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法师小老头
法师小老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724,445
  • 关注人气: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电视台报道青少年沉迷网游犯罪

(2009-12-25 14:32:13)
标签:

游戏

    最近,随着扫黄热潮和央视的带头,各大媒体纷纷把矛头对准游戏开炮~焦点访谈甚至请出了杀人犯为大家现身说法游戏的罪恶,北京电视台也跟风说起了青少年沉迷网游导致犯罪的现象,唯一好的一点就是没有我们熟悉的双陶教授或者杨教授了~
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致恶性事件频发
节目现场

  网瘾猛于虎

  播出时间:2009年12月24日

  嘉宾:中国公安大学:王大伟

  媒体观察员、法制记者:刘明银

  主持人:姜华

  编导:张雪齐 朱彬

  姜华:各位好,这里是《天下天天谈》,欢迎收看。22岁的北京女孩小丽,为了玩儿网络游戏,买虚拟的设备,透支信用卡达68000多元,又无力偿还,最近被判处了有期徒刑四年,近一段时间以来,关于青少年沉溺于网络游戏而引发悲剧的事情时有发生,而且网瘾这个词,也越来越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今天我们就来关注这个话题。演播室请到的两位嘉宾,一位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王大伟教授。王教授,我知道您还是网脉工程的宣传大使,如果简单地用几句话来说,您觉得青少年沉溺于网络游戏,最大的危害在哪里呢?

  王大伟:这个叫做电子鸦片,电子海洛因,一个家里要是摊上这么一个孩子,是痛不欲生,家破人亡,所以我们真的在这里好好说,呼吁家长,呼吁社会,好好地关注这个问题。

  姜华:好的,另外一位嘉宾是媒体观察员,法制记者刘明银先生。我知道刘先生,曾长期追踪报道沉迷于网络游戏的青少年们,以您的亲身经历的观察,沉溺于网络游戏的孩子,他们有什么最明显表现吗?

  刘明银:这些孩子在网瘾发作的时候,他会有一些明显的特征,比如他的手会这样动,嘴巴会念念有词,会很烦燥,会比较急切地想找到什么东西,来传递他这种东西,来传递他的这种情绪。

  姜华:好一种病态。

  刘明银:病态,严重的病态。

  姜华:在我们继续今天的话题之前,我来看一个小片,来了解关于中国青少年沉溺于网瘾的现状。

  (小片)恶性事件频发暴露网瘾之痛

  截至2008年底,我国22岁以下网络游戏用户已接近3000万人,网络游戏在中小学生互联网应用中排第三。庞大的群体、频发的恶性事件揪着千家万户的心。

  今年2月11日,新学期开学前一天,天津一名15岁少年因为几乎一整天都在电脑边玩游戏被母亲抱怨后,用铁棍猛击母亲头部,致母亲死亡;2009年6月,苏州一名16岁少年因沉迷网络被父母批评后跳楼身亡;2008年2月,成都15岁少年因沉迷网络游戏经常被外婆批评而将老人杀害;2007年6月,广州一名15岁少年因不满父母对其沉迷上网劝阻残忍杀害母亲、砍伤父亲;2006年3月,甘肃省青年许福斌因不满父母对其上网的责骂,将父母杀害,而后从父亲身上搜得现金27元,继续回网吧上网。

  姜华:看到这些孩子,真是令人揪心,刚才王先生您也说过,这是电子鸦片,我也看到报道说,其实沉溺于网络游戏,就相当于是精神鸦片,我们知道,吸食鸦片,它是对人的神经有侵蚀的作用,使得他们不能自控,不能自拔,但是网络游戏好像和这个鸦片,一般的人理解来说,好像还挂不上什么边。刘先生在追踪报道这些案件的时候,是不是经常能接触到这样的孩子?

