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焱明/荞麦:哭我曾经受苦受难的母亲

(2006-02-15 21:54:56)
标签:

悼念母亲

纪念母亲

网上纪念堂

红安太平桥

紫潭河刘同

分类: 散文随笔

 刘焱明/荞麦:哭我曾经受苦受难的母亲

 

刘焱明(荞麦)

 

刘焱明/荞麦:哭我曾经受苦受难的母亲

 

  2000年12月15日(冬月20日)凌晨两点钟,一颗慈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我敬爱的母亲郑祝英,一生勤劳的亲娘,曾经受苦受难的亲娘,一位慈祥的、伟大的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我可怜的母亲走了,苍天为之动容,落下伤心的眼泪;乌云为之动容,纷纷低垂飘动;寒风为之动容,吹动千树百草呼呼直响;千座青山肃立,万条江河奔流,沉痛悼念我敬爱的亲娘。千呼万唤,哭不回我的亲娘;千求万求,挽留不住我的亲娘。我伟大的母亲安详地去了,神仙都为之动容,来迎接我的亲娘。
  1934年12月15日,我的娘出生于新洲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1949年全国解放前夕,我的娘那时还只是个14岁的小姑娘。我14岁的娘遵从父母的意愿,信守媒约之言,来到我家当童养媳,以便我的父亲好继续上学读书。可怜的娘还是个孩子,就在我家挑起了生活重担,做饭,洗衣,地里田间,忙里忙外。
  母亲成家后,先后养育了我们6个兄弟姊妹。可怜的母亲,因为婆婆去世得早,生养我们时吃尽了苦,受尽了罪,一把屎,一把尿,一口汤,一粒米地把我们抚养成人。
  从我懂事的时候起,我就记得我家是个贫穷的家庭。虽然我们的家庭成份是富农,但我们家和别人家一样,也是一样的贫穷,甚至比有些家庭还贫穷得多。看着别人家吃的是干稀饭,甚至吃干饭,看着别人家的孩子穿得比我们好,不懂事的我们,常常埋怨这个家,埋怨母亲不该把自己生在这个贫穷的家庭。可怜的母亲受尽了委屈,不是和可怜的儿女抱头痛哭,就是泪往心里流,再大的委屈自己一人承担。最贫苦的时候,我们吃过野菜,吃果麸皮、糠饼。可怜的母亲,为了让我们过得好一些,起早摸黑地忙里忙外。
  因为成份不好,在极左的文化大革命时期,一些人受到那种政治气氛的影响,不公正地对待了我们家,不公正地对待了我可怜的母亲。我可怜的母亲受够了外人的气,看够了外人的冷眼,受尽了伤心的委屈。可是我的母亲,她一生宽厚仁慈,宁可自己受委屈,也不去与人结怨结仇。有一次我从梦中睡醒,看见我可怜的母亲在纺车旁轻声地哭泣。我可怜的母亲啊,我受苦受难的母亲,只能在夜深人静时诉说自己的委屈,哭说自己的苦难。可怜的母亲啊,你有血有泪只往心里流,从不轻易在我们面前诉说。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的春风吹遍了全国的每个角落,温暖了我们的心田。拨乱反正,取消了阶级,使我们过上了扬眉吐气的日子。从此,我可怜的母亲,一生受苦受难的母亲,才算真正过上了舒心、愉快的生活。但是,母亲一生勤劳,过惯了苦日子,所以,母亲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子女,仍然起早贪黑地忙里忙外。在母亲的操持下,我们兄弟五人都先后成了家,最小的姑娘也欢欢喜喜地出了嫁。母亲也就做了奶奶,做了外婆。一个个孙子、孙女、外孙,又在勤劳的奶奶、外婆的照料下长大。看着儿女们都有了出息,看着孙辈们一个个地长大成人,母亲由衷地感到高兴。
  儿女们都很孝顺。平时,哪家弄什么好吃的,比如排骨汤之类,要么接母亲和父亲两位老人过去吃,要么就送两碗过来。母亲有个什么病痛的,就有人张罗去医院看病,就有人端茶送饭。父母亲年纪大了,儿女们就不让他们再种地了。儿子、媳妇们给粮食的给粮食,送油的送油,给钱的给钱。在外工作的三儿子,知道母亲喜欢看电视,看戏曲,就在一家人回老家过春节的时候,给母亲买了台彩电。考虑到父母亲年事已高,三儿子老早就拿出钱来,让在家的兄长给父母亲买回了寿木。但是,我们过惯了苦日子的母亲,从不想给子女增加太多的负担。只要自己能动,就力所能力地在田地里忙活。母亲从不向子女要求什么,她只求大家都生活得平平安安。在外的三儿子有时出差顺便回家看望父母,就给母亲两位老人留下点钱零用和看病,但母亲也总是硬塞回老三的口袋。母亲常说,你们在外也不容易,我知道的,连房子都没装修呢。母亲说,我们不生大病,就不用你们花钱的。
  我的娘走了,走得如此突然。娘啊,你临终也不想给我们增加负担啊!
  我的娘啊,你放心地去吧,你已经没有什么可牵挂的了。儿女们都已成家立业,都老实本分,凭着勤劳和善良做事、处世和为人。孙辈们都已经长大,有的还在打工挣钱。儿女们都很孝顺,会好好地照料父亲的。我的娘啊,你就放心地去吧。
  一哭我的娘,你曾经受苦受难。
  二哭我的娘,是你给了我们儿女的生命,是你把我们六个子女养大。
  三哭我的娘,是你辛苦操持,使我们成家立业,家大业大。
  四哭我的娘,是你照料了我们的子女,让孩子们有个快乐的童年。
  五哭我的娘,好日子没过几年,你就走了。
  六哭我的娘,你还没和我们几个在外做事的儿女说上最后几句话,我们还没来得及见上你最后一面,你就匆匆地走了。
  青山肃立,悼念我的娘。
  江河咆哮,悼念我的娘。
  寒风呼号,悼念我的娘。
  乌云低垂,悼念我的娘。
  儿女、媳妇和孙子、孙女、外孙们披麻戴孝,长跪痛哭,沉痛悼念我的娘。
  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沉痛悼念我的娘。
  娘啊,我的亲娘,你放心地去吧。
  娘啊,我的亲娘,你安息吧。


