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头金
老头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1,165
  • 关注人气:1,6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2011-09-05 12:01:14)
标签:

滇缅铁路

史料

摄影

杂谈

分类: 往事钩沉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真不知道,先父在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候曾两度冒死参建滇缅铁路。

    小时候,曾听父亲讲过他修建滇缅公路的事,家中还有一些当时的照片。由于照片中有与美国参建人员的合影,文革时期都被毁掉了。后来才知道,那条路后来成为抗战时期中国与外界联系的唯一运输通道,曾被誉为中华民族的“抗战生命线”,它的建成改变了整个抗日战争的进程,是滇西各族人民用血肉和生命筑起的一条国际通道。

    最近翻看父亲生前所写的回忆《萍踪》,才发现父亲与滇缅铁路也有着那样紧密的联系,并由此认识了中国抗战史上那段尘封多年并鲜为人知的悲壮历史。

    1938年,抗日战争的形势日益危急,在大片国土丧失、人民颠沛流离、生产停顿、百业凋零之时,为打破日寇封锁,保障抗战军需物资的运输,在国民政府交通部次长曾养甫的建议下,决定修建一条从西南向外与国际联系的铁路通道。

    先父1938年于浙江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同年11月就被国民政府交通部分配到了滇缅铁路工程局。一个月后,滇缅铁路动工,线路由昆明直达中缅边界的术达。整个工程分为东西两段,东段由昆明至祥云的清华洞,长410公里;西段由清华洞抵术达,长470公里,全线均为“米轨”,便于与缅甸的铁路衔接。

    滇缅铁路的兴建正是国难深重的1938年冬至1942年春,参与修建的有万名工程技术人员和30多万滇西南民工。当时工程技术人员十分缺乏,由于青壮年很多都去参军抗日,民工中也加入了很多妇女、老人甚至儿童。正是这些人以深厚的爱国热情,克服了山高路险、瘴疠横行、缺医少药、经费不足、蚊虫叮咬、供应短缺等重重困难,用肩挑手挖的原始方式,在横断山脉两侧一寸寸地挖开大山,完成了这场世界铁路史上最艰巨的建设工程。但由于饥饿、疾病和繁重的劳动,10余万人为此付出了沉重的生命代价。

    那时的滇缅铁路,聚集了一大批中国铁路工程的优秀人才,其中包括当时的滇缅铁路工程局局长、一代铁路巨擘杜镇远,副局长王节尧,曾经接待过先父的公务课正工程师汪菊潜,以及当时先父的上司、二总段的总段长龚继成等。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龚继成先生,他不但铁路工程经验丰富,而且思想开放。自滇缅铁路东段后,先父先后跟随他修建了西祥公路、滇缅铁路西段、云南呈贡机场、滇缅公路等。抗战胜利前,他在多条铁路、公路、机场任职并作出了巨大贡献,后因脑溢血不幸于1945年病逝。此后,国民政府为缅怀他的功绩,遂把中印公路腾冲境内的一座横跨澜沧江的大桥命名为“继成桥”。先父于1983年开始,多方搜集并核实他的史料,写了《龚继成先生传略》,登载于交通部《公路交通编史研究》1986年第5期中。遗憾的是,国民政府褒奖龚继成立桥命名之事竟被删去,可见当年治史的态度。1995年抗战胜利50周年之际,美国政府还特别向早已辞世的龚继成先生颁发了一枚功勋奖章,足见其影响力之大。

    先父于1938年11月至1940年11月在滇缅铁路东段整整干了两年,其所在的二总段四分段距昆明72公里,驻地在安宁县寨脚村,虽每天往返爬山,在深山沟里修路,但条件尚不算十分恶劣。只是山中常有劫匪,因此很多人都购枪自卫,当时一只进口的“勃朗宁”手枪要卖到400多元,以先父每月70元的工资相比,也是十分昂贵的了。

    1941年11月,国民政府加快了滇缅铁路西段的建设,先父因此重返滇缅铁路。滇缅铁路西段工程局设在云县,先父所在的老闸河桥工所则在距县城较远的山沟里。

    当时的云县是瘴气(恶性疟疾)最厉害的地方,据有关资料回忆,其新城坝永胜村全村2000余人因疟疾流行死了四分之三。24个村子有3个村子全部死光,3个村子基本死光,剩下的男人不能劳动,妇女不能生育,100多个妇女一年只生了5胎。先父所在时,云县不过5万多人,其中约三分之一参加了滇缅铁路的建设。

