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藏传佛教搞双身法、人面兽心--认识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住持--索达吉堪布

(2016-05-24 10:27:51)
标签:

索达吉双修大揭秘

分类: 人面兽心-索达吉堪布双修大揭
藏传佛教搞双身法、人面兽心--认识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住持--索达吉堪布
(图: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 色达是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一个县,和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达日、班玛两县接壤,是以藏族为主的纯牧业县。色达古为西羌,唐为吐蕃)

人面兽心--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住持--索达吉喇嘛


读了《这几家寺院的后门,为什么经常性地有抬出去的女童尸体?》http://blog.zgfj.cn/User8/6555/Show.asp?/_articleid/99041.html 

这篇文章,数小时内心情一直不得平静,为那些淫恶喇嘛的猖狂兽行,也为那些无辜死去的花儿般的孩子,也为那些痴狂宣扬喇嘛教的汉地僧俗。

所谓的佛教大德行如此淫恶,已经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了,可是偏偏有人还要为恶魔歌
功颂德,提供财色,我就生活在如此痴狂的亲眷中间,常常感受着锥心般的疼痛。
 

以姐姐为首,哥哥妹妹弟弟姐夫嫂子都是藏密信徒,外甥女以及侄女十四五岁便被姐姐
送到了上师身边修密法去了,小外甥女囡囡被送走的那一年正在读初中,全校前六名的
尖子生(按:资优生),是一个非常勤奋好学的好孩子,姐姐一直动员她去藏地出家,孩子生性文雅听话,对妈妈的劝说总是默默无语,我知道她喜爱读书,常常劝姐姐不要勉强孩子,姐姐说的最多的是,以后大了,考上大学有男孩子追求,就该走不了了。

那一年冬天,姐姐将乔德堪布(按:堪布是指喇嘛庙的住持)请到了家裡住了一冬天,堪布非常喜欢她,经常和她在一起玩,混在一起熟了,自然就有了感情,堪布要走了,孩子恋恋不捨,乔德走后她便同意了妈妈的建议,放弃了中考(按:考高中),被妈妈送到色达五明(按:四川五明佛学院是喇嘛教培养淫虫的邪教摇篮)出家去了,那裡有她的姐姐鑫,在五明出家已经三年多了,那一年囡囡还不满十六岁,但是身高已经接近一米七,文文静静的气质,加之清秀的面容,完全出落成了一位婷婷玉女,经她自己选择剃度的上师后,乔德堪布亲手为她剪去了一头黑黑的秀发。

 
囡囡在那裡并不顺心,她去了不久,就被索达吉堪布看好,每次考试均是‘第一’的成
绩,多次被这个淫魔表扬,半年之后堪布提名在囡囡和姐姐鑫之间选出一个辅导员,经
过索达吉别有用心的安排,囡囡很顺利地被选中,姐姐鑫自然落选,尽管她仅仅去藏地
学了半年的密法,尚 对密法一无所知;姐姐鑫深知索达吉的为人与用心(按:对女人喜欣厌旧),对此发疯般地难以接受,她深知妹妹的到来使他在索达吉心中的位置一落千丈,对于索达吉来讲,毕竟她已经不再神秘与新鲜了,这个被用过的女孩子如同糟糠般被弃之一旁,她将所有的委屈愤恨都发泄在妹妹(囡囡)的身上, 妹妹经常无缘无故地遭受姐姐的斥骂,她将电话打到家裡,向妈妈哭诉姐姐的刁蛮无礼,妈妈每次都是劝她要让着姐姐,反复多次,囡囡提出要妈妈给她另找房子单住,姐姐鑫方在妈妈的训斥下,收敛了一些;可是囡囡不久便遭受病缘,有一次无缘由地大量便血,险些死于五明;而后遭受腰疾折磨,由于她的尾椎骨受了挫伤,两节尾椎已经粘连变形,时常疼痛不能忍受,去年回来治疗了大半年,刚刚见好就被她妈妈送回去了。姐姐说怕家裡呆久了,失去“道心”。我问过姐姐,如果囡囡的病情再反复怎么办?姐姐说:有上师呢,你操那心干嘛!