  刘明银:我近两三年以来,一对一追踪过孩子,大概有一百个,群体一起拍摄大概有上千人我采访到的一个孩子,他自己跟我说,连续7天7夜,王教授可能知道,这是人体的极限,7天7夜不吃不喝不睡,两只眼睛一直盯在屏幕上,那么这种情况,对于一个青少年上说,他身体承受不了,所以我采访到了许多个在电脑前猝死的这样的案例,就是正在看着突然心脏停止跳动了,休克,这是比较极端的。

  就是有一个女孩说,妈妈你出去吧,我在我屋里自己用一下电脑,她妈妈知道她上网,先出去了,然后就在回头折回来的一瞬间,出现了一个非常惊讶的事情,那个女孩也很刁钻,她就说你看我电脑出一个事故,你过来吧,她妈脑袋往电脑上一凑,这一瞬间,她已经准备了一把刀子,一下,当场把她妈妈刺死,刺死之后,把她妈的尸体处理一下,她爸在外面打电话叫她说,闺女,跟我出来一块儿吃饭,他心平气和地跟她爸一块儿吃完了饭,从饭店出来往回家走的路上,跟她爸说,爸,出了一个事,我把我妈杀了,口气很平淡。

  姜华:这是还人吗?

  刘明银:在我采访到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不可相信的事情很多,比如有一个东北的女孩,她网瘾的状况不是很严重,她是网恋,她父母感觉不太好,她自己觉得上大学以后感情没有寄托,在网上认识一个男朋友,后来见面,同居,她父母觉得,不行啊,还要把她叫回来。她原来父母就有些暴力倾向,女儿出现网恋之后,也用这种同样的暴力倾向来对待她的父母。后来这个女孩在去一家医院治疗的时候,我拍到了,在治疗的现场,这个女孩追着她父母打,跟着她爸打,在她父母送去医院的路上,一路她跟她爸她妈就是格斗,把她爸的脸抓得,咬得,我当时看到,不明白怎么回事,后来她爸讲,女儿咬的,然后医生想劝她留下来治疗,这个女孩追着,当场是7、8个耳光,那是在一天一夜里,那个声音我都录得非常清脆。我那个片子有,大家可以看一看。这是一个,还有一个,再给你讲两个。

  一个男孩14岁,父母有问题,爸爸去服刑了,妈妈离异了,走了,跟着爷爷,爷爷一个农民,有一次一年的粮食种下了卖完,400块钱,知道他孙子上网成瘾,藏,在家里藏了好多地方,最后孙子找到了,400块钱全部拿走,几天干干净净,他爷爷能不气嘛,找到网吧里面,把他孙子揪出来,这个我拍到了,孙子跟他爷爷对打,抡拳头,而且说他爷爷你这头老驴。还有一个女孩,初中毕业,她爸爸在长江一带卖菜,把他女儿也带去,做生意,她爸辛辛苦苦卖菜做生意卖的钱,她到晚上一清点,一塞上网去了,那么她爸爸找她无数次,这个女孩,她爸爸老管她,她也很烦,不活了,要去跳长江,她爸爸就追,说你给我跳,实际上也没敢跳,让她爸爸拖住了。这女孩到了什么程度呢,网吧里吃,睡,网吧里提供很多东西,矿泉水,面包,有的甚至床,有的甚至更好的条件,她爸去找她,这也是我拍到的,跟她爸对打

  我拍到过一个孩子,治疗过一次,把父母有侥幸心理,没有彻底治好,回家了,回家了又去上网,又犯了,他爸妈在送他去医院的路上,这孩子早就准备好了一把刀子,他研究过20多种自杀的方法,他最后选择了割喉咙,刎颈自杀,中国最传统的,就在路上,大人正在开着车,一瞬间没注意到他,拔出刀子。那么很危险路上,他父母就赶紧先抢救,再深一点,当场就没命了。后来我就拍到了这个孩子,喉咙缠着纱布的那个状态,   

