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笑楚
笑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91,409
  • 关注人气:9,1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剑雨:人生可不可以换个名字重来?

(2012-08-30 17:52:26)
标签:

文化

分类: 盛世恋


剑雨:人生是否可以换个名字重来。

by:笑楚


1.

有些人知道自己的命运,沉,而重,于是自禁于孤岛。那里,没有四季轮回,没有昼夜交替,只有一个人的静默。年复一年。

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时光在那里亦都沉落大海。一切断了线索。一个人的遗忘,全世界的消失。无处寻觅。

杀孽太重,命运多舛的细雨经陆竹以生命渡化,了断一切法,了断此生孽。

陆竹愿自己是她杀的最后一人。那是怎样一种成全,他用此生,她记终生。

 

江湖杀伐,腥风血雨,妇孺残弱处处带着杀机而来,见血封喉招招致命的冷血与果断,是自保的唯一生存法则。孤身女子行走江湖,一切来得更狠,更毒。

树欲静,而风不止。一路杀伐,寸寸鲜血。身心皆疲。避开这江湖人世。


2

逃避,有一千种方法。

细雨改了名字,换了城市,南京,隐姓埋名,独自一人着手于隐居于世的平凡生活。将所有爱恨情仇葬于曾静墓下,中断了前生的线索。将整个江湖至之身外,终于,终于,可以远离所有纠缠。成为一介平凡布衣女子。

只是,陆竹的声音夜里萦绕: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

江阿生寻仇而来。每个人都隐藏了过去。那夜共度的腥风血雨之夜,好似再无瓜葛,隔得好远,好远。

那些没有缘分相爱一世的人,千里而来,只为与你相遇,只为了完成他成就你的使命。陆竹所有的成全,终结于情深缘浅的注定。

心如止水,隐人世,遇水滴,起涟漪。江阿生才是汪定的缘。

此时的细田已是曾静,她问见痴和尚,人生可以重新来过吗?

 

有一种安静的力量,在曾静身上出现。


心不静时,便来寺里吧。

 


3.

有一种江湖,没有刀光剑影,却杀机四浮。刀刃边缘,红颜的笑颜。

出生一个月时,刀刃划破了她的身体,留下十几厘米的刀痕,这是她第一次付出活下去的代价,一岁时她在母亲的背上体会到了无助无依的绝望。这一切,是她对这个人世最初最初的认知。

李丹。这个名字,她用了三十年。母亲取的。母亲叫她,丹丹。母亲在她二十四岁那年病逝。癌症晚期,只用三个月时间,原本鲜活能干的母亲就成为她怀中抱着的骨灰盒。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经历死亡。

一步一步地看着死亡的逼近,束手无策。第一次知道命运,是不可抗的 。

 

二十四岁的她,青黄不接,不够成熟,也不再青春,一夜之间,自禁于孤岛。只因,识得了死亡二字。

有一种告别的方式,是你无法抗拒的绝别。此生,再无缘的凝望。被限定了光阴的注视清算不完她与她此生的纠缠,她不放她走,她望着她的脸,紧闭的双眼,没有血色的嘴唇。她已经走。

她没有碰触她的身体,她不想认得那种冷冰。关于死亡特有的体温,她不愿意有任何记忆。

她只愿记得她活着的时候,温暖的双手。如婴儿般细致。那是她对她的肌肤最后的记忆。

三个月卧床养病的生活,让她回到了婴儿时期的娇嫩。她才知道,一生辛劳的她也可以如此娇柔。喂药的时候,她把她抱在怀里。她小小的。她也小小的。

最后的拥抱,最后的凝视。

就此绝别。那些来不及体会的事,那些她不曾教她的事,她一同带走了。

 

剩下她。独自一个。再次漂泊。


 

4.

经历了太多太多,却都归于了沉默。心伤了,她望着远处的云。那好远好远的地方,寄存了她的一个思念。在另一个空间,另一个世间。

她相信,世上有九重天。她的她,在那里,幸福,快乐。

 

 

5.

五年后,她父亲突然去世。煎熬了七个昼夜,却没能见到最后一面。她沉默地送走了自己的父亲。又是盒骨灰。她这一世的双亲,都成了两个盒子。埋在地底。

她不敢仔细看那盒子,怕只是一眼,便是终生记忆,烙进生命里。她怕这种关于绝别,关于死亡,关于了断的记忆,从此会无论她的人世如何变迁却都忘不了那些与之有关的颜色和样子。

她怕那段岁月里所有细节化的东西会深入她的脑子,成为她的终身不离的魑魅魍魉。 

她自我催眠,将一切都忘怀。唯记得母亲走的那年,那座南方小城下了百年难得的大雪。铺在地上,汲膝盖之高。她从末在南方见过如此大的雪。雪化的第三天,她母亲走了。

 

关于她父亲的一切就愈加的像黑白默片。一场一场的景,像画片一样联系。她不愿回想那些往事。

隔得久了,就忘却吧。

 


6.

爱过她的人,伤过的她的人,来了又去。

她被人那样深深切切地爱过,她亦那样深深切切地爱过他人。后来都成为各自的伤疤留在记忆里。

她没有陆竹,没有江阿生,无人成全,她只能成全自己。天地之间,得她一个人。

她想摆脱命运的跌宕,她愿过得平凡平淡,她希望以后的人生里,爱恨情仇都要减淡。她如此奢望。她在他们的坟前问,我是否可以换个名字,让人生重新来过?

 

李芊墨。这是她的后来的名字。这一年,她三十岁。关于她的过去,关于她的根源,已经在埋黄土之下。再无人知晓她前半生的细节。从此,她不喜欢别人叫她丹丹这个名字。

 

孤独。自闭。沉默。暗里渡杀机。她的前半生。

 

有的人啊,真的只能自己坚强。活得像本只记载苦难与孤独的书一样,一页接着一页的悲伤。

 

7.

《剑雨》以佛教四大经典故事之一的《千年等待》贯穿全剧,借整个江湖的恩怨情仇,衬一个杀孽太重的女子如何心冷如铁,又如何一寸寸,一点点,服贴了柔情,一点点铸回了血肉,却失了照心的那个人。在活着的时候,以杀伐还了杀伐之罪,了断前生,得一个惜她,容她的江阿生顾全她余生的光阴与幸福。

 

阿难说,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愿她从桥上走过剑雨对你们来说只是一部电影,对我来说,却是人生的另一种指引。

人生是否可以换个名字重来。

 

想写的很多,写下来却是这样零散不聚的文字。

罢了。罢了。剑挑胭脂血,随风散去不回味。

 

来生,不沉沦,不回忆。孟婆汤借来喝一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陈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陈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