2000年12月17日夜

 

刘焱明/荞麦:哭我曾经受苦受难的母亲

 

悼慈母联

刘焱明/荞麦:哭我曾经受苦受难的母亲

 

  母亲过世,春联就要贴挽联。按我们那里的风俗,要贴三年,每年使用的纸张颜色也不同。第一年用白纸,第二年、第三年使用黄纸和绿纸,黄、绿纸的先后我就不知道了。本来,家人开始是要请专门搞白喜事的先生写的。后来不想多花费,就辞掉了。其实,也可以到镇上买或请人代写挽联的。但因一时没忙过来,直到我大年“三十”赶回家,才让我写。我以前回家时,常常给村人写春联的。但大多都是现成的对联,自己撰写的对联极少。这次叫我写,我一时不知写什么好。如今,极少写作了,我不得不冥思苦想。家里兄弟多,平房、楼房共六栋,如果不重复,至少需要12对挽联。想想只是寄托对母亲的怀念,表达一种悼念之情即可,也就撰写了一些,也就不管它是否对状了。除了一两副是民间流传的老挽联外,其余都是我自己拼凑的不甚对仗的挽联。

  年在娘不在
  春回母不回

  青山依旧在
  慈母已不归

  日落西山常见面
  水流东海不回头

  守孝三年容易满
  思母恩情永不忘

  一生勤劳为儿孙
  善良美德昭后人

  青山肃立悼慈母
  江河咆哮唱悲歌

  风啸雨骤哭慈母
  白山黑水放挽歌

  任劳任怨常忙碌
  勤劳善良留美德

  猿驰蜡象披麻戴孝
  山舞银蛇送我亲娘

  忍辱负重勤劳善良树美德
  受苦受难任劳任怨为儿孙

  千炷短香缭绕难悼念尽母恩
  百声长哭动天也哭不回亲娘

 

