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焱明
刘焱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69,601
  • 关注人气:3,2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焱明:心中有座雪做的坝(上)

(2006-02-20 10:49:46)
标签:

三更有梦

三更论坛

刘焱明

荞麦

分类: 小说故事

心中有座雪做的坝(上)
 
刘焱明

 
1 姑娘落水
 
  水生穿着布满泥土和油腻的蓝色工作服,蹲在船边聚精会神地看一本杂志。烟头烧到过滤嘴了,水生竟也浑然不觉。
  水生近来有些感冒,又有咽喉炎,鼻子里象塞着东西似的,喉咙也痒痒的不舒服。他不时地清清嗓子,“噗”的一声,一口痰就从船栏杆间射了出去,在船边的江面上画出一条标准的抛物线。
  灰蒙蒙的头发,水生伸手一抓痒,就掉下一些尘土来。脸上胡子拉茬的,一圈草包胡子联合着头顶的一蓬乱发,一天天地缩小着包围圈,脸上只依稀剩下口鼻眼这三大件了。
  水生手里的那份杂志,花花绿绿的,字里行间的那些字眼和所表达的意思,周围的人都不正眼相看,心想那准是低级趣味甚至是黄色的东西。但他们却犹抱琵琶半掩面,眼睛的余光则扫视着杂志上图文并茂的东西。
  水生后边有个漂亮的长发姑娘,看到水生那贪婪的样子,简直有些嗤之以鼻了。
  李老师也和儿子胖胖站在水生的后面。为避免儿子看到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李老师就把儿子往后拉了拉,离水生远些。
  李老师带着儿子胖胖去江对面的滨江公园。胖胖手里捧着个微型收录机,耳朵里塞着耳塞,津津有味地沉浸在他自得其乐的世界之中。
  船到江心,江水汹涌,正是洪水季节,水再大了就要停止轮渡了。
  突然,站在水生后面的那个长发姑娘,不慎从栏杆边掉进了江里。长发姑娘惊慌失措地大喊救命。
  这时,报刊上曾经评说过的一幕在这里出现了。面对落水的长发姑娘,船上的乘客唧唧喳喳起来,就是没有一个人下水去救助。有的老头老太干着急地嚷嚷救人;有的人幸灾乐祸嘻嘻哈哈;有的人嬉皮笑脸地调侃,说有没有哪个英雄去救美;有人就说救美值得,一切一切的荣誉和好处都会接踵而来。
  李老师的儿子胖胖急了,要爸爸赶快去救人。李老师心里也很复杂,一时犹犹豫豫不知如何是好。胖胖急哭了,说咋能见死不救呢,说老师常跟我们说要向舍己救人的罗盛教叔叔学习。胖胖一边说着,一边抹了一把眼泪,把微型收录机往船板上一放,生气地噘着嘴巴说爸爸不去救我自己去救,说着就要跳下去。李老师盯着儿子看了半天,拦住了儿子,说我去救还不行吗?说你那两下子,不但救不了别人,连自己的命都要搭上。
  就在李老师准备跳水之际,只听“扑通”一声,有个人就已经跳下水去了。人们的眼光朝这边扫过来。有几个人就说了,原来是那个蹲着看杂志的年轻人,说人不可貌相啊。有个人还说,癞蛤蟆这下可吃到天鹅肉了。
  水生那本杂志这时就丢弃在船上,原来是《人之初》,其实是一本在广州公开出版发行的,宣传“婚、育、性”知识的杂志。李老师就曾看过这种杂志。李老师捡起杂志,觉得自己误解了那个年轻人,心里就有了一份歉意。
 