  姜华:我相信这样的例子,在您的追踪报告过程当中,真是不胜枚举。我刚才听到您三个例子,我觉得真的是触目惊心,这样孩子可能都是一种非人的状态了。我特别想问问王教授,因为您多年从事刑侦工作,您是警察,您又是网脉的工程宣扬大使,您觉得网络游戏它的吸引力到底在哪?这些孩子简直就像吃了迷幻药一样,都不是他自己了,我相信所有的父母,在面对这样的孩子的时候,就肯定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相信这是我所亲生的。

  王大伟:对,这个叫电子海洛因,精神鸦片,一开始我们想它是一回事吗,和吸大烟是一回事吗?其实它的机制完全是一样的,我在一开始的时候,见当时叫魔兽世界,实际上我也认真地座下来,把这个魔兽世界打开看一看,确实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吓一跳,为什么呢,它叫三维的,它有一个小动物一跳,都是非常别漂亮,它特别立体,你在一个人玩儿的时候,它会联络很多的人。

  姜华:在线可能有很多人同时玩儿。

  刘明银:它有工会,它有很专业的名词,它叫做网络玩家工会,这个工会多的一个工会几万人,少的几百人,几千人,这个工会是个庞大的群体,他如果想对社会造成一种危害很轻松。

  王大伟:这样他一个人,一个孩子在现实生活中,他可能学习不太好,他可是逃学的,他可能是老师不太待见的,但是他一到这里面去以后,第一他是很美,那些画面很美,音响,动画效果非常好。

  姜华:可能立刻能够带他们进入虚拟的世界。

  王大伟:对,这是第一,第二一下他找到北了,他自己成了主宰了,他一般当个什么小头目,然后一点点往上升,这时候他会觉得这种感觉特别好,现实生活中没有人对他好像投之以重视的眼光,但是他在这个小团体里头,大家都求着他,他是老大。

  姜华:就是他玩儿得好,水平高。

  王大伟:他会带很多人,他自己特别好,这是第二,第三,就是幻觉,咱们最有名的叫张孝义(音)事件,就是天津有个孩子叫张孝义,张孝义这个孩子,他早上背着书包上学,他们家住20层,他那楼是21层是定顶层,他要往上走还是往下走,他每天都是往下走,结果这一天这孩子背上书包以后,他一下上去按的顶层,一上顶层,它那有个监控器,一下把这个孩子在下电梯的瞬间的一抖拍下来,就这孩子下的时候,他琢磨了一下我下不下,犹豫了一下下去了,下去他又上天台了,一上天台以后,霞光万道,他就按照魔兽世界里的那个情景,他只要往下一跳,就有天使过来给他拖走了,所以他看得特别好,这么美,跟魔兽世界里完全一样,于是他就跳下去了,他跳得很优美,还有一个造型,结果一下跳下去以后,底下没有天使来接,这个孩子就摔死了,这就是比较有名的张孝义事件,就一个孩子的生命,就幻觉,他这个大脑,咱们脑子里头一吸了鸦片以后,我过去讲过,正常的人的脑子是豆腐,吸鸦片的人是冻豆腐,蜂窝状的,但是成瘾的这个人的大脑,也已经起到生理变化了,它和吸鸦片的生理变化是相似的,它那个叫阿片受体,或者叫其他的一种东西,他只有在玩儿的时候,多巴胺才能兴奋起来,瞬间不玩儿,多巴胺就消下去了,它和吸鸦片的原理基本上是相似,所以它就是一个鸦片,不过我们管叫精神鸦片而已。

  姜华:它的生理的效果完全是一样的。在我们国家,青少年沉溺于网络游戏是这样的状况,其他的国家是不是也有相当的问题?我们来看一下。

  (小片)网络游戏成瘾问题多

  现在,很多国家都存在玩游戏成瘾的问题。韩国曾有一位年轻人在网吧里连续玩《星际争霸》游戏50个小时后死于心脏衰竭。

  21岁的蒂姆也是位曾经的网络游戏迷。现在,在谈到游戏给他的生活带来的影响时,蒂姆说,自己曾经每天早上九点起床就开始玩游戏,中午休息一会儿,然后一直玩到第二天凌晨,天天如此。最后,他的父母不得不送他去接受治疗。

  姜华:从刚才的小片当中我们也看到,在其他国家的青少年当中,也存在着相当的沉迷于网络游戏这样的问题,但是不知道,中国的青少年和外国的青少年,他们在网瘾问题上,有什么区别吗?