 记得一次姐姐我们上街,在乐购购书架前,囡囡止步不前,拿起一本外文辅导书,细细地看着,姐姐着急了,对我说:你陪着吧,一对书呆子刚好投机。


囡囡对我说:她还是想学习,想买一些高中的书闲暇的时候看一看。我知道这是孩子今生难圆的一个梦,也希望她从梦裡走出来,就对她说:买些英语书吧,将来英语学好了,可以去印度或者国外参学。她很高兴同意了我的建议,经姐姐同意,我俩来到了外文书店,囡囡安静地站在书架旁,埋头看了起来,我坐在一边,一句话不肯讲,希望她享受这一刻难得的时光,心中不免暗自神伤设想这个高挑秀气文静美丽的女孩儿如果是我的女儿,我一定会引导她学习正法,而绝不会强行剥夺她自主的权力,将如此的佛法如同枷锁般套在一个孩子的头上,更不会送她去那群淫恶的魔众身边,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成为那群 人面兽心 淫魔的盘中餐。

我们买了英文书,又买了一些钢琴曲的碟子,囡囡手拿碟子对我说:在家的时候常常听,后来去了五明,妈妈不同意带,偶尔还会回想起来,那种感觉还是很留恋的。我说:我们把碟放好,不要让多事的妈妈看见。

 
走在街上,我试探地拉起我们之间最忌讳的话题——密法及上师,囡囡说:上师的证量不是我们凡夫可以猜测得到的,我们认为不如法的事情,在上师那裡就是修行。并劝我:自己修自己的,多多忏悔,不然毁犯了密乘戒,必堕金刚地狱,人身难复。

我听着这个十八岁的女孩儿如此知见,
深 感喇嘛的蛊惑能力不可小视,设想着修行淫法的索达吉、乔德如果有一天抓住机会而将魔爪伸向如此“智慧”的女孩子,她能有幸逃脱出来吗?她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鑫?每每想到这些,对姐姐以及喇嘛的憎疾就会由然而升起,最难过的是,由于我在网上破斥淫密,所有有关三个女孩儿的消息,他们都对我封锁起来,为此,想起囡囡,我就会眼裡溢满泪水,她是我最欣赏最喜爱的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我为她担忧的心,至今找不到处所来寄托。

藏传佛教搞双身法、人面兽心--认识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住持--索达吉堪布
(图:插草的喇嘛)

藏传佛教搞双身法、人面兽心--认识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住持--索达吉堪布
(图:头顶被插草的信徒,作为修行成就的象徵)

藏传佛教搞双身法、人面兽心--认识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住持--索达吉堪布

姐姐和妹妹有一个共同的上师,就是全国各地四处插草的喇嘛——嘎荣东珠,姐姐第一次从老家带这个喇嘛来省城,是为了化缘修建闭关房,姐姐安排一行三个喇嘛住在我的家裡,并强行指定我至少供养一千元钱(第一天见面供养的钱除外),我对这个喇嘛没有什么好感,觉得他与铁面公主的夫君很相像,缺少僧相的庄严,加之刚刚接触喇嘛教,对他们饮酒啖肉的行为尚有反感,所以为此与姐姐发生了冲突,早晨,在喇嘛住的隔壁房间里,姐姐压低声音对我说:钱不能少于一千,必须拿,上师建闭关房,需要数十
万,我们不能无动于衷。我说:我只能拿二百(按:人民币值约台币的五倍=NT1000元)。
姐姐说:你这个人就是没有福报,建闭关房供养上师,是最大的功德之事,供养越多,上师的加持越大。

