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reeta
freet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7,529
  • 关注人气:2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2015-08-20 22:15:52)
标签:

转载

分类: 艺文欣赏
原文地址:“红楼梦”里的瓷器作者:

盛夏酷暑,拣一个清凉去处,挑个内壁已经紫沙莹莹的积年老壶,泡壶龙井,读读书是最相宜的。

前些日子我就这样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重读了一遍《红楼梦》,感觉很好。

关于《红楼梦》的故事多得很,不需细说,就书中出现的各种瓷器即可成篇文章。

   《红楼梦》讲的四大家族为首就是贾府,有道是:“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再说那老祖宗贾母本性史,这史家又是个“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还有那荣府的总理管家王熙凤出身于“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的王家。王夫人的大女儿又身为王妃,所以《红楼梦》中的荣府既是皇亲国戚,更是豪富之家。所以《红楼梦》一书中出现了许许多多奢靡至极的物品,但是《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于这锦绣繁华之所,凭其慧眼首先推出的却是一件瓷器,请看当林黛玉刚到贾府,参拜各位长辈来到贾宝玉的母亲王夫人的房间时,“原来王夫人时常居坐宴息,亦不在这正室,只在这正室东边的三间耳房内.于是老嬷嬷引黛玉进东房门来.临窗大炕上铺着猩红洋毡,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石青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两边设一对梅花式洋漆小几.左边几上文王鼎匙箸香盒,右边几上汝窑美人觚____觚内插着时鲜花卉,并茗碗痰盒等物.地下面西一溜四张椅上,都搭着银红撒花椅搭,底下四副脚踏.椅之两边,也有一对高几,几上茗碗瓶花俱备.其余陈设,自不必细说.

这段文章中对其余陈设以一句“自不必细说”一笔带过,唯独写出右边几上放了个汝窑美人觚。可见曹雪芹对此汝窑美人觚之推重。

何为美人觚?

觚(读作)是中国古代一种用于饮酒的容器,也用作礼器。圈足,敞口,长身,口部和底部都呈现为喇叭状。觚盛行于商代和西周。

博物馆藏西周青铜觚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博物馆藏彩陶觚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博物馆藏北宋官窑粉青觚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清中期白玉花觚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从以上图片中可以看到各种觚其造型大体上为圆形细长身,喇叭形大口,侈口,细腰,圈足外撇,下腹部常有一段凸起。所谓美人觚并不是特定名称,主要是指其细腰,细长,有美人之相而已。

日本发现的那个青百合花瓶也可称作觚: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红楼梦》中曹雪芹所推崇的觚主要是其材质——汝窑。不管曹雪芹所作《红楼梦》是写的明末之事还是清代之事,在明清时期汝窑已经是非常贵重的瓷器了,现在我关心的是,当今我们能看到的各大博物馆的汝窑器大都是承盘或纸捶瓶,其余器形十分罕见。

下面这幅是宋代徽宗、高宗两代之宫廷画家刘宗古所画的瑶台步月图,大家可以看到右面的桌子上就是一个插着鲜花的觚状花瓶。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再说下去,《红楼梦》中出现汝窑共有三处,第二处是在王熙凤的屋里:第二十七回凤姐听了笑道:嗳哟!你原来是宝玉房里的,怪道呢。也罢了,等他问,我替你说。你到我们家,告诉你平姐姐:外头屋里桌子上汝窑盘子架儿底下放着一卷银子,那是一百六十两,……”

凤姐这个辣子是荣府当家,手握财政大权,又是个贪得无厌的敛财高手,曹雪芹在描写王熙凤时唯独在此地点出她家中也有一件汝窑器,是个盘子。这个盘子估计个头比较大,所以下面有架子,架子下还放得下一百六十两银子。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汝窑的第三次出现是在探春房中,探春又是个厉害角色,虽然不是嫡出,却生性豪放,敢作敢为,在凤姐病重期间曾经当过家,所作所为的能力不在凤姐之下。她的房中好东西不少,请看:

凤姐儿等来至探春房中,只见他娘儿们正说笑。探春素喜阔朗,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
  烟霞闲骨格 泉石野生涯
  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那板儿略熟了些,便要摘那锤子要击,……

这里提到探春房中有个斗大的汝窑花囊。斗与升皆是旧时衡器,一升米为一斤,一斗米十斤,大家可以由此联想到斗大一个汝窑花囊有多大,且里面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菊花型大,也可证此囊相当的大。按·袁宏道《瓶史》:大抵斋瓶宜矮而小,铜器如花觚、铜觯、尊罍、方汉壶、素温壶、匾壶,窑器如纸槌、鹅颈、茄袋、花樽、花囊、蓍草、蒲槌,皆须形制短小者,方入清供。不然,与家堂香火何异,虽旧亦俗也。