  王大伟:一个是时间短,就是咱们的网瘾的时间短,第二还得跟中国的国情我们联系起来,为什么我们的网瘾如洪水猛兽,或者用另外一句话叫家破人亡,因为它有一个国情在这里边,就是我们上网的这些孩子,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这种独生子女里有什么样的孩子容易被网络成瘾呢,一般的都是家里溺爱的孩子,所以中国跟国外,完全不一样,一个是数量大,性质恶劣,社会背景又完全地不同,所以我们中国的网络成瘾应该在世界来算一个重灾区。

  姜华:所以中外青少年在网瘾问题上的差异,背后原因我们一会儿再分析。但是我觉得,现在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一个概念,就是我们一直在说网瘾,其实对于什么样的行为,才能够被界定为网瘾呢,应该是有一个标准的,随近我们国家首个《网络成瘾诊断治疗标准》,已经通过了国内众多医学精神专家的论证,我们还专门采访了这个标准制定的负责人,他是北京军区总院网络成瘾治疗中心的主任陶然,我们来看看他怎么说。

  小片:网瘾的界定

  那么我们就是说凡是有上网比较渴求的,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渴望的去上网的,有心理依赖这种倾向的,这是症状学的第一条。那么第二条就是上网就高兴快乐,上网就兴奋的手舞足蹈,在网上交朋友觉得很开心,一下网,特别是下网以后,该上网那个的时候,去不了的时候,有些青少年告诉我,该上网时不让上,好像心里掏空了,急躁,想打架,砸东西,想毁物,跟父母发生暴力倾向也得去上网,有一定反应的症状,另外症状学上还有,上网的时间越来越长,还有明知道上网不好,但还要去上,另外还有一条就是,把上网当成发泄不良情绪的唯一途径,现实生活中,朋友什么都不要了,那么有了这些症状,再加上每天六个小时以上,非工作学习目的上网,在一个就是持续三个月,另外光有症状学和时间还不够,看看他的社会功能受不受影响,社会功能就包括人际交往、工作学习。我们收治的网络成瘾的孩子,基本上都不上学了,或者是辍学、休学,那么它的社会功能就受损了,那么有症状学了,有时间,再加上社会功能受损。都具备了,就可以诊断一个网络成瘾,那么他就是一个广义的精神疾病

  姜华:刚才我们说到,青少年沉迷于网络游戏,可能有网络游戏本身的特点,比如说它设计得非常漂亮,能够带你进入虚幻世界,还有众多的人在线游戏,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原因,除了网络游戏之外的一些原因,比如说社会的,家庭的,王教授?

  王大伟:有这么多原因,一个就是孩子,这是我自己研究的,孩子使有独立住房的。

  姜华:这就是家庭条件好了,才有独立住房。

  王大伟:孩子有独立住房的及孩子的门晚上能关起来的,孩子自己有单独的计算机的,这个就要给他打分,叫危险预测。

  姜华:这级别就有点高了。

  王大伟:四类父母的,爸爸妈妈离异的,爸爸妈妈疏忽的,比如爸爸可能就是一个科学家,爸爸就是钻研业务的一个骨干,甚至我们好多警察也是这样,就是他工作太忙了,疏忽对自己的孩子的管理的,吵架的。