我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并说明自己的理由,股票赔了钱,家裡其馀的积蓄刚刚买了新房子,闲在那裡连装修的钱也无处筹措,丈夫的单位解体了,买断工龄的钱(按:根据年资给资遣费),只够交三四年的劳保保险,孩子升入中学后,整天补课缴费,我一个人的工资要应对这一切,希望姐姐体谅。而且插草喇嘛来的时候按姐姐的要求,被子床单被罩拖鞋以及一些餐具都是新买的,因为姐姐说‘圣者’不能用俗人的东西,见面的时候已经供养了数百元钱,还要再拿出一千元,我确实感觉非常吃力了,而姐姐一再纠缠,要我拿钱,眼看上班的时间到了,我冲进喇嘛的房间问喇嘛,捐款的数目有没有底线,二百元钱可不可以?姐姐随后赶过来,将我拉出了房间,骂我没有福报,对活佛造作罪业。我穿起外衣,冲出家门,感觉家裡来的不是什么佛菩萨,倒是十分像一群底气十足的债主,到了单位心裡的郁闷还是难以消除,十点左右的时候,心裡突然像开了一扇窗清凉而愉悦,中午赶回家裡,人去楼空,喇嘛搬到其他的居士家裡去住了,问丈夫搬走的时间,恰恰是十点刚过。

 

几天以后姐姐拿来灌顶法会上,喇嘛为他们头顶插草的照片,我懊悔自己真的造业于菩萨了,随同姐姐来到居士家裡,供养了喇嘛二百元钱,心裡才落了地。

 

从此以后插草喇嘛来的时候,都是被妹妹接到家裡,我每次去见这个喇嘛少则二百 多
则五百、六百,那一年他整整来了三次,通过插草的照片,我已经一心一意信服起喇嘛
教来,姐姐借此东风,每次打电话都是有关钱钱钱,或者活佛建金刚萨多水晶像要钱;
或者五明修建汉经堂要钱;不然就是大堪布的生日放生要钱,再者就是活佛印经与放生
要钱,另外五明每年要举行四次大法会,每次法会都要以供斋供灯的名义要钱,姐姐每
次都指定我将钱寄给需要这笔钱的喇嘛活佛;同时每一次有活佛到我所在的城市灌顶,
姐姐都会打电话来,要我去供养并接受传法,我对此有异议,认为我不认识的喇嘛,我
就不应该去攀缘,姐姐说:大圆满前行裡讲了,四十里内传法,如果不去听闻,就会有
过失,而且一再强调说:佛菩萨到了家门口不去,就是不恭敬。那时爱人(按:丈夫)刚刚有了一份工作,家裡的经济有了好转,可是,财来财去几乎剩不下什么,有一次插草喇嘛又来了,爱人对我供养六百元钱有些不满,他说我没头脑,说喇嘛嚷嚷妹夫做的红烧羊肉好吃,不像个出家人,还说是什么活佛菩萨?淨是瞎扯!为此我们争执了起来,那天半夜爱人连拉带吐折腾了好久,因为他的身体从来都是非常建康的,这病令我们觉得很蹊跷,所以后来他再也不阻拦我供养喇嘛了。

那几年真是应了《楞严经》四种清淨明晦之佛语:「我灭度后,多此妖邪,炽盛世间,潜匿奸欺,称善知识,所过之处,家资耗散。」

 在五台山出家的弟弟被姐姐蛊惑到了色达五明,到了那裡弟弟就开始生病,起初是一些小病小灾,只是常常吃汤药,时间久了心髒出现了问题,最严重的时候,整个人发生抽搐,发病时舌头也会抽动,手脚都会抽在一起,弟弟是我们兄妹六人中最小的一个,性格和爸爸很像,从来不多说话,人很随和,所有的哥哥姐姐都很疼爱他,仅仅三十岁就是一副病歪歪的模样,一直使我们承担着沉重的压力,我劝他回汉地的寺庙修行,他对我说:色达五明是凡圣共居土,哪裡也不会有这么殊胜的道场。并说:法王说了,他老人家不会让二地以下的菩萨为我们说法。所以立志要在五明常住,在‘菩萨’身边修学。