袁宏道的讲法是花觚、花囊等器具不宜太大,否则有点俗,其实这种看法也不尽然,倘是书桌上有笔墨砚台,旁边再立一花瓶确实不需太大,而探春房间里这花囊似乎是放在地上,与那花梨木大理石案相对,自然是大如斗者才相配。

斗大的汝窑花囊现在又是看不到的,倘使有谁拿出来,专家们恐怕也不敢认定。

 

清乾隆仿汝窑双系花囊[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红楼梦中三处提到汝窑皆是在最重要的人物房中,可见汝窑在当时的地位。遗憾的是曹雪芹惜墨如金未曾提到此三件汝窑的颜色,依我想来,也许这三件都是一种颜色,即汝窑中最常见的雨过天晴之天青色,所以曹雪芹也不必多提了。

    关于天青色现代多有人争执不清,因为民间日用器中这种颜色相对较少,而在曹雪芹的年代,雨过天晴之天青色也是富贵人家甚至于皇家才能用的颜色,请看:“贾母笑道:你能够活了多大,见过几样没处放的东西,就说嘴来了。那个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晴,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若是做了帐子,糊了窗屉,远远的看着,就似烟雾一样,所以叫作软烟罗。那银红的又叫作霞影纱。如今上用的府纱也没有这样软厚轻密的了。

这段文章中还提到探春房内紫檀架上还有一个大观窑的大盘

   大观是宋徽宗的年号,大观窑就是徽宗年间的官窑,也就是常说的北宋官窑相传北宋大观、政和年间,宫廷自置瓷窑烧造瓷器,窑址即在汴京(今之河南开封)

    红楼梦的另一版本《程甲本》中大观窑作大官窑,并不算错,只是称为大观窑不错,称作官窑也可,称作大官窑就有点含糊不清了。这个大观窑的大盘也了不得,能盛十几个大佛手,怕不要二尺许直径,这样的官窑大盘现今何处去找?

   《燕寝怡情图》有明、清两个版本中,下图系清代版本,大家可以看到桌上有个盛着佛手的大盘子,这个大盘看起来挺像官窑盘。旁边还有一对就是五彩盖盅。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红楼梦里有个方外之人——妙玉,此女依我看有点矫情,身为尼姑,本应无情无欲,她却是见了宝玉要动心,用的器物又是无上佳品,而且作践得很。

    第四十一回当下贾母等吃过茶,又带了刘姥姥至栊翠庵来。妙玉忙接了进去。至院中见花木繁盛,贾母笑道:到底是他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比别处越发好看。一面说,一面便往东禅堂来。妙玉笑往里让,贾母道:我们才都吃了酒肉,你这里头有菩萨,冲了罪过。我们这里坐坐,把你的好茶拿来,我们吃一杯就去了。”妙玉听了,忙去烹了茶来。宝玉留神看他是怎么行事。只见妙玉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捧与贾母。”

    成窑五彩小盖钟,不得了的东西,乃是明代最贵重的瓷器,明《帝京景物略》载:至万历时,成杯一双,值钱 十万清唐秉钧《文房肆考》中说神宗庙器,御前有成杯一双,值钱十万,当时已贵重如此。

    如今以两岸故宫藏品之丰,也找不出一个妙玉所有的这样的成化五彩小盖钟来。

    这个成窑五彩小盖钟贾母喝了半盏茶后,兴致所动,竟递给那母蝗虫刘姥姥品尝,这可恼了妙玉,贾母走后她竟要扔了此盖钟。亏得贾宝玉识货且怜恤成化神品,将它要了下来,送给刘姥姥,道乡下人卖了可得大钱养家活口。

 

        明成化缠枝莲托梵文杯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大英博物馆藏清代珐琅彩盖盅及花瓶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妙玉招待其他一众人等用的茶具也是好东西:然后众人都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各位注意此处之官窑非那北宋之官窑,而是明代官方窑口的意思,因为这里写的清清楚楚,是脱胎填白盖碗。脱胎器,又是填白,这里指的是明永乐年间之薄胎甜白瓷器。这种瓷器现在成套的看都看不到!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红楼梦里的另一位主角薛宝钗是个大有心计之女,与林黛玉争贾宝玉不仅靠的什么金玉良缘的金项圈,也常有故意做作之处,如她住的房子中:

  贾母因见岸上的清厦旷朗,便问这是你薛姑娘的屋子不是?众人道:是。贾母忙命拢岸,顺着云步石梯上去,一同进了蘅芜苑,只觉异香扑鼻。那些奇草仙藤愈冷逾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