  姜华:您说的这是第三类的。

  王大伟:爸爸妈妈天天吵架的,这不就把孩子带坏了,还有一类就爸爸妈妈本身就有网瘾的。

  姜华:自己就玩儿,开心网什么的。

  王大伟:从小就把孩子带出来的,这四类家庭的孩子,这些孩子也容易走上网瘾的道路。还有什么孩子呢,就是学习成绩差一点的,经常逃个学的,在学校里没有社会地位的,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这些人又容易成了网瘾,成了网瘾反过来又刺激他学习成绩更差,这个到底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说不清楚,反正它俩是连在一起的。所以我的观点,网瘾成瘾是多因素至网络成瘾,千万不要机械地定,比如说家里有计算机的,这就是网络成瘾了,学习不好的,就是网络成瘾了,爸爸妈妈忽视的就是网络成瘾了,不是,你得综合,它少一项都不行,得把这些都加在一起了,它的危险系数就大得多得多,这是一个可操作的一个东西,比如我们可以给孩子打分,我刚才说那个比较有6条,一个5分,5、630分,你看这分挺高,你就得下决心了。

  姜华:对,我觉得父母在这个决策当中…

  王大伟:就跟珠峰预测差不多。

  要我说最基本的原因之一,是网络游戏产生本身容易让孩子成瘾。

  姜华:您还是把这个板子打到网络游戏身上。

  刘明银所以我就特别呼吁所有的管理部门,研发部门,在网络游戏这个产品出台前的各个环节,一定要把这个关把严了,这个产品推荐给这些孩子玩儿的时候,一定要有它的成瘾性的预测,如果它容易让孩子成瘾,就要控制,不能让它出台。

  姜华:所以正像刚才两位说的,网瘾的成因不是单一的,是多方面的,所以如果要解除网瘾,不是说一方面的原因可以,肯定要社会方方面面都来共同努力。万一青少年染上了网瘾怎么办呢?我来看一下国外的一些可值得借鉴的经验。

 

    (小片)国外怎么“戒网瘾”

  德国网瘾诊所的治疗手段主要有以下三种:一是艺术疗法,如绘画、舞台剧、合唱等;二是运动疗法,如游泳、骑马、静坐、按摩、蒸汽浴等;三是自然疗法,如种花、种菜、自己动手洗衣做饭等,接触大自然,以帮助孩子们远离“旧环境”,引导他们改变自己的生活。

  诊所的很多课程都需要家长参与,让孩子知道自己并不孤单,同时让父母学会如何与孩子建立沟通。

  姜华:我们在制作这期节目的过程当中,我们的编导也曾经接触过到有网瘾的孩子,一位孙先生的孩子,就曾经在16岁的时候,染上了网瘾,最严重的时候,也是几天几夜不睡觉,网上打游戏,然后白天睡大觉,学校去不了,最后是休学了一年。这之后在父母的不懈努力,还有医疗机构的帮助之下,处于是戒除了网瘾,开始了正常的生活。现在我们就来联线孙先生。孙先生您好。

  姜华:那万一孩子不幸染上了网瘾,在替他们戒除网瘾的时候,从家长的角度,我们又应该做些什么?

  姜华:对,刚才美国就有这样的方法。

  刘明银:防线提前。

  王大伟:第一个要说明危害,它有生理危害,有心理危害,有社会危害,这个要让每一个家长都知道,生理危害,过去叫肥胖儿童行路难,眼似斗鸡往上翻,少白头还罗罗锅,经常发烧伴失眠,这就是初级阶段就是这样,都是些大胖子,我有一次团中央,我不是说我是宣扬大使,70个大胖子,就跟象扑运动员似的。

  姜华:就因为不运动,老上网是吧。

  王大伟:他就这块动,其他全不动,70个妈,带了70个大胖子就来了,他妈就跟我特生气地说,我不是去讲课,他妈就跟我说,说王老师我们这孩子怎么还不戒网瘾呢,都来两天了,着急。

  姜华:不能这么着急。

  王大伟:我说您的孩子多少年了?他说10年了,我说10年了两天能戒啊,他说王老师你知道,如果这次团中央这个还戒不了你知道我怎么办吗,我捉不知道,领我儿子上张家界了,好吃好喝好玩儿,玩儿够了,找一火车我们俩撞死,他妈已经下决心了,这次要再治不好了,撞死拉倒,连儿子一块儿,没办法。眼似斗鸡往上翻,网瘾的孩子一眼就能看出来。

  姜华:为什么呢?为什么眼睛往上翻?