刘焱明/荞麦:哭我曾经受苦受难的母亲

 
后 记

刘焱明/荞麦:哭我曾经受苦受难的母亲

  得到母亲不在人世的噩耗,是在去年12月15日的深夜。那时,我刚刚上床不久,我是在两点钟过后下网的。人迷迷糊糊的,就听到惊人的电话铃声。原来是在老家的二哥打来的。我开始以为因我一直上网占线,电话没能打进来。后来才知道,那时母亲刚刚落气,母亲是在二哥的怀里落气的。那时,家里只有二哥一个子女在身边,我们都在外地。
  母亲去得十分突然。
  就在前一天,村里有个60多岁的人死了。是没病没痛,在夜里突然死的。家人第二天早上不见他起来,敲开门才发现他死了。
  母亲和村里的老人,一早去人家看这个过世的人。出来后,母亲就开始呕吐。母亲信佛。人说,信佛之人是不能去看还没有进棺的死人的。
  这天,村里的庙上有活动。母亲就和几个信佛的村人到庙上去参加活动。母亲在那里感到有些不舒服,后来是心里不舒服。上午,母亲还吃了不少饭。在乡下,有点小病都是撑着,不会看医生治疗的。母亲尤其如此。晚上,母亲还在庙上吃了饭。但到后来,母亲的病越来越严重。在那里,有人请医生为母亲看过,也打了针。庙上的人也使用庙上的方法给母亲治疗过。直到12点钟左右,母亲十分严重了,庙上才请个三轮车把我母亲送回家来。二哥要送母亲去医院,母亲死活不让。母亲知道自己不行了。母亲在清醒的时候,交待了一些后事。母亲就在二哥的搀扶下,在二哥的怀中,咽了气。
  我和爱人17日赶回了老家。我们所在的丹江口距离老家千里,交通也不是很方便,又赶上我正在评高工职称,故只能在16日晚乘车赴丧,17日上午到家。在为母亲操办丧事的时候,有个叔伯哥让我给母亲写个悼词。说实在话,我没想给母亲写悼词的。母亲走了,我还能说些什么呢?后来,我还是草就了一篇祭文。母亲曾经受苦受难,曾经忍辱负重。我的祭文也只能说之一二。说多了,有些曾经欺负过母亲的村人,会有所忌讳。祭文中,“儿女们都很孝顺...”那一段的大部分内容,是我现在增加的,当时没有写的。
  母亲出棺那天,我跪在母亲的棺前哭读了我的祭文。周围的村人,都纷纷流下了眼泪。我的大舅,母亲的弟弟,更是控制不住地泪流满面。这倒不是我的祭文写得好,而是写到了母亲来到我们家后,曾经受苦受难,曾经遭人欺凌。
  母亲走了。我再回到老家时,再也看不到母亲慈祥的笑容了,再也吃不到母亲为我煨的鸡汤了,再也听不到母亲的亲切叮咛和嘱咐了。
  我曾经写下了几十万字的文学作品、论文和专文、材料。可在母亲面前,我却不知能写些什么文字来悼念我的母亲,来怀念我的母亲。
  生前,母亲曾多次来过丹江口。母亲帮我们带大了我们的孩子。我这个游子曾经住过的几个家里,都留下了母亲的辛勤劳动的痕迹和音容笑貌。
  母亲,你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2001年3月24日星期六下午

刘焱明/荞麦:哭我曾经受苦受难的母亲

 

刘焱明/荞麦:哭我曾经受苦受难的母亲
母亲在武当山


刘焱明/荞麦:哭我曾经受苦受难的母亲
母亲帮我们带孩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