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焱明:失我所爱(中篇)——连载15

(2006-02-20 18:13:32)
标签:

失我所爱

刘焱明

荞麦

三更有梦

三更论坛

分类: 小说故事

15

  我忘不了与李玫的那段交往。我想和她结婚。我想有个家。我想,李玫也一定需要这些。
  周末,我约李玫出来。我毫不掩饰地和她谈了自己的想法。
  “为什么要结婚呢?”李玫说,“为什么非要看重那张纸呢?”
  “我,我爱你。这种感情越来越强烈。我已不能自拔了。”我说,“我想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也是最好的结果。”
  李玫眼睛蓦地一亮,显得有些激动。随后就平静地看着我。
  “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关爱。有你对我的这份真情,我此生无憾。在感情的长河中,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李玫动感情地说。
  李玫掏出烟,递给我一支。我说我不抽烟。李玫便点着烟,很惬意地吞云吐雾。
  “那好,我们就一起过吧。我不能没有你呀。”我说。
  “我这个样子,你还要我干啥呢?我最最美好的东西,早已失去了。剩下的,就是这副躯壳了。”
  “干吗那么看重它呢?都什么年代了,还陷入贞洁的泥沼不能自拔?重要的是我俩的感情,重要的是我爱你,这就够了。”
  “你干吗看重这个呢?爱情?爱情是个什么东西?看不见,也摸不着。男人都说我爱你,到头来还不是拍了屁股走人。”
  “你对爱是这样看的?”
  “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我只知道票子。我现在正在一门心思地搞票子。”
  “你不要自己糟践了自己。你今后的路还很长。”
  “我没有糟践自己。我现在活得有滋有味。不就是傍大款吗?就跟婚前同居似的,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我知道我该怎么做,街头的野鸡我也不屑一顾。”
  “你不要这样,否则会毁了自己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过正常人的生活呢?”
  “你养得起我吗?再说啦,我的目标是100万。不达目的我不会回头的。”
  我不知道再说什么好。李玫又掏出香烟。我也要了一支。
  曾经有个上海姑娘,是个很有品位的大学生。我吸着烟,娓娓地讲述着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故事是我在北京参加一个文学创作培训班时,与我同居一室的,来自汕头教育学院的学员告诉我的。他女儿在一家银行工作,亲历了这个故事。毕业后,上海姑娘来到汕头闯荡,做起了高级妓女。她的目标是30万。她在宾馆包有房间,就在那里接待她的的客人。当她快要达到自己的目标时,却被最后一个客人彻底地打破了她的梦想。那天她从迷迷糊糊中清醒过来,身边的男人不见了,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的存折。存折果然不见了。她马上赶到那家银行。当被告知存款已被人取走了时,姑娘“啊”的一声便昏倒在地上。李玫静静地吸着烟,听我继续往下说。银行职员慌忙跑出柜台,把她送进附近的一家医院。姑娘醒过来后,银行职员帮她呼来了她的一位女友,才从她和女友的哭诉里明白了一切。两天后,希望破灭的上海姑娘跳楼自杀了。
  “她为什么要自杀呢?”李玫不以为然地说,“钱是人挣的。丢了,还可以再挣嘛。”
  “那是因为所受的刺激太大了。”我说,“她的精神彻底崩溃了。”
  我看过一篇小说,好像是《驶出欲望城》吧。李玫说。说的是有个来自西安某大学的女大学生,在深圳闯荡的事。一位曾经放荡不羁的年轻老板,对以前眠花偎柳的私生活厌倦了,想开始一种新的感情生活,想寻找真正的爱情。老板和西安姑娘谈好,他包她三个月,给她15万。三个月一到,各走各的路。在三个月的耳鬓厮磨中,彼此之间还真产生了某种感情。但西安姑娘到期还是离开了老板。西安姑娘在包期内,就拿着老板预付的款子捣弄股票,稀里糊涂地还大发了一笔。三个月后,她便有了一家自己的公司。
  “这是小说。”我说,“生活要比小说现实得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