2 心中有坝
 
  水生风风火火地从千里之外的水电工地赶回省城来结婚,第二天下午,他就离开新婚妻子马悦又匆匆地返回了水电工地。
  水生和未婚妻马悦都已是快30岁的人了,婚期一拖再拖。马悦在省水利厅设计室工作,她已有半年多没见到水生了,很是想念。上次见到水生,还是自己同设计室的同事因公一起到工地的时候。
  马悦心想工程越来越紧,年底大坝要合龙,接下来又要忙水电机组的安装与投产发电,这样忙下去,还不知婚期要拖到猴年马月。马悦就自己一人将婚事操持布置好后,深夜里打电话给水生。水生的电话很难打,他没白天黑夜地泡在工地上,只有深夜才有可能找到他。
  马悦告诉水生说,自己肚子慢慢大了,再不结婚就让人说闲话了。马悦说自己已经准备妥当,要水生马上赶回来结婚,说请帖都已经发出去了。马悦还说,举行完结婚仪式,你马上就可以回到工地,保证不拖你的后腿,不影响工程建设。
  马悦知道水生是个很要强的人,工程就是他的一切。水生曾对马悦说过,他打小心里就有一座坝,如今那座坝则是实实在在的大坝了。
  还在小家伙们玩过家家的时候,水生就和伙伴们迷恋着水坝。一阵大雨过后,屋外到处都哗哗啦啦地淌着雨水。水生就拿着铁锹跑出家门,和小伙伴们一起拦筑自己的水坝。伙伴们玩得很开心,他们想让水坝里的水往哪儿流,就往哪儿流,只要在那里切个缺口就行了。晴天没有雨水,水生他们也能筑坝。小家伙们光着脚丫子,用脚板拢着地上的沙土,堤坝就做成了。坝里没有水,没关系,小家伙们一字排开,掏出小鸡鸡,挺着圆鼓鼓的小肚子,抽水机似地往水坝里灌水。水生说,最好玩的还是雪坝。每年冬天,家乡都要下很大的雪,小伙伴们都要筑又长又大又高的雪坝。水生说,那洁白晶莹的雪坝,一辈子都会驻扎在他的心中,成为一种圣洁的象征,一种理想的追求。
  那年倒水河发大水,水生的爹在防洪抢险中被大水冲走了,再也没有站起来。同时淹死的还有好几个村民。水生那时还小,在上初中。他和娘一样,趴在爹的身上放声痛哭,他说他将来一定要在倒水河修一座大坝,再也不让洪水泛滥成灾了。
  水生后来就考起了水电大学,进了学校的水利系。慢慢地他才知道,原来修建大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除了需要长时间的勘测、论证与设计之外,还需要巨额资金。但这丝毫也没有影响他对修建大坝的向往。娘后来也不幸淹死在洪水中后,更坚定了水生献身水利事业的雄心壮志。
  在水生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的第三年,家乡的那座大坝竟奇迹般地动工兴建了。一时间,倒水河两岸的村民沸腾了,方圆几公里的土地上,铺开了轰轰烈烈的战斗场面。有的开山起石,有的运送石料,有的开挖基础,泥瓦匠则日日夜夜地砌墙筑坝。在成千上万人的施工队伍中,除了县水电局几十号人的施工队以外,其余全是倒水河两岸大大小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村民。
  倒水河水电站,有一座滚水式土石坝,装有两台小水电机组。前后不到三年时间,大坝就建成了,水电站也发电了。村民们不但用上了廉价的电,而且再也不怕洪水泛滥了。
  水生梦寐以求的事情变成了现实,他也为家乡的父老乡亲感到高兴和欣慰。但他也感到了深深的遗憾,因为他没能参与这座滚水式土石坝的建设。水电站的主要投资者,是在倒水河边长大的一个名叫陈梅的女孩子。陈梅是水生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陈梅高考落榜后就去了深圳。如今,陈梅在深圳有了自己的公司,有数千万的资产。工程款的60%,都是她的无私捐赠,其余40%则是县、乡、村筹集的资金。陈梅当初要把工程交给水生他们工程队,但水生所在的工程队正日日夜夜地忙碌在那个举世瞩目的水电工地上,水生也就不能自己动手圆了那个编织了二十多年的梦。陈梅曾以月薪5000元的高薪邀请水生到她的公司,水生虽觉得这条件十分诱人,但他似乎连想都没多想,就婉言谢绝了。水生知道,自己的生活和事业不在都市,而在野外的水电工地。
 
