用温热的唇抚过齐莉光亮的额头,逐一淌过那两汪心灵之泉,沿着涓涓溪流,停泊在那个让人心旌摇荡,让人瞬间消失了时空,失却了思维的美妙所在。望着小鸟依人般的齐莉,我竟生出几分怜惜的心情来,不觉搂紧了她的腰肢。
  “你不能再让你爸爸当做谋取一己私利的工具使用了。”我说,“功名利禄,不求者可谓没有,说看得很淡的也只是相对而言,这也没什么过错。但过之则害人。”
  梁祝协奏曲落了音,我们便回到包厢休息,喝饮料,聊天。
  齐莉说:“谢谢你,谢谢你陪我度过这个愉快的夜晚。”
  我说:“没什么,就像一首歌唱的,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齐莉说:“我的事情你不要担心了,我会处理好的。”又说,“你呢?你的个人问题如何呢?和你一起到深圳去的李玫,对你还好吧?”
  我说:“人家都是有主的人了,连孩子都快生了呢。”
  齐莉说:“是吗?都是我不好,是我耽误了你,是我伤了你的心。”
  我说:“请别这么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也许你现在的男友更适合你,我等着吃你们的喜糖呢。”
  回到深圳以后,我接到齐莉打来的电话,说她也想到深圳来。她说:“这个鬼地方我也不想再呆下去了。”
  我说:“你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齐莉的男朋友杨帆,自从他的副市长老子因索贿受贿栽了跟头以后,在厂里厂外也就不像以前那样左右逢源了,也就今非昔比了。在厂里,他没了威信;在街头,他时不时地被人指指戳戳;在主管局等上级部门,人们对他不冷不热,甚至不理不睬,给他脸色看。那些与他曾有私怨的人,那些一直嫉妒和排挤着他的人,如今幸灾乐祸都来不及,巴不得对他落井下石。
  于是,杨帆就变了,变得孤独和暴躁了,变得怨天尤人了。他甚至大骂他的副市长父亲,城门失火而殃及池鱼。他虽然与父亲的案子没什么牵连,他虽然还当他的副厂长,但他知道,他的政治前途从此就非常渺茫了。于是,酒便成了他的好朋友,他甚至破罐子破摔地吃喝玩乐。从此,他把齐莉也不当一回事了。要么,两人难得见面;要么,见了面,不是吵吵闹闹,就是不欢而散。从前的卿卿我我,已是烟消云散,一去不复返了。
  齐莉倒不在乎杨帆的父亲是副市长也好,是阶下囚也好,那与他们未来的家庭生活没有太大的关系。她只在乎与杨帆之间的感情。如今,杨帆自暴自弃了,二人的爱情天平发生了严重的倾斜。
  齐莉思前想后,便很伤心,很痛苦,她已没有勇气直面目前的生活,她要摆脱这种让她窒息的个人感情的藩篱。
  齐莉的心,在无所寄托中飘飘荡荡。
  我的心,也在莫名的惆怅中飘飘荡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