  王大伟:白眼球大,黑眼球小,一点点,你不信你在街上能看出这种孩子。

  姜华:真的吗?刘先生是这样吗?

  王大伟:他老这么一个动作,越来白眼球越大,黑眼球小,我现在能看出这种孩子,一眼就能看出来,就那眼睛都凝固了,就马三立那相声说凝固了,那眼睛就那样。少白头和罗罗锅,这些孩子少白头的特别多,罗着锅的特别多,经常发烧伴失眠,像咱们正常的成年人,一年发不了一次烧,像孩子顶多半年发一回烧,像这些孩子,一个礼拜一烧,他的白细胞的免疫力已经全没了,这还是初级阶段,再往下就是癫痫,电脑狂暴症,就是玩儿着玩儿着口吐白沫,抽过去了。

  王大伟:所以我说第一条,要把这些东西进入中小学生课堂,危害。第二要有一个综合治疗的手段,比如现在说有药物治疗,这个我试过。

  姜华:您试过是什么意思?

  王大伟:这个东西叫百忧解,上网就给他吃百忧解,我曾经吃过百忧解。

  姜华:是个什么药?

  王大伟:那个百忧解一片他让我吃,我没敢吃,我减了一半吃进去了。结果进行吃进去以后半小时我吓坏了,眼睛冒雪花,一会儿白,一会儿黑,然后我就吓坏了,我就赶紧穿好衣服,我怕我待会儿要抢救了,我往那一座,好,更来了,那个脸跟孙悟空似的,两秒钟一笑,我这么反应,所以我吃了这个百忧解以后,我知道,副作用太大,所以说孩子就是吃药这个,拜拜吧,更有的说手术,说脑子里有一个叫反射区,把它破坏了,这更是,现在还有电击,这些都不行。怎么行呢?就是综合治理,我认识一个人,跟孩子谈了15年话,叫只要心诚,石头都能花开,难道我们爹妈的心还不诚,情还不深呢,跟孩子谈15年话,妈妈把工作扔了,爸爸是大学校长,跟孩子谈15年话,把孩子挽救回来,最后成功了。这里面一定就是,就是把全家都放弃了,就是跟他谈话,谈10年,谈15年,甚至20年,就这么天天跟他谈,这是一个。便宜就是初级阶段的有些替代,比如有人就说拳击,男孩子去拳击,女孩子听音乐,比较灵的一招,就给他找女朋友,但是这个也是治标不治本。

  姜华:这个也得因人而异。

  王大伟:但是我跟你说姜华老师,最近出了一件大好事,我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就是网络成瘾在中国,它时间不长,大概不15年时间,10来年吧。

  刘明银:也就最近三五年。

  王大伟:三五年,但是大家原来都以为完了,这批孩子完了,甚至有的人就给他们贴上标签了,有的人就说着帮孩子,就是到您说的临床状态了,就不活了,但是最近出了一个大好事,谁都没想到,自愈,这孩子睡觉了,一觉醒了,跟爸说,爸我明白了,我不玩儿了,背着书包上学就好了。这个虽然很少。

  姜华:这个得好好研究一下。

  王大伟:好好研究,就是有一天艾滋病自愈了,也有,经常一抽,HIV阳性,有一天一抽忽然隐性了,这个自愈现在也有。那么什么原因呢?它有心理学的叫顿悟,就是爸爸妈妈不厌其烦地去感动了他10年,20年。