这几年姐姐每年为他治病的钱都在二三万左右,姐姐主动和姐夫离婚,将所有的家产都给了姐夫,自己以借房的名义住在离婚前的家裡,姐夫则娶妻另过了,姐姐一个人负责四个在五明修学的出家人的生活费用,我完全清楚她的经济来源,也多次劝她,希望她守戒,不要为后世种苦果,她不以为然,反而以大居士自居,出手阔绰,对喇嘛大兴供养,每年都要坐飞机来来往往去藏地风光几次,对喇嘛出手就是数千元的供养,包括门措同父异母的弟弟 柴布 去拉萨,都要打电话与姐姐“借钱”,张口就是二万(按:人民币),在很多喇嘛眼裡,姐姐就是一棵摇钱树,所以一些大活佛大堪布对姐姐均是赞叹有加,不远万裡从边陲西南飞往处于中苏边界的东北边城,到姐姐家裡一住就是数月,白吃白住加白拿,脑满肠肥腰包鼓鼓地再飞回西藏,遇到有地位与名气的大堪布大活佛来,姐姐就会亲自将他们送回西藏,捎带去那裡看望自己的两个女儿弟弟及其侄女。

 

去年弟弟病重,嘎荣东珠喇嘛给打卦,说姐姐应该为弟弟建一座五米高的莲花生大士的
铜像,弟弟的违缘才能消除,病就会好起来,姐姐信以为真,趁我回家过年之际,跟我商量要我拿一部分钱,我一口回绝了:

一者:我反对喇嘛教,深知喇嘛教的淫恶祖师就是莲花生,所以绝不会掏钱去造莲花生的像。

二者:我认为姐姐弟弟两个外甥女的病都与他们宣扬喇嘛教,蛊惑众多人信了淫恶喇嘛教有关,当属恶报,所以,应该先脱离喇嘛教,再行忏悔,方是除病的最有效方法。

三者:佛陀在《地藏经》裡,对重疾者的疗治,明确开示为“或槊或画地藏像”而不是莲花生的像,所以我信佛经不信喇嘛,造地藏像可以拿钱,造莲花生不拿钱。同时我认为嘎荣东珠是挖坑让姐姐跳,因为这些年,每当有风吹草动,姐姐都会寤寐不安,常常找插草喇嘛为她打卦念经,喇嘛清楚姐姐多年来一直在走钢丝,为什么张口就是要她拿出十几万为弟弟造邪师的像,他们信不信因果,如果此喇嘛信因果,就会知道姐姐如此下去,来生最好也就是畜生道来还债,为什么出此馊主意,使其更增罪业?如果不信因果,就更加可以清楚他们是披佛法衣的外道,我们为什么受这帮外道的蛊惑,而徒增罪业?



对嘎荣东珠喇嘛的警觉还是早在几年前,一年夏天,他又来到这裡住在妹妹家,妹妹电话裡告诉我喇嘛上师来了,我买了鲜花准备好了供养的钱,就来到了妹妹家,家裡进出
居士很多,我就坐在一边,待人散去了以后,顶礼供养问候喇嘛,喇嘛问我的身体怎样,我说,时常背沉并有些痛,喇嘛叫我趴下,示意给我治疗,我就听他的话趴下了,他又叫我解开衣扣,见我有些迟疑,他就摇晃着手裡的印章,示意给我后背盖章,把后背的衣服提至颈部,喇嘛竟然叫我解开胸罩带,我心裡十分不痛快,旁边坐着他的伺者——一位汉喇嘛,空气似乎凝固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因为两条细细的吊带,根本就不会影响盖章。喇嘛在我的后背盖了一些章印,我爬了起来,掩饰着自己的不快,准备告辞,喇嘛叫住了我,问了一个我根本意想不到的问题:你跟我去五明出家好吗?我想都没有想,就脱口而出:不行。并歉意地冲他笑了,他说:为什么?我说孩子还小,丈夫不会操持家务,他们需要我。喇嘛说:要放下。我说:放不下,他们真的离不开我,我要给他们挣钱做饭洗衣服,爱人的工作是临时的,一旦我走了,他的工作再丢了,他们父子怎么过啊,我不能出家。

 

