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怀念时刻,问声好

转载 2015-11-09 18:35:21

       我一直保存着一本油印的刊物,刊物的名字叫《山花》,编者是浙江省文成县文化馆。编辑王嘉棣。我一直记得老师的名字。​​
       八十年代初期,文学是座独木桥。很多文学青年都在这座独木桥上打转转。我也是挤在人群中的一个。​
       那时候,写的人多,可以发表的地方少。如果能在国家级的刊物上发一篇小说,那是可以解决生计的事。很多著名的作家也是从那个时候走出来的。全省也就一家文学期刊,是省文联的《东海》。省作家协会也没有独立建制,是文联下面的一个团体会员,《江南》杂志也不曾创办。​
       好在思想解放初期,一些县级的文化馆纷纷办起了内部交流的文学刊物。​
       象我这样的文学青年,水平是断到不了可以到公开发行的刊物去发表作品的。这从我压在地下室里的一箱退稿信中可以看出来。能在铅印的退稿信中读到编辑点评的片言只语,会兴奋好一阵子。那时候的编辑,是极认真负责的。​
       我也不知道是从哪儿知道《山花》这本刊物的。反正我是将写出来的小说通过“邮资总付”寄给了《山花》,后来就收到了《山花》,一本打字油印的16K刊物,很文学的一本杂志,里面只发小说散文和评论,我从《山花》里看到自己的名字。虽然之前,我也曾在《天姥山》山上发表过一些文字,多为诗歌或者散文,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因为《天姥山》的编辑潘表球老师看我文学之路走得痴迷又可怜,给我一点希望而已但象模象样冠以小说的作品,是发表第一次。以后,我不断地给《山花》投稿,《山花》也不断地发表我的文字。我的对文学的热情是《山花》给的,路走到现在,我特别要对《山花》说声谢谢!​
       一直到我参与编辑《民间文学三套集成》。这是国家文化部、民宗局等机构发起的全国性的大面积文化遗产抢救工作。我在杭州海军疗养院参加培训时,看到了名单上的王嘉棣老师,才见了第一面。可惜当时通迅手段不及现在,连打个电话也难,见了嘉棣老师一面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但我时常念及。​
       去年在全国海洋文学大赛的颁奖仪式上,我见到了文成县的文联主席,打听王嘉棣老师,他一脸的茫然,想必嘉棣老师应该是早已退休。我要说的是,我真的很想对嘉棣老师说声谢谢,如果没有《山花》当初给了我鼓励,我不一定能坚持这么些年。虽然直到现在,我并不知道我的路有没有走对。但走过来了,我必须感恩。我不喜欢假设,脚下的路有千万种,但人只有二只脚,走的终归只有一条路。无论走好走坏,走到现在也属不易。所以我必须感恩,在人生道路上,我必须心怀感恩的人和事很多。​
       不知嘉棣老师可好,《山花》还在否。相信多年以后,我依然会挂念嘉棣老师,怀念这本文成县文化馆编辑的《山花》。​
                                                                 2015年11月9日19:19在线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娓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99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