  刘明银:自愈是有前提的。

  王大伟:就是爸爸妈妈没有放弃,我10年,20年地去感化你,这个孩子不是油盐不进的,他有一天,突然一下顿悟。

  姜华:因为他毕竟还是孩子,我觉得孩子心志还不是特别成熟呢。

  王大伟:所以我们也跟家长说,不是说死定了,这种顿悟的,自愈的孩子,也不是一个两个。

  姜华:是。您还有什么补充吗?刘老师。

  刘明银:补充几点,因为这个节目,可能是家长会很关心,首先要提醒这些家长,不管孩子遇到了多大的困难,不要放弃,永远不要放弃,不管是哪种方式,因为现在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说,我这招一定管用,一定能治好,前提是家长不放弃,跟医生,跟其他的心理治疗的工作者配合好,同时多尝试几种方法,现在没有一个模式说一定不行,也没有一个模式说,我百分之百,我特别希望看到王老师说的那种自愈的,我采访过那些孩子,那一天都自愈了,那我太高兴了。因为现在我采访这些孩子经常找我。

  姜华:您采访到这些孩子,没有这种情形发生吧?自愈了,顿悟了。

  刘明银:王老师说的这种顿悟,是在临床上是一种突然找到了一种心结,这个心结打开了,怎么叫打开了,就说这孩子可能父母跟他谈了10年,他一直非常排斥父母,你们都说得不对,我上网就是我的权利,我的自由,我也没有网瘾。但是突然有一天,经过多种方式的信息的刺激,他突然有一天会跟妈妈说,我可能原来的行为是错的,但是他说这个话的时候,我不太相信王教授说,这是一个临界点,在这之前是什么状态,这一点之后,他完全好了,可能不会这样,他一些惯性延续他的习惯,可能还会让他可恼很长时间,但是这个心结找到之后,往往会是他开始转变的一个契机。

  姜华:我觉得那是一个临界点,两位说的可能是一回事,就是前面有一定量的积累,从这个点开始是质的飞跃了。还有吗?

  刘明银:另外就是,目前国内几种方法,比如陶然教授的这种心理治疗的方法,刚才说的电击的治疗,无非就是指(听不清)这种办法,目前下结论都还为时过做,因为任何一种治疗方法,如果纯粹从临床的角度,可能要几你,几十年,现在武断地给它下一种结论,说它就是错误的,它就一定正确,都还早,要允许,因为目前没有一个机构说,我对这个事情,我是负责任的,我是要研究,现在都是什么?

  姜华:都是在摸索的阶段。

  刘明银:很多都是,比如培训机构,比如医院的这种XX心理科,他们在探索,为什么他们要探索,就是有些家长带着孩子了,说你不是心理医生,我孩子出现这个问题,你帮我治治,这些医生也是出于无奈,有的医生自己的孩子也出这种问题,他就尝试着,没有人告诉他你来治这个病,也没有人说他你就有这个义务,他是试着,有的责任心强一点的医生,就可能走得远一点,探索的方法多一点,我认为这是非常可贵的,要给他们时间,允许他们去尝试,否则的话没有实验怎么可能有成果呢。

  姜华:有些专家来说,防治网瘾,要从娃娃抓起,得从幼儿园开始,这是不是有点太早了?王教授您认为呢?

  王大伟:不早,我有一次打的,跟那个师傅聊天,跟司机聊天,我说你多大,他说多大,我说咱俩同龄人,我说你干嘛这么玩命,都50多了,别玩命了,他说不是,我那闺女特别好,自己犒赏高中了,我是个工人,没出息,他说我就是想让我闺女有出息,我闺女说我考上高中,爸你能不能奖励我一台电脑,然后我说,你想奖励她吗?他说我就在玩命,给我女儿攒这台电脑,我说你千万别干这事,我说我建议你,如果你闺女要是没有自制力的话,千万别给她买电脑,当然这个话说了以后,我也后悔,我就觉得我有点太武断,但是实际上刚才为什么说从孩子抓起,从娃娃抓起,大禹治水就是两条,一个赌,一个输,独是怎么回事,从小孩子的时候,咱们现在网脉工程有一个叫网脉一管家(音),就像个小U盘似的,往上一插,限时限机限网,它只允许爹妈上的网可以上,上的时间就是一个小时,完了以后它自己就断了,这个就是等于说我们是限,我曾经给我儿子试过,他们给我一个,我说你试试,他一安上说,真够毒的,就是能够限制。但是大禹治水光限是不行的,更多的是输,就是说比如说现在有一个叫比特岛(音),就是给孩子自己建一个,根据他的学习兴趣的一个小网站,叫比特岛,比如里面有个小儿歌,正面的东西,没有黄色的东西,没有那些令人上网的游戏,有的个别的开发商他心有点黑,他设计的那款游戏就是让人成瘾的。这些东西,坚决不要有。咱们现在在团中央的领导下,包括党中央的领导下,在各省都在建这种安全绿色上网的这种叫网脉工程,由团中央和一些有识之士共同来做这个,每个省现在都在建这种小网站,让孩子去上这种网站。