3 真的想你
 
  水生拿着电话听筒,静静地听马悦说完,告诉她他这就请假赶回省城。水生知道马悦很看重那个仪式,其实他们早已领取了结婚证,早已是合法夫妻了。但水生尊重她,觉得欠她的太多,答应这次一定要赶回去与马悦结婚。
  马悦听了很高兴。马悦说,我给你唱支歌吧,祈祷你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回到我的身边。马悦清清嗓子,就唱了起来,唱的是一支流行歌曲,她唱得凄凄婉婉,柔肠寸断:
  真的好想你,我在心里呼唤你……
  唱着唱着,马悦声音发颤,唱不下去了。
  水生知道马悦哭了,他自己也流了泪。
  水生就挂了电话。抬脚就去水利工程处,向处长请假。
  见了处长,水生却半天不好意思说明来意。后来就支支吾吾地说了,说了心里就忐忑不安起来。
  处长“哈哈哈”地笑着说,你扭扭捏捏吭不叽叽的,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处长说,这是大喜事嘛,是工程耽误了你们的婚事,要不孩子早就能喊我爷爷了。处长最后说,放心回去吧,我给你一星期假,在家好好陪陪马悦。我们不能去喝你们的喜酒了,你就替我们多喝几杯吧。
  水生连忙说,不不不,不要一个星期,来去两天就够了。
  马悦的爸爸与这位处长是老战友,处长打小就十分喜欢马悦这姑娘。
  处长拍着水生的肩膀,把他送出门说,到你们的爱情开花结果的时候,我们的机组也要投产发电了,到那时我们再一起庆祝庆祝,喝它个一醉方休。
  水生是施工队长,年前就被破格晋升为高级工程师。水生对副队长作了一番交待,就一路往回赶。下了火车,走在省城的街道上,水生一时竟有了乡下人进城的感觉。平时哪有时间看什么杂志,更不要说“新婚必读”之类的东西了,在路边的书摊上看到那本《人之初》杂志,水生翻了翻,就买下了。
  水生下水之后,李老师忽然觉得他有些面熟,好象是自己的学生。对了,就是那个水生,前天还收到他的未婚妻马悦送来的新婚赴宴请帖呢。马悦和水生一样,也是李老师昔日的学生。
  水生在校学习时很用功,生活十分清苦。水生英语成绩不错,有时翻译一些科技资料,换来一点稿费。水生还喜欢文学,时不时地能收到报刊寄来的稿费。水生就靠这点稿费,还有参加学校安排的勤工俭学劳动挣得的钱,贴补自己的生活费。为水生上学,弟弟退学出外打工,家里还欠下了村人一大笔债款。水生有时就偷偷地到医院去卖血,以贴补学费和生活费。
  毕业分配的时候,大家四处活动联系好单位,有的还在沿海城市联系到了接收单位。水生则无动于衷,却和几个党员毕业生一样要求去西藏工作。水生并不是党员,但他希望去西藏。他私下和李老师说,我去西藏有三个目的,一是去磨练自己;二是希望把自己参与建设的第一座大坝建在世界屋脊之上,成为自己人生道路上的一座里程碑;三是因为那里的收入比较高,自己可以尽快还清家里欠下的几千元债款。
  但水生并没去成西藏,倒不是因为他不是党员,因为报了名的党员也没有全去西藏。水电大学的毕业生向来都很抢手,全国的水电部门都来争着要人。水生没去西藏,就去了省水利厅水电工程处。刚报到,水生就离城去了水电工地。
  长发姑娘在前面的江面上时隐时现。奋力击水的水生,在汹涌澎湃的风浪中,双眼朦朦胧胧,就觉那长发姑娘是自己的娘。娘在洪水中扑腾,很快就会被洪水这头猛兽吞噬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