    据先父回忆,在云县的日子生活异常艰苦,附近没有村庄,吃蔬菜都要到几十里外的集市购买。特别是疟疾流行严重,早晚要严防疟蚊叮咬,晚上只能在蚊帐内点灯工作,进山的民工也常因疟疾感染而死亡。与先父在一起的一位重庆大学的实习生,一次在路上也突发恶性疟疾,因痛苦挣扎,4个男人都无法将他按住,最后还是打针吃药及时才保住了性命。

    在云县时,工程技术人员身边都常备一些治疗疟疾的特效药,当时首推德国拜耳公司生产的“ATABRIN”,人们都叫它“黄药片”,大家作为宝贝保存。先父在云南时也一直将它保存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即使后来留学美国也没有扔掉,并一直保留到了上世纪的五十年代。我猜想,可能这些药片依旧保存着当年的记忆吧。

    1942年5-6月间,正当铁路全线贯通正待铺轨时,日军侵占了缅甸。之后又陆续攻陷了滇西重镇腾冲、龙陵、畹町等地,为防止日军利用滇缅铁路,国民政府在“以免资敌”的战略思考下,只好下决心自建自毁,,忍痛将滇缅铁路西部已建好的全部工程在爆破声中化为了一片烟尘。

    这段曾经恢弘、惨烈并悲壮的历史,就这样镌刻在了中国人民英勇抗战的丰碑上,也定格在了西南边陲很多人的记忆中。

    由于先父之前被调去参加呈贡机场的建设,那段悲壮的毁路历程没有亲身经历。

    今天,滇缅铁路已经不复存在。昔日的路基除一部分为后来的公路利用外,多数已经淹没于荒烟杂草之中。如今,我们只能在不多的地方找到当年残破的隧道、桥墩和依稀可见的路基的遗迹,人们渐渐把这条本可以横贯中缅边地、联结太平洋口岸的国际通道忘却了,同时忘却的还有千百万人民为抗战胜利蕴含在这一伟大工程中的精神力量!

    在我们家中,父亲保存着一本“滇缅铁路公务第二总段工程摄影”集,集子用蓝色的油墨印刷,所有照片都是直接粘贴在页面上,并线装成册。那是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四月底,滇缅铁路行将中连结束之前,一位田姓同事赠与父亲的。泛黄的页面和照片,真实记录了当时的施工状况。在今天,滇缅铁路早已消失于滇西的崇山峻岭之中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照片尤其显得珍贵。

 

   【注】 博友佬俚司看完该博后曾留言:纪念龚继成先生的“继成桥”是保(山)腾(冲)路段中横跨怒江的悬索吊桥,文中指澜沧江有误。特此注明。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用人力运输石料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运木料的牛车队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两个风钻手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柴油压气机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明堑及轻便轨道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车站房屋及月台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修筑中的环形路线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修建中的龙潭隧道东口及挡土墙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即将完工的下箐隧道东口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迎光寺隧道扩大的支撑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下箐第一谷架桥鹰架鸟瞰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仰视高高的桥墩很壮观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上梁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木便桥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下箐第二桥鸟瞰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迎光寺桥全景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正在建设中的赵村桥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竣工后的赵村桥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即将竣工的许村桥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竣工后尚未填土的许村桥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正在建设中的陶村桥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竣工后的陶村桥全景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垒砌桥墩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谷架桥远眺

 

滇缅铁路——珍贵的历史记忆
谷架桥远眺

 

    随着时光的流逝,滇缅铁路的部分遗址会在山峦荒野中渐渐消失,那段历程将会成为一个凝固的历史。滇缅铁路虽然没有发挥它应有的作用,但它毕竟凝聚了滇西南几十万各族人民的心血和汗水,并承载了无数生命的代价,人们没有理由忘记它。

 

(题图及文中照片均来自先父“滇缅铁路公务第二总段工程摄影”)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