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紫石】发现“天下第一神兽镜”《汉元兴镜》

(2017-10-26 16:11:48)
标签:

汉元兴镜

蜀镜

汉学家

古器物

鉴定

分类: 学术论著

张紫石《汉元兴镜考弁——谈东汉蜀镜官造问题兼与鲁惟一教授商榷》简介

 

相关研究表明,神兽镜最早出现于东汉中期,并延续至六朝时代,其发轫即以《汉元兴镜》为标志,同时也是西蜀广汉造镜的明证之一。然而,英国著名汉学家、《剑桥中国史》主编之一、剑桥大学东亚系主任、剑桥大学荣休教授鲁惟一(Michael Loewe)对《汉元兴镜》及其他六镜提出质疑,在发表于《故宫博物院院刊》2002年第6期的鲁惟一、李学勤译《七面纪年镜(从居摄到元兴)的真伪》一文中,他认为《汉元兴镜》存在着几大主要疑点,如清代至民国存世似乎有好几面,镜铭文字有反写、脱漏等问题,所以应当是伪品。从而否定了《汉元兴镜》所应具有的文物研究价值。

 【张紫石】发现“天下第一神兽镜”《汉元兴镜》

图一、英国著名汉学家鲁惟一教授

 

《汉元兴镜》,是汉代元兴元年(公元105年)纪年铭文镜,是文物界古器物学者研究汉代神兽镜文化的诞生与演变,以及东汉蜀镜是否由四川广汉官方造作的重要依据。以往海内外的研究,都是根据日本学者研究著作中的摹拓图片进行,并没有对原镜实物进行观察和对相关数据进行学术研究,因此导致了一些关键环节上的缺失,此次关于《汉元兴镜》原镜的发现,为我国青铜器文化中东汉神兽镜和蜀镜官造问题的研究,提供了一次难得的契机。 


【张紫石】发现“天下第一神兽镜”《汉元兴镜》

图二、《汉元兴镜》

 

我们认为,鲁惟一教授的研究,在对《汉元兴镜》的鉴别上,存在着较为明显的学术疏失。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文章作者根本没有对实物进行观察研究,对摹绘图也缺乏细致地研究。二是缺失应有的对真伪问题的科学论证过程。三是此镜存世有多面,并非伪品的依据,恰恰说明其为真品的可能。因为铜镜是古人日常生活用具,当然不止会制作一面。近年来同模镜的考古发现并非鲜见,就足以证明,这个怀疑完全不能成立。四是汉镜铭文反写并非伪品的特征,而恰巧是某些汉代铭文镜的应有特征之一。因此这个怀疑也不能成立。五是镜铭文字脱漏“乔”字之说,可能是源于鲁惟一教授自己对古文字的误识,“子” 字或应释为“齐”字。六是其论据中掺有不少道听途说的传闻,欠缺应有的学术严谨性和规范性。七是文中存在以主观臆测代替客观论证的问题。八是其“伪品”的否定性结论缺少必要的严格学术意义上的可靠证据的支撑。

据对这次海外发现的《汉元兴镜》原镜进行的如直径、厚度、材料工艺等方面的实物观察与研究鉴别,这面四川广汉所造东汉元兴元年(105)环状乳半圆方枚仙人神兽纪年铭文镜,无疑是《汉元兴镜》真品,此镜清代时,至少著录有两面,这是其中一面,作为传世之物,由清代学者钱坫、陈介祺、端方、罗振玉等递相收藏或著录。此次研究运用现代科学实证鉴定方法,从文化学、古器物学、镜鉴学、古文字学、鉴定学、历史学等多个角度,对《七面纪年镜(从居摄到元兴)的真伪》提出了严谨中肯的商榷意见,以期还《汉元兴镜》之历史本来面目。

汉元兴镜考弁》一文的研究表明,这面异常珍贵的汉元兴镜,曾被罗振玉《古镜图录》中著录,由晚清金石收藏大家山东潍县陈介祺所藏。镜铭中,纪年和产地均清晰明确,且系尚方官造之镜,铭文分为两部分,据我隶定,方枚内铭文为“吾造明镜,幽湅三商兮”。环状铭文为“元兴元年五月丙午日天大赦,广汉造作尚方明镜,幽湅三商,周得无极,世传光明,长乐未央,富且昌,宜侯王,师命长生如石,位至三公,寿如东王父、西王母,仙人齐,立至公侯。”

此面《汉元兴镜》,铭文多达76字,系镜铭最多的汉镜之一,是历代传世之物,可谓天下第一神兽镜,向来为著名收藏家所珍重递藏,清代以来迭经著录,是目前为止所知唯一存世的《汉元兴镜》实物,距今两千年而品相保存完整,对汉代神兽镜和东汉蜀镜研究尤其重要,具有极高的文物和学术研究价值。近代以来,国外汉学研究蓬勃发展,取得长足进步,西方汉学家们多所贡献,但客观上也存在着一些明显不足之处。譬如美国汉学家高居翰就将董元《溪岸图》,错认为是张大千伪作,甚至炮制出张大千联手徐悲鸿造假的“阴谋论”。可是我们的学术界和高校等机构似乎有一种“怪现象”,就是过分重视海外学者而轻视国内学者。固然,西方学者包括日本学者的研究,过去在文物书画某些方面较之以往国内学术界,在一些现代观念和方法上暂时走在了前面,使得国内学术界某些人产生迷信盲从思想,误以为西方和海外的这类研究水平天经地义高于国内学者,而自惭形秽,甚至主动为错误观点摇旗呐喊,缺乏应有的文化自信和文化品格,导致过度重视海外学者观点而漠视国内学者的研究成果及高度,其实,今天以“现代科学实证鉴定法”为基础的我国文物书画鉴定研究,从对国际瞩目的“千年谜案”怀素《自叙帖》真相的最终破解等研究成果,就可以看出,我国已经开始占据世界相关学术研究的最前沿,取得了一定的学术话语权。在这方面,我们相关机构和媒体做的还很不够,没有引起有关部门足够的重视,尸位素餐,内耗严重,加之还有伪学术的干扰。中国文物书画的相关话语权,其实也是中国文化的诠释权,理所应当由中国学者主动去掌握,而非交给西方学术界。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方兴未艾的镜鉴学的研究。中国学术界要用自己的学术研究实力和成果说话,脚踏实地,唯实求是,科学求真,这才是对中国文化负责任的态度,惟此才能使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才能迎来中国民族伟大复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