    这里出了个土定瓶,似乎有意与其他几位姐妹相比,烘托出薛宝钗之本份及简朴。

        有人说薛宝钗房中的土定瓶就是当时一般百姓也可用的粗瓷定器,我看未必。

    关于土定有几种说法,一种是说凡不是河北曲阳定窑中心窑场以外的产品,均称为土定,其原料加工不够精细,胎体较粗厚,叩之声音不清脆,装饰简单或没有装饰。

      明代高濂在论定窑的文章中指出“如宣和政和年者,時為官造,色白質薄,土色如玉,物價甚高。其紫黑者亦少,余見僅一二種。色黃質厚者,下品也。又若骨色青溷如油灰者,彼地俗名後土窯,又其下也。

    他又指出明代有周丹泉仿制定窑,高丽窑也有类似定窑器,彭窑也曾烧制定窑器。

     这些仿器与北宋曲阳窑之真定固然无法比,但鱼目混珠尚可一试。尤其是宋代非曲阳窑生产的定瓷古朴中显灵秀,粗犷中见雅致。我以为薛宝钗房中所用的虽不是真定,但也一定尚可一观,大概就是这一类定窑器。既不过分掉身价,也不显山露水,过分张扬。

法国集美博物馆藏,真定耶?土定耶?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再看第六十三回写到宝玉与众姐妹夜宴时自他房中拿出四十个碟子,“皆是一色白粉定窑的,不过只有小茶碟大,里面不过是山南海北,中原外国,或干或鲜,或水或陆,天下所有的酒馔果菜。”

     四十个白粉定碟子,那又是需要研究的。一种说法是定窑白瓷胎土细腻,胎质薄而有光,釉色纯白滋润,上有泪痕,釉为白玻璃质釉,略带粉质,因此称为粉定,亦称白定。按这种讲法认为北宋白定就是粉定。

         而另一种说法则大相径庭,认为宋王朝南迁之后,一部分定窑工匠也跟着南迁。于是在景德镇等窑口也纷纷仿烧定窑瓷,出现了南定粉定土定等诸多仿烧的品种。但这些仿烧品种,由于地域和烧造条件的不同,南方诸定有自己各自不同的风格特征。如,景德镇的仿定釉色如粉,所以被称之为粉定土定的胎土较粗,胎骨偏厚,釉色偏黄,釉面有纹片;南定烧结温度稍高,故釉面的玻璃质较强,釉色也在白中闪出青色。这些仿定瓷品,在胎釉特征上,几乎都不见北定的象牙白釉、蜡泪痕“竹丝刷痕三大基本胎釉特征。

    我认为这种说法比较站得住脚。因为虽然红楼梦中的贾府有财有势,但是北宋真定经历宋朝灭亡、元朝灭亡,将近三百年的动荡战乱,即使到明代要想一下子拿出四十个来恐怕也甚难。红楼梦中曾经说道,因元妃要回家省亲,荣府改造出个大观园,其中各房的器具都是重新采办的,因此宝玉房中的这些盘子多数是新采购的、明代所仿制的景德镇粉定。

    据我的观察现在要看到真正的北宋真定是非常困难的,市面上基本没有,真正的北宋定窑瓷器其瓷面如玉,“定州花磁琢如玉”,玉质感非常强。后朝仿烧中唯元代戗金瓷的瓷面相似,也就是彭君宝所烧的彭窑瓷器得其部分真传。至于现在博物馆及市面上能见到的定瓷极少有这种玉质感极强的瓷面(关于这个问题以后有机会再深谈)

德国柏林博物馆藏疑是南定: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说到这里我想补充一句,有些研究红楼梦的人认为曹雪芹对丝织品很懂,对瓷器外行,我看也不见得,曹雪芹能分辨出土定和粉定实可证明他也是瓷器鉴赏之高手。同样是经典文学,《金瓶梅》中根本看不到关于瓷器说出名号产地来的。我见过的书中,《三言二拍》中有一篇写到一个纨绔子弟提个鸟笼,笼中有个食水小皿是个哥窑器。这样的描写属凤毛麟角。

    红楼梦中比较值得一提的关于瓷器的记载还有几处,其中第四十四会:“宝玉忙走至妆台前,将一个宣窑瓷盒揭开,里面盛着一排十根玉簪花棒,拈了一根递与平儿。”

    这个瓷盒放的是化妆品玉簪花棒,按其内盛之物应该是个长方形的盒子。这里提到的宣窑,应该就是宣德年间之官窑出品的瓷器,惜此处未提及色彩花纹,以我所见此类盒子有青花的也有五彩的,似乎五彩的居多,但是现在的专家对宣德五彩大多是疑惑为多,所以这类盒子得到认定的不多。

