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焱明:失我所爱(中篇)——连载17

(2006-02-20 18:09:12)
标签:

失我所爱

刘焱明

荞麦

三更有梦

三更论坛

分类: 小说故事

17

  大年三十的上午,我收到来自深圳本埠的一封特快专递。在深圳的一年多来,我还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邮件。我兴奋地拆开信封,展开信纸,一个存折掉了出来。我拿起存折一看,眼睛一时瞪得老圆:20万元,20万元的存折握在我的手中啊!
  我慌忙看书信结尾的署名,才知是李玫寄给我的。我不知李玫给我20万元的存折用意何在?她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给我,为什么不约我见面?带着这些疑问,我忐忑不安地浏览她写给我的这封书信。

 

  荞麦:
  当你收到这封信时,我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你可以认为,我去了每个人迟早都要去的地方,或者仅仅是隐姓埋名、默默无闻地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总之,从前的李玫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和你的家人,以及钢厂的几个要好的姐妹之外,大概再也没有什么人值得我留恋的了。请你们不要找我,我也不值得你们挂念。就当我已经死了,或还活在某个地方。总之,我的存在与否,对别人已没什么意义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死了,不会留下臭名;我活着,不会危害他人,不会危害社会。这样,你们也就可以为我的去留安心了。
  生我养我的临江市,竟没有我的立足之地。我的尊敬的父亲为之献出了生命、令我魂牵梦绕的钢厂,竟也容不下我这个爱厂如家、曾多次被评为“先进生产(工作)者”的年轻女工。更想不到,我将我的一生所托付的人,竟是个嗜赌成性、视财如命的无耻之徒,这不但断送了我们多年的恋情,甚至殃及了一个无辜的小生命。荞麦,你说,从前的李玫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呢?有句话说得好:不如归去。我说,从前的李玫呀,你不如归去!如果我还活在人间,那则是另一个李玫了。
  荞麦,虽然我傍过大款,但基本上都是情人的关系,我还没堕落到行尸走肉似的做妓女的地步。我给钢厂的那些钱,还有给你家的以及给你的这笔钱,可说都是干净钱。你早就想自己创办一份杂志,我的这笔钱算是一点起动资金吧,但愿你能如愿以偿。
  荞麦,谢谢你对我的关爱,我会珍藏到永远。不过,我希望你不要把我放在心上,我不值得你为我浪费感情,浪费青春。天下的好姑娘多的是,你且好好把握,不要陷在过去的感情经历中不能自拔。
  荞麦,我看你身边那个许姑娘对你就很不错,要好好珍惜。我会在遥远的地方,祝福你们。

 

李玫于腊月二十八日夜

 

  看完信,我已是泪眼朦胧。
  编辑小许发现了我的失态,赶忙走了过来。
  我瘫软在靠背椅里,任凭眼泪如断线的珍珠,默默无声地滴落。
  小许用胳膊碰了碰我。我睁开眼,接过她递来的手帕揩了揩满是泪水的脸。
  同事们都走了过来。得知内情后,有的默不作声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有的谈了自己对这封信的看法;有的则一个劲地安慰我。
  “头啊,伤心什么呢?我看李玫肯定还活着。”
  “我看未必,八成已经自杀了,这封信的字里行间都说明了这一点。”
  “要我说呀,可能死了,也可能还没有死。至少,还死不见尸嘛。”
  “废话!要么死了,要么没死,当然只有这两种可能嘛。”
  “我看啦,目前只能算是失踪了。我说头,你也别盲目伤心了,还是多方询问一下,看是否有李玫的下落。”
  听这么一说,我从呆愣中醒悟过来,急忙拨通李玫包房的电话。
  “喂,是李玫吗?我是荞麦!”我拿起话筒,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李玫,开口就说。
  “对不起,我不是李玫,您打错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说。
  “没错。你不是402房间吗?”
  “不错,是402房间。但我不是什么李玫,我才住进来。”
  “对不起,打扰了。我想李玫已于您之前退房了。请您帮忙查一下服务总台的电话号码好吗?好,谢谢,谢谢您!”
  我又拨通服务总台的电话,被告知李玫已在两天前就退房了。
  “李玫在深圳有没有亲朋好友呢?”编辑小许说。
  “亲戚大概没有,认识的人倒有几个。”我说。
  于是,我给我和李玫都认识的郝武、刘志成等一一电话联系,但都不知李玫的去向。郝武说他四天前还见过李玫,刘志成则在一周前同李玫在一起呆过。
  我最后想到了张强,便把电话打到了海口。张强说,李玫不在他那里。
  “会不会回家了呢?”编辑小梁说。
  “有这种可能。”编辑小毛说。
  从妹妹那里得到的消息同样让人失望。
  “是我害了她,我不该带她到深圳来呀!”我摔下电话,双手抱着头,痛心疾首地说。才干的眼泪,又哗哗地淌了下来。
  春节过后的一天,妹妹来电话说,钢厂厂长收到一个特快专递,那专递竟是李玫的骨灰盒。骨灰盒上有李玫的遗像,盒里有一封控诉钢厂厂长等领导的遗书。
  钢厂厂长收到李玫的骨灰盒,一时成了这个小城的爆炸性的新闻。这回比不久前李玫寄回50万元巨款还要轰动得多,可谓家喻户晓。
  清晨,钢厂的职工,自发地组织起来,分乘几辆大卡车,浩浩荡荡地为李玫送葬。哀乐低回,唢呐凄婉,锣鼓喧天,鞭炮声不绝于耳。送葬车辆在市内几条主要街道上穿行。街头过早的人们见了,就议论纷纷,觉得今天的送葬不同于往日,里面肯定有什么蹊跷。以往送葬的车辆,常常是在锣鼓、鞭炮和唢呐声中,一溜烟地穿过街道就出了市区。今天的送葬车辆却在市区内穿来穿去的,像是在游行示威。
  到八点钟人们上班的时候,送葬车辆一辆接一辆地开进了市委、市政府大院。
  妹妹还说,钢厂进驻了市里的联合调查组。看来,钢厂的问题到了要解决的时候了。
  有人对李玫的死持怀疑态度,认为骨灰盒的事只是李玫的计谋,其目的就是为了搞倒厂长,挽救钢厂。虽然公安局检验出那骨灰是人的骨灰,遗书的笔迹也与李玫在厂里曾经留下的笔迹相吻合。但李玫就不会弄个无人认领的无名尸体来导演这一切么?
  我也认为,李玫不会这么傻。她没必要玩这种无法收场的游戏,不值得导演这种悲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