回到家裡自己还想:一定是自己的善根很好,所以这位喇嘛才要我出家。心裡为此着实
高兴了一阵子
(KC注:堕入喇嘛邪教的众生常有这种心态,认为被喇嘛赞美一下,就忘记自己是谁?所以才容易被喇嘛骗。所以请记得当有任何喇嘛赞美你时,你要小心啦!因为喇嘛看上你的美色了!要不然金钱也同时看上啦~)

 

可是不久自己就知道,事情根本不是我所想的那样,因为住在农大(按:农业大学)的年居士跟他出家了。

 

我和年居士的认识也是由于嘎荣东珠的缘故,他住在我家的时候,年居士来看他,后来
每次喇嘛来,都被年居士接去住在她的家裡,一住就是数天甚至更长,此喇嘛那一二年
来的频率特高,年居士的丈夫在大学做后勤工作,一个儿子刚刚上初中,用小年的话讲
,儿子脑袋有点慢,反应稍稍迟钝,但是一个非常听话的孩子,小年经常一字一句地教
孩子读《金刚经》,用她的话来说,教孩子读经,是希望孩子尽快正常起来,我也从她
的言谈中感觉她是一位很慈爱的妈妈。令我很难过的是,小年走的时候对丈夫说,和插
草喇嘛去五明开法会,十几天以后就会回来。丈夫信以为真,根本没有料到小年和喇嘛
早已串通好了,到了藏地,就由嘎荣东珠为她剃了光头,成了一位汉觉姆,他的丈夫听
说后,一股火得了脑血栓,住进了医院。为此小年回来住了一阵子,照顾丈夫,因为女
众只有一次出家的机会(藏密这样讲),不能还俗,不久她又回藏地了,有时候想想他
的儿子与丈夫,心裡就会很难过,特别是为他的儿子心酸,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样
理解妈妈出家爸爸卧床的悲剧?每当因此事而提及插草喇嘛,我都会指责 是他一手制
造了这个家庭悲剧,姐姐就会批评我,说我诽谤上师。
 
最后一次见嘎荣东珠,是五年以前,妹妹约我去西站附近的一位居士家裡,喇嘛从长春
刚刚过来,给我们打来电话,我们只得老远地赶过去,随同他一起来的还有长春某寺院
的四位女尼,客厅裡女主人和四位女尼坐在一边聊天,我和妹妹礼拜供养喇嘛,起身后
,喇嘛示意我靠近些,我凑过身子,喇嘛拉起我的手,塞了一样东西在我手裡,故作神
秘地示意我赶快收起来,还用眼神示意,不要让一边的尼众看到,我的感觉就像吃了一
只苍蝇:不就是二枚像章吗,值得这样吗?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他。妹妹和姐姐对
此非常不满。
 
在我反对喇嘛教初期,遭受严重诛杀的日子裡,姐姐看我奄奄一息,仍不肯改悔,就对
嘎荣东珠讲了我的情况,他对姐姐说,你问她对我有没有信心,有信心我就让她有办法
活下来,姐姐打电话问我,我一字一句地告诉姐姐,就是情愿死了,也不会对他们有任
何信心。姐姐无奈,后来嘎荣东珠给姐姐出主意,让姐姐想办法把我弄到藏地,他说有
办法对付我。终因姐姐他们没有办法能制服我,而没有得逞。每每想起来这个喇嘛的计
划,我都会长嘘一声,庆幸得佛菩萨的加持,而没有落入他们的魔掌,听人讲他的拙火
功非常厉害,在藏地高原的雪地裡,赤身裸体(腰间仅围一条布带遮体),一坐就是数
小时,据说天津的几位居士,在藏地的雪地裡跟他学拙火功,不到二分钟,就纷纷套上
衣服跑掉了,而此喇嘛却赤裸身体坐在雪地裡,纹丝不动。
(KC注:拙火是外道法,类似气功,并非正统佛法。天气冷多穿点衣服就好了,何必浪费身体热能,故意脱光衣服溶雪做啥?饶汝能溶遍雪山之冰雪,仍不能断除心中一丝烦恼无明,与解脱何干?)

