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freeta
freet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8,802
  • 关注人气:2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非洲玉海的送别礼

(2015-08-19 14:51:20)
标签:

转载

分类: 艺文欣赏
原文地址:非洲玉海的送别礼作者:
撰文:尼尔·谢伊 Neil Shea
摄影:兰迪·奥尔森 Randy Olson
翻译:王晓波

[转载]非洲玉海的送别礼手握长矛,怀揣耐心,图尔卡纳湖东岸埃勒毛罗部落的渔人在以千百年来的老法子伏击大鱼。

[转载]非洲玉海的送别礼在伊莱雷特的一场相亲礼上,达哈撒纳奇部落的男子挥动长鞭、短杖和传统式样的板凳,有的还插着鸵鸟羽毛,跳着舞挤进人群寻找未来的妻子。
 
  炎热的春日早晨,高尔苔·涅米托站在图尔卡纳湖岸边四处张望,探察鳄鱼的踪迹。水很浅,鳄鱼出没的可能性不高,但涅米托身为达哈撒纳奇部落的传统巫医,这次是带着病人来的。要是仪式中间有猛兽来搅局,既不安全也不吉利。体型更大、危险性更高的河马早已被猎杀殆尽,现存鳄鱼的数量却不少,尤其是在这一带——紧挨奥莫河穿越埃塞俄比亚-肯尼亚边境处的三角洲。住在河里的鳄鱼有时会顺流南下,来到此地,据说比湖边土生的鳄鱼更凶猛狡猾,不过它们一概被部落人视为邪恶化身,无关族类。所以涅米托不光是在提防兽类侵袭,也是在估量这一天的法术运势。
 
  平寂的褐色湖水时而扰动,是红鹳翼梢的一掠,抑或游鱼的一跃。从西边远远传来小艇马达的哀鸣。没有鳄鱼,连头牛或骆驼都没有。涅米托感到满意,便领着名叫瑟蒂艾尔·吉欧考的年轻女子下湖,叫她坐下洗濯。吉欧考撩起水扑面,再洒在背上。
 
  与此同时,涅米托手指插进厚实的淤泥,沥沥拉拉地挖起一捧又一捧,迅速敷在吉欧考嶙峋的脊柱上。
 
  “吧哒布,”她口中念道,“吧哒布。”每敷一次念一声。就这样连敷带念,把死神斥退。“这湖是使人净化的地方。”她说。
 
  涅米托被人们视为别无他法时的救命稻草。当其他一切都不能起效——诊所里的医药,教堂里的白人上帝,混凝土房子里的救援团体——人们就带着自己的病痛和恐惧来找她。她会收一点钱,报之以希望。
 
  “我这里是最后一站。”她说。
 
  所以就带着吉欧考踏上了湖岸。她已经病了几个月,近来益发严重,在邪灵作祟的阴影下一日比一日虚弱。待到亲戚们催促她求助于涅米托时,她已形销骨立,曾经的强壮、美丽、健康犹如泡影。她大概有30岁吧。
 
  湖水中,涅米托放下了平日的粗鲁做派——她经常冲孩子们呵斥、向狗子丢石头——带着母亲般的慈爱,给吉欧考身上涂泥,再在午前的无情热浪中清洗干净。仪式完成后,涅米托搀起吉欧考,两人手挽手走向岸边。
 
  “我们不回头看,”涅米托说道,肩膀也显出决不回头的姿态,“我们已经把恶鬼丢在后面了。”吉欧考却冷得发抖,身躯纤弱如一条芦苇。“我相信会好起来。”她说。
 
  塞里科坐落在东非最偏僻的一个地区,差不多是肯尼亚的最北端,与最近的主要道路也相距400公里以上,去埃塞俄比亚国界却几乎举步可至;过了边境,苦旱的土地继续延展,崎岖、炎热、治理松懈,又是200公里。如果你身处此地,寻求希望,就难免走到涅米托的门口,而她利用湖水治病之举也不会显得匪夷所思。在这里,信仰与希望很自然地与水共生,而图尔卡纳湖目前仍毫不吝啬地供给着这三样东西。
 
