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桃花如何若牡丹

转载 2016-04-09 13:44:48

养了多年的牡丹,养了多年的桃树。自去山居耕读,牡丹与桃树,成了我不可或缺的陪伴。

牡丹是悉数从洛阳运过来的。一些是我从洛阳转道郑州,从万米高空携至山居。一些是碧鸿兄见我如此喜欢牡丹,特意托人从国家牡丹园采后空运过来的。还有一些是我在洛阳的好友吴建林兄每年赠与的。

牡丹之好,人所共识。“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已是人们耳熟能详的诗句,也足见牡丹花的魅力。唐玄宗与杨贵妃沉香亭前赏牡丹,李白写下了一瞄牡丹,便写下了千古传唱的“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干。”

桃树是我的朋友徐行平从奉化运过来的。是当地著名的水蜜桃。我把它种在东侧的空坛基上。我种桃树,主要是为了赏花。“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感流年。残红尚有三千树,不及初开一朵鲜。”李白也写过桃花:“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最著名的当数白居易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桃花与牡丹,就这样在我山居结了缘。

 

  桃树长势甚好,赏花摘桃,是山居之乐事。那年我新引了几个牡丹新品,因桃树过于茂密,我修掉了半支。“甲午深秋,白露过后。吴兄建林自洛阳物流国色天香数支于我。拟将山居东侧成牡丹园。栽毕夜色朦胧,仿若花开境已现。”我在微信朋友圈里这样设想我的牡丹园。

不曾想,朋友圈发出,鲁渤兄立马微信问我桃树的去向。鲁渤兄是吃过桃子的。他后来在他的一篇文章里写道:“我想我那天在山居吃的桃子,就是此处所栽种,遂在微信上问其桃树去向,答说还剩半支。虽不免遗憾,但待来年牡丹开时再去,坐拥一派国色天香,美妙哪里会输于吃几个桃子。这么一想,桃子也就不在话下了。”鲁渤兄是文章大家。写诗时,读者评他的散文比他的诗歌写得好,写小说时,朋友又说他的小说写得比散文好。虽然我们相聚,从来也不谈文字。有一年他还打趣:“老袁啊,我们都是写文章的,难得聚在一起,还文章文章的,累不累啊”。 但我能坚持这么些年的耕读,多少还是受了他的影响的。可惜今年牡丹已开,鲁渤兄尚未来坐拥。

连谢鲁渤都认为牡丹比桃子重要,我也就心安理得地只留了半支桃树在牡丹园里。

那年我在咸阳杨贵妃的墓地里,见着那棵足有一人多高的牡丹。虽然不是开花时节,但我还是深深地被吸引。我只在牡丹树边上久久伫立。心想要是这次能带支牡丹回去多好。墓地的领导很是客气,送了些贵妃墓的土给我们。盛传把这土搅在粉里擦脸,可使皮肤与容貌更加细腻白洁。有许多人在盗挖那里的土。这大千世界,信这信那的人还真多。结果我是把土洒在了洛阳,带了洛阳的牡丹回来。

牡丹素被称为国色天香,又被很多人视为富贵的象征。既不富又无贵的我,没有由来地喜欢牡丹。无论它的花色,不管它的瓣型。

终于有一天,我发现了牡丹的刚烈。正是这刚烈,让我对它喜爱有加:原来,牡丹是有独特的个性的,它不象其它的花,谢落时一瓣一瓣地凋零,它要谢落,就整朵落地,大有“宁为瓦碎、不为玉全”的气节。

桃花谢了,牡丹开了。我常常待在牡丹园里,看桃花开,看牡丹长。不厌其烦地松土施肥。牡丹开时,桃花已落幕。

可是今天,我惊奇地发现,在桃树的顶端,居然还有一朵桃花。这桃花很显眼:花朵比平时的桃花大了四、五倍。花色比平时淡了许多。我凑近一看:天哪,这分时是桃树上长出的牡丹花!我惊呆了,真的惊呆了。放在牡丹花中,谁能分出桃花、牡丹?难道真的桃花羡了牡丹,也要学着牡丹的模样?

桃花因何若牡丹?假设了一千次,答案依然在牡丹般桃花的骨子里。                 2016年4月6日2:31在线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娓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9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