 一次去妹妹家裡,妹妹正在打电话,我进屋后,妹妹对我说,上师要同你说话,我接过

电话,他要我忏悔,说我诽谤密宗的大堪布,我只是笑,而不理他的话,妹妹十分生气
,说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人,而我恰恰想到的是,疯子眼裡的正常人肯定不正常,因为
他们是以疯子的境界来做标准下结论的。

 
去年和亲眷谈起藏密,谈起喇嘛教,说到了嘎荣东珠喇嘛,妹妹尖着嗓子呵斥我:你知
不知道,上师有多么慈悲,他四处化缘,建起了一座女婴孤儿院,收养了那么多的女婴
,你知道吗?当时自己愣住了,果真如我猜想的一样,这个家伙化缘几十万建闭关房,
在汉地南方北方的尼众寺院来回奔波,我就怀疑他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后来又听说姐姐
经常和他住在成都附近的女尼寺庙,我一直担心,他会有目的。再后来他又把他的侄子
,一位毕业于藏地某个喇嘛学院的大活佛——秋嘉喇嘛介绍给全国各地的信众及僧尼,
秋嘉07年曾经在姐姐家一住就是半个冬天,姐姐说秋嘉精通一切密法,是一位金刚上师
,此喇嘛扬言如果能见到我,肯定能征服我,他来省城妹妹家裡住的时候,几次对妹妹
说,想见见我。姐姐妹妹担心我会出言不逊,伤害他们的金刚上师,而终究没有安排我
们见面,事后弟弟对我说起此事,还说他们人都很和气,多接触就会改变印像的。对此
我只是默不作声,,面对这帮假善魔人,当然我会自有主张在心中。

(KC 注:喇嘛建孤儿院,而且专收女婴?难道是大陆去年骇人听闻的喇嘛收养孤儿女童有关吗?把女童带至喇嘛庙里供喇嘛们轮姦双修,姦死女童,经常晚上抬着女尸去掩埋?唉~可悲!喇嘛在大陆偏远地区如此猖狂,不知更甚台湾多少倍?希望大家不要护持喇嘛及双身法,以免未来自己或姐妹女儿被喇嘛所骗所淫啊!请参考以下 文章:
http://blog.zgfj.cn/User8/6555/Show.asp?/_articleid/99041.html 
 

谈起秋嘉,姐姐充满了赞叹,她向我述说过,此喇嘛是怎样用朵玛法为她祛除病魔的。
近几年姐姐背痛的十分厉害,医院也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后来就在疼痛难忍时,使用
拔火罐的方法,由于几天拔一次,导致背部皮肤溃烂的很厉害,秋嘉来了以后,就大显
身手,用朵玛法来为姐姐降伏魔怨,设好坛城 摆好贡品 念诵钩招咒 护法咒 降伏咒在
呼哈啪杀声中,战胜了魔怨,结束了所有仪轨。秋嘉对姐姐说,必须将这些魔怨由护法
神押送到坟地中,姐姐给她的原台长打了电话,很快台长就派他的司机开车过来了,把
坛城贡品等等统统装上车,开到了东山附近的坟地中,东西仍下去了,车子却再也没能
打着火,一辆二十几万的车子,卧在山沟坟地裡,急坏了一行人,找拖车拖了回来,却
哪儿也查不出毛病,最后只得化六万多换了一部发动机。

 
听着姐姐对秋嘉的赞叹,我只能沉默不语,佛法是慈悲法是相应法,没有慈悲就不会升
起忏悔之心,不经诚挚忏悔什么怨恨又能化解得了呢?不守五戒不行十善,什么法术都
是枉然,与佛陀的教法不相应啊,不相应就不会得到佛菩萨的加被护持,降伏只是暂时
的,更大的怨恨又在降伏中产生,冤怨衔恨何时了呢?这些整天将菩提心当作慈悲心来
大做文章的一群痴狂,何时能歇却狂心,悟明此理呢?佛法是身体力行的实修法啊!果
然,春节前,姐姐又患上了严重的腰脱,她抱怨我不关心她,对于我们之间所发生的一
切,我一直感觉心像在滴血,不是不关心她,而是无能为力!她十分关心我:每次打电
话,她都会问:你身体怎么样?我回答后,多半会有暂短的沉默,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句
问话的含义!