    贾宝玉所居之怡红院是何等模样?请看书中描写:“门上挂着葱绿撒花软帘。刘姥姥掀帘进去,抬头一看,只见四面墙壁玲珑剔透,琴剑瓶炉皆贴在墙上,锦笼纱罩,金彩珠光,连地下踩的砖,皆是碧绿凿花”。上面提到的那四十个白粉定小碟也是随随便便就拿出来了,可见得宝玉处绝非同薛宝钗之屋那样简朴。再加上宝玉于女性上下的功夫极大,极喜脂粉,所以宝玉所用的这个玉簪花棒粉盒绝对是宣窑精品,且极有可能是五彩的。

德国柏林博物馆藏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其他还有一些关于瓷器的记载略过不谈,但有一样却非说不可:《红楼梦》第四十一回,玉道:“这是五年前我在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统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   

    这里出了个“鬼脸青的花瓮”值得探讨。百度百科将此释为钧窑瓷器,认为钧瓷之窑变可称为鬼脸青。这个说法我不以为然。

    明代的高濂对钧窑有评:“若均州窯,有朱砂紅、蔥翠青,俗謂鶯哥綠、茄皮紫。紅若胭脂,青若蔥翠,紫若墨黑。三者色純,無少變露者,為上品。底有一二數目字號為記。豬肝色,火裏紅,青綠錯雜,若垂涎色,皆上三色之燒不足者,非別有此色樣。俗即取作鼻涕涎、豬肝等名,是可笑耳。此窯惟種蒲盆底佳甚。其他如坐墩爐盒,方瓶罐子,俱以黃沙泥為坯,故器質粗厚不佳,雜物人多不尚。近年新燒此窯,皆以宜興沙土為骨,泑水微似,製有佳者,但不耐用,俱無足取。”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首先钧窑在明代已有明确的称呼即:“均州窑”,关于均州窑的各种色彩的称呼中并无“鬼脸青”一说。

    再者高濂讲的很清楚均州窑之器“惟種蒲盆底佳甚”,而其他方瓶罐子一类“俱以黃沙泥為坯,故器質粗厚不佳,雜物人多不尚。近年新燒此窯,皆以宜興沙土為骨,泑水微似,製有佳者,但不耐用,俱無足取。”显然这类瓶罐是不适宜长期存放雪水的。

    以妙玉这样标榜高洁到极致的女子,用这种为高濂所看不上的瓷器装她辛辛苦苦收集的雪水,绝不可能。请看:“黛玉因问:“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你怎么尝不出来?隔年蠲的雨水那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黛玉知他天性怪僻,不好多话,亦不好多坐,吃完茶,便约着宝钗走了出来。”

    那么这个“鬼脸青花瓮”究是何物?我认为绝有可能是指青花,而且有可能指的就是元青花。

    还是看看高濂的书,在他的书中已经出现青花一词,但同时他又说:“宣窯之青,乃蘇浡泥青也,後俱用盡,至成窯時,皆平等青矣。”

   “香橼出时,山斋最要一事。得官哥二窑大盘,或青东磁、龙泉盘,古铜青绿旧盘,宣德暗花白盘,苏麻尼青盘,朱砂红盘,青花盘,白盘,数种以大为妙……。旧有青东磁架,龙泉磁架最多,以之架玩,可堪清供。”

    大家可以看到高濂说得很清楚宣德青花用的是苏浡泥青,而在谈到盛放香橼之盘时同时列出青花盘和苏麻尼青盘。由此可见高濂将宣德的苏浡泥青和苏麻尼青盘及青花盘是作为不同的瓷器来称谓的。实际上收藏瓷器的朋友都知道元青花与明青花有很大的差别。元青花上特有的锡光斑点在明青花上是没有的。洪武年的青花也没有锡光斑,唯有黑点而已。

    以前我著文的时候谈到过,明代早期太祖、永乐、宣德三朝与灭亡的元朝遗族关系尚可,明英宗以后与蒙古部族再次交恶。明英宗宠信太监王振与蒙古族再次大打出手,结果这个愚昧的东西战争大败,并被俘获至北地。且明英宗时对景德镇等地烧造瓷器严加管理,正统十二年(1447)有令:“禁江西饶州府私造黄、紫、红、绿、青、蓝、白地青花瓷器……首犯凌迟处死,籍其家资,丁男充军边卫,知而不以告者,连座。”所以元青花就此销声匿迹,但是这类瓷器民间一定还有少量存留,既然不能明言,那就只能取个俗名,当时的人由于对蒙古各族深恶痛绝,就像我们称日本侵略者为鬼子一样,于是就将元青花称作“鬼脸青”是很有可能的。元青花又多大盆、大瓶,质地坚密,密封性好,用来存放雪水是再佳不过的。所以我觉得妙玉所用的瓮应该就是元青花大瓶。

法国集美博物馆藏元青花大瓮

[转载]“红楼梦”里的瓷器

   以上也算是读红楼梦略有所得,贡献给大家一观。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