  王大伟:当然能不能有成就,现在也不敢说,但是一定要从娃娃抓起,从最小的时候,叫亡羊补牢,你真的到孩子到大胖子的时候,爹妈痛不欲生,咱们不知道,但是我一直在打个问号,有多少孩子能救过来,这个数字一定是非常非常少的。所以还是要在以预防为主。

  姜华:刘先生,您觉得呢?从小抓起,是不是特别必要?

  刘明银:但是不要产生误解,从娃娃抓起,绝不意味着不让孩子接触电脑,不让孩子接触网络,历史,时代推进目前这种网络时代了,哪个孩子说他现在完全不动网络,这个孩子现实社会没法生活,所以要提醒孩子,让他们知道,电脑和网络是他们人生重要的工具,这个工具要使用得正确,要确立避害,要避免接触那些有毒的信息,现在移动的网络都很多了,这些泥沙俱下,各种各样的滚滚而来,怎么过滤,刚才王教授谈的这些措施,技术上是成功的,但是你让那些网瘾孩子,三分钟给你解掉了。

  王大伟:对,他实在不行他给你拔了。

  刘明银:再一个那些聪明孩子,网瘾孩子都极端聪明,你告诉他要身份证才能进去,还有其他,他三分钟能给你解掉,我采访到很多黑客,10几岁孩子黑客,直接进入到网络后台给你解掉了,攻击掉别人的网站。所以孩子要用网络,要用电脑,但是一定告诉他们,这个是一个很复杂的世界,泥沙俱下,一定要学会过滤,怎么过滤,父母在孩子上网早期,一定要陪同,一定要行使你的监督权,你要不监督,几年之后,突然有一天晚上,爸妈,我要单独用一会儿电脑,请你们离开我的房间,我要特别提醒父母,只要这种情况开始出现,你就要格外小心。孩子有什么话不能跟父母说的,早恋,现在早恋很多父母已经,你可以跟我谈,我同意不同意是另一回事,你可以跟我谈。

  刘明银:只有孩子,他知道,我做这个事情是危险的,甚至是违法的,我才希望你父母离开我,你不要监督,一旦刚才王老师说的,有一个单独的屋子,而且他告诉你父母请你们离开,他不直接告诉,也是想方设法把你骗开,他要单独地享受这份空间的时候,你看,我采访过这么多案例,一开始很多孩子,都是在没有监控的情况下开始上网,那么这时候对他有吸引力的,肯定不是那些健康的,正确的有益的那些信息,往往是比较刺激的,什么叫刺激呢,不说大家也明白。一旦这个苗头开始出现,父母就要格外地警惕了。对自己的孩子,行使监督权,行使法律监护人的这种责任,不是限制孩子自由,不侵犯孩子的人权,这一点一定要清楚。现在有些专家,包括有些媒体,就以维护未成年人的权益的这样的旗帜立场说,我们要保护未成年人,让他们享受网络时代带来的这些便利,这些享受,这往往是很危险的。

  姜华:好的,非常感谢两位专家今天来到演播室,就青少年上网成瘾的问题,给我们做深入的和生动的分析,我们也是希望通过制作这一期节目,呼吁全社会共同努力,让孩子们远离网瘾,生活在阳光下,健康地成长。感谢您收看今天的节目,再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