 
回老家的时候,每天我们都各做自己的早课,我的早课内容是《愣严咒》、《地藏经》
.,她是诵《喇荣课诵》,有一天她终于忍不住了,问我:你这样做早课,会有什么利
益?我说你去看《楞严经》、《地藏经》那裡有答案 实在看不明白再来问我。 我又气
愤地反问她:喇嘛比佛功高德厚是吧?喇嘛的经也比佛经有道力是吧?所以你才反感我
念佛经念佛咒是吧?是我没您有福报,偏偏反对喇嘛教,惹得您谤经谤佛造无间地狱罪
对吧?她青着脸,半天才说:你不做密宗功课,是犯密乘戒的,是捨法罪。我说:知道

了是外道法,还不捨弃是什么罪?捨弃外道法有罪吗?我说:佛在地藏经裡说过:读《

地藏经》的善男子善女人可以感得“先亡升天,亲眷得福,远离一切水火, 偷劫之恶
,毕竟成佛 等二十八种 利益。” 请您告诉我,佛说读《喇荣课诵》的利益是什么呢?

 令我最痛心的莫过于和姐姐如此反目成怨,我们从小就很投缘,姐妹至亲,无话不说,

长大后虽然分隔两地,彼此却十分牵念,聚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姐姐更是
对我十分关爱,她风趣幽默,聪明能干,在她的身边,我总是能享受到母亲般的关怀与
疼爱,无论是我上大学期间还是婚后。姐姐总是为我买衣服买鞋子,就是我现在用的两
个高档皮包都是姐姐送我的,我吃素以后有一段时间身体很瘦,她将买来的冬虫夏草送
我足足有数百只,她从老家捎螺旋藻,蚕粉胶囊给我,虽然我拒绝吃这些东西,但我一
直感恩姐姐对我的关爱,也惭愧自己无力报答,只是因为喇嘛教因为索达吉因为姐姐的
那些人面兽心的喇嘛上师,我们成了一对陌路人,如今的她最希望的就是喇嘛的诛杀咒在我身上发生效力,希望我尽快死掉。

所以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她都要报告给喇嘛们,虽然喇嘛们用尽一切手段诛杀我,在
我睡后使我魇魅,攻击我的身体各个部位,甚至用各种声音干扰我。

但是吉人天相,我至今都活得好好的。我感谢佛菩萨无边的法力,也感谢佛菩萨对我的
无比恩德。所以我要把喇嘛教的淫恶教义魔人真相揭露出来,以免更多的无辜受到他们
的戕害走上背离菩提道的魔人之路,以报佛恩!

我目前心中最想搞清楚的就是,他们所建的女婴孤儿院确切的地址,妹妹当时好像说在成都,或许怕我给他们的上师再带来什么违缘,任怎样问,她也不说了,如果此事成真,这个喇嘛会不会对这些女婴伸出魔爪?

请大家一起来关注嘎荣东珠的这所女婴孤儿院,关注这些无辜幼小的生命,不要让喇嘛有机会淫害她们,成为这帮喇嘛习练性术的牺牲品,希望大家呼吁党和政府,关注喇嘛所建的女婴孤儿院,关注被喇嘛所收养的女婴,关注这些幼小无助的生命,不要受到喇嘛淫恶之魔的戕害!!!

必要的时候,我们所有的道友应该联名写信给党总书记、政府总理,呼吁国家立法:禁
止喇嘛收养女婴!禁止喇嘛以慈善的名誉建女婴孤儿院!!!禁止喇嘛教以双身法名义
,姦淫妇女!!!

藏传佛教搞双身法、人面兽心--认识四川色达五明佛学院住持--索达吉堪布
(图:人面兽心的索达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