  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稳定沙漠湖,并已浸润此地约400万年。其所处位置是大裂谷边沿的一道火山槽,水量随岁月有增有减。原始人曾在湖岸栖居,早期人类曾于走出非洲的缓慢迁徙途中到此打猎、抓鱼、采集瓜果。一万年前的湖比现在要大得多。几千年前,湖开始缩小。新石器时代的部落在湖畔圣地上竖起了神秘的石柱。如今涅米托所承继的传统扎根于湖水,可能极为古老,只是没人说得清是从何处传来,或者何时创生。
 
  但图尔卡纳湖像所有沙漠水体一样,很容易受到伤害。湖里的大部分淡水(约90%)是来自奥莫河,而目前埃塞俄比亚政府广泛开发沿河工程的计划——包括兴建一座大型水电站和多处耗水量巨大的甘蔗种植园——正威胁着奥莫河亘古以来的水流,令大湖有干涸之虞。在最坏的预想情况下,图尔卡纳湖将连年萎缩,生机渐灭,直到成为非洲版图上的一个大土坑,当地族群沦为逃荒难民。 
 
  面对埃塞俄比亚的开发宏图,涅米托的部落正是有可能受到最大利益侵害的人群,却几乎发不出反抗的声音。达哈撒纳奇人的领地跨国境而分布,一个多世纪前的国土勘察者只顾协助英国殖民势力、埃塞俄比亚帝国两方圈定地盘,信手将这个部落一割为二,导致达哈撒纳奇人大多数归于埃塞俄比亚,另外很小的一部分仍属肯尼亚,成了该国最弱小的一个民族。

[转载]非洲玉海的送别礼血统纯粹的埃勒莫洛人,比如这位老妪,已屈指可数。大多数人都与图尔卡纳湖一带的其他部落通婚。

[转载]非洲玉海的送别礼哈尔蕾克·郭戈·阿拉宝是达哈撒纳奇族女孩,露出坚的表情;母亲正在帮她做加相亲礼的准备,当地男子会在仪式上对看中的未来伴侣献殷勤。

[转载]非洲玉海的送别礼大湖附近,女孩带着自制弹弓和泥丸守护家里的高粱地,不让飞鸟靠近。高粱是达哈撒纳奇人的一种主粮,部落农耕要依赖奥莫河水的季节性泛滥和河岸的沃土。

[转载]非洲玉海的送别礼瑟蒂艾尔·吉欧考为了治疗不知名的恶疾,被一位达哈撒纳奇族巫医在全身涂满泥巴。巫医说,是恶鬼害她生病,而图尔卡纳湖是她最后的治愈希望。
 
[转载]非洲玉海的送别礼南岛附近,一只好奇的鳄鱼在盯着遥控相机打转。图尔卡纳湖中有全世界最大的鳄鱼群。1960年代,生物学家估算湖里光是尼罗鳄就有1.4万只,但后来就没什么人对其数量进行调研了。

[转载]非洲玉海的送别礼在名为塞里科的村庄里,孩子们爬到拉鱼干的卡车顶上玩耍。这鱼是非洲宝贵的肉食,有时甚至被运到刚果民主共和国那么远的地方出售。

[转载]非洲玉海的送别礼卡库玛难民营内,一名男子在卖镜子。该营地由联合国设立,距图尔卡纳湖180公里,收容了从苏丹、索马里等国逃避战乱的18万难民。

[转载]非洲玉海的送别礼
科莫泰城外公立学校的学生在打扫宿舍。如今在图尔卡纳湖周边居住的许多孩子都能上小学,但该地区发展落后的状况意味着他们将来难有放牧、打渔之外的前途。

[转载]非洲玉海的送别礼肯尼亚政府向前来参加卡拉查文化节的舞蹈者提供帐篷。此活动旨在让来自图尔卡纳地区诸多部落的表演者相聚,以缓和族群间的紧张关系。

(预知完整故事,请阅读《华夏地理》2015年8月号)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